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体育台 > 新闻资讯

于嘉:惨败之后三问中国篮球 何时找到本质?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13日 14:52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腾讯体育 | 手机看新闻

热点推荐 更多
赛事推荐 更多

  即使我已经在策划这篇文字,我也仍然没有想到,在我还不到中年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中国男篮被中华台北挡在亚洲的四强之外,转播结束竟然一时失语,去听了一次完整的新闻发布会,由于只能用英文来回答,中华台北主教练许晋哲说他在半场更衣室里说,希望队员把注意力集中在比赛上,此前落后过约旦和菲律宾,都凭借集体的力量扳了回来,尽力,团结,就能做到最好。虽然没有打败过中国队,不代表这次不可以。他说这话的时候中国队的王治郅刚刚离去,大郅刚从小牛回来那年,在上海亚锦赛大胜中华台北,那年的台北队,主教练李云光带上了四大高中生,首当其冲就是田垒。那时候的田垒见到王治郅还会怯场,中华台北输给日本他还很沮丧,而此时他就坐在离王治郅不远的地方,12年过去了,一个轮回,田垒作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坐在那儿。

  好吧,还能说什么呢?就从中国篮球说起吧。我想提三个问题给中国篮球:

  第一个问题,对国家队而言,北京奥运5年以来,中国男篮更换过4任主教练,一头一尾是欧洲,中间还有本土的郭士强和美国的邓华德。由于性格和执教理念,每一任都有不同风格,但让亚洲感到稀奇的是,球队直到现在仍然保留6个北京奥运的球员。这是为什么?在对阵中华台北一役中,首发阵容就是5个北京奥运球员,新老交替之晚,令人难以置信。当看到韩国队5个90后球员不停地得到上场机会和亚锦赛锻炼机会时,当看到伊朗最好的一批球员已经把当初的锻炼机会完全转化为实力时,我在想未来我们是否会有更大的麻烦?

  多说一句关于扬纳基斯的话:中国男篮与亚洲四强无缘,主教练应该负一部分责任。欧洲教练在中国的状况几乎都不算太如意,尤纳斯除外。何解?欧洲成名教练多为老者,坚持与固执仅一线之隔,如果遇到力挺的高层支持还好办,但中国从社会变革就多浮躁,难以为继者往往冲在改变风向最前列,于是老派欧洲成名教头即使在中国取得成绩也未必会合作愉快。而尤纳斯上有李元伟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身边又有重将姚明、李楠 鼎力支持,取得成绩且合作愉快也属必然。但对于扬纳基斯而言,带队仅三个月,且球队组成权和人员选择权都不在手,甚至连CBA联赛都没看过,不暴露短板和弱点难道还会体现优点和长处不成?!

  2、对联赛而言,组织运营不可谓不成功,仅体育品牌冠名赞助比起2004年翻了20倍,但年轻队员上队的机会越来越少,每到关键时刻总是外援或亚洲内外援处理球,国内球员如何成长?在与国际篮联技术部副主任考特莱巴、亚篮联电视部主任保罗交流时,他们百分百确认CBA联赛目前的组织运营和赢利即使放之欧洲也是数一数二的。但他们恐怕不了解的是中国篮球在人员注册、年龄上报以及球队归属方面还存在着相当多的模糊区域,那么这个联赛应该是职业联赛的形式再加专业队主客场制的比赛实质,也就是伪职业联赛。如果确定这个联赛本身就是个伪职业联赛的命题之后,那么联赛为国家队输送人才这一点便顺理成章。所以聪明的,你告诉我,前面那一大堆现实看下来,这样的联赛怎么为国家队输送人才?

  有一种声音说,中华台北的球员也在CBA历练,怎么就能发挥得更好呢?让我来告诉你,占据绝对主力位置的李学林和林志杰有足够的出场时间,问及俱乐部老板很简单,花了大钱(比起俱乐部国内球员收入更多)当然要可劲儿使;而深层次的原因是球员成长起来的过程中,受到的是更为职业化的影响,自己的训练比赛态度不同,效果自然不同;而上海、东莞、山西上一季均处各自低谷,球员机会平均分配,自然大家都有饭吃,尽管曾文鼎、洪志善和杨敬敏的俱乐部地位没有前两位那么重要,但他们或是训练态度端正,或是自身条件适合,总之效果都还不错,这很正常,也和CBA联赛的内容优异与否并无直接联系。

  中国男篮对阵中华台北上半场,几乎整个顺风顺水。但随着下半场中华台北的10比0反击祭出,中国男篮的反应总显得慢半拍,心理上崩盘的程度远大于身体反应崩盘的状况。越往后越不行,似乎在第三节末端就已经觉得自己没有任何机会了,这些情况怎么能发生?!又是怎么发生的?!不从联赛的表现、平时的训练、情绪的累积找原因,还从哪里找原因呢?!

  第三个问题,中国篮球貌似注册人口众多,但实则是由于全运会增加了U18分组造成的虚假繁荣。增加的这批青年队注册人口几乎还是各队的负担,和随时可以被抛弃的对象。那么中国篮球的如广袤土壤般的人才储备,又从何体现?各级管理机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扫自家门前雪”的态度,确定了无人为成绩真正负责的现实,这就更不要提梯队建设和后备人才培养了。那么中国篮球的未来究竟在哪里?1997年输球说是大意,2002年输球归咎于大郅不归,2007年输球借口是二队,2009年又把偷笑门当作输球后的发泄渠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找到问题的本质?

  我不想说只破不立的话,所以我也会提出我的建议,也许我此生看不到,但我希望能够让我的后辈有“家祭无忘告乃翁”的机会:请从现在开始,让体育回归教育吧。让更多能接受教育的孩子也可以接受正常的体育教育,让社区运动和校园运动逐渐成为社会主流,让人才选择的金字塔更广泛更宽阔,这样,也许我们的未来,属于整个中国体育,中国竞技运动的未来,才会真正开始出现转机。而现在我不知道输球的夜晚大家都会想些什么?第二天醒来还会做些什么?遗忘,还是改变?确实不知道。明天总是新的一天。

  文字写到此已是深夜,补个小小的桥段放这里:就在离亚洲超级购物中心不远的剧场,来自宝岛的老男人陈升要在亚锦赛半决赛这一天开演唱会,陪着他的一个朋友开了视频给我看:陈升还在辛苦地指点布置场景,一边哼着他那被歌迷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歌曲:“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0303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