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体育 > 新闻资讯

空叹恐韩不如深挖本土 韩国球员荣辱观更强烈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04日 08:35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北京青年报 | 手机看新闻

热点推荐 更多
赛事推荐 更多

  在恒大、鲁能双双在亚冠被韩国球队击败后,“恐韩症”又一次被提起。但两位熟悉韩国职业联赛的中国教练及经纪人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所谓“恐韩”不过是外界对中、韩本土球员实力差距明显的心理反应。对于中国足球来说,与其纠结于“恐不恐韩”,还不如探究韩国职业足球依仗本土力量长盛不衰的内因,从而找到可学习、借鉴之处。

  现状:中超靠外援K联赛靠本土

  亚冠卫冕冠军恒大队不敌韩国全北现代队,而另一中超豪门鲁能则在家门口被以全韩班出战的浦项制铁连灌四球。从场面及数据来看,两韩国球队取胜的关键在于其本土球员发挥出色。

  舜天外援德扬的经纪人透露,受K联赛俱乐部投资企业经济状况不佳等因素影响,K联赛俱乐部从去年起大幅降低引援投入,浦项制铁甚至从去年起停用外援。目前K联赛外援主要来自南美及前南国家,其水平只能用一般来形容,有些还是中超“淘汰品”。K联赛外援年薪最高者为德扬,其效力首尔时年薪税前为120万美元,其他外援年薪不超过50万美元。韩国本土球员中除李东国等旗帜球员能拿80万美元年薪外,大部分主力的年薪都在10万到30万美元,还不及恒大迪亚曼蒂、鲁能洛维的月薪,和年薪动辄三五百万的中国球员也相去甚远。与中超过分“留恋”孔卡不同,K联赛俱乐部对于舍弃外援和本土球员的态度是“无所谓”。德扬的经纪人表示,外援只不过是K联赛球队的补充,而不是争取佳绩的主要依靠。他说,“韩国足协坚信,韩国足球的兴盛不能指望外援。韩国足协新任主席郑梦奎曾经这样说,‘欧洲、南美人能够踢好足球,韩国人一样可以,甚至能够做到更好’。韩国足球‘顶层设计’理念就是全力支持培养本土球员,K联赛投资人当然积极响应韩国足协的号召。”

  后备:K联赛受益完备培养体系

  无外援的浦项制铁包揽去年韩国K联赛、杯赛双料冠军。从2009赛季亚冠改制起,K联赛球队几乎年年跻身亚冠四强,全北、首尔进入决赛,城南一和问鼎冠军。德扬的经纪人说,“韩国本土球员靠得住”,而这得益于韩国足球完备的人才培养体系和规范的球员经纪行为。

  “上世纪90年代,韩国足协就借国家队闯入世界杯契机,大搞足球人才建设。”贵州人和 教练李春满说。韩国职业联赛共分为K1、K2两级,其人才供给依托于大学、高中、中学、小学联赛。包括李东国、崔成国、金南一等老将在内,K联赛本土球员绝大多数都出自“校园足球体系”。李春满说,“即便是小学生联赛,也比赛正规、场地良好。一支普通小学队单季正式比赛就超过30场。”北青报记者曾在韩国庆州看到,当地优质的天然草及人工草场多达百余块。每个周末,所有场地都会举办韩国全国性或地区性的中、小学联赛。李春满还透露,韩国业余足球培训机构也非常发达,其教练都具有专业经历,如何挖出“未来之星”则靠经纪人和球探。德扬的经纪人说,“与我国足球球员经纪状况混乱无序不同,韩国足协多年前就开始重视球员经纪,K联赛俱乐部都会指派有资质的经纪公司、经纪人及专业球探到学校挖新星,很多球员都是在其中学时代就被发现,然后在上大学前被职业队签下的。有了这样一条途径,家长放心让孩子踢职业足球,孩子学业也不会被耽误。”

  教练:韩国教练好学形成良性竞争

  K联赛球队逞强亚洲还离不开优质本土教练的调教。庆南联队解聘佩特科维奇后,K联赛全部12支队均由韩国教练执教。他们中年薪最高的是100万美元的崔康熙,其余各队主帅年薪大多在30万到50万美元上下。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曾这样说,“与其用高额薪水请来不能给韩国足球带来实质帮助的外国教练,还不如把钱分散用于青少年人才及本土教练培养。”李春满透露,K联赛主教练中,超过六成为年轻教练,如首尔FC的崔龙洙、浦项制铁的黄善洪。申泰龙在离开城南一和之前已率队问鼎亚冠。本土教练得到信任有利于与韩国本土球员的沟通,同时也可为俱乐部节约成本。

  本土教练的上进心也是K联赛投资人看重他们的重要原因。德扬的经纪人透露,“韩国教练在K联赛吃香,与他们严格要求自己、上进心强有关。”黄善洪在接手浦项制铁后,不仅领到亚足联职业级教练证书,还自费前往英国、德国、西班牙学习并获得那里的顶级认证执教资格。“黄善洪调教浦项成功,得益于他受到韩国足球教练圈良好竞争氛围的积极影响。每个教练员都有危机意识,都比着学、比着刻苦。”李春满说。

  与这些韩国年轻球员同时代的我国前国脚现在却大都处于蛰伏状态,就算执教也都是在职业队的领队或助教岗位上。而有的则游离在教练圈外,比如范志毅。“中超投资人花大钱砸人,结果就是教练走马灯似的换,浪费时间、金钱,还耽误了本土教练培养。”德扬的经纪人说。

  球员:韩国球员荣辱观更强烈

  谈到全北在恒大身上打赢“翻身仗”时,德扬的经纪人提出“韩国球员注重荣辱”的概念。他透露,“前几天去南京看望德扬时,他告诉我,中国球员和韩国球员最大的不同就是意志力不足。德扬很奇怪,韩国球员在被铲倒后,很快就投入新一轮拼抢,但中国球员却要慢吞吞左顾右盼。”去年恒大夺得亚冠冠军后,K联赛内部不约而同掀起反思,如何知耻后勇成为K联赛球队的共同目标,全北现代甚至将“翻身”恒大的内容加入到本队宣传片中,韩国球队的荣辱观可见一斑。

  李春满表示,中国球队输给韩国球队很大程度上输在了精神层面。“在韩国,足球是阳光事业,踢球的人自豪,因为他们爱这项事业,他们无论在国家队还是俱乐部队,荣誉都首当其冲。”但中超本土球员在精神层面上远逊于韩国球员,比如对于去年的国足“1比5惨案”以及前不久的“输伊拉克丑陋晋级亚洲杯”,有圈内人士毫不客气地评价说,“我们的球员似乎更担心自己受伤,影响在俱乐部挣钱。”德扬的经纪人说,“系统的文化教育和服兵役也无形中提高了韩国球员执行战术的能力与纪律性,他们可以更好地领会教练员的战术意图,同时严守战术纪律,这也是他们长于中国球员的关键所在。”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0302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