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新闻资讯 >

三味聊斋:不到现场不足识足球 贺炜自曝支持荷兰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9日 15:12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4月19日,首期2012欧洲杯版《三味聊斋》在CNTV直播,本期主题是“那些年,我们一起看过的欧洲杯”。央视著名足球评论员刘建宏、贺炜、刘嘉远同时出镜,分别代表三代观众畅聊自己的欧洲杯记忆。

    刘建宏:再理一下2000年和2004年,这个时候大家都很清晰,但是作为职业来说,大家不太一样。2000年和2004年对我来说是两届能够到现场看欧洲杯。

    贺炜:已经有系统梳理了。

    刘建宏:对,而且现场经历不一样。贺炜,上一届欧洲杯你也去了,跟大家分享一下现场看球和说球的感觉。这是2004年《豪门盛宴》。这个时候中央电视台关于足球的报道,像这种大赛的报道,应该进入到了相对成熟的时期了。

    刘嘉远:我自己在脑海里真正开始有意识去梳理一届比赛的一届赛事,从2002年世界杯开始。

    贺炜:这个时候你是20。

    刘嘉远:大学一年级。最适合看球玩的感觉。

    贺炜:2004年我已经到台里,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这场比赛,法国打英格兰这场。而且是比赛最后关头。

    刘嘉远:这场球是我坐在家里客厅,喝着啤酒,吃着花生。当回传的时候我差点把瓶子扔到电视里。而且那个时候觉得《豪门盛宴》这个节目让人耳目一新。

    刘建宏:那个时候广东地区也开始看我们的节目。

    刘嘉远:看,足球宝贝也起了很大的作用。06年实际上我就成为张斌老师的助理,做这个事了。有时候觉得这个过程挺神奇的。

    贺炜:刘老师,您觉得里斯本这个演播室有20平吗?

    刘建宏:比咱们做节目的空间差不多,就这样。

    刘嘉远:而且这届欧洲杯制作的时候,是刘老师跟暄哥出现在街头巷尾最密集的时候。

    刘建宏:你记得是2000年,这是2004年的。

    刘嘉远:这是我们刚才说的捷克黄金一代,在这一届上。而且巴博市冒出来以后,打的非常的荡气回肠。

    贺炜:2004年给人的感觉是来了一个斩首行动,20几个小伙子落在伊比利亚半岛20天回国了。之后世界杯预选赛都没出线。

    刘嘉远:那个时候C罗踌躇满志,刚出来一心想着我要成为这个足球上,前无古人,就要奔着贝利去的。

    贺炜:他两次,先输了一次……

    刘建宏:2000年和2004年我都经历了荷兰队两次出局。我现在回想起来,印象深刻的还是场外那届。当时看到荷兰的球迷不管在什么阶段,他们从球场上走出来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宁静,从他们脸上很少能够看到哀伤,或者可能在中场哨吹响的那一刻有人哭,表情很悲伤。但是一旦从球场里边走出来,我发现很多人脸上,甚至有的人还有笑容,那个时候我很奇怪,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们要输一场比赛,是那样的感觉。为什么这些人在五分钟之内就能把自己的情绪调理得如此之好。

    贺炜:2010年我在现场看比赛,在足球城球场,还没有走出那个范围,球迷就已经很平静了,我当时觉得荷兰人……

    刘嘉远:有的人说这是荷兰的无政府主义在老百姓身上的体现。

    刘建宏:反过来想,是不是正是有了这样一种足球的气质,才能够让他在唯美的足球道路上一直往前发展,自己一直在坚持,从来不会动摇。

    贺炜:所以我要对着镜头说一句,我确实是荷兰球迷。

    刘嘉远:荷兰队我最喜欢的博格坎普。他按自己的性格,按自己的世界去活,包括你说球队,大家都坐飞机,我一个人坐火车去了。但是他也经历过阿贾克斯空难这些事,对他有刺激。这些球员,哈维。有一种人可以按自己的方式去活,不管足球世界周围真正变,可以从一出道或者从职业生涯某一个比较早的阶段就开始享受自己踢球的过程。一般很多人踢30多岁,他在享受足球的快乐。他一直就在享受足球,不争,有就有,没有也OK。

    贺炜:2000年荷兰是主办之一,王子一直在现场看,和今年的状况相似,我进决赛是应该的,结果碰上神一般存在的托尔多,不是那届主力,布冯是主力,布冯的手指伤了,最后差了一步。托尔多在半决赛打荷兰的比赛,120分钟的存在,之后托尔多的状态也未见得多好,就是如此,那一段时间的存在就足够了。

    刘建宏:而且像我经历了2000年欧洲杯之后,给我另一个感受就是一定要去现场,一定要去现场,才能够知道国际足球最先进的东西是什么,或者说哪怕自己一开始认识的不是很清楚,但是至少能够形成一个大致的感受。我记得特清楚,2000年欧洲杯回来,米卢给我们打电话,拉着我和张斌一块吃饭,米卢拿出两张中国国家队照片,从高点拍的,大家在比赛当中站位的情况,说你看看,我们哪个踢的更合理,其实他在考我。我其实也很忐忑,一个国家队主教练问你这个事,要是回答错了,有点丢人。我确实也不知道哪个更好,我只能凭感觉,凭着在欧洲杯的感觉,挑出一张我认为这样更好,他说对,能告诉我为什么好呢,这一下彻底给我问住了,米卢就这个人,他不把你问死了他不算完。我只能如实回答,我刚从欧洲杯回来,欧洲杯的感觉告诉我这个更好。他说对,如何如何。往下就可以去沟通、交流了。这就是到现场看球的不一样。如果永远做一个电视球迷的话……

    刘嘉远:不管拿什么比例,什么尺寸的电视看,最终都是管中窥豹。

    刘建宏:最关键的只能看到局部。最后伤害了你对足球的完整的认识。如同只看一个美女的背影一样。损失的更多。

    贺炜:甚至只看到正面也没有用,因为你没有跟他整体交流过,没有跟他接触过。

    刘嘉远:这种差别,我说一个细节,我们在电视上看,一般长传,小贝一个长传打给欧文,欧文出现在画面里,一个球飞进了画面,欧文一停。如果到现场,会觉得这个球的距离,打不出那个劲,一般什么人打不出那个劲。这个球过来以后,什么人是停不好的,什么人能停好,这是最直观的。

    刘建宏:包括有一次在老特拉福德看一场曼联的比赛,在赛前训练,贝克汉姆和贝隆两个人练长传两个人踢了20来球50米以上的长传,你一脚我一脚的踢,非常准确,站在原地几乎不用动,就落在你脚边,那边也不用动,就落在他脚边。在现场看,太可怕了。

    刘嘉远:主持人队伍能保持5米。

    刘建宏:还有一个空间的概念,在边线外面,距离草皮大概3米的样子,在这样的空间练50米长传,高手和我们的差别太大。

    贺炜:一定要到现场,看一次,哪怕10分钟,就能看出他们的出色是应该的。

    刘建宏:以后再录三味聊斋,对嘉远来说很重要,意义非凡。

    刘嘉远:而且赛程安排,压力非常大,揭幕战,我的印象应该在现场说了50场球的人来说,比较好控制。我一上来说揭幕战,又是波兰打希腊,受到过希腊队名单的折磨。

    贺炜:希腊人的名字还有音律和节奏感,波兰的名字非常难。莱万多夫斯基过掉帕帕斯塔索普洛斯……

    刘嘉远:这也是非常大的挑战。这次去最重要的是在现场感受一届大赛在现场是什么感觉。我来电视台以后在后方做大赛,从06年世界杯开始,一共是三届,做了很多具体细致的工作,说到2008年欧洲杯的时候,我要说的很有意思的事情我相当于后方电话控制中心的人,每天《豪门盛宴》的长途连线,很折磨人,08年欧洲杯在前方对接的是意大利电视服务商,他们的英语就是大舌头,瑞士那边打电话,是五种语音。

    刘建宏:08年对贺炜是值得记忆的一届欧洲杯,因为是他第一次去现场解说。还能够把第一场在现场解说的心情给大家准确地表述一下吗?

    贺炜:08年我说的揭幕战,踢的相对沉闷。嘉远要做好心理准备。当时这个报道小组少部分人在瑞士,大本营在维也纳,全世界只剩下我们5、6个人是认识的,我到现场。揭幕战之前下过暴雨,所以揭幕战的草皮状况非常糟糕,非常泥泞。而且揭幕战,解说员承担的压力非常大,宁可表现的相对保守一点,也不要出现太明显的纰漏。问题是揭幕战本身就比较沉闷,如果像06年德国世界杯,一上来打4:2,也没有关系。揭幕战本身沉闷,如果语言再保守,可能会遇到一些压力。我当时还是以先不要出太大纰漏为第一考量。而且揭幕战之前有一个开幕式,跟中国人的思维不一样,咱们喜欢把开幕式、闭幕式很热闹,人家恨不得20个演员演15分钟,开幕式就结束了。所以基本上还是把心思投入到揭幕战的解说当中。我想跟嘉远交流的是,今年的揭幕战和我之前说的揭幕战不一样。之前可能名字稍微拗口一点,08年捷克的揭幕战。

    刘建宏:这种大赛,身体状况,包括饮食、睡眠,生活的规律要保持好,这是毫无疑问的。另外,心理上做好一些调整。但也没有必要把所谓的压力看的过重,其实网络时代大家都知道,如果这个人没有争议,反而会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所以说存在争议,或者存在别人对你的批评也好,议论也好,第一,看成是我们做好工作另外一种动力。另外,大可不必把它扩大化,如果这样的话,会妨碍你的工作,何必呢?就跟踢球一样,我觉得运动员、裁判员、教练,包括评论员都一样,在场上传那么多脚球……

热词:

  • 三味聊斋
  • 欧洲杯
  • 刘建宏
  • 刘嘉远
  • 贺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