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频道]神父也疯狂

发布时间:2010年05月21日 11:01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CNTV.CN

文:张虹

  一名神父,在军心涣散之际,重整旗鼓,带领加拿大冰球走出困局。不仅挽救了加拿大冰球的地位,也鼓舞了热爱冰球运动的少年的心。也许,这就是神职。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有一座小小的冰球馆,里面只有三百个座位,水泥地面尚没有浇冰。这座略有古旧的小馆被称作“鲍尔神父”冰球馆(Father Bauer Arena)。人们告诉我,1963年鲍尔神父在校园组建起加拿大第一支国家冰球队,队员都是加拿大在校大学生,他们参加了1964年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举行的冬奥会。在当年的照片里,坐在一群身高体壮的冰球运动员正中的是一位牧师装扮的黑衣人,那就是鲍尔神父,他还是这支国家队的教练。

  一支由神父率领的学生军国家队在1964年冬奥会上与另外七支队伍交锋,输给苏联和捷克,名列第四。四年之后,鲍尔神父成为又一届冰球国家队的领队。1967年,这位神父教练被授予加拿大爵士称号(Order of Canada)。

  一提神父,我的头脑中唤起的记忆都是前苏联电影里那些阴森、狰狞的样子。电影《山间铃响马帮来》里也有一位神父,他是潜伏的美帝特务。童年记忆比较深刻,见到神父黑衣,还有下意识的心理反应。

  大卫·鲍尔神父是天主教圣巴西略会的神父。生于1924年,16岁时就在NHL职业队(Boston Bruins O lympic)的二级队里打球。

  NHL各职业队的二级被统称为“农场队”(Farm team)。顾名思义,顶尖的职业队从自家“农场”里采摘现成的“果子”送上NHL的餐桌。小鲍尔曾经是果园里一只待摘的青涩果子。不幸的是,NHL的人才金字塔搭建比例是万里挑一,小鲍尔没能登上塔尖。

  小鲍尔去了圣巴西略会在多伦多创办的教会学校,这所教会学校的冰球历史可以追溯到1907年。同时圣巴西略会的宗教教义主张服从、甘于清贫、舍弃世间俗物。我们从老上海的教会学校历史中听到很多体育传统的故事,埋葬在中国的奥运冠军,苏格兰传教士里德尔也是一例。

  以上帝为名的体育是否会有更大力量,我不敢多言。鲍尔从学校毕业之后,成为一名牧师,开始被人尊称为鲍尔神父(Father Bauer)。同年他返回母校,成为教师兼少年冰球队教练。牧师、冰球、学生、教师几种角色融合在一起,是很自然的事情。1960年,鲍尔神父进入UBC的圣马克学院任牧师兼冰球教练,1962年,他向加拿大冰球协会提出组建冰球国家队。

  我刚看到这段史料时觉得奇怪,加拿大从1920年起参加冬奥会,在前七届冬奥会上六次夺冠,为什么连一支国家队都没有,竟有劳一位神父来为国请命呢?

  这事说来有些话长。NHL(北美冰球联盟)在1917年就已经成立,加拿大人在中国甲午海战的年代就有了最早的冰球联赛。当时的水平绝对独步天下,从1920年至1952年,代表加拿大冬奥会的队伍都是俱乐部队, 加拿大根本用不着全国选拔集训,拉出一支冠军队即横扫世界冰坛,“国家队”纯属多余。

  但是,1956年、1960年代表加拿大出战冬奥会的两支俱乐部队先后输给前苏联和美国队,与金牌无缘,尤其输给美国队更是事关重大。此时,鲍尔神父呼吁:必须在奥运会前一年,把冰球选手集中训练,才能打造出一支团结战斗的队伍。

  但是,身在校园的神父在职业冰球界的影响力有限,加拿大冰球联盟也指挥不动NHL中的实力人物。1962年,鲍尔神父提出把全加拿大最好的大学生冰球选手集中起来,由这支学生军组成“国家队”,而加拿大冰球联盟也第一次把“国家队”的头衔颁发给了神父麾下的这群在校学生。

  我的联想可能不大恰当,这有些像职业军阀抢地盘的时候,手中没有军权的孙中山,只好倚重黄埔军校的学生打天下了。职业俱乐部视“国家队”为累赘,而大学生当然视之为无上荣誉。

  我问鲍尔神父当年的助手希德玛芝先生,神父与教练的角色会冲突吗?他说:他懂得开导学生,懂得把年轻人团结在一起,再说,教练也不是天天粗鲁地嘶喊,鲍尔神父是一位优秀的教练,也是一位优秀的老师。

责编:吴旭平

留言评论

登录 | 注册  我要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验证码?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