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场地自行车 >

阿姆斯特朗案始末:大嘴兰迪斯终把朗哥拖下水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2日 07:55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美国时间10日,一份由美国反兴奋剂机构(USADA)公布的长达1000页的调查报告,将许多“压倒性”的证据展现在公众面前。兰斯·阿姆斯特朗,这位七夺环法大赛冠军的传奇车手,这次似乎再难逃脱“骗子”的头衔。

  这1000页的报告,是USADA耗费数年时间进行不屈不挠调查的成果,其开始的时间可以追溯到1997年。当时阿姆斯特朗已经带着他7次环法王的光环退役两年。

  1996年环法大赛,美国人兰迪斯夺得冠军不久就被查出使用兴奋剂。之后,愤愤不平的兰迪斯开始四处爆料,说他在美国邮政车队的前队友阿姆斯特朗也不干净。兰迪斯说他这样做的原因是想告诉反兴奋剂机构,“你们要查的人多着呢”。

  1997年,兰迪斯告诉媒体,有天USADA派人找上他,说如果能提供阿姆斯特朗使用禁药的证词,他的处罚期将是“他们开出最短的”。

  从那以后,阿姆斯特朗便陷入了他所谓的USADA对他的“迫害”中,后者一旦查出相关自行车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就会以“减刑”为条件,让他们提供有关阿姆斯特朗的线索。

  虽然USADA的规定允许给提供线索的违规者减轻处罚,不过点名索取某人情报却不符合规定。类似这样的“不规矩”行为,让USADA的调查不时受到质疑。而且USADA的调查对象是美国民众心中的英雄人物,因此他们的行为也并不讨好,负责人泰格特甚至还收到过三次死亡威胁。

  兰迪斯的指证还引起了美国司法机构的重视。2010年,美国司法部向有关证人下达联邦大陪审团的传票,调查阿姆斯特朗等人可能存在的欺诈和使用兴奋剂行为。但经过两年调查,联邦机构最终没有起诉,并在今年年初结束调查。

  联邦调查结束对阿姆斯特朗是个好消息。为了不让USADA继续“骚扰”,他又向法院起诉,要求阻止他们的行为,不过被法官驳回。于是,精疲力尽的阿姆斯特朗于今年8月23日向USADA“投降”,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不再理会对方任何行动。

  面对阿姆斯特朗这种听之任之的态度,USADA宣布行动胜利,随即剥夺了他7次环法大赛的头衔。

  可直到10月10日公布证据前,阿姆斯特朗始终坚持自己是清白的,称“500多次药检从未出现过阳性”。而在此期间阿姆斯特朗的抗癌基金会LIVESTRONG收到的捐助不降反增。

  另一方面,国际自盟不满USADA的“夺权”行为,认为应该由他们来调查、处罚阿姆斯特朗才合理,因此对USADA的表态迟迟不予理睬。不过,对于USADA的裁决,国际自盟可以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诉。

  只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USADA的决定表示支持,并且通过律师告知驳回阿姆斯特朗诉讼的法官:“USADA完全有权处理阿姆斯特朗一案”。

  就在这时,似乎略显孤独的USADA抛出了这份调查报告。

  这份证据书中包括了26名证人的证言,其中有15人了解美国邮政车队车手及其使用禁药的行为,其中包括原车队车手、阿姆斯特朗的好朋友因卡皮耶。

  “2000年在西班牙比赛时,兰斯暗示我他一直在用睾酮,他说他感觉很好。后来我听说有检察官员到酒店药检,我给他发了短信,他退出了那次比赛,”因卡皮耶在证词中说。

  前队友安德勒说:“在1999年一次比赛时,我记得兰斯把药片摆在床上,解释说他怎么在不同赛段用这些药。他有最后50公里的药,最后30公里的药。”

  “这些证据表明,美国邮政车队毫无疑问实施了体育史上最复杂精密、最专业、最成功的一个使用禁药计划。”USADA负责人泰格特说,这些证据是“压倒性的”。

  “不同类别的目击者、文件、第一手资料以及科学的、直接和间接的证据都证明,这一系统化、持续化、高度专业化的禁药阴谋是确实的、不可否认的事实,并且第一次让其大白于天下,”泰格特说。

  “阿姆斯特朗曾经有相同的机会去解决这个问题,但他放弃了。”泰格特说,“他决定不去使用自己的法律权利去挑战这些证据,而是接受了终身禁赛和被剥夺冠军头衔的处罚。”

  阿姆斯特朗的辩护律师赫尔曼则就USADA调查结果的可信度提出了质疑:“泰格特的声明证实了USADA所谓的‘合理决定'只是单方面的说法,就像是一份纳税人资助的小报,不断地重复着一些旧的、未经证实的和不可靠的指控……”

  然而USADA在证据书中还提供了诸如财政收支、电子邮件以及科学数据和实验结果等文件,用来说明阿姆斯特朗使用并向其他人分发了能提升运动表现的药物。

  “(证据的确)证实了一个令人失望的事实,美国邮政车队作为一支收取了美国纳税人数千万美元资助的车队,却有这种欺骗行为,”泰格特说。

  而对于那些说他针对阿姆斯特朗的指责,泰格特说:“无论名人还是无名小辈,我们都只看证据,而不会被恐吓、人身攻击或者政治压力所左右,因为这是那些清白的运动员应得的,也是他们所要求的。”

热词:

  • 阿姆斯特朗
  • USADA
  • 兰迪斯
  • 邮政车队
  • 车队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