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举重 >

男举防误服兴奋剂出狠招 带千斤放心肉进山封训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14日 08:21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网易体育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6月13日,中国男子举重队部分队员继续在安徽大别山区石关国家体育训练基地进行最后阶段封闭训练。距离伦敦奥运越来越近,队伍在防兴奋剂方面的工作压力也越来越大,据男举总教练陈文斌介绍,为防止队员误服兴奋剂,此次队伍进大别山封闭训练仅肉类就从北京空运了1000余斤。

  进山封训 空运1000余斤“放心肉”

  进入6月以后,国家举重队男队总教练陈文斌率领部分主力队员进驻位于安徽省大别山腹地的石关国家体育训练继续进行最后阶段的封闭训练。

  竞技体育中,兴奋剂是永恒的话题,而作为兴奋剂的“重灾区”,重竞技项目在防范误服、误用兴奋剂方面有着很大的工作压力。“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举重队中除了基本的训练之外,最大的压力就来自于防兴奋剂这项工作上。”中国男子举重队总教练陈文斌在接受网易体育记者采访时说:“这项工作历来都是总局还有中心领导再三强调的,但目前食品安全问题较为严重,所以我们要在防范误服工作中做足准备。”

  由于此次封闭集训时间长达一个月,所以在后勤保障方面举重队也是做足了准备工作。在队伍进山之前半个月,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后勤部便从北京空运了大量物资以保障队伍的此次封闭训练,而据总教练陈文斌介绍,仅仅肉类这一项,便从北京空运了1000多斤“放心肉”。

  “举重队的队员们主要需要三种肉,也就是猪、牛、羊肉,我们这次进山训练,空运过来的1000多斤也都是这三类肉,全部都是经过总局检测后的肉。”陈文斌告诉记者说:“也是考虑到其余肉类来源确实不让人放心,辛辛苦苦练这么多年,如果在最后关头因为这些问题(误服兴奋剂)功亏一篑,那就太可惜了。”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上述三种主要肉类外,队内偶尔也会提供鸡、鸭、鱼以及其它家禽类肉食品,但量很少。“因为这些肉类的影响还不是很大,问题也不会很严重,再加上食用的量也不会很多,所以不会出现误服兴奋剂的问题。”陈文斌说:“但还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除了我们主动预防外,还要考虑到一些竞争对手在背后动手脚,这种事情在以前也是发生过的。”

  教练组自给自足 钓鱼为队员加餐

  男举此次封闭集训的所在地为石关国家体育训练基地,在基地中有一个不大的人工池塘,在池塘边有一块标语牌很有意思,上面写着:多于半斤,送往食堂;少于半斤,放回池塘。显然池塘里面有不少鱼,而这也为队员们改善伙食提供了便利。

  由于队员们每天的训练非常辛苦,而在一个月中,如果每天仅靠猪、牛、羊肉补充营养也显得有些单调。为了解决问题,教练组在每天训练结束后都会在池塘边钓鱼,钓上来的鱼严格按照标语牌上的指示,大于半斤的直接送食堂,少于半斤的放回池塘。“也是给队员们改善一下伙食嘛,有鱼的话有时候炖点汤,有大鱼的话就烧给他们吃。”男举总教练陈文斌告诉记者。

  这样有鱼吃的日子已经有一个礼拜了,然而举重队却在今天突然断了鱼。原来,在昨天训练结束后,总教练陈文斌以及几位工作人员钓了不少鱼,不过放在池塘边装鱼的鱼篓在半夜被基地内的几只猫弄到了湖中,结果今天中午食堂厨师来取鱼时才发现鱼篓类一条鱼都没有。“可能是猫想吃鱼吧,结果猫不但没有吃到鱼,还把我们钓好鱼也给放掉了,所以今天没得吃了。”陈文斌笑着说。

  记者探秘举重队伙食 荤素搭配十分朴素

  国字号的队伍、夺金重点项目、又是十分消耗体力的运动,重竞技项目运动队特别是举重队的饮食一直备受瞩目。许多人都将这些夺金重点队伍的伙食想的十分高端,但在来到基地后的两天中,记者亲身体验了举重队的一日三餐,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队员们的饮食搭配十分朴素,没有任何高端、神秘的菜式。

  以今天中饭和晚饭为例,中饭大概有10-12个菜,而晚餐则是有18个菜,其中荤素搭配比例大概为2:1。据国家举重队跟队厨师杨洪福介绍,由于这周上午队内没有安排训练,只是在下午有训练课,所以中餐要比晚餐稍微简单一些。

  在这些菜式中,并没有什么夸张的内容,大多都是一些家常菜,比如毛豆米炒瘦肉、烧茄子、清炒萝卜丝、青椒炒肉、香干炒肉、番茄炒鸡蛋、豆角炒肉、芹菜炒肉、辣椒炒雪里蕻等等,甚至还有骨肉相连和炸羊肉串。主食则是米饭、馒头或者其余面食,再配上西瓜、葡萄、香蕉等少许水果,这就是中国举重队在备战奥运关键时刻的大概食谱。

  唯一有些玄机的是,每天的晚餐中,一些重点队员都会去总教练陈文斌的桌上领一小盅“汤”,而几乎每一位队员都是皱着眉、捏着鼻子将它灌入口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就是一些枸杞子、西洋参还有一些中草药,给他们熬的药膳,补补营养和身体。”陈文斌告诉记者说。

  “我的天啊,太腥了,我要运运气才能喝下去。”皱着眉头,苏达金从罐子中挑出一些黑乎乎的东西,“可能是青蛙吧,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好难喝。”说完,苏达金捏着鼻子一仰脖将药膳一饮而尽。“喝完没有,喝完没有?别剩下啊!”看着队员们一个个准备走出餐厅,厨师杨洪福在一旁监督似的喊着。

热词:

  • 举重队
  • 陈文斌
  • 误服
  • 兴奋剂
  • 总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