央视体育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直播点播NBACBA国足中超欧冠英超意甲德甲数据客户端策划

[我在现场]金志扬评青奥:青少年体质关乎国家发展

体育资讯央视网体育 2014年08月26日 12:36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1

       央视网体育(记者王凡 北京报道):8月25日,前北京国安队主教练,有“北京足球教父”之称的金志扬做客央视网,和网友畅谈青奥会。访谈中,金志扬为大家讲述了他眼中的青少年体育、对我国足球未来发展建言献策,将自己数十年的足球故事与网友们分享。

       我们从网友们若干提问中,整理了一些有代表性的,希望可以将金志扬(以下简称金)的观点全面、客观地展现给大家:

       谈青奥会:淡化锦标注重文化交流 青少年体育锻炼时间需增加

       网友:南京青奥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您是否关注了青奥会?

       金:有关注。相比夏季奥运会,青奥会更注重青少年间的文化交流。比如青奥会上的三大球,就与奥运会的三大球之间没有太大的联系。欧洲本次派来参加足球比赛的冰岛队,在欧洲不是主流的球队,大洋洲派来的球队也不是澳、新等队,所以他们主要的目的还是来进行文化交流。

       国际奥委会主席曾经讲过:体育要回归教育!青年人参加青奥会,主要也是要来接受教育。正因为如此,青奥会取消了金牌榜,淡化了竞技性,还是为了促进沟通交流,让年轻人能享受体育带来的快乐。

       网友:青奥会的运动员参赛年龄都在15到18岁之间,您一直对中国下一代青少年的体育运动开展十分关心,那么对于这些孩子们未来的体育发展,您有什么建议吗?

       金:近年来我们经常能看到中日韩年轻人身体素质指标的各种数据对比,我们中国青少年的身体素质其实是落在了后面。

       可以说中国梦要想实现,除了经济指标,社会指标,国防水平等因素之外,青少年的身体素质也是不容忽视的一环。没有健康的体魄做基础,就谈不上其它的发展。教育部门让孩子们在不增加总课时的基础上,每周增加到三节体育课,而且课后的锻炼必须要有保证,就是对这一问题的回应举措。

       青春故事:宝贵时光都献给足球事业 驻藏一年半支援西部体育

       网友:金指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足球的呢?

       金:我是1944年生人。不像现在的孩子可玩的东西很多,解放初期我们国家的生活水平还不高。那时我们为了踢球,几个小伙伴每个人凑2、3分钱,可以一块儿买一个5毛钱的小皮球,我就是从那时起接触的足球。

       网友:您是如何与足球结下不解之缘,走上专业化的道路的?

       金:我真正开始接触专业化足球是在1960年上高二的时候,那时我经常参加少年宫、业余体校的足球训练。后来北京市选拔足球队的三线队,我就是在那时候被选上加入了专业足球队。

       网友:谈谈您的球员时代吧,您的运动员生涯是如何度过的?有没有过辉煌的时刻?

       金:1966年,我们这一批运动员开始进入一线队,但是不大走运的是,很快我们就赶上了文革运动,一直到30岁左右才开始恢复正常训练。但比较幸运的是,我们在70年拿到了一个全国冠军。因此包括我在内,我们有4,5个队员得以留在了体工队,成为了专业教练。

       网友:您退役后是如何走上教练员岗位的?

       金:75年第三届全运会时,为了支援西藏体育发展,当时从北京各运动队抽调专家教练,到西藏成立了西藏体工队,我也因此被派到西藏足球队担任总教练,并在当地工作生活了1年半的时间,与汉族、藏族的孩子们在一起,感到收获很大。

       教练时代:打造绿色狂飙辉煌岁月 “皇城根”文化奠基京城足球

       网友:金指是从哪年开始执教北京队的?

       金:我从西藏回北京后,就一直在北京各级梯队担任教练,从1984年起开始担任北京一队的教练。中途我也曾和辽宁队的李应发共同被中国足协送到当时的前西德曼海姆队接受现代足球训练管理的培训。当时施拉普纳率领的曼海姆队在德国足球甲级联赛中是属于前6名的强队,我在那收获很大。

       网友:足球职业化前后,您共在北京队和国安俱乐部队呆了多长时间?

       金:从前西德回国后,我继续担任北京队教练,84年我们获得了全国足球甲级联赛的冠军,85年我们又获得了足协杯的冠军,也是在那一年的年底,我被任命为了北京队的主教练。职业化以后,我从1995年开始,担任北京国安队的主教练。直到1998年去天津。

       网友:从您的角度看,您认为京味足球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金:京味足球最大的魅力我认为是它体现出来的一种北京的城市文化。北京足球里蕴含着一种北京文化的风味。正如天津、上海、广东、四川、大连等地的足球都有自己的特点一样。北京队的足球特点也就是北京人的为人处事哲学:斗智不斗勇,靠技巧不靠蛮力,用智能达成以巧破千斤的成效,这也反映在北京各个不同的体育项目中。

       网友:您认为北京足球的优势和劣势都有哪些?

       金:第一、今天我们看到的北京足球“小快灵”的风格已经成型,轻易改变的话连球迷都不会认可。同样,如果山东队变成“小快灵”,上海队如果变成大刀阔斧,我想当地的球迷也都不会认可。

       第二、北京特有的“皇城根”文化非常具有包容性,很多非北京籍的运动员,只要能够融入当地的文化,那么北京就能接受他。当然现在职业联赛后这个问题大家都能克服了,但是北京足球从根上讲究智能、技巧的风格一直都保留了下来。北京地区的运动员身体条件一般都不是全国最好的,之所以能在全国一直都名列前茅,恰恰就是依靠的这一点。当然,北京体育界也培养出了一批相对优秀的教练。原来的体委主任李元伟曾说:“北京的体育是二流的材料,碰上一流的教练,才能最终拥有一流的水平。”

       第三、北京足球在关键时刻拥有一种能够豁出去的“混不吝”精神,所以往往在一场比赛中,北京队能踢出激情、奔放的风格。但是反过来,北京队的弱点则是韧性、耐性不够、理性不够,远不如大连、山东运动员的韧性、耐久性高。所以在全年的比拼中往往坚持不到最后,联赛的成绩一直不是很理想。

        网友:在您执教国安的过程中,从95-97年正是国安掀起绿色狂飙的时代,是北京足球在职业化之初最辉煌的一段时光,那么从您的角度,您认为当时的成功都有哪些内外部因素?

       金:当时我们主要是做到了把每个人的积极性都调动了起来,当时虽然我们的实力不是最强,但我们教练组成员郭瑞龙、李松海都是在北京足球的环境里成长起来的,更能理解北京的足球文化。因此我们在比赛中坚持了北京足球一贯的风格,走智能足球的道路。

       另外,我们当时享受到了计划经济时代培养运动员的红利,充分发挥了球员为国争光的精神,甚至有时不惜牺牲联赛的好成绩,来追求“在外国人面前绝不给中国人丢脸”。因此在多场国际比赛中我们展现出了自身的实力和精神面貌,获得了多场比赛的胜利,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与拥戴。

       当然,这其中有商业比赛的原因,但不像现在许多球队为了周末的联赛成绩,在商业比赛中有所保留,我们自认为我们当时都全力以赴了。当时的观点都认为在外国人面前我们代表中国,对外比赛绝对要排在第一位,与现在的观点有很大的差别。
 
       网友:职业化之初俱乐部难免有很多不规范、不职业之处,您当时对此有什么具体的经历、体验吗?

       金:北京足球还是有它比较保守的一面的,1995年时全国各队都普遍开始聘请外援,而我们则一直坚持不用外国人,靠我们自己也可以战胜外国人的思路。这种保守其实在当时影响到了我们的成绩,以现在的观点看还是比较简单天真的。

       除此之外,北京国安俱乐部在经营管理方面其实是走在了全国前列,早在1994年,国安俱乐部已经起草了《北京国安俱乐部管理条例》来对运动员、教练员的管理进行规范,同时也起草了《运动员工资管理条例》、《奖金发放管理条例》等一系列管理规章制度。

       这些管理制度到今天仍然在发挥它的作用,我认为北京国安俱乐部对中国足球的改革也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在1995年被足协授予了“中国足协最快进步奖”“公平竞争球队”等荣誉。

       点评米卢:解决中国足球部分顽疾 画龙点睛但未点石成金

       网友:2002年中国队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冲进了世界杯,请问您认为那次之所以能成功,最关键的原因是什么,成功因素都有哪些?

       金:成功的因素很多,米卢作为一位世界级的教练,曾经5次带领不同的国家队征战世界杯,他的经验是我们国内任何一个足球工作者所不具备的。但他对中国足球的贡献我的总结是:“画龙点睛,不是点石成金”。

       当时我们是条龙,但我们的眼力不行,所以就没有腾飞的可能。米卢来了,就给我们画出了眼睛,我们因此就一飞冲天了。但是这是在我们确实是条龙的基础上的,如果我们是条虫,那他也不能把我们变成龙。

       我们当时那批国家队员已经具备了冲击世界杯的能力,包括1997年。但是由于我们缺乏经验,管理机制等各方面的原因,一直就不断倒在十强赛之中。米卢第一次把我们带上了世界杯的舞台,我希望这不是唯一的一次,我希望第二次能马上到来。

       网友:米卢作为执教中国队最成功的一位外籍教练员,他给您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

       金:米卢当时作为中国队的主教练,最关键的一个贡献就是解决了中国队遇弱不强、小河沟翻船的顽疾。我们曾经连续倒在亚洲二流水平的球队脚下,印尼、新西兰、中国香港、卡塔尔都不是亚洲最强的队,但恰恰是他们淘汰了我们,而这个问题只有米卢解决了。

       2001年世界杯外围赛,我们从小组赛到十强赛,没有一场球有任何的失常,一直发挥的非常好,这就是米卢最大的功劳。以前的黑色三分钟在他执教的时代消失了,甚至客场对卡塔尔0比1落后时,我们还能在最后三分钟进球,把该输的比赛扳回来。正是因为米卢的执教,我们才能保证每场比赛都能有70-80%的发挥。

       米卢认为只有通过多比赛,才能解决比赛中的问题。他认为中国队员头上都有紧箍咒,普遍都想赢怕输。因此,在中国足协的支持下,他在世界杯之前的2年时间内带中国队连续打了40多场国际A级比赛,这是没有其它国家队能完成的任务。有了比赛数量的积累,中国球员对比赛的认识就开始逐渐转化,从怕输到不怕输了。有了高质量的比赛,球队的问题也得到了逐步的解决。事实证明,米卢对于足球的认识,对于比赛的经验,要远远高于我们中国的教练。

       校园足球时代:体育结合是发展基石 建立运动员科学培养体系

       网友:作为一名职业教练,您当初是如何接手北理工这样一支校园足球队的?

       金:2003年时有数家甲A俱乐部曾想请我出山,但当时有一个对中国体育界来说很大的转变,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原来都是由国家体委组队,但从2003年以后,足球、排球项目改由教育部组队,从此国家体委不再参与组队。由教育部组织大学生去参加大运会,这是中国体育改革中的一个重大的变动。我有幸在那时被中国大学生足球代表队聘请为主教练。

       网友:通过这个不同寻常的经历,您对如何提高中国足球水平的发展思路是否有了改变?

       金:这个经历当然对我自身对足球的理解有很大的启发作用。当时正好赶上非典,北京各院校都停课了,我们因此得到了宝贵的集中训练机会。集中训练一个月后我感到队员的进步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他们对待教练的意图的理解、学习、阅读比赛、判断、接受能力都非常强,最后在执行力上也很强。

       集训开始时我们与北京国安、八一队的替补队员比赛,与他们都有4个球以上的差距;但训练一个月后再打比赛,我们就能做到互有胜负了,到后来真正到了韩国参加大运会的正式比赛,虽然我们前两场在过度紧张的情况下出现过6人次的抽筋,但最后一场比赛我们能以2球战胜乌拉圭队小组出现,使我甚至比在世界杯预选赛上冲出亚洲时还要兴奋。我到现在都记着在比赛最后5分钟时我的头脑一片空白,直到终场的哨音惊醒了我。虽然我们后来点球负于了那届冠军日本队,但我仍认为这场比赛在我整个执教生涯中,都是一个最辉煌的瞬间。

       网友:您一直致力于中国校园足球的开展,现在中国校园足球的发展都有那些成效?

       金:目前大家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即校园足球今后要由教育部去主抓。踢不踢足球要听校长的,校长不让踢,有场地也没有用,而校长是对教育部负责的。

       在中国,政策就是生产力,教育部应制定具有推动作用的政策,才能真正促进校园足球的发展,校长才会真正兢兢业业的搞校园足球。如果足球能跟升学挂钩,那么我看一切都会简单的多。

       网友:现在的职业联赛各个俱乐部都有自己的职业梯队,那么校园足球的发展如何能够与职业联赛更好衔接?更有机地结合起来为中国足球的提高培养更多的人才?

       金:我认为目前职业足球所谓的青少年四级训练体制并不是一个非常科学的体系。让一个俱乐部的三线青年队,100多号人承载着一个城市足球发展的未来,这不是为了种一棵树,毁了一片林么?更何况现有的青训体制在青少年文化素质培养上的弊端已经显现出来了。

       踢职业足球的孩子从12岁起就已经不上学了,而他们能最终通过重重选拔,进入一线队的机率不会超过20%。而被淘汰的那80%的孩子,他们既没有文化,也没有学历,在社会上很难立足。家长们看到这种情况,怎么会让孩子们去沾足球呢?所以我认为目前的四级训练体制应该被淘汰,转而建立四级训练网,让所有想踢球的孩子都有机会来参与。而不是过早的接受职业训练,从小就被足球掠夺了文化学习的机会,脱离了社会、脱离了家庭、脱离了学校,变成一个思想简单、缺乏文化知识的人。

       另外,我一直认为,以前专业体制时期的业余体校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如果一个区能有七、八个体校,四、五个学校就能有一个足球培训中心,那么所有有兴趣的孩子都能在业余时间找到培训中心训练,再结合职业球队自身的培养体系,就能促进中国足球的发展。

       日本今年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一个高中学校在比赛中打败了与职业俱乐部合作培养青年球员的一所学校,这让日本足球界非常震惊。通过对比他们发现,纯高中生在接受足球培养训练后的提升空间,要比纯职业球员大的多。因此我们也要借鉴他们的经验,让我们的球员都起码要高中毕业,或者在大学生中去选拔职业球员。

       网友:您认为未来中国足球继续发展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金:不得不承认,我们现在的落后,主要落后在少年。在起步的时候就已经被别人甩开了。现在北京的孩子业余都在做什么?奥数班、英语班、作文班、钢琴班。能有几个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足球场、篮球场、田径场去?所以体育界现在都面临一个新的课题:在改制变轨的过程中,我们怎么建立一个科学的运动员培养体系。我认为这个培养体系必须走校园的道路。

       从教育部、体育总局都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了,领导几次接见足球工作者,认为校园足球是必须从现在就开始着手抓的一个重要问题。校园足球是中国足球发展的一个基石,基石不牢固,上层建筑自然无法经受住风吹雨打。金字塔的光辉固然是在塔上,但关键还是在底座。因此抓好校园足球是一个对我们子孙后代都非常重要的一个工程。

       那么既然我们统一了思想,接下来就应该积极地去做。教育部抓好校园足球,足协负责组织和指导,培训教师和教练员,保证教练员有一定的理论水平。这样一来,我们踢球的孩子才能够增加,改变现在足球人口枯竭的局面,才能够从充足的人口基数中提炼出人才,加上科学的培养体系,那么10年后、15年后的中国足球才有希望,振兴中国足球才不是空谈。

 

  • 封面人物
ipad版
iphone版
安卓手机
安卓pad

下载央视体育客户端,精彩赛事,即刻呈现!

860010-110304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