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频道]真假职业足球

发布时间:2010年05月21日 11:04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CNTV.CN

文:袁旦(北京体育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由于不同买方的不同需求,把这两个以完全相同的方式——足球比赛——向买方提供服务的职业足球,彻底地分化成了真的和假的。

  职业足球从经济关系上看,不论真假,都是做买卖,只是买方不同。作为竞技表演业的职业足球,“上帝”是观众。观众的需求是竞争激烈、精彩好看的比赛,所以他们就必须满足观众的需求。这样,这种职业足球与观众之间就构成了像许多服务业与顾客之间的那种关系,即服务(产品)的生产提供与消费同时进行。

  职业体育进行比赛,观众同时也观赏、消费和体验着比赛表演,同样过程结束后记忆中也会保存这种体验。但重要的是它所提供的不是简单的劳务服务。所以,职业体育更像是艺术表演业,运动员与观众更像艺术家与观众的关系。

  观众的这种消费是憋着尿都舍不得如厕的消费,实际上是以身心整体性介入其中,生产和创造非我莫属的体验消费。因而,使得这种“生产——消费”同时进行的过程成为“表演者——观众”相互激励、共同创造人们自己一种生活的过程。应该说,这是真正的职业体育,作为竞技表演业的职业体育其性质或第一基本制度最集中、最本质、最重要的规定性。离开这种本质规定性根本搞不出什么真的职业体育。

  这里强调过程的重要当然不能误解为观众不重视比赛的结果,相反这个过程不仅包括结果,而且结果还很重要。“上帝”不仅始终瞪眼盯着比赛,而且身心整体介入比赛过程,哪里容得假球、黑哨?更不用说不少“上帝”还要在这个过程中一赌自己的判断力和运气。所以,他们不仅要求比赛激烈好看,而且比赛必须公平。

  但是,在这一点上为实现争光使命的职业足球的“上帝”不是观众,实际上是政府和赞助的企业。政府和企业作为利益主体虽不是有血有肉的人却也有需求——政绩和声誉。

  比赛结果就像掷骰子的点数那样重要。因此,对于他们,如果说比赛过程也很重要的话,就在于它是否能掷出他们想要的点数,和怎样才能掷出他们想要的点数。所以,什么竞争激烈、精彩好看一概没有意义。

  于是,终于他们要对骰子的掷法——比赛过程下手了:战绩不佳的“某队”迫于结果的压力终于向对手开口:“出于全局利益,你这回是不是让兄弟一把,我要是混不下去,散伙了,往后你跟谁去玩?”通融成功则假球诞生;如果对手坚决还要扩大政绩、提高声誉,通融告败,这个“某队”就只有“老子去找裁判”,把裁判搞定则黑哨吹响;而因为“某队”所遭到的压力在争光足球中普遍存在,所以上面的逻辑便迅即成为行业的支配地位,进而形成潜规则。所以,观众如果以为他们的比赛是为你表演,那只是你相信了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

  当然,西方职业体育并不因其本质是竞技表演业,就没有假球、黑哨、肮脏的赌。重要的是他们建立了符合其性质的第二基本制度。

  在西方不同国家、不同项目职业体育的具体体制是多样的,但他们却有共性,即以职业体育联盟来经营联赛的体制。在这种体制中,职业球队或俱乐部虽是一个个自负盈亏的企业,但他们却以联盟作为共同的管理核心。

  就是说,联盟或协会不像其他行业的行业协会,更像将职业球队或俱乐部联合起来的大企业的管理机构,但他们又不全然是一个大企业,因为其内部各球队或俱乐部并不将一切活动纳入联盟或协会的管理计划,许多活动还是自主经营的市场交易活动。所以,联盟是一种既具有企业性又具有市场性的中间组织。不同国家、不同项目职业体育体制差别的重要之点就在于倾向企业性或市场性多些或少些,但总之都具有中间性或二重性。这就是真正职业体育的第二基本制度。

  这种基本制度出于美国职业棒球联盟缔造者赫尔伯特(William Hulbert)的创造。1876年,赫尔伯特主持美国棒球协会工作,他看出协会中一个个独立的职业球队老板以“土财主”那种傲慢专断、各为自己胜负和经济利益窝里斗的弊端;特别是他看出了观众真正的消费需求之大,不是单场、单场的比赛,他创造以循环赛制进行的联赛,把精彩好看的、以循环赛制进行的整个联赛作为完整的产品推出给观众。实际上用年复一年竭力提高着的联赛,把职业体育与观众(表演与观赏、生产与消费)紧密联系起来。成为推动职业体育不断发展的两种不断相互激励、不断加强的力能。

责编:吴旭平

留言评论

登录 | 注册  我要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验证码?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