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新闻资讯 >

揭邵斌其人:资深A级裁判 上大体院一院之长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18日 08:55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北京晨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北京晨报讯(记者 葛晓倩):针对当地时间3月16日国际体操联合会发布的“中国籍裁判邵斌存在违背相关道德章程和仲裁规定”的消息,昨天下午3点中国体操协会在北京召开了新闻通气会,中国体操协会副秘书长潘辰飞称协会从未授意邵斌更改张成龙的比赛分数。

    “中国体操协会严格的按照相关规定来进行相关比赛,在体操裁判员的教育和管理上要求遵守规矩,遵守体育道德,公正公平执裁,任何违反国际体育规则的行为都是不允许的。”潘辰飞说,“中国体操协会从来是反对这种无视体育道德的行为,对于国内比赛的打分项目都是管理严格,更不用说是亚运会这类重要的国际赛事。中国体操协会从来没有对裁判员进行任何指示或要求,经初步查实,此事实属邵斌的个人行为。”

    另外,他也确认了在前几天收到了国际体联的邮件,协会已经对此事展开更为深入的调查,并通知邵斌本人要求其配合进一步的调查工作。“如果此事一经国际体联查实并处理,我们也会根据相关规定对邵斌个人采取严厉处分,绝不会姑息。”

  ■业内

  叶振南:我们一直靠实力

    对于国际体联的“曝光”行为,中国体操领队叶振南在自己的微博上给予了回应。“中国体操取得的成绩靠的是技术、实力。长期以来受裁判不公的事不胜枚举。体操是打分项目,裁判受个人喜好、民族、观点等等,当然也存在潜规则了。公平只是相对的,尼(涅)莫夫事件(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裁判压低其得分引起现场观众嘘声)就是很好的一例。虽然,FIG(国际体联)受IOC(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要求必须改变规则,但依然改变不了裁判的主观性。古人曰:水至清则无鱼。”

    这条微博发布之后,很多中国体操队员都表示支持。何雯娜回应说:“必须是实力,还是超级实力。”李珊珊则说道:“支持中国体操队,我们靠的是实力,加油。”

  ■外界

  媒体:“无法容忍”的丑闻

    针对国际体联公布的“改分事件”,新华社记者杨明以“‘无法容忍’的丑闻”为题进行了评论。他在文章中提出两个疑问,分别是邵斌为什么要冒被当场抓住的危险拼命帮中国体操队保一块亚运会金牌?他这样做到底是个人行为还是有人授意?抑或是两者兼有?

    “在邵斌本人没有开口前,这些依然是谜;甚至,在他开口承认后,也未必是实情。其实,邵斌的动机不难推测,无非出于两种可能:第一是受利益驱动,为自己或某利益团体牟利;第二是情感因素,为金牌,以“爱国”的名义而不择手段地争金牌。如果是前者,那是我们熟悉的类型,邵斌不过是又一个被体育利益链条绊倒的堕落者;但如果是后者,那就相当的可怕,因为这是一种扭曲、病态、狭隘的民族主义心态,不但和爱国无关,反而损害了国家形象。”

    昨天下午体操协会发出声明之后,众多网友也对此事发表了看法。湖北网友KOMA说:“上次改年龄是擅自所为,这次改分还是擅自所为……”一位天津网友议论:谁说亚运会金牌对中国是鸡肋?对一些领导很有用呀。  

  ■回放

  韩媒当时就有质疑

    在去年11月16日的亚运会自由操比赛中,韩国选手金洙眠和中国选手张成龙均得到15.400的分数,并列获得金牌。但是第二天韩国媒体就对此表示了不满,他们称“裁判有偏袒东道主的嫌疑”,“金洙眠明显表现得更出色”。

    “金洙眠在表现上比其他选手都要好,而且没有一处失误,但完成分只高出张成龙0.200,在这一项上仅得到8.800分。”《NEWSEN》为本国的体操天才鸣不平。同时,《韩国日报》也表示:“金洙眠的表演时间长达5分钟,但最终打分令人难以接受。”他们认为张成龙率先出场,因此成绩也率先打出。但为照顾张成龙,裁判可能压低了随后出场的金洙眠的分数,使得两人并列夺冠。

  ■邵斌其人

  资深裁判 一院之长

    国际体联一纸公告为中国体坛再造一个“裁判门”,身陷其中的就是46岁的体操国际级裁判员邵斌。昨天,我们试图联系这位上海大学体育学院院长,但是他的办公室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据此前找到他的上海同行介绍,面对质疑,他婉拒了采访,只是说了声“不好意思”。

  临场执裁 经验丰富

    根据国际体操联合会的规则,体操裁判员分为四个等级。第一级是最高水平的裁判,在国际体联正式比赛上可以担任裁判组的裁判长和专家;第二级可在正式大赛上担任A组裁判;第三级在正式大赛上可以担任B裁判,在其他比赛中担任A组裁判;第四级可在其他比赛中担任B组裁判。

    邵斌在广州亚运会上任A组裁判,可见其裁判经验和地位。

    实际上邵斌曾多次担任国际性体操比赛的裁判长和2007年特奥会体操比赛总裁判长工作,具有丰富的执裁经验。2008年,他在北京奥运会上执行了体操项目的裁判工作。

    作为体操裁判员,邵斌和国家体操队有很好的关系。2009年4月2日下午,他特别邀请中国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等人到上海大学体育学院,讲述中国体操队在北京奥运会上的夺金战略、备战历程、执教之道以及优秀运动员的成才之路等。该场报告听众踊跃,现场座无虚席。

  学术研究 开花结果

    生于1965年的邵斌不仅是位体操国际级裁判,他还是上海大学体育学院院长、博士研究生导师。作为当家人,体育学院下设三个教研室和教学、群体、科研三个指导小组等部门,领导教师90人。

    记者从一家以“为全国各地各行业的企业领导人提供面对公众的信息服务”的网站上,找到了作为“行业领军人物”邵斌的个人资料。从介绍看,他的学术研究工作同样出色。

    据这份2010年9月的资料介绍,邵斌曾负责承担并完成过国家体育总局软科学基金项目2项,上海市教育委会青年基金项目1项及多项院管课题的研究。目前,在研项目有“中国体操保持奥运会优势的可持续性发展”,属于上海市教委曙兴项目,他任负责人。同时有教育部委托课题“中国学校竞技体育发展战略研究”,为课题负责人。还有“国家体育总局‘十一五’科教发展规划项目”,他是主要研究人员。

  ■释疑

  体操裁判如何打分

    在中国体操协会的官网上有国际体联男子体操比赛的评分规则,第一条就是“裁判员要一丝不苟地遵守评分规则,否则将可能被竞赛部门解除其职务”。

    规则第五条“裁判员的权利和义务”叙述:“在男子体操技术委员会指导下,所有裁判员需经抽签决定上场项目。裁判员要以评分规则为依据,根据场上情况,A裁判组和B裁判组要准确、迅速地进行评分。”

    根据规则,A裁判组负责记录和评判难度、特殊要求和加分三项;B裁判组的职责是从技术、姿态及优美性来评定动作的完成情况。A组裁判包括技术助理和1名裁判,B组裁判包括6名裁判员。其中,A组裁判员需要是业务成绩优秀并且实践经验丰富的裁判员。邵斌在去年亚运会自由操比赛中担任A组裁判,负责比赛难度的核定。晨报记者 葛晓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