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体育台 > 新闻资讯

新华网:中国男篮惨败之后 CBA联赛反思录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09日 21:32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新闻

热点推荐 更多
赛事推荐 更多

    新华网马尼拉8月9日体育专电(记者黄杰 林德韧 张天国)扬纳基斯上任4个月以来,以最终兵败马尼拉,无缘亚锦赛四强的中国男篮历史第二糟糕战绩完成了他的首次大考,2014年男篮世界杯基本无望。从亚锦赛的表现来看,中国男篮在进攻上面临的问题依然严峻——面对伊朗、韩国等亚洲强队的压迫式防守,中国队除了易建联以外无法找到有效的得分方式。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男篮在场上始终存在着“站着打球”的坏习惯。面对弱队时,尚且可以依靠球员的个人能力来解决问题;面对强队的高强度防守时,中国队就无法轻松得分,尽管有好的防守,也很难取得胜利。

    为什么不适应强敌的防守强度?其实根本原因出在国内联赛中。在一篇欣欣向荣的繁华背后,难掩CBA联赛技战术水平低下的本质。中国男篮的球员在联赛中已经习惯用简单的技战术或者依靠个人能力来取得胜利,忘记篮球是一项需要五个人不断跑动来创造得分机会的团体项目。要想改进中国男篮的进攻,就需要扬纳基斯的执教和提高联赛竞赛水平的双管齐下。

    要想让CBA联赛更有竞争力、让球队会花更多心思在战术上,首先要做的就是缩小各球队之间实力上的差距,让胜利属于战术更丰富、执行力更强的球队,而不是球星更多的球队。

    从2003年总决赛起,广东宏远队晋级全部11次总决赛共获得8次总冠军。CBA总决赛从2006年起采用七场四胜的赛制,宏远队除了输给八一和北京的两届以外,从未打到过第七场。可以说,宏远队统治了近10年的CBA联赛。

    这绝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宏远队的实力比其他球队都高是一个不容争议的事实,其原因就是它拥有最多的国家队球员。仅以本届亚锦赛中国队的阵容来看,12名球员中有陈江华、王仕鹏、易建联、刘晓宇、朱芳雨、周鹏6名球员来自宏远队。

    位于经济发达的广东省,宏远队的经济优势让其比其他球队更具有吸引力。加上其多年来获得的好成绩,让无论是成名已久的球星还是富有潜力的小将都乐意加盟,这同时也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但这对于其他俱乐部来讲并不是一件公平的事情,因此CBA联赛必须需要加入“工资帽”的制度。

    好球员配得上一份好合同,但这不能成为资方利用经济优势来建立竞技优势的理由。囤积球员对于俱乐部而言是一种事半功倍的捷径,但却伤害了其他俱乐部培养主力球员和年轻球员的积极性,进而伤害整个联赛的平衡发展,最终反噬自身。

    工资帽的存在,可以表面出现各俱乐部之间的“军备竞赛”,让投资方更合理地控制投入,把多余的钱投入到青训、场馆建设、市场开放等方面。

    一旦实施工资帽,将极大推动CBA各球队之间球员的流动。工资帽的出台,使得俱乐部丧失了囤积球星的可能性,因为你不可能同时满足所有明星球员的工资要求,除非球员自降身价,愿意接受低薪。

    这时就需要引入第二项制度——取消赢球奖金、严查阴阳合同。

    赢球奖金从名字上来看就是不合理的存在。球员为俱乐部打球从本质上来讲就是一份工作,俱乐部掏薪水雇球员来是为了赢比赛,而不是仅仅打比赛。如果赢球奖金合理,那球员输球是否应该被扣薪水?

    赢球奖金其实就是变相的发工资。而阴阳合同更是如此。球员接受表面上的“低薪”留在俱乐部,实际上还是拿着大合同,这种行为的存在将让工资帽名存实亡。

    奢侈税制度的引进则为那些愿意掏大钱的俱乐部留下了一条出路。按照比例为超出工资帽的部分缴纳奢侈税,一方面满足了俱乐部招揽球星的要求,同时这部分钱可以给排名靠后、投资乏力的俱乐部带来希望,让他们有可能从后备力量的培养中得到在未来竞争的机会。

    此外要提到的一点是:外援的工资也需要纳入工资帽的范围内。外援在CBA联赛的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一个好的外援可以为俱乐部的战绩带来立竿见影的作用,同时为国内球员带来惊艳和学习的目标。但用外援来改变俱乐部的命运就像肚子饿的时候吃点零食,维持一个人的身体还是要靠日常的三餐。外援可以决定俱乐部走多快,但最终决定一个俱乐部能走多远的还是国内球员的水平,毕竟篮球是一项集体项目。

    利用工资帽、奢侈税等手段来促进俱乐部之间球员的流动,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拉近各俱乐部之间的差距、让球队之间的竞争更为激烈,进而提高CBA联赛的竞技水平。

    亚锦赛中国男篮的如履薄冰,招来了球迷的无数质疑,12人大名单中,“老将”占据大半江山,孙悦、王仕鹏、朱芳雨状态不稳却依然留在场上,王哲林、郭艾伦、李晓旭等新生力量总是欠火候,颇有亮点的刘晓宇与当年的郭士强、刘炜也还终归有一定的差距,人才“青黄不接”已经从担忧变成了事实。

    事实上,对中国篮球后备人才储备的担忧并不是在这一届亚锦赛才出现的,在2007年亚锦赛上,以东道主身份直接晋级奥运会的中国队派出男篮二队征战,当时的张凯、王博、李可等“希望之星”遭遇滑铁卢,小组赛两连败错失出线机会,最终在第九名争夺战中又败给了菲律宾队,创下了第十名的亚锦赛历史最差战绩,虽然并没有派出主力,但以中国篮球的实力,即使派出二队也并不应该成绩如此惨淡,人才危机开始凸显。

    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姚明、王治郅、朱芳雨、王仕鹏、刘炜等老将依然是中国队铁打不动的主力,年年喊着培养新人,但年年由于成绩压力一次次选择“保险”的老将,新人的锻炼机会并不多,即便是锻炼,像于澍龙、陈江华等球员也只是场上的配角,难以在未来起到球队顶梁柱的作用。老将终究有状态下滑的一天,本次亚锦赛上中国队射手群集体迷失,也不能不说是岁月留下的痕迹,从这个角度来看,本届亚锦赛王哲林、郭艾伦等年轻球员挫折中成长,也可以算作本届亚锦赛失败中的一个收获。

    国家队需要锻炼新人,但新人的培养最终还要来自青训体系。从目前来看,中国篮球的选材模式依然主要依赖俱乐部自己的梯队,但在CBA竞争越来越激烈的今天,许多甚至大部分球队老板都没有耐心去一步步自己“造血”。

    在2010年,一位篮球圈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曾坦承,他们的俱乐部一年投入数百万元在梯队建设上,这在全国已经算名列前茅了,而且他们的青年队在全国也是数得着的。“可以肯定地说,中国没有一家俱乐部在青少年投资上超过八百万元(一年)的”!

    一些球队的梯队根本无从说起,还处于买来一个一线队就开练的阶段,这样的球队在中国篮球圈内(包括CBA、NBL和甲B)绝对不止一家。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各个俱乐部对于外援的投入却是丝毫不吝惜,动辄上百万美元的合同抛出,大牌明星比比皆是。球队成绩依赖外援而不依赖自我“造血”,这样的投入所带来的关注度和成绩的提升,绝对不是可持续的。

    NBA一直是CBA学习的模板,而NBA的青训与各个职业队的关系不大,依靠着强大的校园体育基础,NBA每年所做的就是从庞大的大学生球员群体中选出60名左右的新秀补充进联盟。目前,我们的CUBA和大超联赛也越办越红火,在各支球队青训体系逐渐濒于“鸡肋”的情况下,如果能够继续做大这一块“蛋糕”,在未来实行类似于NBA的选秀制度,那么一方面可以减轻球队本身的投入压力,俱乐部可以专注于队伍水平的提高,各支球队之间的人员流动也将更加活跃;另一方面可以进一步激活大学生联赛的潜力,这样体育生的文化教育、普通学生的身体素质等问题就都可以相应地得到解决。当然,这一定不是体育部门单独就可以完成的任务。

    说到球员的流动性,NBA通过选秀、交易等手段保证了球员流动的活力,在联赛管理层和球员工会的博弈之下,球员的签约、交易、解约等程序都十分完善,在目前的NBA联盟,很少有球员能够在职业生涯一直效力于一支球队,这也间接证明了NBA球员流动的频繁。反观CBA,由于青训体系源自球队本身,因此球员不可避免地被球队视作球队的“自有资产”,一方面很多球队人手不足,另一方面青训体系完备的球队面临着年轻队员没有打球机会的“甜蜜烦恼”,虽然像广东队等队伍以类似于“租借”的形式将年轻球员送到其他队锻炼,但根本上来讲这些队员依然归属于母队,这样的流动性“掺水”成分很大。

    从CBA成立近20年的脉络来看,向NBA靠拢的趋势还是相当明显的,联赛在发展的过程中逐渐取消了升降级,实行了准入制度,原来的二级联赛也被改造成了NBL联赛,名义上与CBA同级。不过,目前NBL的定位依然比较模糊,NBL球队的首要目标依然是冲进CBA,名义上的平等与实际上的从属让NBL许多球队都在“看政策吃饭”,没有一个长期、健康的发展规划,NBL的“水分”同样也不小,如果要保证NBL的健康发展,就必须客观明确NBL的定位,如果是一个与CBA同级别的联赛,就应该用同样的精力扶持这个联盟,打造成另一个具有竞争力和影响力的篮球组织,如果是为CBA提供球队和球员的联赛,那么也需要尽快完善准入的规则和章程,让各支球队有一个长期稳定的建队规划,避免“买一批人就开打”的情况继续出现。

    总之,男篮亚锦赛的惨败是中国篮球长期积累问题的一次集中爆发,其实爆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粉饰太平,如果要避免走足球从极盛到极衰的老路,中国篮球就必须从根本上解决一些问题:联赛竞技水平的提升,球队实力水平和利益分配平均化;国内球员整体实力的提升,以及外援的合理使用;青训质量的提升,大学生联赛的发展和校园体育的壮大;联赛管理水平的提升,保证联赛整体规划的正确性和稳定性。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希望这次溃败,能够成为中国篮球涅槃重生的一个新起点。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03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