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体育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直播点播NBACBA国足中超欧冠英超意甲德甲数据客户端策划

中国举重“梦之队”战略转型引发阵痛 欲重振雄风

体育资讯中国青年报 2014年09月23日 09:13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咣”,“嘀—”,杠铃落地,电子铃声响了。

  当地时间晚上9点,中国选手林青峰挺举200公斤失败,他眯着眼睛吐了吐舌头,因为这并不影响他战胜朝鲜选手金明赫夺得男子举重69公斤级比赛的金牌。这个声音顺序是原来中国举重队副总教练张国政当运动员的时候,他妻子不敢看他比赛,凭借声音判断胜负的依据,“‘咣’在前就是废了,‘咣’在后就成了。”

  “今晚绝对有戏啊,该到收获的时候了吧。”开赛前两个小时,中国举重队副总教练张国政就满脸笑容地坐在仁川月光庆典花园的草地上,但开赛3天里,这个名字充满诗意的场馆,除了今晚响起《义勇军进行曲》外,其余时间却成了中国举重队的伤心地。

  难以捉摸的亚洲新对手

  与林青峰轻松快乐的表情不同,包括下午结束比赛的王帅在内,几乎出场的中国选手都是一脸愁容。“输了。”下午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时,女子举重58公斤级比赛中国选手王帅以总成绩235公斤夺银的消息,还是让张国政吓了一跳,“谁拿的?朝鲜?”朝鲜选手李正花以1公斤的优势获得金牌,这已经是朝鲜举重队在本届亚运会上第3次击败中国队。

  “此前只把台北选手视作主要对手,来比赛这几天,看见前几场朝鲜队的发挥,才发现原来她们这么强。”王帅在赛后表示,开赛以来中国队颗粒无收的状况对她的影响并不大,她已经发挥了90%的能力,只是对手的实力太强了。

  “惊人的,可怕的,震撼的。”张国政用这3个词形容截至目前朝鲜队在举重项目上的表现—先是男子56公斤级比赛,朝鲜名将严润哲夺得金牌,他打破了挺举的世界纪录(170公斤),且以总成绩298公斤平了亚洲纪录,赛前被视作“复仇者”的吴景彪仅以288公斤获得铜牌。紧接着,男子62公斤级比赛中,朝鲜名将金恩国以总成绩332公斤夺冠,并且打破了抓举(154公斤)和总成绩(332公斤)两项世界纪录,中国小将谌利军以总成绩321公斤获得银牌。然而,现场较量中呈现出的,却不仅仅是名次的争夺。

  9月21日,不同于吴景彪眉宇间时刻透露出的喜怒,谌利军脸上只有认真和凝重的表情。在每次举起杠铃时,这个湖南小伙总是青筋爆出,先用牙咬住下嘴唇,然后是上嘴唇,直到成绩有效了才有片刻轻松。而对手金恩国却自信满满,即便在破纪录时表现出的吃力也是一闪而过。

  “这几天的比赛既出乎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张国政在回想两天的成绩后表示,对对手的估计不够充分是“大意失荆州”的关键,但“朝鲜队进步的幅度很大,速度很快。比赛没有遗憾,反而为队伍敲响了警钟。”

  “输得不冤”是张国政对比赛的总结,也是很多队员对于比赛的看法。“我和金恩国的差距主要在抓举上,他抓举很厉害,我抓举水平有点低,我要回去好好练练。这枚金牌只有一半的把握,我本来以为能追回来,没想到他发挥得那么好,我心服口服。”坐在新闻发布厅里,谌利军双手紧紧握着话筒,表情沮丧。

  前年金恩国在伦敦奥运会上以327公斤的总成绩夺取男子62公斤级金牌,同时打破总成绩世界纪录以及抓举奥运会纪录时,谌利军“还没胆子想”能翻越这座大山,但在去年的世锦赛上,谌利军战胜金恩国夺冠,“感觉有机会战胜他了”。说到当时的想法,谌利军鼻孔一直在扩张,像是在努力克制自己的伤感。在混合采访通道中,一边是独自在黑暗中的谌利军,一边是被聚光灯照得很亮的金恩国。

  “感谢金正恩同志重视举重,给我们在平壤修建了新的设施和训练场。”在多名朝鲜队员赢得比赛接受采访时,国家对举重的支持被时时提起,一名朝鲜教练还表示:“朝鲜有很多人喜欢举重,因为我们现在很强大。”

  从严润哲一举夺魁后,举重赛场聚集了越来越多的朝鲜拉拉队员,他们穿着红色的衣服,带着腰鼓和标语,即便在场外都能通过他们的呐喊来判断朝鲜队员的表现。“他们像股票一样上扬,虽然我们也在进步,但朝鲜队太猛了。”张国政指着旁边的一辆红色大巴表示,“观众多到每天最起码三四辆车过来。或许,他们国家的重视和科学训练,加上运动员的精神力量,成就朝鲜队成绩的全面上升。”中国队和朝鲜队最近一次教练在去年世锦赛,但对手整支队伍全面飞速提升的成绩,让张国政还是感叹“这是一支神秘之师,我们很难接触到他们”。

  中国军团大级别的“实验课”

  从本届亚运会比赛成绩来看,小级别多项金牌旁落,除了朝鲜队的崛起外,中国举重也存在着不少隐患。“小级别降体重有点虚,而且每个运动员身上都有伤。”王帅解释了很多队员当前状态不佳的原因。在第一天的比赛中,田源和吴景彪都因为腰伤未能发挥出最好状态。田源的教练王国新表示:“我们的选拔制度确实存在着问题。”根据中国举重队此前的选拔办法,今年拿到全国锦标赛冠军者可以参加亚运会,第二名则参加世锦赛,因此,即便知道田源有伤病,“为了在队内选拔原则上体现公平公正”,也得让她出征,“今后会考虑让最健康、最优秀的选手参赛”。

  但张国政表示,这两天的比赛,男队两名选手的成绩和开会定的预案相符,“目标是达到了”,但举重格局的悄悄变化,或许是中国队此次在亚运会开赛几天屡遭败绩的更深层原因。“以前都是中国队拿冠军,现在有压力了。”在比赛结束后,谌利军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可能是我们以前小级别拿了很多冠军,其他国家没什么人起来,现在突然有人冒出来,我们就保不住了。”而谌利军提到的,也正是最近几天中国队“每天都在反思,晚上3点多才能睡觉,一开会就总结”的原因。张国政感叹:“来之前,我们还躺在云里雾里,很有优越感,认为形势一片大好,比较乐观,但没想到在亚运会头两天就被敲醒了,但坏事可以变成好事,至少让我们认清了形势。”

  张国政提到的,正是中国举重过去辉煌的10年,“那些年赶上了好时候,人才储备比较多,欧洲亚洲都在低谷,全世界都在走下坡路。但现在,各国已经开始崛起了,亚运会就出现了群雄并起的形势,我们已经不是高高在上了,还有许多工作和事情要得到完善和研究,需要卧薪尝胆,争取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把失去的阵地夺回来。”

  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张国政表示:“现在的选择面宽了,举重的人才并不是很充足,不像过去能通过很多地区的各级体校选拔人才,现在,很多队员集中在湖南、湖北、福建和广西等省和自治区。”传统的选拔方式和人才过于集中,让中国举重人才储备处于困难期,比如谌利军走上举重道路的理由就很“随机”,“我爸爸的朋友认识一个举重教练,看我爸爸块头大,就问他你有没有儿子,如果有,估计是块好料。这样,我就练了举重”。张国政表示:“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怎么把骆驼再养肥也是问题,饲料更精细,环境更优雅,各方面都得提高才行。”

  人才的薄弱更多地体现在大级别项目,“这与各个省培养的方向和人才储备的导向有关系,如果各省市都不关心大级别项目的发展,没有群体的厚度,人才怎么找呢?”因此,当别人的断层消失,中国队也在寻求更全面的突破,亚运会便被视作锻炼年轻队员的练兵场,张国正表示,本次举重男队有一半队员都是新人,而且以往很难亮相的大级别也得到了出场的机会。“我这次主要是负责大级别的攻关组,振兴男子举重大级别,这是老一代人的夙愿,我们也希望通过亚运会检验前期的训练状况,希望大级别能够一步一个脚印地实现突破。”

  据记者了解,按以往参赛的惯例,成绩不佳的大级别选手很难被派出来参加大型赛事,“这次(国家体育总局举摔柔运动管理)中心没有把全部力量都扑在中小级别上、为小级别上双保险,确实是下了很大决心。”这种主动找差距的方式,在张国政看来,是中国举重队必须实现的转变,“尽管大级别全是独苗,一个级别一个人,很多项目和世界包括亚洲水平都有不小的差距,举重项目相差三五公斤都要死要活的,现在差距在20公斤左右,确实赢不了,但在里约奥运会,我们还是希望拿块奖牌。”

  随着林青峰在比赛中夺冠,张国政悬着的心也放下了许多,“现在中国军团拿起名单来,看见朝鲜两个字心里还会咯噔一下,但这不是恐朝症,而是提醒我们,举重人要承受得住压力,只要思想能跟上,里约奥运会就会比现在好。”而刚刚夺冠的林青峰则更有了底气, “赛前压力有点儿大,奥运会还会遇到朝鲜队,但我不怕。”在69公斤级以342公斤和金明赫战平,最终凭借体重的优势夺得冠军的林青峰,长舒了一口气,“我们一定会选择最强的对手,因为我们的团队本来就很强大。我感觉天放晴了,希望从我这个级别开始,明天后天都会更好。”

  本报仁川9月22日电

  (中国青年报)

  • 封面人物
ipad版
iphone版
安卓手机
安卓pad

下载央视体育客户端,精彩赛事,即刻呈现!

860010-110304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