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排球 >

魏秋月成长印记:被王一梅砸脱臼 膝伤重似冯坤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6日 08:38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CNTV综合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王一梅前不久在练对攻时意外踩脚导致韧带撕裂,经过手术后重回赛场至少需要六至八周,正备战伦敦奥运会的中国女排被迫调整战术体系,其中组织核心魏秋月更是重责在身,我们通过央视《体育在线》节目重温这位现役国手的成长印记。

    魏秋月经典写真

    接触排球始于二传 年少即被胡进肯定

    魏秋月在进入国家队初期曾经跌入低谷,但是从2011年开始她和中国女排一路高歌猛进,勇夺亚锦赛冠军后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斩获世界杯第三名直通伦敦。央视体育评论员洪钢谈及对魏秋月的印象时说,“其实她到2012年才24岁,前几年才20岁上下,可是在场上表现出的比赛气质和沉稳程度绝对不像这个年龄段的,通过这次比赛(世界杯)就觉得魏秋月证明了自己,就证明了我是一个世界一流的二传!”

    魏秋月从5岁开始进行排球训练,12岁离开父母进入天津市体校继续专业训练,父亲魏伟身高超过1米90,母亲段惠琴身高也超过1米70,但是两位均没有从事过专业体育,倒是对于报导过魏秋月的报纸都细心地整理成册,更是在天津市河西区的家里为爱女专门提供了陈列各种奖杯的荣誉室。

    谈及爱女当时为何会选择打排球,母亲段惠琴直言是受到了中国女排五连冠的影响,而魏秋月从小就喜欢看排球比赛,还没到上学年龄就被父母送到红光里小学进行特长培养,正如魏秋月回忆“刚开始只是拿着球抱着拍一拍、玩一玩,看着大姐姐们在边上打球而已。”

    当时魏秋月全家都不了解排球,母亲段惠琴甚至不知道还有二传这个位置,“孩子打球我就想着打主攻,一扣,谁谁谁把球扣死得分了,我想二传从来没人提到过,就认为没有主攻好,所以当时一去(报名)就选择主攻,人家教练就拍拍她说,这孩子就打二传合适。”天津体校启蒙教练刘云德的一句话,让魏秋月从接触排球开始就确定在二传位置上。“当时她父亲还讲,我们月月这么文静,不爱说话,打排球能行吗?我们就对他说,二传需要这种特别沉稳性格的队员,外向性格急躁的不适合打。”

    正是得益于在红光里小学的练球经历,魏秋月有了第一次和国家队接触的机会。据母亲段惠琴回忆,当时女排教练胡进作为学校的名誉教练,亲自来指导小朋友们训练,更是直言魏秋月是干二传的好材料。回忆起魏秋月在红光里小学的艰苦训练,母亲段惠琴直言“红光里小学(当时)挺落后的,就在板油马路上训练,没有球馆,晚上回家很晚,大家会在很多盏灯下练球。我们孩子今天买的球鞋,明天放学的时候一看就破了,老款W式排球鞋经常会被沙子和地面磨坏,只能找来皮子进行缝补,她姥姥还开玩笑说这鞋要留到月月成名后好拍卖。”

    专业训练充满着艰辛和痛苦,魏秋月在2000年进入天津市体校师从刘云德开始就将进入国家队当成理想,并且在入学打算的训练日记中写道,“我应先在体校打到主力,然后进入天津或者八一,要有可能的话还要进入国家队!”

    在天津体校排球馆一角,在墙上印有两个红色圆圈,对此魏秋月印象非常深刻,“当时刘指导是为了练新二传特意画上去,让我们在那个圈位置练习传球,不同的高度可以练习传球稳定性和控制球能力。”初来乍到的魏秋月传球问题暴露明显,应该自然下垂的双肘习惯性外展,左手拇指有点靠前,手型不是圆的、而是平的。教练刘云德就不厌其烦地在练球时大声提醒“夹肘夹肘!”,更是靠墙坐在魏秋月对墙传球的下面,时刻纠正手型问题,提醒哪个手发力大(小)了。

    为了开阔魏秋月的传球视野,教练刘云德通过不停地移动位置,让她把球传回给教练,以此提高观察球的能力。魏秋月还回忆道“在传球的同时,刘指导不时地伸数字1或者3,让我说出来锻炼眼力。传快球训练自己配不上着急的时候经常会皱眉,刘指导就告诫我要有耐心。”正是得益于这种训练方法,魏秋月的基本功越来越扎实。

  曾被大梅砸半脱臼 如今膝伤重似冯坤

    小时候无心打扮的魏秋月一直是短发示人,12岁第一次参加在四川乐山举行的全国比赛即带伤出战。据教练刘云德介绍:当时身高1米64的魏秋月,摸高是2米75;而年少成名的王一梅已经高达1米88,摸高更是轻松超过篮框(3米05)达到3米10。就是在天津和辽宁两强的激烈交锋中,王一梅一记暴扣将魏秋月的小拇指打成半脱臼,“对于当时的我来讲,因为身上没有什么伤病,可是手指打一下,对于二传来讲打击挺大的”。 教练刘云德回忆说,“当时马上对小队员进行固定治疗,不让魏秋月继续打比赛,但是她自己坚决要求打,从小就有这种坚强的意志品质”。谈到此,魏秋月坦言“每一个人都会有坚持的目标,在最困难的时期会想到我要的是什么,当时那种痛就不算什么了。”

    魏秋月自2009年成为中国女排主力二传,双腿软组织严重磨损已经影响到技战术的发挥,评论员洪钢解释道,“其实运动员每天大运动量训练,对这些膝关节里面的软组织和粘膜都是一个破坏,破坏完了之后没有长好恢复的时候,马上又开始下一轮的大运动量的训练,在失去润滑功能后只能是硬连接,慢慢累积成现在膝盖弯不了的严重情况。”

    魏秋月的膝伤在排球运动员中非常普遍,郎平、赵蕊蕊、冯坤都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正如魏秋月所说,“冯坤姐07年出国做手术,08年回到队伍中,刚开始一点一点恢复,包括大运动量对于伤病有一些反复,也就看到今后的自己,因为2008年自己的膝关节也会出现一些问题。”而魏秋月从未在父母面前谈起过伤痛,母亲段惠琴也是从张平的转述中得知,“当时月月就问张平的腿,说像醋泡过的一样,现在我知道这种感觉了。”谈到此,母亲段惠琴不禁泪如雨下,平时见不到,现在打电话的机会都很少,因为训练和比赛没时间。“我觉得这是父女和母女之间的一种爱,一种互相理解,因为长期在外面,父母对于我来说有很多的不放心,这几年又走过很多风风雨雨,她们也是很心疼,但是对于我来讲真希望他们不为我担心。”魏秋月此时眼噙泪水地解释道。

    在对抗赛力克日本女排后,魏秋月的膝盖马上被两大块冰袋覆盖,要想根治只能通过手术,但是一旦手术过后其职业生涯能否继续都是疑问,为了奥运会和全运会也只能暂且通过物理手段缓解病痛,这就是中国女排姑娘们带病坚持备战伦敦的一个缩影。

热词:

  • 魏秋月
  • 王一梅
  • 冯坤
  • 排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