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新闻资讯 >

邵斌:说我受贿纯属诬陷 改分只为维护赛场公正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0日 14:49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信息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备受争议的邵斌  

    信息时报讯 (记者 邓菲菲) 随着“裁判门”风波愈演愈烈,事件当事人邵斌终于对此事作出正面回应。除了表明自己的改分行为只是为了维护公正、绝非传言所说的受贿而为之外,邵斌还特地强调,张成龙的金牌不会被收回:“不可能取消(金牌),因为当值的裁判组、裁判长、技术监督全都签字,都是认可了。”

    改分得到韩国裁判认可

    国际体联的原始公告中只是语焉不详地说邵斌“修改了一个完成分”,造成的后果是中国运动员张成龙受惠夺冠,但并未指明被修改的是哪一名运动员的分数。记者观看比赛录像回放后发现,张成龙完成动作后裁判打分相当顺利,仅耗时一分钟左右;反倒是随后上场的韩国选手金洙眠动作打分时间长达两分多钟。

    从动机来分析,中国体操队在广州亚运会上优势非常明显,在张成龙夺得这枚男子自由操金牌之前,中国队已经包揽了男女团体和全能四枚分量最重的金牌,邵斌实在没有“铤而走险”的必要。据邵斌自己透露,他之所以改动分数,完全是为了维护运动员的合法权益,而且这一举动并非他一人所为,而是得到了当时来自韩国的D2裁判的认可。“张成龙完成动作的情况比金洙眠好得多,最初打出来的分数实际上是颠倒了。我们(邵斌和韩国裁判)一直认为这个分数要改了,公布出去等于是不公正的结果。”

    程序违规以为被默许

    根据规则,分数的改动必须要向高级裁判组进行汇报,不管邵斌改分是出于什么动机,他的行为确实是违反相关规定。邵斌辩称,当时之所以没有向高级裁判组请示,一是因为时间确实很紧,二是因为结果实在太不公平了。“(当时)应该要向上面打一个电话,征求一下意见的。这个程序如果做了就没问题了。”

    不过,邵斌随后也强调,由于当时相关负责人并没有对分数作出质疑,他以为自己的改分行为已经被默许了。“我们的电脑是联网的,分数出来后,被改动,或者有不合理的地方,亚体联的官员是可以打电话过来,甚至可以把分数锁住。分数出去以后,国际体联技术官员(国际体联男子技术委员会主席斯托伊卡)过来,他也签了字,所以我个人认为这个(修改后的)结果大家都是接受的。”

    不让做裁判就不做,反正我做事心里坦然就行。世界上没有卖后悔的药,我也没后悔以前做过的事情。——邵斌

    中国体操界力挺邵斌

    “张成龙金牌不可能取消”

    事情演变到这种地步,不管是邵斌本人还是中国体协,乃至于张成龙,都已经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根据最新收到的消息,国际体联要求邵斌亲自赴洛桑出席此事的听证会,就国际体联目前不依不饶的态度而言,最糟糕的结果可能是邵斌的裁判资格要被取消。

    “不让做裁判就不做,反正我做事心里坦然就行。世界上没有卖后悔的药,我也没后悔以前做过的事情。”

    至于张成龙的金牌,邵斌认为“不可能取消”。“当值的裁判组、裁判长、技术监督全都签字,都是认可了。最终结果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所有的仲裁,亚体联的官员都是签字的,对结果是认可的。如果要动这块金牌的话,那就要反过来调查他们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在邵斌“喊冤”的同时,中国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领队叶振南等也纷纷声援,在他们看来,张成龙的动作明显要比金洙眠质量高,不管怎么查,都是“真金不怕火炼”,邵斌的行为实际上是在破除中国运动员在国际赛场遭遇的不公。

    信息时报记者 邓菲菲

    斯托伊卡:邵斌该受处罚

    对于叶振南关于“亚运会上任何裁判的打分改分都必须通过斯托伊卡这一关,得分只有经过他的解锁和签字才能生效”的质疑,国际体联男子技术委员会主席斯托伊卡日前也作出了回应。尽管斯托伊卡以调查还在进行为由拒绝正面回应叶振南的指责,但斯托伊卡也承认,他确实在当时就已经知晓这一行为。

    “我作为高级裁判组组长,立即同黄力平一起采取了措施,试图把成绩恢复成原来裁判所打的分数。但赛会所使用的打分系统并没有记录原始的得分,只有最终打到大屏幕上的得分。我们在找不到原始分的情况下,被迫接受了被公布的得分。”斯托伊卡坦言,在这一事件上,他确实没有明确的证据:“尽管如此,我认为作为一位国际裁判,(邵斌的)这种态度是不能接受的,必然应该为他的行为受到处罚。”信息时报记者 邓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