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频道]刘建宏 段暄 童可欣:我们的世界杯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14日 14:52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CNTV.CN

虽然中国足球没能冲出亚洲,
但中国球迷依旧以12万分的热情期待和迎接着四年一次的世界杯,
为了让这股这浪来得更猛烈些,转播团队已经提前站队!
来得最早的童可欣在一边安安静静地化妆,今天虽然是拍摄足球主题,但段暄和刘建宏已经在台球桌边展开了较量。
段暄穿了一件领子有黑色装饰的白衬衫,手拿球杆的架势真有几分职业选手的范儿,却被刘建宏揶揄:“希金斯先生,请您赶紧把三十万欧元交出来。”刘建宏和段暄的台球水平算是一般,却打出了足球场上充满戏剧性的跌宕起伏。段暄和刘建宏先后于胜利在望时把白球跟黑八一起击入网袋,最后是比赛中一直处于落后的刘建宏以一球的微弱优势反败为胜。

保卫西班牙

  造型师提出一个大胆的建议,为童可欣把西班牙球衣改造成斜肩上装来搭配D&G的一条红裙。刘建宏和段暄都表示强烈反对。特别是刘建宏绝对无法眼睁睁看着,一件崭新的球衣在面前被剪开,他不断地要求造型师,最好想想别的办法。童可欣倒是很能理解设计师:“搞艺术的为追求最佳效果,就是不计成本。”段暄坚定地跟刘建宏站在同一战壕里:“可是建宏看着心疼啊!”

  刘建宏心痛的不仅是一件球衣,而是西班牙!他苦口婆心地对造型师解释,西班牙现在踢出的这种足球,这么美的足球,赏心悦目的东西谁不喜欢啊?所以这么美的球衣还是别毁了。

  不管对方能不能理解,刘建宏完全从专业的足球唯美的角度,表达着对西班牙队风格的欣赏,并告诉造型师,西班牙最后很可能夺冠。刘建宏说自己的预测挺准的:“四年前在《三味聊斋》节目里非常大胆地预测意大利会夺冠,有节目录像为证。”
 
  段暄极不赞成剪球衣,对于刘建宏的预测却颇不以为然。“我真不觉得西班牙有夺冠的能力,这次我既不看好西班牙,也不看好巴西,这两支队都太热了。”段暄本来还是挺看好阿根廷的,唯有主帅马拉多纳忒不靠谱儿让他心里没底。“今年还是觉得英格兰和法国夺冠机会比较大。”

  “马拉多纳不靠谱儿”引起了童可欣的强烈共鸣。马拉多纳是童可欣最早喜欢的足球明星,但这次也是因为马拉多纳,童可欣特别不看好阿根廷:“马拉多纳当主帅是个错误的角色,恐怕随便找个铁杆球迷指挥这些球星也不会比马拉多纳差哪去。”马拉多纳在童可欣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开始坍塌。童可欣喜爱的另外一个球星是巴乔,因为把蓝色意大利的忧郁体现到极致。想到巴乔1994年世界杯上射失的点球,童可欣还能回味起当年为他扼腕的酸楚。“突然想起,提醒一下女球迷们,最好别说自己是哪个球星的拥趸,这样很容易让人经推算球星所处的年代而暴露你自己的年龄。”
 
  提到巴乔,话题自然而然的就转到上届冠军意大利身上。段暄确信,意大利今年没戏了。刘建宏解说了四年意甲,对意大利足球的感情越来越深,但恰恰是因为了解得更多,他更不看好意大利今年卫冕。“里皮手里这把牌,多数还是06年的夺冠功臣,这是一支老迈的球队。”他说06年的意大利队,乱成那样反而夺冠,是球队内部如果没有问题,外围越乱,越是一种激励,全队越是拧成一股劲。“今年的法国队和英格兰都有点外界的干扰因素,未尝不是好事,但主持人和球迷永远看不到一支球队更衣室里发生的事。我们看到的都是球员拉着手搭着肩,都挺好。但可能更衣室里早就打成一锅粥了。”刘建宏总觉得一支球队里队员分成无数个帮派,才是大赛期间最可怕的。

当爱好遇上工作

  VUVUZELA是营造气氛的拍摄道具,段暄拿起VUVUZELA憋足了气吹了一口,手中的乐器只发出一阵类似小孩呜咽的几不可闻的“呜呜”,失败的演练并不影响他的兴致,他向童可欣和刘建宏讲起《南非行动》中各种见闻。

  他们的工作在外人看来是值得艳羡的,看球就是工作,还能周游世界。刘建宏说他每次出差回来,老有人跟他说:“你太幸福了!看球当工作,你说你多爽啊!”事实是,兴趣一旦成为工作,乐趣就破坏掉了。以前大家都知道刘建宏支持德国国家队、俱乐部最喜欢拜仁、 国际米兰,但自从成为一个评论员以后,他只能保持公正中立客观。这是评论员的基本业务素养。即使这样,他们还是很难做到让所有的球迷满意。“你不在他的立场上,就是他的对立面,解说稍微不入他们的耳,就是偏袒。”道理很简单,评论员就好像是跷跷板中心的支点,但是在跷跷板两头坐的是两方相对的球迷,在他们眼里评论员永远是偏向对方的。

  段暄跟刘建宏同病相怜,奉劝那些憧憬着有朝一日也能把看球当专职的球迷:“千万别这么想!当你的爱好变成工作的时候,是一件无比郁闷的事,后悔也晚了。”段暄最大的苦恼,作为解说要不断提醒自己,不能有倾向性,要从更加客观的角度解读比赛。但说球的过程中,他的语气、语言还是不经意地透露一些信息。“你喜欢的队一到禁区内你就喊好球,你不喜欢的队一进攻你就喊危险,别人一听就能听出来。把自己一生当中最大的爱好当做工作,绝不是一件好事。”段暄总结道。

  童可欣在海外工作了七年,对中外的体育评论体系的差异感受最深。她发现国外的评论员选材更注重相关职业背景:“如果你曾经是大牌球星,或者是职业教练、裁判,口才好再加上很好的逻辑思维能力,可能就会受聘成为一家电视台的专业体育评论员。而不是像我们在广播院校、播音系选材。”童可欣觉得中国球迷比较可怜的一点,是支持了半天都是外国队。她不太明白有人会因为支持一个球星,就对他的国家队特别有感情。如果是在某个国家生活很多年,在自己的祖国没有打进世界杯的情况下,去支持第二故乡,她完全可以理解。

  每支世界劲旅在中国都有数量可观的拥趸,把他们当自己的主队,段暄说这是中国独有的一个奇特的现象。“中国的球迷水平跟中国足球队的水平可能是两回事。足球水平的提升也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楚,中国足球这种状况,也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我倒觉得中国球迷其实是很幸福的,能够看到世界上最好的足球,能看到各国联赛、冠军杯、欧洲杯,从大家对足球的喜爱程度来看,中国绝对是世界球迷第一大国。”

  刘建宏坦言每次世界杯大幕落下,都有怅然若失的感觉,这其中就包括对中国足球现状的无奈。他不可能对中国足球的现状熟视无睹,他觉得媒体应该更多地发挥建设性的积极的作用,帮助中国足球一同进步。只有把对足球正确的认识、判断、价值观更多地传递出去,中国足球的改变才能实现。

一切为世界杯让路

  童可欣透露了一个秘密,在世界杯还有48天就要开幕的时候,她突然接到跟张斌一起主持《豪门盛宴》的任务。面对突如其来的重任,童可欣也一度感到讶异,感到诚惶诚恐。作为一名网球项目评论员,她是当之无愧的一姐,可她日常对足球只是保持适度的关注,如何才能让眼光非常挑剔又专业的足球迷认可她的工作呢?张斌给她的建议,是抓紧时间多看比赛。

  段暄说童可欣挺勇敢的,要是有人找他说网球,他肯定不会同意:“估计有人给我这任务的可能性也很小。因为我听你解说的时候,都是很平静的。我要去了,莎娃她们在场上喊,我在演播室里在瞎喊‘好球!上旋球!截击呀!’这球就没法看了。其实也可以建议尝试一下,一个足球评论员的激情网球解说。”段暄没给童可欣关于工作的建议,他觉得观众对于女主持人的要求跟对男主持人不一样:“2002年世界杯沈冰很火,其实她对体育对足球的了解并不深入。观众的需求说不清楚,所以真没法给出好的建议。”

  童可欣还在寻找自己在世界杯期间的定位,扮演什么样的角色首先满足解说的项目需要。世界杯期间有温网,还好这次央视没有转播,工作时间没有撞车问题。童可欣要暂时冷落自己的本行了“温网第一周我可能会彻底放弃,八强四强以后的比赛,也许会关注,但不会看完整场比赛,六月里只有世界杯的工作是首位的。”

  为了世界杯,主持人、评论员要放弃很多爱好和乐趣。刘建宏忆起了成为专业足球评论员之前的幸福时光。他说自己属于泛体育时代成长起来的球迷,足球、乒乓球、羽毛球、网球、围棋、女排、男篮??关注的项目太多了。弄到一张体育报纸,也要从头看到尾,一个字都不落,甚至翻来覆去看到恨不得每个字都吃到肚子里才算解气。

  段暄帮助摄影师设计了一个场景,由他扮演一个幸福的球迷,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看着电视,“童可欣呢,你就假装是一个贤惠的老婆,殷勤地给我沏茶倒水。”段暄手捧一杯黑啤,一副悠哉的表情,准备进入状态。童可欣冷冷的“NO WAY!”两个字,把段暄从他构筑的乌托邦里打回现实??

  童可欣笑着说:“这是不可能的!我先生也很喜欢看足球,他是巴萨的球迷,他看球我有时候也会一起看,但肯定不会像小媳妇似的伺候着。我们的家庭都不具有代表性。我本身就是一个体育工作者,我对足球虽然没有很狂热,但也不厌倦。”

  刘建宏一边欣赏着段暄的表演,一边感慨:“如果自己的太太或者家人是球迷最好了,世界杯可以一起来享受,但这种事可遇不可求。谁当初找另一半的时候,也不可能说她是球迷你就娶她、嫁他。”段暄说:“最理想的确实是夫妻俩都喜欢球,但就算是球迷也不一定支持同一支球队。”刘建宏眼里,夫妻俩看世界杯的时候能一边看球,一边为各自支持的球队拌嘴也不失为另外一种乐趣。

  段暄把世界杯上升到社会热点的高度:“世界杯在这一个月绝不仅仅是足球,你在这一个月里要是不看、不聊,你就真OUT了。好多人上班第一句话都是‘昨晚上那球看了吗?那谁谁谁怎么样了。’世界杯四年就这么一次,当老公的要看球,当老婆的非要阻拦不让看,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他显然是在为男同胞们鸣不平。

  童可欣当然要为女同胞据理力争,她说:“总有些特殊的家庭,比如世界杯期间恰逢孩子刚出生,你只顾看球,让一个年轻的母亲独自照顾新生儿,她一定会很愤懑,弄不好会得产后忧郁症。这种家庭还是以孩子为重吧,世界杯四年一次,你的孩子一辈子就出生这一次。”童可欣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她的弟弟刚得了个儿子,虽然处于这种非常时期,她弟弟还是想看世界杯,特意请了个月嫂。

  刘建宏试图像解说比赛一样,站在中立的立场:“对更多的家庭来说需要理解。当然球迷也别妨碍家人的生活,也得有所控制有所顾忌。千万别让足球成为家庭矛盾的导火索。”但说着说着,就跟段暄跳进了同一战壕:“如果对老公来说,世界杯非常的重要,那么难得的四年一次的享受,就把这种乐趣给他又何妨?如果老婆能再给老公弄杯啤酒,弄盘儿小菜,弄点儿冷饮就更好了。如果老婆累了,他看他的球,你关起门来睡自己的觉也没什么。以前总说世界杯制造了一些足球寡妇,守寡一辈子很痛苦,但是一个月的话?大家就忍了吧!”

  刘建宏和段暄的家人,可能比足球寡妇还要惨。世界杯要离家在外一个多月,除了偶尔打电话报个平安,家人只能在电视里看到他们,听到他们的声音。每次刘建宏出差,妻子都会关注他的工作,但比赛经常在深夜进行,她无法一场不落的看比赛。她有时候也会把她同事和朋友的评价和建议,通过电话转达给刘建宏。刘建宏打趣说:“现在太太对我的工作比较放心了,毕竟咱不是一个新手儿。”段暄的父母是CCTV5的忠实粉丝,昼夜颠倒,也会一场不落地看他解说的比赛:“我妈妈喜欢乒乓球不太喜欢足球,但她最喜欢她儿子,她很挂念我,打开电视能听到自己儿子的声音,她就感到很开心。”

童可欣
职务  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
身高  171cm
擅长转播项目  网球
世界杯期间主持栏目  《豪门盛宴》

刘建宏
职务  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
身高  175cm
主持栏目  《足球之夜》
世界杯期间职务  南非世界杯现场评论员

段暄
职务  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
身高  173cm
主持的栏目  德甲直播,天下足球,冠军欧洲(欧洲冠军联赛集锦)
世界杯期间职务  南非世界杯现场评论员

责编:吴旭平

留言评论

登录 | 注册  我要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验证码?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