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频道]第29期封面故事 神行电迈 维特尔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06日 09:09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CNTV

专题:《第五频道》杂志

Sebastian Vettel Speed Racer

天才的崛起

  和同龄人相比,维特尔实在是一个神奇的人。他的天赋显而易见,如果说媒体和车迷的推崇只是非理性的热情使然,那么迈克尔·舒马赫、汉密尔顿、莱科宁等竞争对手的推崇与尊重,则为他的能力做出了最令人信服的注解。然而这只是维特尔成功特质的一小部分。正如迈克尔·舒马赫主宰F1车坛十余载,绝不可能只靠天赋和运道,维特尔在2010赛季最后一刻迸发出的光芒,证明了自己的确是最有资格主宰F1未来的天才车手。时间和现实对于挥霍天赋的投机者是残酷的,只有真正的强者能够经受时间的检验。告别蒙扎赛道时,维特尔曾说要竭尽所能赢下此后所有的分站赛。听惯了外交辞令的老记,才不会被这样的信誓旦旦说服。在浮华的F1世界,有太多人吹起巨大的泡泡,然后自食其言、无声消失。
  导致凡夫俗子们做出错误判断的,在于他们低估了冠军的雄心,“我从来只要第一,其余的名次都没有意义,无论第二或是第五。”这句话同样说在意大利站比赛之后,而在赛季结束时,分列第二至第五的分别是阿隆索、韦伯、汉密尔顿和简森·巴顿——F1界内公认最具天赋的4位新生代车手,他们都被更年轻的维特尔踩在了脚下。赛季临近尾声,另一个让维特尔的誓言被漠视的原因是,很少有人真的了解这个面庞稚嫩的年轻人。说话细声细气,好似胆气不足;脸上常挂微笑,不似王者咄咄逼人,这些似是而非的印象,让人忘记了维特尔的诚实,“我从来只说自己坚信不疑的。我一定会夺冠,这样的念头从没有被动摇过。我知道可能功亏一篑,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可以坚信。我一直认为我可以取得连胜,只要赛车不出问题,然后拿走总冠军。”

  不需要期待中的五连胜,在完赛的四站比赛中(韩国站退赛),维特尔最差的成绩也是新加坡站亚军。然后再加上一些运气,这个一直被视为舒马赫接班人的年轻人如愿以偿。比所有冠军车手都年轻,比所有竞争对手更有天赋,维特尔的传奇故事开始进入高潮。“我讨厌Baby Schumi这样的说法,一直都很讨厌,虽然迈克尔·舒马赫是我的偶像。就像他不愿意成为第二个塞纳一样,我也不想成为下一个舒马赫。我总在忍受Baby Schumi的称号,我希望人们尽快忘记它。”——维特尔现在终于如愿了,尽管他在赛车女郎身边面红耳赤的拘谨劲儿说明他涉世未深,但就驾驶赛车而言,他已经无与伦比!


  不过,将维特尔和舒马赫进行对比的无聊行为永远不会停止,因为陈旧的手法却依然拥有巨大的市场。忘记“二世”、“继承人”之类的陈词滥调,维特尔是和舒马赫、塞纳一样了不起的冠军车手——尽管他的账户上,荣誉的数量还很单薄,但他和伟大前辈们一样,都有一颗冠军之心。尽管这种对第一的渴求甚至让人感到不快,但这种特质对于车手来说是必须的,“我承认,我从小就是一个bad loser。我从来都输不起,没有一次我能坦然面对自己不是第一的现实?6?8?6?8”这就是年轻的维特尔,充满渴望且诚实表达。

  要成为赛车界的超级巨星,必备要素很多,运道自然不可或缺。即便是迈克尔·舒马赫,如果当初他没有加盟贝纳通,那么一切都还很难说。2010赛季,某些不可知的神秘力量也出现在维特尔身后:赛季之初,维特尔是众多车队中少数被明确“一号”身份的车手。但随着赛季的演进,红牛车队的高层开始变得举棋不定,他们希望维特尔和韦伯成为冠军双保险,对承诺的无耻背叛,被公关手法粉饰成了公平竞赛。然而正像冷眼旁观的大佬布里亚托利说的,“如果红牛想一无所获,想毁掉一切,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两位车手互掐下去。”最终维特尔赢得了这场毛骨悚然的“公平竞赛”,但红牛车队其实也输掉了和当家车手之间的信任感。维特尔对法拉利车队的青睐源自孩提时代,这一点就连红牛创始人马特席茨也从不讳言:“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让他尽可能地在这儿感到舒适,提供一辆超牛的赛车,一个有竞争力的环境。”

私生活“模范生”

  很多功成名就的F1车手都在瑞士置业,维特尔位于瑞士图尔高区的府邸,距离莱科宁的庄园很近,离车王舒马赫的豪宅也不算远。莱科宁是维特尔在车手圈里私人关系最好的朋友。除了赛车,他们还偶尔较量羽毛球。至于胜负?他们都拒绝透露。赛车、羽毛球,能令维特尔激动的东西并不多。当然在连续几年拿到千万年薪后,他或许也会像舒马赫一样喜欢上私人飞机和驾驶游艇。不过至少迄今为止,维特尔还是过着极其简单的生活。

  因为很少碰酒精饮料,维特尔甚至连夜生活都过滤掉了。2008年在蒙扎赛道成为最年轻的分站赛冠军当晚,维特尔对自己的奖励是大吃一顿,然后幸福得躺在床上直哼哼。作为一名德国车手,热爱德国足球队是必须履行的义务之一。虽然脚法不及舒马赫,但是维特尔的足球水平至少高过尼克·罗斯伯格、海德菲尔德和格洛克等人。他也会像所有的同龄人那样玩玩游戏,比如PlayStation,但是他玩游戏的目的却很令人抓狂,“我刚进F1那会,对赛道不熟,所以我不断地玩PS熟悉各站的赛道环境。他们模拟得还挺像,而且我知道F1车手中绝不只我一个玩PS的赛车游戏。至少我的好朋友莱科宁玩,因为这招是他教我的。”
  感谢女友、感谢同事、感谢各路亲朋,最后、最诚挚的谢意当然要献给养育世界冠军的老维特尔夫妇。在2010赛季的冲刺时刻,他们始终伴随维特尔左右。在迪拜,全世界都可以看到老诺波特·维特尔笨拙的舞姿,看到维妈无法克制的狂喜,“泪水在我的眼底打转,尽管我设想过这一刻,但我还是控制不了?6?8?6?8”

  维特尔说自己的家庭很简单,普通的幸福感“和千千万万的家庭一样。”正是这种朴实的温暖为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赛车生命注入了动力。诺波特·维特尔曾在大众工作,业余还是个山地赛车手。作为一名死忠F1车迷,老维特尔从没想过自己的儿子会被写进F1历史。但是当他发现小塞巴斯蒂安有赛车天赋后,他为此倾尽所有。十余年的时间里,老维特尔是儿子的教练、机械师、保姆、提款机和保镖——有时候还是新闻官,“在霍彭海姆,也总会有人来采访塞巴斯蒂安。我的儿子拿了不少冠军,房间都快塞不下了。”不过现在,老维特尔可以退居二线了。

  除了是新科世界冠军的父亲,老维特尔需要扮演的另一个角色是经纪人。至于妈妈,她所有需要做的就是烹饪维特尔熟悉的味道。她也是全世界唯一能在维特尔疯马一般驾驶赛车时让他停下来的人。“‘塞巴斯蒂安,该吃饭了。如果你?6?8?6?8’每当听到妈妈这么喊,我就得尽快踩刹车,不然就要大难临头了。”维特尔的两个姐姐,她们挨过弟弟的咬,也为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冠军荣誉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我小的时候,姐姐拿着秒表为我计时。”维特尔感叹自家全民皆兵的时候,自然少不了弟弟法比安,“他是我最忠实的粉丝,而且不要签名。”

  从霍彭海姆到迪拜,从自家后院到亚斯码头,在驾驶赛车奔驰了305,355公里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抵达了第一个驿站——最年轻的F1总冠军车手。他的前方,是漫无边际的未来铺就的赛道。

青春作伴
  维特尔是个勤奋的幸运儿,他必须感谢所有帮他成就第一次车手总冠军的人。红牛车队老板马特席茨礼贤下士,用私人飞机邀请16岁的维特尔参加自己的狂欢派对,那时维特尔刚刚在宝马方程式的比赛中初露头角。维特尔对马特希茨也有小小的怨念,打趣道:“我对马特席茨先生的不满?他总是带来很多漂亮姑娘,但从来不介绍我和她们认识。”还有RTL电视台的F1节目女主持人,娜姗·艾柯斯,当德国其他电视台记者都追逐海菲尔德、小舒马赫的时候,唯有她,带着迷人的微笑,把话筒举到维特尔面前。那时候,维特尔还太小,并不觉得对方多么性感,只觉得像自己的姐姐般亲切。

  23岁的维特尔在感情方面也很有天赋:拍拖很早,但忠贞不渝,这一点他和迈克尔·舒马赫非常相似。迪拜站最后时刻的疯狂,伴随在维特尔身边的是父母,但他对着德国RTL电视台的摄像机向比自己大1岁的女友汉娜传递爱意:“向你,我家乡的爱人、还有你的父母献上祝福。我知道,你们就坐在电视机前面!”那一刻,这个神秘的汉娜是全世界最有理由被嫉妒的女人。

  随F1赛事转战各地的老记相互打听,却没有人知道关于“汉娜”的更多信息。对德国车手贴得最紧的《图片报》,也只知道汉娜有一半的英格兰血统,和维特尔相恋于中学时代。虽然维特尔懒得“不愿看书,偶尔看报纸”,但汉娜却是典型的三好学生。学习服装设计的汉娜曾在2006年进入媒体视线,她拜访了当时在宝马车队作试车手的维特尔的工作间。当时媒体并不算强烈地迅速“聚焦”,已经让汉娜和维特尔感到不适,从此两人再未一起现身公开场合。维特尔在瑞士的小小庄园距离家乡霍彭海姆只有200公里,在家乡已经决定用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来命名街道和学校,并且举行过维特尔展会后,汉娜和维特尔若想享受私密安静的相会,只能前往后者在瑞士的小天地了。不过维特尔目前没有成婚打算,“你去随便找一个23岁的年轻人问问?!至少我目前没有这个打算。”

责编:吴旭平

留言评论

登录 | 注册  我要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验证码?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