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体育台 > 新闻资讯

申方剑:国足让记者扬眉吐气 恒大打法对但淡化恒8条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31日 17:47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新浪体育 | 手机看新闻

热点推荐 更多
赛事推荐 更多

  7月31日,之前赴前方参加东亚杯报道的前国脚、足球评论员徐阳与央视足球评论员申方剑做客新浪网嘉宾聊天室,与网友分享国足出征东亚杯的点点滴滴,及两人在东亚杯上的所见所闻。徐阳和申方剑表示,国足可以批评可以骂,但如果他们有进步,请不吝啬给鼓励给掌声,而傅博有自己作为本土教练的优势,他自己也有带国足的意愿和能力。谈到恒大的八条,徐阳表示,恒大八条的确有一定的作用,但是作为一名前国家队球员,我相信球员们在场上都有为国家去拼的觉悟,国家队表现出色并非只是因为恒大八条的刺激,而未来,类似恒大八条的激励制度也不应该永远存在下去。

  主持人李欣:实际上徐阳,按说你有过专业运动员的经历,集体生活过了很多,包括训练也很辛苦,打比赛的准备,比赛的过程也非常艰辛。但是我看你在这次转播完以后仍然说很累,很累。累在哪儿?

  徐阳:因为在前方,因为毕竟是在国外,人生地不熟,需要在三个球场来回不停的奔波,每一场比赛都需要去做一些功课。另外一点,除了中国队比赛之外,还有其它球队的比赛。

  主持人李欣:就说男足的比赛吗?

  徐阳:三场男足,三场女足。

  申方剑:原来定的就是光说一下中国队的比赛,但是因为你得了解整个东亚杯比赛形势,又临时追加了技术预定,定了男足,等于除了最后那场没说之外(编者注:韩国男足VS日本男足),把男足都说了。

  主持人李欣:前后加起来多少?

  申方剑:一共8场,6个比赛日说了8场比赛。

  主持人李欣:这是非常非常辛苦。

  申方剑:其实累主要还是为国足着急,因为走之前其实大家都知道背景、整个情况。我们其实心里也有一种期盼,同时带来一种压力。因为你踢得好了,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表现,让中国足球重新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国人面前,如果继续顺着坡往下滑,那就出溜到没有底线了,心累和体力累结合在一起比较累。

  徐阳:另外,你在现场跟在监视器前面,在电视前面说球是截然不同的一种感觉。因为现场本身会很快的让自己融入到比赛的氛围当中,你会随着队员在场上的奔跑或者进球,或者中国队好的表现,情不自禁迸发出一种自己内心的真实的感觉。每场比赛说的时候很兴奋,但是说下来之后,可能你会回到房间以后感觉真有点透支,这是不一样的。有时候电视机前的朋友们或者球迷,可能通过电视你看到的只是这一个镜头或者是几个镜头、局部的镜头,但是你在现场的感觉,其实截然不同。

  主持人李欣:周围纷繁复杂的景象都涌到你眼前。

  徐阳:氛围各方面,而且场上的形势。为什么有时说去现场看,现场的感觉是在电视机前不一样的。

  申方剑:有时徐阳愿意把自己看到的分享给大家。但是李欣老师肯定有经验,咱们说球只是前面的监视器,因为观众只能看到这个。但是现场看球,徐阳多次给大家介绍,介绍场上阵形、战术的安排。后来我提醒了一下徐阳,说的同时还要兼顾一下监视器。

  徐阳:因为监视器跟在国内是同步的,我看到的是现场,忘了看到监视器,我想把现场的真实氛围带给球迷,因为现场看到的这种表现或者是场上队员的阵形、进攻、防守、努力,在监视器前看不见,只能看到局部。

  主持人李欣:在这次经过好比说1-5(编者注:6月15日,中国国家队在友谊赛中1比5输给泰国队,爆出大冷门,舆论及球迷纷纷声讨)这样的比赛失利之后,国足再一次滑到了一个低点,像你这样准备要到前方解说几场比赛,这种心理准备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完成的?是不是觉得马上会有1-6、1-7,还是马上怎么样?

  申方剑:准备的时候说一个小小的细节,为什么东亚杯大家觉得精力很有限,一个是赛前准备名单的时候,直到19号召开官方的新闻发布会,名单的号码都还没有确定,比赛当天号码不知道,对解说员来讲这是一个最基础的工作,连这个都没做好是很大的失误。

  主持人李欣:实际上很多事情不是咱们决定的,好比说跟赛事的组织工作水准有直接的关系,推出的要慢一些,急死的可能是咱们。

  申方剑:没错,因为我在赛前准备,包括我跟徐阳的观点是统一的,我们肯定都会做很多预案,比如这次中国队如果踢得好了,我们怎么表达。如果踢得比较中庸我们怎么表达。如果继续下坡怎么表达。另外,我们本着一是支持,二是肯定的态度,如果一旦在赛场踢得好。

  主持人李欣:多看正面。

  申方剑:我们肯定要大加赞扬,我们不否定我们的缺点,但是我们踢出(水平)来了,难道不能在输球的过程中多给予鼓励?现在是需要多鼓励的时候。真正当我们成为世界冠军的时候,这时是需要一些批评的声音,因为怕骄傲自满。现在我们处于低谷,因为三场比赛我们解说的时候也说了,层层都是递进的,其实踢得很好,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去表达。

  主持人李欣:也会让我们的情绪一步步起来。

  徐阳:其实我是踢球的,我知道队员不容易,他们其实都想把比赛打好。我在这个团队里生活过,也知道它的一些程序,包括准备,包括出来比赛,包括动员、开会。尤其是在这样一个阶段,在中国足球处在1-5最低谷的阶段,当然球迷也一直会说中国足球就没有高峰,一直在探底。

  主持人李欣:探底永远没有到底。

  徐阳: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这支球队能够达到我们的希望,哪怕预期。所以,这次比赛……

  主持人李欣:国足三场比赛下来他们的表现有没有超过你预想?

  徐阳:其实已经是有点超出我的预想。其实第一场比赛是最关键的比赛,同日本的比赛,当时打到3-1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下,因为很可能再打就打花了,又来一个1-5,这时候怎么办?当时3-1的时候,我心里边很替他们担心,但恰恰就是在1-3的时候,球员没有放弃,追成3-3,这个3-3可能比最后4-3意义还要大。

  申方剑:没错,徐阳说到这一点,另外1-3的时候更要肯定傅博当时的换人,依然非常积极非常进取。

  主持人李欣:张稀哲制造点球,孙可打进。

  徐阳:这种态度,在1-3的时候我们没有放弃,战术上傅博两个换人也起到非常决定的作用。现在来看1-3不放弃,使得中国队接下来两场比赛一场打得比一场好。这口气就是源自1-3没有放弃。第二场打韩国,精气神不用谈,技战术又比第一场比赛有一个提高。到第三场比赛打澳大利亚的时候,我们可能真正是非常放松。

  主持人李欣:精彩的配合,一些个人小技术的体现都非常充分。

  申方剑:没错,因为回来复盘,我跟徐阳聊,我们俩觉得其实3-3这一场是提气的比赛,但三场比赛里绝不是踢得最好的一场。

  主持人李欣:上一届东亚四强赛我转播了,第一场比赛也是跟日本踢成平局,然后第二场就有对韩国的3-0,有时第一场比赛都难打,无论是对我们还是对于对手。但是日本人可能觉得3-1已经基本上确立了(赢球的优势),最后我觉得国足在这个时候所体现的东西,可能恰恰是球迷最爱的一些东西。

  徐阳:而且最爱的一方面是你没有放弃,其实中国国家队的球迷要求不是特别高。

  主持人李欣:现在来讲不是要求特别高。

  徐阳:你赢一场,或者只要把你的拼劲体现出来了,球迷就能满意,关键球迷不满意的是1-5的时候,你没有把国家的荣誉或者是胸前队徽的荣誉放在第一位,如果真去拼了,真踢不过泰国队,可能也没有怨言。但是实际不是这样,但是你拼出来的话球迷还是满意的。另外,可能这届比赛,日本也好,韩国也好,澳大利亚也好,可能没有派出他的全部主力。我还是想说那句话,中国足球现今阶段没有什么资格去挑选对手,不管对手是日本一队、韩国二队、澳大利亚三队,但是我想中国队就是中国队。

  主持人李欣:从我们本身来讲认认真真准备好每场比赛。

  徐阳:你无论是让球迷还是对手尊重是要通过你的表现,下次再打可能不敢派出这样的球队跟你打,打就打彻底,不管你是几队。但是你参加这个东亚杯,代表的就是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国家队,中国也是一样。所以,先不要管对手怎么样,先把你自己的东西打出来,先把你自己的尊严打出来,让对手尊重你,让球迷重新接受你,这才是中国队这届东亚杯最大的一个收获。

  主持人李欣:刚才徐阳提到一个对比,1-5落后于泰国的时候球员的表现,包括这届东亚杯1-3落后日本的时候球员在赛场上的表现是截然不同的。除此之外,不知道方剑在这一届的东亚比赛当中,国足还有哪些表现是比较让你感兴趣?

  申方剑:这次如果按照这个比赛分成三场比赛,前两场是一个阶段,最后一场是一个阶段。包括球迷在场上的反馈也是一样,因为球迷确实有自己很多的期望和他们的愿景,当然也就宣泄成有时变成一种愤怒或者不满,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前面的两场比赛我们追求的首先是场上的精神面貌,另外整体在中后场的战术打法,第一场我们的中后卫包括边后卫配合得不是很好,第二场调整了一个中后卫,后场稳固了,为什么最后一场单独拿出来说,因为大家开始对中国队进攻上有一种期盼,不能在场上,中后场踢得很好,中后卫很有默契,两个后腰也拼,但只能保证不丢球。最后一场比赛我们能够攻破对手4个球,近几年中国队的比赛都是很少见的,该表扬的时候我们不吝惜赞扬。

  主持人李欣:傅博和他的队员对东亚杯的比赛是非常多的。

  申方剑:傅博是最近难得的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到,而且能最后在赛场上体现出来,做到的一个主教练。

  主持人李欣:说的也是言之有物,随后的比赛中能印证他的努力和追求。

  申方剑:确实傅博也能做到这一点,可能在于傅博和队员的关系处得很融洽,而且没有语言的障碍,能更直观的了解。他说我们其实不背负什么压力,我们1-5已经成为过去的事情,我们争取在这次东亚杯上有好的表现,而且傅博其实私下也谈到,希望这支中国队在进攻上有所突破,这也是傅博三场比赛换人都换在进攻线上,而且让年轻队员上,包括最后一场比赛,前面四个队员,包括后来换上的杨旭就是在进攻端有出现的发挥。

  主持人李欣:像张稀哲、孙可的首发也体现这一点。

  徐阳:傅博比我大大概10岁左右。他是属于看着我长大的,我刚在辽宁踢球的时候,很小的时候,他就在辽宁队,他是看着我长大的。但是我对他的了解还是通过东亚杯上跟他接触了解,我觉得他心态很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前提。你只有教练员有好的心态,才会让队员慢慢放松下来。其实这届东亚杯,队员身上也还是背负一些压力。

  主持人李欣:可以想像,因为刚刚有过一场1-5,马上要展示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展示得怎么样。

  徐阳:如何在这么短时间让队员把压力变成动力,这可能就是教练组或者整个这个团队需要做一个非常细致的工作。最主要是主教练在场边,或者在平时生活、工作当中如何把队员的压力减轻,这是非常关键的事情。所以,傅博在这一点上,跟他聊天,他感觉很放松,说就是要把自己的东西打出来就可以,他说我对队员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短时间内技战术要想太大改变很难。但是我会在一些细节上或者一些心理调整方面,让队员把自己的水平能够尽量发挥出来。

  主持人李欣:能打出个七八成,正常发挥。

  徐阳:在短时间内让中国队有这样的表现,整个这个团队都是功不可没的。

  主持人李欣:现在人们就会在想,为什么此前的三场热身赛和紧接着东亚杯的三场比赛反差那么大,是不是傅博就比卡马乔强那么多?

  申方剑:有时足球赛场这个事,因为确实挺难说,同样一批人,你在三个月前打的比赛和三个月后打的比赛是截然相反。这里面一个本质的区别还在于队员们对自我心态的一种调整、释放。因为我刚才谈到了,过去跟卡马乔,他的教练团队跟现在傅博国内代理主教练的教练团队,沟通肯定不如现在好,这是一直存在的。

  比如说像原来,因为傅博看着徐阳长大,我一直停留在90年代中国队的印象,此后太久没有看到中国队有这么亮眼的表现了。因为我们其实为什么希望球迷给中国队还是一种认可?像多久没有打过像4-1在赛场上,我们能够领先澳大利亚的比赛。这批队员,踢三场热身赛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当然也有潜在的因素,当时的联赛没有停止,这次东亚杯是联赛暂停了,让这些队员来,大家都可以从各种角度说,但我还是觉得一场一场把自己的自信心找到了。1-5那场结束之后队员们其实不服,说这真不是我们真实的实力,和很多队员聊天,他们根本就不服,而且也不愿意去谈这个比赛。究竟那场比赛发生了什么,让队员去聊,队员也不会跟你说出,而且你问他,他不愿意有更多的表达。通过这场比赛,队员想证明自己心情的迫切,可能导致这三场比赛有出色的发挥。

  主持人李欣:之前恒大推出了国足八条,其它一些国足大户的俱乐部也有一些相关的规定。徐阳,你说恒大国足八条是不是对一些队员真的产生激励作用?

  徐阳:首先我还是相信这些球员。

  主持人李欣:从他们自身的要求来讲。

  徐阳:从他们的要求来说,从他们的职业素养、责任心、荣誉感来说,首先你穿上这身球衣代表的就是国家的荣誉,这种责任心、荣誉感必须有,入选国家队也好,代表国家队出战,不管是什么比赛,这都是代表国家在出战。所以,这一点我不愿意怀疑这些球员,相信他们都有这种职业道德,尤其是代表国家的层面上。但是有些具体细节方面,有些是队员也不愿意说。但是像恒大的八条也好或者其它球队的几条也好,这只是俱乐部层面上的一个激励的措施。

  主持人李欣:从最简单的角度来讲俱乐部为了鼓励自己的球员更好的为国效力、为国争光。

  徐阳:没错,其实这些东西不应该是俱乐部出台的,而是队员自身发自内心,我踢球,当然靠俱乐部挣钱、养活家,但是你代表国家的话,我就是为了国家荣誉而战。这一点上,这可能是现今阶段可能会出台一些东西,可能俱乐部为了让自己的球员更好的代表国家比赛。但是今后这些东西可能慢慢都会没有,因为这是一个你发自内心的,而且这种爱国,我相信球员们即使会有这样那样的想法,但是走到球场上,穿上那身球衣,相信他们应该有这样的职业素养。

  还有就是通过这次去跟他们聊天也好,就像有激励,像曾诚那天的表现给个金牌什么的,但是最后末位处罚,其实没有,更主要是激励这个球员。像这个球员在球场,位置不一样,有时表现好,有时表现不好。

  主持人李欣:其他球员表现好,门将表现不好,因为没有机会。

  徐阳:只是一个激励。相信随着中国足球更加职业化,队员责任感更加强烈,这些都是暂时的,而且是中国足球发展道路上一些有特色的,就像当年12分(编者注:指甲A时代的12分钟跑体能测试)一样。

  主持人李欣:早先有一年普遍反映头球不行,一个头球算俩。这些有特色的东西都已经是过眼云烟。

  徐阳:但是我相信通过这次1-5也好或者这次东亚杯也好,会让队员明白一个道理,祖国的荣誉或者国家的荣誉是高于一切的。当你穿上这身球衣的时候,其实第一场比赛,我也是找国家队的队员说给我拿一件球衣,我在现场,也要穿这样一件球衣。首先穿上这件球衣之后我自己的感觉就不一样,胸前有队徽。昨天我看到有一句话,亚当斯说你只有为身前的队徽拼搏,球员才能记住你身后的名字。这句话对每一个国家队队员或者是俱乐部的球员来说都是不一样的。

  申方剑:我们一直在淡化八条包括奖金上的鼓励,因为我觉得说的大家都明白,你穿着国家队的战袍,这时荣誉感高于一切,而且我相信没有一个球员会为了这点钱才在场上拼,而是为了我是国家队的一员才拼。

  徐阳:当走进这块球场,无论你是代表国家也好还是代表俱乐部,不会想到钱,不会想到这场比赛赢了会得多少钱,只是会全力以赴拼搏、努力之后,下来再赢球了,是俱乐部老板该给你的奖励。

  主持人李欣:这次国家队还有一个新气象,不知道二位注意到没有,因为联赛马上开始,要进行新一轮中超联赛了。国家队这次没有说大家伙先回北京集中总结一下,而是国管部根据球员所在的城市不同,从首尔定机票,该回南京回南京,回北京回北京,回广州回广州,这样非常人性化,非常合理,也在最大程度上保证这些球员能够更好地投入到俱乐部的比赛当中。比如像国安的两个球员,还有恒大的球员,直接奔广州去了,因为马上就有国安跟恒大的比赛。

  主持人李欣:你们二位全程关注国家队的多场比赛之后,你们为国足总结几句。比如这三场比赛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哪些东西最值得肯定和注意?

  申方剑:值得肯定的不是球迷之前抱怨的,我们有战斗力,我们有团结精神,也能在球场上把优秀的战术体现出来。就像刚才李欣说到的,为什么足协现在能够允许队员们不再说像过去这种集中,然后可以去安心的各回各的母队备战联赛,其实我们不单在赛场上,在我们的整个体制运行上,也在慢慢的进步当中。在比赛当中也曾经解说的时候表达过一点,我们的球队是有问题的球队,肯定是有问题,要不然不可能一直在亚洲冲不出去。但是我们要看到我们球队每一点的点滴进步。因为这三场比赛其实场场至少给我的印象都是非常深刻的,因为这种出色的表现,我们在赛场,作为从中国去的现场的评论员,我们在赛场也是非常扬眉吐气的。

  主持人李欣:也是非常有自豪感。

  申方剑:除了我们之外,人家派的国内联赛的球队,球迷认为不是人家一线的强队,但是国外的媒体跟我们一样重视,场场比赛现场的评论席、媒体席都是满的,我们同样都在解说这场比赛的时候,我们能够欢呼呐喊的时候,那种感觉非常爽。看到坐在我边上的澳大利亚的解说员,整场比赛都发闷,沉默不语,而我们欢欣鼓舞,希望后面每场比赛都能做到这样。

  徐阳:至少这次比赛,东亚杯起码中国队这些球员们他们端正了比赛的态度,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主持人李欣:精神面貌马上是截然不同的呈现。

  徐阳:人应该是要有一点精神,比如态度决定一切,可能有的球迷不赞成这句话,其实这句话,一切一切的基础,不管你是技战术也好,如果没有态度做前提,一切都谈不上。就像你跟泰国队打这场比赛,如果没有态度,即使你有能力,或者本身能力不比对手强多少,你再没有这种能力,或者不如对手,再没有态度,什么都谈不上。其实就算是中国队这次我们派出的是主力阵容也好,日本派出的二队,韩国派出的二队也好,或者澳大利亚的二队也好,如果你不努力同样逼平不了对手,同样击败不了澳大利亚。

  主持人李欣:差距咱们必须正视。

  徐阳:必须正视,但是如果有态度作为前提,同时端正态度,教练员在技战术方面再有针对性的布置,中国队我相信不是说可以让任何对手轻易击败的。

  在解说当中或者国内的媒体球迷也说了,韩国队是什么水平,日本队是什么水平,你看看这届比赛,他们的压力大不大?他们三个球队的主教练,也是带领世界杯的主教练对中国队的评价,相信还是正面的更多一些。可能有些球迷说人家这是客套话,但是我想如果你踢得不好,人家客套话也不会跟你说。在这一点上,你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对手的尊重。我们说韩国派出了二队,澳大利亚派出了二队,别忘了韩国队里有一个球员,这个球员是在中国冠军队踢球金英权。澳大利亚打中国队的时候三个首发球员是在中超踢球。如果你把对手直接否定,那你也是否定我们自己的联赛。所以,我们看到差距,但也不能妄自菲薄。你要从一点一滴踏踏实实做起,在端正态度的情况下,再有技战术的变化。最后一场比赛,真的解说这么多场国家队的比赛,我没有看到过这样漂亮的配合,真的是没有看到过,应该是好几年都没有看到过,而且队员们打得心态这么好。

  主持人李欣:非常放松。

  徐阳:多少年都看不到,中国队就是没办法就是一大脚。这次看到从守门员到后卫,从没有一大脚踢到后场。中国球迷对现今的中国队没有太多需求,但是只要有一点亮点就给你肯定。我是一个球员出身,我知道球员不容易,踢每场比赛,在韩国客场这种压力,国内媒体、球迷的压力,自身所带来的压力,各个方面的压力,他们在这种球场上,他们在为国征战,通过我们俩的解说,我想更多的是传递给中国球迷,转递给媒体一个正面的能量,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中国足球不缺骂,骂了二十年了,一直在骂,每次都在骂。是,骂说明还有希望,有球迷说了骂是希望你好,但是中国足球我希望更多传递的应该是正能量,正面的这种东西。如果有一些批评的声音,肯定是有,这个也允许存在,但是我想如果它有一些进步或者有一些方面好,我们需要鼓励,一直就是那句老话,就像我们自己的孩子一样,谁没有犯过错误,可能20多岁的球迷,像中国队犯的这些错误,你我他没有犯过吗?现在关键是知道这个错误之后还承认错误、面对错误、改正错误,一点点去进步,至少在这届东亚杯上我们看到了中国足球带给我们积极正面的东西,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申方剑:徐阳说到这一点,他真的是有感而发。

  主持人李欣:因为他从职业球员这个经历来说。

  申方剑:没错,他原来在国家队的时候面对媒体,面对球迷,再加上现在等于面对媒体,角色的转换,更能够深刻的体会。

  这次比赛如果真的有一个好的总结,现在战术是对头了,踢法是对头了,怎么把这个战术继续延续下去。因为我们面临的20年可能就是这个问题,踢三天这样,过三天再踢另外一个。另外,踢足球应该是非常让球迷和队员快乐的运动,最后一场比赛,在进攻当中,我们的年轻小队员体验到了快乐。05年,像陈涛那时是黄金圣斗士的年代,他在下面玩一个花活的传球,回来还遭到批评,说比赛踢好了,别玩这些花活。我们体制也在改变,只有让队员在场上体会快乐,才能更快乐地踢球。

  主持人李欣:我想起打澳大利亚的时候,于大宝包抄之后,那种潇洒、惬意,这是他自己愿意踢的。

  徐阳:队员能够完全接受,执行能力非常强。这届东亚杯,我想不管对手怎么样,但至少我们看到了希望。第一场比赛我们没有放弃为什么?孙可上场之后,其实失误也挺多的,但是你看他每次失误完之后都全力以赴拼、抢,这个球看着要出底线了,每次都会全力以赴奔跑。正是这种积极的态度带动全队在最后时刻,因为那时大家体嫩消耗都很大,这几个点,张稀哲拼那一下,孙可抢那一下,这几个点带动全队,这时我们需要这样的新生力量。第二场比赛王永珀的表现,说我让你扎切罗尼记住这支球队,那场比赛不仅扎切罗尼记住了,全世界都记住了。第二场比赛,杨昊、黄博文这两个人的发挥相当出色。第三场比赛,到武磊出场,武磊、张稀哲、于大宝,包括两个后腰这些球员,基本上可以代表中国未来几年的方向。这些球员,我们不仅仅从比赛当中看到希望,从球员个人身上,他们这种愿望,他们为国效力的愿望,努力去打好比赛的愿望,你能看到这种希望。

  主持人李欣:再说具体一点,中前场我们确实有一些年轻有才华的球员,而且在比赛当中不怯场,发挥得非常正常。但是现在来看边卫和中卫可能有问题,徐阳,是不是我们在后防线上人员有问题?比如像张琳芃在右后卫甚至中后卫可以保证一个健康的稳定的主力位置,但是其它两三个位置,因为毕竟郑智年纪在这儿。

  徐阳:其实你看郑智,郑智是一个多面手,在场上一看是领袖,在场上可以稳定全场。但是李学鹏还年轻,比赛经验还是欠缺一些。另外,现在还在球队训练的冯潇霆这些球员还是有能力。国家队的大门应该向任何一个有态度、有决心为国效力的球员敞开。如果有好的表现,这些球员都是未来的希望。

  主持人李欣:石柯有上场的时间,最后几分钟。

  徐阳:最后我说了一句话,留给澳大利亚的时间不多了,结果澳大利亚啪啪进俩。参加这些比赛,更多给年轻球员经验,如果不让他上场什么时候有经验,永远不上场,永远都是年轻球员。这样的比赛我相信对石柯来说也是一个教训,下次再代表国家队的时候,相信不会再这个位置再出现这样的问题。

  主持人李欣:已经有了初夜。

  徐阳:这样的学费交得值,作为教练员来说应该给这样的球员机会,即使澳大利亚扳平了,但是这样的使用也是值得的。

  主持人李欣:哪怕只有短短几分钟。

  徐阳:经历不一样,像武磊、孙可有进球,对于今后在国家队的成长经历是截然不同的。还是多给年轻队员机会。

  申方剑:李欣问到的问题,我们在后腰和中后卫的位置,首先要统一思路和打法,有能力的年轻球员有很多,当然我指的能力是在你身体条件上的准备。但是后面训练的东西,尤其是20岁上下进了一线队或者进了国家队,就需要他有战术意识上的要求。

  主持人李欣:精雕细琢。

  申方剑:比如里皮对后腰和中后卫是如何要求,其实这次国家队体现的很多都是恒大在中后卫和后腰的打法,事实证明这种打法是对的,剩下的就是为这个位置上,符合我打法的位置上挑球员,做得到就到这个队里踢,招进国家队。战术上没有问题的话,有时候一个球的失误不是单单是后卫或者后腰的问题,是综合的体现。但是我们要把路走对。

  主持人李欣:我向二位询问了关于傅博的看法,徐阳因为跟傅博认识比较早,可能有比较多的直观感性的认识。可以设想这样一个情景,如果卡马乔看了东亚杯中国队三场比赛会很奇怪,这是我的队员们,完全不认识他们了。傅博带来的,让队员放松,达到一种比较好的精神状态,松紧正好。

  徐阳:是,有一个良好的沟通,这个太重要了。其实我跟国家队的球员也聊过,此前卡马乔并没有下课的时候,也聊过卡马乔。卡马乔不是一点能力都没有,有些问题他也看到了,甚至他也要求,但是要求的可能不是那么细。另外一点,可能在沟通方面还是欠缺一些,不像国内教练,有什么问题可能很容易沟通,因为语言上没有任何障碍,而且通过翻译的话,有时候翻译不准确的话会打一个折扣。另外一点,你主动沟通跟被动沟通又是不一样,主动接受跟被动接受,这完全也是不一样的。所以,在这些方面傅博这个国内教练还是有一些优势在里面,而且傅博这么多年,他带U22的国青,在国家队当助理教练,我看傅博前段时间也谈到,东亚杯结束的时候,他说如果来外籍教练,我愿意再跟他多学习。这个可能是年轻教练员一个好的心态,他有这个能力把球队带好,但是如果有好的先进的东西还是愿意学习。像小申谈到,我们跟一些球员聊天、接触,包括跟恒大、国安、江苏的球员聊天,也谈到像恒大一些离批的战术我们也是问了一下,有些先进的东西确实还是不一样。希望各个俱乐部的球员,能把他们俱乐部先进的东西带到国家队,然后跟国家队教练有一个好的沟通,这也是让国家队的水平慢慢往前走的一个重要因素。

  主持人李欣:其实细细品位东亚杯国足三场比赛,可以看出傅博和他的团队对这三场比赛做了非常精心的准备,而且也看得出我们的教练员实际上首发阵容的安排和临场的调度、安排,都是表现出了比较高的水准。方剑,有没有可能觉得傅博不错,沟通能力又这么强,带下去吧。

  申方剑:现在反映、呼声永远都是走两极化。有人觉得我们三场已经踢得不错了,先让傅博留任就完了。

  主持人李欣:哪怕代理主教练的名还挂着。

  申方剑:没错,让他继续带着。还有一派,我们还是应该请高水平的教练。刚才一直聊到,首先能够用母语去进行沟通,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因为有很多潜台词带的话,不是翻译就能领会,而且眼神、表情的交流很重要。因为中国又是一个人情社会,有些老外来这儿,比如卡马乔,包括很多外教,他们的思维和文化背景跟咱们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在交流上容易出现一些误差,不单单是足球技术层面的误差,很多好的教练,不仅仅是赛场上技战术的导师,还应该是你生活中的导师,是你生活上的良知益友。这样一种融洽的关系处下来,整支球队就会焕发出一种可能单纯大家就足球谈足球有没有的那种战斗力和爆发力。但是傅博留不留任,咱们仨在这儿说完了不错,球迷说完了也不算,我只是希望这是一个思路。为什么有时我们会请很多外籍顾问,他带来一些先进理念。未来如果傅博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呆,也多次夸到傅博这一点,把是能够更多吸收新鲜东西的,不是固步自封就坚持自己这一套。如果他继续留任,配外籍的顾问或者是再找一个外籍的主教练,要给他配好的中国的助手,尤其是翻译和球员生活上的交流,必须要达到一种融洽。因为你单纯靠国内的教练,因为咱们不是像乒乓球,这没问题,是世界第一。

  主持人李欣:执教很多,都出去了。

  申方剑:足球上是相对落后的国度,需要很多先进的东西,但是要和社会、球员很好的结合。

  徐阳:请来外籍教练,不管水平名气怎么样,他愿不愿意接受我们这种文化,还有愿不愿意主动跟这个国家、球员沟通,主动沟通,主动接受我们这种文化,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卡马乔在这一点上显得弱一些。

  主持人李欣:有短板。

  申方剑:我跟李章洙接触很多,为什么中国话会说得这么好,他其实就是为了这一点,我打你也好,骂你也好,在训练当中,但是我能够跟你进行非常直观的交流。咱们俩坐这儿不需要翻译,李章洙口头用语都用得非常娴熟,你有什么可以直接跟他说。

  徐阳:方剑谈的一点很重要,就是情商。想起当年米卢来的时候,拿了把扫帚直接扫雪。就这个动作,作秀也好,但是拉近了球员跟米卢之间的距离,可能真的还是一个情商的问题。你愿不愿意接受这个国家的文化,愿不愿意跟这个国家的老百姓生活,融入到这个社会当中,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爱这个国家,从内心里边去想执教好这支球队,这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李欣:现在看卡马乔不仅从来包括到走都是谜团,因为这边说是那么一个情况,这边说又是另外一种情况,好像球迷很难判断。

  徐阳:中国足球走到今天,我们请了那么多教练,外籍的也好,中方教练也好,国家队的层面换来换去,我想这也都是中国足球发展道路当中的一部分。

  申方剑:必经之路。

  徐阳:不仅仅是我们,现在国际上不也都这样吗。

  主持人李欣:或者是走弯路,或者是摔跟头,都一样。

  徐阳:想想巴西队,梅赛内斯在世界杯完了之后,换了斯科拉里之后,还是那批人,怎么就变化那么快。

  主持人李欣:包括马拉多纳带阿根廷队。

  徐阳:还是教练员的思路、理念或者气质能够带给这个国家队不一样的东西。

  主持人李欣:刚才你们两位都不约而同提到国家队在双后腰的配置上跟恒大有近似的地方,里皮会不会是下一个国家队的一个强有力的人选?

  申方剑:现在这个大环境下一切皆有可能,但是我们秉持着刚才的说法,谁来都可以,因为里皮没什么可证明的,人家是世界教头。中国话常讲带人缘,你来了之后这个教练不带人缘,球迷也好,球员也好跟你不愿意沟通。其实咱们有一批外籍教练就是这样,不说人家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违约金有多高或者薪金多高,不管你薪金多高,情商摆在这儿,你作为教练,其实是这个球队的父亲,你要关心大家很多的东西,而不仅仅是欧洲职业俱乐部,人家训练就是训练,训练完了回家,但是中国的情况不是这样。

  主持人李欣:约你两次吃饭,你不去,没有第三次。

  申方剑:如果是姑娘,一次就歇了,不用两次。

  徐阳:其实傅博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愿望,里皮你不能否认。

  主持人李欣:你是说傅博有这个能力和愿望当好国家队的主教练。

  徐阳:对,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愿望,但是他需要在这个球队学习,自己也能体会到。从这次比赛来看,前两场比赛的战术变化来看,他所采用的战术应该是符合现在足球发展潮流,而且这种潮流并不仅仅是把队形拉过来了,不是摆棋子,还是有变化。一个最直观的变化,进攻的时候好比守门员曾诚也好,杨智也好拿球,张琳芃也好,郑智也好,拉到两个边路,这时杨昊或者黄博文收到中后卫,他来组织进攻,两个边后卫顶到中场,两个边前位,张稀哲也好,孙可也好,打到中间来,然后前锋、前卫这时不停的变化。

  主持人李欣:第三场比赛我看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看打的是三后卫。

  徐阳:其实不是,两个中后卫拉到边路上,是符合现在足球发展。像曼联、皇马都是这么打的,不是让守门员直接交到前锋,让前锋争顶,战术上是有一些细节的变化。

  主持人李欣:筋骨撑起来,是有一些血脉。

  徐阳:但是里皮可能在战术或者是其它方面的要求,可能会更细化,这个东西可能给现今阶段的中国足球带来直接的帮助。包括我们现在看恒大比赛,在场面上你看很放心,并不仅仅是球员的能力,球员是有能力,有外援,但更多是战术变化在里面,战术可能是现在中国球员最缺乏的。当然这种技术可能是从小那个环节。现在中国足球需要提高的或者需要转变的不仅仅是国家队这个层面上,而且现在就是里皮来了也好,里皮当主教练也好,傅博当主教练也好,短时间内中国足球能改变什么吗吗?我们的目标应该还是2018年的世界杯。

  主持人李欣:现在2014年还没开打。

  徐阳:短时间改变不了什么,真正需要改变的,一个是端正中国足球的态度,从国家队也好,从俱乐部也好,更重要的是在青少年的培养方面,现在有些球迷说我们这些队员小配合打得不错,但是有些时候我们看的是小配合打得不错,但是有时停球停到好几米出去了。如果没有技术的保障,这些战术小配合也打不出来。所以,现在像孙可、张稀哲、武磊、黄博文,技术相对不错的有特点的球员太少了,不是很多。如果在这个位置上有好几个武磊、张稀哲、孙可,那了不得。所以,在青少年培养方面,这样有特点的队员太少了,才能显得国家队现在只能在这个基础上挑选出这些球员。所以,青少年的培养,话说回来,都是20年足球改革之后,无论是国家队的建设,还是俱乐部的建设,走了太多弯路。通过这届杯赛我们能够看到今后怎么走这条路,青少年怎么培养,不光是光说校园足球,你怎么样让更多的孩子来到球场。我们在那儿看,韩国很多小孩,从小家长带着孩子来到球场,一点点熏陶。

  主持人李欣:前两天微博当中一个球迷朋友给我转了一条,嘉祥一中还是四中,明文规定哪个学生如果上球场踢球罚50块钱。可能是校友,前面一个老大哥说,说我们那时罚20,现在涨价了。

  徐阳:我再韩国有些时候下午没事跑跑步,在酒店附近跑跑步,就看到一个小学校,大门是敞开的,小学校放假了,大门敞开,旁边有小区,既是小区百姓的活动场所,又是一些孩子在踢球,我进去之后看到有人在踢球,每天就是小孩子来这儿自发的,有男孩、女孩在这儿踢球,我看到之后,敞开的校门,孩子在踢球,我在看台上,当时就一声叹息。

  申方剑:我们现在只有羡慕和叹息。

  主持人李欣:我们的校门口一般都有人戴着钢盔,拿着警棍。

  徐阳:现在没有给孩子提供这种条件。如果你在基础上不能改变,那仅仅你在最高端端正态度,你没有这种基础,也只能是这批孩子踢完几年之后,你还是会出现一个断层。所以,足球是一个方方面面的事情,不是某个环节做好了,这需要一个大环境,而且具体的细节都要做好,你才能让这个足球一点一点走上正轨。

  徐阳:足球不像杂技中的顶缸或者耍碟子,一个缸在上面翻飞,就两条腿在那儿,觉得好看,其实不是。叠罗汉其实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基座如果不结实,根本不可能堆高。

  徐阳:东亚杯的比赛,即使1-5球迷骂到那种程度,再也不看了,中国队丢人,再也不看中国队的比赛,即使是这样,东亚杯的比赛大家还是会坐在电视机前,为什么?因为大家喜欢这支球队,喜欢足球,而且是自己的球队,踢得再不好,只要有一点点好的表现大家还会对你支持。通过这一点,俱乐部的队员也好,国家队也好,从事足球的人也好,应该让大家明白,中国足球人应该要努力,应该自强。

  主持人李欣:徐阳说到这儿每每情绪很激动,因为他有职业球员的经历,有国家队的经历,感触非常深。实际上我觉得单纯某一个部门来提都不行,必须是全社会共同关注,而且是都得伸出把手的事情。

  申方剑:90年代职业化刚兴起的时候,我等于是青少年时期。

  主持人李欣:那时是把球迷给请回来了。

  申方剑:我是看着那个时代的足球,那个时候我们非常好,蒸蒸日上。

  主持人李欣:94年开始,96、97年。

  申方剑:没错,我可以想见,现在咱们踢成这个样子,如果我是现在的13、14岁或者15、16岁的年纪,我在看这个比赛的时候可能我心里也不爽。那个时候因为首先什么工体不败,外来的邀请队甭管桑普、米兰。现在没关系,推倒了重来,因为我们两个说球不是看不到中国足球的问题,但是球迷现在更容易骂,用这种直白的方式宣泄。但是现在中国球队更需要支持和经过思考之后的建言献策。骂太简单了,恨不得会说话3、5岁跟小朋友玩那时候就会了。但是经过思考,能够提出真正有效的建议,能够给他们肯定。因为现在有我们青少年的基础,同时还有很多好的建议在里面来垒起,让它的血液慢慢完善起来。如果全是骂,最后全是散的,不可能完全勾环在一起。

  徐阳:而且有球迷说14亿人,怎么就找不出一支球队,以前11亿人口,怎么着不出一支球队。我一直想对球迷说一句话,其实你也是十四亿分之一,也是这个国家的一分子,不能抬高到爱国的程度,如果你真的喜欢它,就多去支持它,多给它一些正面的东西,中国足球需要这种正能量。当然踢不好的时候,1-5的时候该骂。

  主持人李欣:球迷的气愤、气恼可以理解,但是更多是希望正面。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0302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