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新闻资讯 >

高峰称怀念甲A证国足退步 不是要证明我们有多好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28日 09:08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扬子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本届老甲A明星赛能够成功举行,有两个人功不可没。一个是举办地的彭伟国,一个就是唯一一个被称为中国足坛“浪子”的高峰。正是他俩的积极筹备,才让这些老朋友、老队友在十几年后重新在绿茵场聚首。而在与高峰的接触过程中,我们越发深入了解了这位曾经中国足坛最有天赋的球员。如今的高峰,已经不再是浪子。

    不能让球迷记忆停留在甲A

    老甲A邀请赛的揭幕战上,北京老男孩队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以0:1输给上海明星队。作为中国足球最负盛名的杀手,高峰错失了多次机会,这也让高峰有些郁闷。那场比赛没有结束高峰就被换下,而他也在场边痛苦地接受着队医的医治。作为球队的得分手,高峰在比赛中受到了上海队球员的重点照顾,特别是刘越的贴身盯防甚至犯规战术让高峰的技术特点完全被压制住,禁区内的一次绝对点球也被裁判忽略了,对于这样的结果,高峰有些郁闷,当然对于裁判的不满,也从高峰无奈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不过,看得出,高峰依旧是全场体能最好、跑动最多的球员。对于高峰来说,虽然球队输球了,但能够来到这里参加比赛,他已经很高兴。

    在北京老男孩队队刊中,高峰说起了自己的人生感悟,“20岁的时候,我在国奥队,对足球就是单纯的喜欢,当时球队都在国家体委里生活、训练,队伍里大多都是唐尧东这样的老队员,一进训练场,球迷都找他们签名,没人认识我,那时候我就心里下了决心,一定有一天让你们知道我”。足球带给高峰人生中很多的辉煌,当然这其中有名也有利,但同时,足球也给他带来了很多的困惑,他表示,“就拿这次比赛来说吧,原本就是我和彭伟国几个老朋友坐在一起商量组织个比赛,没想到影响力一下扩散出去了,导致我现在分不清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说是好事,毕竟这是肯定了我们这批人对中国足球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要说坏事,为什么现在这批球员似乎达不到这样的影响力?如果他们没有这样的影响力,就没法说明中国足球在积极地进步,不能老让球迷们的记忆总停留在老甲A时代,我还是希望中国足球(水平)能够更高”。

    现在主要为退役球员做点事

    当年,30岁的高峰在队伍里就是老队员了,没有太多别的想法,主要就是想帮帮年轻人,和教练配合一起把比赛打好。32岁时,高峰退役了,后来慢慢就开始琢磨怎么能为这些退役的队员做点事,直到现在,足协以及其他相关部门也没有为这些球员安排一个很好的出路。

    对于未来的目标,高峰告诉记者,希望能为中国足球的后备军尽一份力量,“虽然我不是真正的带队教练,但我真为现在这些体校、俱乐部找不到踢球的孩子着急,踢球的孩子少,中国足球就不会有大的发展和进步”。说起过去的这些年,高峰这样说:“其实到现在为止,除了组织、带中国明星队打比赛,我大部分时间在努力寻找一个方式、方法,让球员们在退役后能够顺利地开始新的生活,毕竟能一直留在俱乐部当教练或者进入管理层的人还是少数。大部分球员在退役后,转行期间还是迷茫的,没有学历、特长,很多人都是干小买卖,当保安,送快递、端盘子等等,工资很低,连基本的生活保障都达不到。所以,这些也是现在俱乐部招生困难的原因。”

    近一段时间,高峰一直和有关部门进行策划,首先为这些退役球员在转行期间提供一个平稳的过渡期,让家长们首先知道,孩子踢足球,等到有一天不踢了,依然有人会对他们的未来负责。

    高峰说:“退役球员的安置问题,现在足协没有考虑采取相应的措施,所以只有靠我们民间的这些人、组织和相关单位来想办法。虽然国家体育总局现在有一项所谓的‘体育基金’,但这个不是针对我们足球设立的,更不是针对所有项目,更多时候只是对世界冠军、奥运冠军等等这样的人才有用。”

    “快刀浪子”变身居家好男人

    10年前,高峰未能通过体能测试,一气之下选择退役,之后便淡出了公众的视线。这次,高峰随北京国安老男孩队在广州参加甲A足球明星邀请赛期间,许多球迷见到他时都说他一点儿没变:漂染的头发、酷酷的墨镜、说话时的直来直去,“快刀浪子”身上的那股劲,一点没变。但刚过40岁的高峰觉得自己老了。“还说不老呢,一场比赛下来,浑身酸疼。”其实,高峰被改变的,不光是身体机能,更多的是他对生活的感悟。

    高峰说:“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想法会和年轻时候有很大的改变,我曾经跟一些小队员说过,如果我现在的想法放到你们这个年龄时候的脑子里,我可能职业生涯会长得多,当然现在这个岁数,更多的精力都在家庭和孩子上面。话说回来,什么年纪考虑什么样的事情,谁都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如果你面对当年20岁出头的我,让我多注意休息、少出去玩,我同样听不进去,和现在的孩子是一样的,现在回想起来,虽然不能说是后悔,但确实引发我的思考。”

    当年已成往事。“快刀浪子”如今是一名称职的“居家好男人”,已深谙好日子要算计着过的硬道理。高峰的妻子是他在沈阳体校的同学,也曾从事过体育运动,二人性格爱好都十分相投。高峰在京郊的家,装修全是他自己一手操办。“从买啥样的瓷砖,到买电线、水管,全是自己弄。这样干了4个多月,瘦了20多斤。”高峰说着笑着,丝毫没有当年的孤傲与不屑。

    儿子踢球好心里美滋滋

    四十不惑,过了四十岁的高峰,如今的最爱是儿子。前不久,高峰刚给儿子过完8周岁生日。和高峰一样,高峰的儿子挺有运动天赋。许多老队友都说,这孩子将来要是踢球,肯定比他爸踢得还好。每当听到这话,高峰心里都美滋滋的。

    正因为自己的孩子已经进入了足球的懵懂时期,高峰却越发觉得让孩子更多地去参与足球运动,有多么重要。此次赛事,也是老甲A球员们一次难得的聚会。高峰笑称:“上次联谊会,说各个队都有打高尔夫的。所以足球比赛中间休息的时候,可以打高尔夫比赛,完了再进行喝酒比赛。开玩笑说,足球赢一场1分,高尔夫3分,喝酒5分。”谈到比赛的意义,高峰马上恢复了严谨,“我们办这个比赛,不是要说明我们这些人多好。足球从娃娃抓起,但现在我们没有娃娃。希望我们能影响更多家长,很多孩子很热爱(足球),但是家长给控制了”。

    扬子晚报记者张昊广州专电

热词:

  • 高峰
  • 老甲A
  • 国足
  • 彭伟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