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乒乓球 >

孔令辉:初执教鞭感觉很不适应 明年将迎娶马苏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6日 09:21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黑龙江新闻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马苏写真尽显成熟魅力

  作为乒坛屈指可数的大满贯选手,龙江骄子孔令辉的球员时代堪称辉煌。1995年5月14日,随着他在天津世乒赛上捧起了圣·勃莱德杯,乒乓冠军们在一夜之间从“时代英雄”的年代迈向了“大众偶像”的年代。孔令辉的人气,体现在中国第一代“粉丝团”的出现。他的球迷众多且散布在祖国大江南北,甚至是世界各地。

  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孔令辉一路过关斩将杀进决赛,对阵瑞典名将瓦尔德内尔。25岁的孔令辉迸发出了巨大的斗志,经过五局苦战拿下对手,不仅帮助中国乒乓球连续两届奥运会包揽四金,而且成就了自己男单世界冠军“大满贯”的伟业。夺冠后,他狂吻胸前国旗的一幕成为了中国奥运史上永恒的瞬间。

  2006年10月12日,孔令辉正式宣布退役,与此同时也执起国家队教鞭。弹指一挥间5年过去了。日前,他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畅谈这5年来的事业、生活和爱情。

  初执教鞭 感觉很不适应

  2006年10月12日,在无锡教练员会议上,孔令辉正式宣布退役。随后他便马上投入到了另一个全新的角色中——国乒女队教练员。事实上,孔令辉在运动员时代曾表示过退役后不会当教练。“做运动员的时候一心打球,对于退役后的事并没考虑那么多。2004年雅典奥运会之后,肩伤一直反反复复,对我的训练影响很大,训练质量没法保证,再加上一些规则的改变,对我来说,再打下去困难越来越大。05年打完世锦赛和全运会,我在队里已经是运动员兼教练了,也就是开始慢慢往教练这边过渡。”孔令辉解释道:“从运动员过渡到教练对于我来说,更容易一些,也是水到渠成,毕竟从小到大,二十多年一直与乒乓球为伴,很有感情,也很喜欢这个事业,所以退役后就自然而然地有了选择。”

  真正开始教练生涯的日子是孔令辉31岁生日的那天,2006年10月18日。“当时队伍正在正定基地封闭训练备战年底的多哈亚运会,我有两个月的实习期,施指导(国乒女队主教练施之皓)就让我分别在每个组都待上一个星期,听每一位分管教练给我讲队员的特点,让我了解队员的情况。”

  2007年1月1日,孔令辉正式接手郭跃、姚彦、刘诗雯、木子4名队员,她们也成为孔令辉的开门弟子。最初,孔令辉感到很不适应,尤其是看到女孩在打球上和男球员的区别,“单纯看她们的技术就都是漏洞,让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是在我和队员们说我的想法时,她们给我的反馈是‘不可能’,这让我特别摸不着头脑。”

  尽管当运动员时与女队的队员几乎没有交流,但孔令辉自认与几名女弟子相处并不困难,因为4个小姑娘的性格都比较开朗。可是当一种情况出现时,孔令辉就感到束手无策了——看到她们哭。“在男队的时候,没有人哭,最多就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向拍子、球台发泄一下。女孩真的不一样,一场训练赛打不好,就哭了。我搞不明白,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她们先哭,哭完了再安慰。”

  每当在执教过程中遇到困惑时,孔令辉除了多方面找原因想办法自己解决之外,还会向资深的老教练们请教,在教练组开会时他也会提出来和其他教练一起探讨和研究。更多时候他会和同年龄段的几位教练进行交流和沟通。

  平心看待弟子成绩起伏

  孔令辉走马上任仅半年时间,大弟子郭跃就在萨格勒布世乒赛上摘得女单桂冠,刘诗雯和姚彦也没有输给国外选手。孔令辉喜迎率兵作战的开门红。

  不过,北京奥运会之后,随着王楠、张怡宁的先后退役,就在人们认为郭跃将顺利晋升国乒“一姐”时,郭跃突然陷入低谷,至今一直状态低迷。同时,小将刘诗雯则在2009年一飞冲天,年仅19岁的她从当年一月份开始连着拿了几个公开赛冠军,最后拿了世界杯冠军,到年底世界排名第一。可进入2010年,她的势头由强转弱,直到近期才又“卷土重来”……

  对于弟子成绩的起伏,孔令辉认为,刚开始带她们时,她们年龄很小,技术都很一般,就如同白纸一般,教起来很好上手,她们的进步也比较明显。但当她们取得一定的成绩后,接下来需要有一个跨越的时候,往往因为理解能力和心态问题,就跨不过去了,出现停滞。“这个期间如果挺过去了,接下来可能会上一个更高的台阶,如果挺不过去,很可能面临淘汰或徘徊一段时间。”孔令辉以自己为例,“我在95年很顺利地拿了世界冠军,到了96年奥运会我却遇到了很大的挫折,淘汰赛第一轮就被淘汰了。之后,我就遇到了那道坎儿,最终跨过去,靠的还是自己,因为无论外界如何鼓励、安慰或批评,教练安排怎样的训练、布置怎样的战术,都需要自己去消化、去领悟,并在最困难的时候顶得住。”

  孔令辉直言不讳地指出,郭跃在没拿世界冠军之前,王楠、张怡宁都还在队里,郭跃是小队员,虽然当时的打法有一定的漏洞,但冲击力强。当她拿了世界冠军,比完奥运会,随着王楠、张怡宁的退役,大家都认为她应该接班了,恰恰这时,她的一些问题就暴露出来了。“实际上她现在的技战术跟以前差不了多少,虽有所进步,但进步的幅度小。由于奥运会后改了无机胶水,她的打法又是强调前三板,杀伤力有所下降,对她来说难度就大了。但是我觉得她还是有机会再上一个台阶。”

  伦敦奥运临近,国乒队的参赛名单备受瞩目。孔令辉当然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够名列其中,不过中国女乒此前已经公布的参加伦敦奥运会的单打人选为郭焱和李晓霞,目前仅剩一个名额。“郭跃和刘诗雯还有机会争夺‘第三人’身份,但从排名来看,她们都不是很靠前,而且状态也都不是太好。”孔令辉有点悲观地说,“但明年还有半年的时间,还有世界锦标赛团体等一些比赛都会作为考核人选的重要依据。”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实际上这两个队员最多只能有一个打上伦敦奥运。”不过他表示,只要有队员参赛,肯定力争去夺冠,“这是必须的”。如果没有就继续努力,争取下一届参赛。

  总结执教的这5年,孔令辉说:“有成功,也有失败。前三四年自己比较顺,最近一两年不太顺,这和运动员的成绩一样,当教练也会有一些起伏,必须伴随着运动员的酸甜苦辣走过来。这也丰富了我的教练生涯,让我更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以及所带队员的问题。对以后的工作也是很有帮助和借鉴的。”

  生活节奏基本和队员同步

  与很多运动员退役后开始享受多彩多姿的生活不同,孔令辉从运动员变身教练员后,生活节奏几乎没什么改变,因为教练员的生活节奏基本与队员同步。“最大的变化就是从天坛公寓运动员住的三层搬到了教练住的底层,最大的好处就是晚上10点再也不用定时熄灯睡觉了。现在可以回家,或干点其他的事。但白天的时间几乎是一样的,起床、出操、训练……”孔令辉介绍道。

  在非大赛期,一般来说孔令辉每天的日程表是:早上7点半集合,吃早餐、点名、8点半集合去球馆训练,身体训练加上技术训练,大概练到12点左右,午餐、午休,下午3点半左右再开始训练,直到晚6点多钟结束。

  此外,教练员还要轮流值班,“正常情况下是两周能轮上一次值班,这就意味着必须在队里住两天。”孔令辉透露,如果在北京,每个周日可以休息一天,“一般休息日的上午我都会睡觉,下午再出去转转,或约朋友吃吃饭、聊聊天。如果父母在北京住,我会去看他们,我们的住所离得很近。”

  10月18日是孔令辉36周岁的生日,当记者问他许了什么生日愿望时,孔令辉回答说:“实际上我对自己的生日根本不重视,从来都不许什么愿望。”不过当时他正带郭跃在斯德哥尔摩参加瑞典公开赛,“借着这个由头,我们在瑞典参赛的全体队员和教练员一起吃了顿饭。”孔令辉透露,“我们是在一家中餐馆吃的,那些华侨也挺热情的,本来我想请大家的,但这次去比赛正好有这家中餐馆赞助,结果就餐馆方面安排了。”

  尽管孔令辉本人把生日看得很淡,但却收到了众多的生日祝福,其中包括好友刘国梁、弟子刘诗雯等,以及他的粉丝。自称并不常常发微博的孔令辉也通过微博表示感谢:“刚到瑞典天气有点凉,但看到大家发的一些生日祝福还是觉得比较暖和的在这里多谢各位了!”

  恋爱近十载 计划明年结婚

  36岁的孔令辉和30岁的马苏这对“文体档”情侣恋爱至今已近十载,虽然早在4年前他们就传出婚讯,称北京奥运会之后结婚,但伦敦奥运会都临近了,他们还是没有动静。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年马苏的演艺事业蒸蒸日上,目前已被冠以“影视圈当红的实力派女星”。

  两个大忙人怎么谈情说爱?十年的爱情长跑又是如何坚持的?极少在媒体面前回到感情问题的孔令辉,这一次却爽快地告诉记者:“其实我们俩属于典型的距离产生美!我们互相都觉得这样挺好的。”

  此前马苏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两人一年里见面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超过一个月,因为孔令辉一年有8个月不在北京。孔令辉则说:“我当运动员时住在队里,我们见面的机会更少,当教练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已经逐步多了一点。”

  至于何时结婚?孔令辉坦言:“计划是在明年,因为今年是我的本命年,依咱们中国人的老传统不是本命年不结婚吗,所以准备明年结。大概明年奥运会后吧,我们俩应该差不多。具体时间我们再斟酌一下。”

热词:

  • 孔令辉
  • 马苏
  • 国家队
  • 教鞭
  • 教练组
  • 公开赛
  • 冠军
  • 前三板
  • 球员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