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体育 > 新闻资讯

张斌:用2014拯救波士顿马拉松 我们需要并肩奔跑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13日 08:16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体坛周报 | 手机看新闻

热点推荐 更多
赛事推荐 更多

人们用鲜花和跑鞋表达对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赛中遇难者的哀思和眷恋

人们用鲜花和跑鞋表达对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赛中遇难者的哀思和眷恋

  对于波士顿马拉松赛,心里总有份莫名的牵挂,总该为明年的比赛做些什么,至少让更多人看到那个曾经血肉横飞的终点线旁重归宁静平顺。2013年4月15日,波士顿重伤,美国神伤,至今还隐隐作痛。近日,美国加州尔湾大学研究人员发布报告称,今年当波士顿马拉松赛爆炸案发生后,如果一个普通电视观众连续收看电视台有关于此的直播报道超过6小时,那在内心中形成的惊恐压力指数,与身临现场的人没有太大差别,不断重播的现场爆炸画面和刺耳的声浪不断穿透人们脆弱的心理防卫。

  当我看到有关这份报告的新闻时,一时之间并不能完全体会研究者的意图,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嘛。如果想劝说电视台不要过度消费爆炸和灾难场景,用不着找来4675名电视观众一一问过,常识就能告诉我们,恐怖和血腥反复叠加很快就能蚕食掉我们的心理平衡。我至今还对于电视新闻中,一位倒卧在血泊中痛苦哀嚎的男子记忆犹新,他抱着自己的断腿,血水遍地,爆炸齐刷刷夺取了他的小腿。不寒而栗!早就有证据显示,“911”和伊拉克战争中的血腥场面通过电视媒体肆意传播后,观众对此的记忆三年之内犹如刻在石头的瘢痕难以去除。

  最新报告的最后部分总算有了一句极为关键的结论,电视媒体如果一定要报道爆炸案的话,最好每天播出刺激性的现场画面不要超过一小时。开玩笑,谁能让电视媒体克制、适度消费灾难呢?眼看着再有四个月,就是新一年的波士顿马拉松赛了,又将是一轮新闻的洗礼,对于伤口的抚慰和再一次撕裂之间的尺度界限实在是太难以拿捏了。

  不需要太长时间,波士顿便能从爆炸中唤醒过来,摇曳在风中的花束和高高悬挂的跑鞋都在寄托世人的哀思与眷恋。那场爆炸根本不可能阻拦任何形式的奔跑,反倒让现场目睹比赛意外终结的人们有汇入人流开始奔跑的强烈愿望。波士顿马拉松赛参赛标准的设立很是严格,凭日常成绩参赛的跑者大多资深且能力强,并不多的一些资格会通过慈善组织满足参赛需求。2014年奔跑的意义如此重大,能去波士顿成为洪流中的一员自然是份别样荣耀,那气氛与场景让我这个局外人每每想起来,都有炙热的情感冲击哽嗓咽喉。

  波士顿人要用默默地奔跑来告慰英灵,用完赛来证明城市的不屈,更要证明没有任何邪恶可以扼杀奔跑。作为马拉松赛的组织者——波士顿田径协会从未承受过如此沉重的报名压力,近乎残酷的报名成绩标准此时过度冷冰冰啦,当那些曾经在爆炸现场拼尽全力来拯救垂危生命的普通市民表示要参赛时,如不能成人之美,简直就是无地自容。面对报名狂潮,组织者想出来一个我们似曾相识的好办法,来一场征文测试,无成绩有渴望的跑者都可以提交一份250字的小散文,说说“波士顿马拉松赛对于个人最为震撼的影响”。

  如今,新媒体手段发达,在手机上只要十分钟一篇250字的小作文即可草就,不求文字秀美,情真意切才是最大的务实。我试图找到更多的小作文,但总是不能,组委会通过这种方式让476人获得了格外宝贵的参赛资格,他们中绝大部分人昔日是看客,如今是跑者,灾难没有让波士顿人退却半步。仅仅一周时间,波士顿田径协会收到1200份小作文,作者中有很多位都是在爆炸后第一时间充当现场救援员的普通市民,负责评估小作文的协会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面对一段段情真意切的文字简直无法将那颗炙热跳动的心脏拒绝在赛道之外。在此我们不妨分享几段真切感受,平实温暖。

  家在比赛终点附近的45岁男子布鲁斯在爆炸那一刻正在家中的沙发中与家人闲散着,因为城中马拉松赛,家庭聚会也被冠以“马拉松大Party”。这位当年的陆军中尉听闻沉闷爆炸声便知附近必有灾难发生,随即从三楼冲下,奔向仅有几座楼之隔血肉横飞的事发现场。惨叫呻吟声扯动着布鲁斯的注意力,他撕扯下衣襟做成简易止血带,绑在东北大学一名女学生的左小腿上,算是救了这姑娘一命。布鲁斯在自己的小作文中写道,“我要参加波士顿马拉松赛,为了治愈我自己的内心伤痛,更要让那些爆炸案的受害者能因为我的参赛而荣耀。”此种表达是不会遭到拒绝的,布鲁斯先生欢迎你成为36000名参赛者中的一员。2014,在年波士顿,布鲁斯将完成自己人生的第18个马拉松赛,他还写道,“我要用奔跑证明,我是不能被击败的。”

  凯蒂·普劳德,29岁,服务于波士顿清洁能源协会,有着牙买加血统。4月15日,在凯蒂跑完全程后不久炸弹爆响,正在终点医疗大棚放松治疗,当伤员被送来后,她翻身下了简易病床,耳畔不断回响着救护车的笛声,整整一小时,她都无法与专门到终点附近来庆祝她完赛的未婚夫和朋友联系上。在那疯狂一小时中,她被恐惧撕咬着,想象着亲人已遭不测。时至今日,愤怒、自责和心痛还在折磨着凯蒂,她在小作文中表示,“只有参加2014年的比赛才能彻底拯救心灵。”凯蒂的亲人其实安然无恙,但这并不能安抚她因为那灾难一小时带来的伤害,为了拯救心灵,那就把一个奔跑的资格交付给她吧。

  57岁的水镇警察局局长爱德华也写了小作文,“我原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跑马拉松了,但是当2013年发生灾难之后,我知道自己必须回到赛道上。”爱德华与战友在爆炸案发生后授命追捕嫌犯,在长达8分半与嫌犯的对射中,四颗炸弹在他们身边炸响。在文章最后,爱德华写道,“这将是我的第四次波士顿马拉松赛,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告诉恐怖分子,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碍波士顿人团结一致。”爱德华如愿获得号码布。

  希拉里,36岁女护士。爆炸案发生时恰巧人在终点附近,爆炸的冲击波直接撞击过她的胸膛,现场的惨烈景象——咕咕冒出的鲜血,刺破皮肤的白骨,让她害上了创伤后精神紧张症,她听不得警笛声、惧怕大的噪音、不敢涉足大城市,甚至惧怕看到“炸弹”一词。在小作文中,她强烈表达了希望用2014年比赛来拯救自己的真切愿望,并愿意为精神障碍儿童慈善项目奔跑。显然,以拯救心灵的名义,必须给希拉里以资格。

  每个人,都不强大,恐惧萦绕在心。因此,我们需要并肩奔跑。如果波士顿也有心灵的话,它始终在呻吟,需要我们用2014去拯救,拜托去跑的同胞为了这个加油吧。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0304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