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新闻资讯 >

黑白阿姆斯特朗——环法传奇车王?兴奋剂骗子?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2日 07:47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2012年10月10日,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公布了一份长达1000页,包括26位证人证词在内的调查报告,指证“环法英雄”阿姆斯特朗长期使用兴奋剂的“惊天骗局”。

      环法传奇车王、无畏的抗癌斗士、组建慈善基金的爱心人士,还有USADA报告中那个“走得太远”的兴奋剂骗子……

       黑白阿姆斯特朗?

       天赋异禀

       兰斯·阿姆斯特朗,1971年9月18日出生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的普莱诺。小小年纪的他就显示出运动天赋,12岁便取得州际自由泳比赛第四名。可对于小阿姆斯特朗来说,游泳太单一枯燥。于是,当他某天看到一张“小铁人”三项赛比赛海报时,决定“转行”。13岁那年,阿姆斯特朗赢得了这个比赛的冠军。

       热爱运动,擅长运动,阿姆斯特朗自然而然地走上了职业运动员这条道路。

       1993年,从铁人三项转而专攻自行车的阿姆斯特朗成为自行车界最闪亮的一颗新星。不满22岁的他一举捧得国际公路自行车赛奖杯,此前,他还在环法大赛中拿到了一站比赛的冠军,并成为全美冠军。

       接下来三年,他继续书写胜利,两夺美国重要赛事杜邦赛,收获不少环法大赛著名赛段冠军奖杯和许多单日赛头衔。

       战胜癌症

       当时钟走到1996年下半年,他的身体状况开始变糟。环法大赛只坚持了5天,亚特兰大奥运会名次不佳。

       当10月份阿姆斯特朗第一次因为身体不适去看泌尿科大夫时,他已经开始咳血。诊断结果给了25岁的阿姆斯特朗当头一棒——三期睾丸癌,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肺部和脑部。

       阿姆斯特朗立即接受手术和化疗。为了防止肺功能下降,他选择了一种更严苛的化疗方法,但也许正因如此,挽救了他的自行车职业生涯。尽管医生预测他生存下来的几率只有不到一半,可阿姆斯特朗再次创造了奇迹,不但战胜癌症,还重新回到赛场。

       1998年9月,阿姆斯特朗代表美国邮政车队参加环西班牙赛取得第四名,宣告了他的正式回归。

       同时,阿姆斯特朗建立了名为livestrong的慈善基金,为癌症患者提供帮助。

       环法称霸

       战胜癌症的阿姆斯特朗在赛场似乎无人可敌,从1999年开始,他连续7次称霸世界上最艰难的自行车赛——环法大赛。

       第一次阿姆斯特朗夺冠时,当时的著名车手乌尔里希和潘塔尼都没有参加。到了2000年,他才终于有机会和当时最大牌的车手同场较量,并且取胜。

       在美国反兴奋剂机构今年8月份宣布取消阿姆斯特朗7次环法成绩前,他是这项大赛历史上夺得总冠军次数最多的选手。他还得到过22个分站赛冠军,并带领车队赢得三次车队计时赛。

       2005年,阿姆斯特朗宣布退役。四年之后,他选择回归,加盟阿斯塔纳车队,并获得2009年环法第三名。不过,他的第二阶段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与兴奋剂丑闻、联邦调查、口水战交织在一起。2011年,阿姆斯特朗再次退役。

       跌落神坛

       层出不穷的兴奋剂丑闻让环法大赛蒙羞。人们发现,仿佛在一夜之间,那些从前的英雄们都被贴上了“骗子”的标签。

       2006年,美国车手兰迪斯夺得环法总冠军后不久即被查出使用兴奋剂,丢掉了冠军头衔。同为环法冠军的乌尔里希、孔塔多都因为使用禁药而遭到禁赛。意大利著名车手潘塔尼因禁药遭禁赛后倍受打击一蹶不振,2004年在一家酒店孤独死去,死因至今令人困惑。

       虽然阿姆斯特朗一直被怀疑使用兴奋剂,但官方从未宣布过他的药检呈阳性。阿姆斯特朗本人始终坚持自己是清白的。一个长达两年的美国联邦调查也以不提起起诉为结果,在今年早些时候突然终止。但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却从未放弃对阿姆斯特朗的调查。

       今年8月23日,阿姆斯特朗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不再与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对抗,后者随即剥夺了他的7个环法赛头衔并处以终身禁赛。

       那时,阿姆斯特朗动情的声明打动了很多人,而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尚未提供明确证据也让他更像是一位“被陷害的英雄”。阿姆斯特朗更指责美国反兴奋剂机构负责人泰格特对他进行“个人迫害”。

       公众的心倒向了这位有着传奇故事的车手,他的慈善基金会得到的捐款数目不降反增。

       但当地时间10月10日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公布了一份长达1000页的调查报告,其中包括了26名证人证词在内的调查细节,仿佛一颗重磅炸弹,结结实实地打碎了阿姆斯特朗的名声。

       美国反兴奋剂机构说,阿姆斯特朗为达到目的“走得太远了”,他不但自己使用禁药,还“要求队友也这样做”;他所在的美国邮政车队“实施了体育史上最复杂精密、最专业、最成功的一个使用禁药计划”。

       “2000年在西班牙比赛时,兰斯暗示我他一直在用睾酮激素,他说他感觉很好。后来我听说有检查官员到酒店药检,我给他发了短信,他退出了那次比赛,”阿姆斯特朗在邮政车队的好朋友因卡皮耶在证词中说。

       兰迪斯则在证词里说:“我去了阿姆斯特朗的房间,他当着妻子克斯滕的面给了我一包2.6毫升的睾酮激素。”

       根据证人的证词,阿姆斯特朗并非没有药检阳性,而是出现阳性后他买通了相关官员,把结果隐瞒不报而已。

       对此,阿姆斯特朗的律师赫尔曼则说,美国反兴奋剂机构“所谓的‘合理决定’只是单方面的说法,就像是一份纳税人资助的小报,不断地重复着一些旧的、未经证实的和不可靠的指控……”

       而在被兴奋剂丑闻纠缠的同时,阿姆斯特朗一面否认使用禁药,一面坚持为自己的基金会募集捐款。

       指控这位双面车手,让证人们也很纠结。

       “我亲眼见到兰斯在对抗癌症这件事上为大家做过许多重要贡献,他是许多人的榜样。我所说的,无法抹杀这一切,”因卡皮耶在证词最后一部分说。

热词:

  • USADA
  • 证据
  • 千页报告
  • 阿姆斯特朗
  • 服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