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体育新闻 >

业内人:国内队医体系很山寨 导致运动寿命缩短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19日 11:07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上海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队医的世界,一直很神秘。

  最近,一位女排教练酒后失态,人们不禁产生疑惑:“为什么教练会给队员按摩放松,队医去哪里了?”队医这个神秘的群体,躺着中枪了。

  队医其实分工很细,有治疗头疼脑热的看病队医,有负责按摩针灸的理疗队医,有专攻科技研发的队医,也有协调营养膳食的队医……

  这次球周刊,本报记者将带您走进理疗队医的世界去一窥究竟。

  女运动员眼中的理疗队医是这样的。他们几乎都是男性,因为男医生“手劲比较大,在按摩时肯定效果比较好”,有时候会“手法挺重,按得人想大叫”;他们非常辛苦,经常要连续给队员按摩几个小时、直到深更半夜,“有时一晚上下来,手都按麻了”;大多数女运动员“从来不把队医当男人看”。而男教练为女队员按摩的情况,往往就发生在队医忙不过来的情况下。

  理疗队医眼中的自己是这样的,“队员们躺在那里,对我们来说,就好像一部部受损的机器。我们需要做的就像工人一样,为机器修修零件、补补残缺、加点润滑剂之类的,这就是工作。我们专业医护人员,根本不会有其他念头。”这次性骚扰事件的肇事者,不是队医,而是教练,有队医愤愤不平地说,“我要谴责那些败坏我们名声的人,不要亵渎医生这份神圣的职业!”

  有资深国字号队医感叹,中国的队医体系,其实很山寨!

  一支运动队,需要配备帮助运动员伤后恢复的运动康复师、协助医生和康复师工作的运动防护师、帮助有伤或者无伤的运动员提高体能和运动素质水平以增加运动员防伤资本的体能教练。然而在中国的不少运动队中,经常是一位队医把所有工作全包了。康复理疗观念的缺失,导致中国运动员的运动寿命比较短,“打封闭坚持上场”这样的事例屡见不鲜。

  英超每支球队的医疗团队都有七八人组成,在中国体育圈,上海申花的医疗团队算是与国际接轨了,但由于经济实力和医疗观念的差别,除了京沪广的少数几支中超球队外,国内其他足球队和其他运动队的医疗保障水平,还处于非职业化阶段。

  如果我们的队医体系可以更职业,也许,姚明等中国运动员的职业生涯能延长一些,也许,刘翔两次奥运会因伤退赛的悲剧就能避免了。

  地方队乒乓女将:队医手法很重保障主力健康

  从电视里看到女排性骚扰的新闻,上海乒乓球队的李芳(化名)惊呆了:“我们在东方绿舟的食堂里一直见到那位出事的教练,我看到新闻都傻了,听说他是喝了酒,但仍旧觉得很不可思议。”李芳告诉记者,“排球、游泳的训练量很大,按摩恢复特别重要,对于乒乓球来说,找队医按摩的机会非常少,我也没听说过有性骚扰的事情发生。”

  李芳透露,上海乒乓球男女队有一名35岁左右的男性队医,如果遇到重要比赛,他的身边会加派一名实习医生。队医主要负责治疗拉伤,为队员按摩推拿,用各种理疗设备为队员减轻伤痛。如果队员有个头疼脑热,往往会去基地的医务室开药。

  “男选手相对比较容易受伤,乒超联赛的时候,队医会跟着男队去各地参赛,女队员去找他按摩的机会不多。”有一次,李芳手臂拉伤了,就去找队医推拿,那次经历令她难忘,“他的手法挺重的,按完了挺疼的,我都想大叫了,但是第二天就好多了,有效果。”

  男队的刘雨(化名)告诉记者,乒乓球运动员一般不会遭受太严重的运动伤害,一般都会是练得年数比较多,才会出现损伤:“我们的队医很忙,他的主要精力放在照顾王励勤、许昕等前几名主力上面,而比较边缘的球员也欠缺这方面的意识,不会在训练后互相按摩。”

  在上海乒乓球队,教练一般不会帮队员按摩,李芳笑着说:“教练帮我们按摩?我们不帮教练按摩就不错啦!训练开始时,教练有时会帮我们拉拉韧带,这是仅有的身体接触。”

  国家队游泳女将:队医忙不过来,教练上阵按摩

  于菲(化名)是中国游泳队的队员,她告诉本报记者:“我们出去比赛,队医没办法一一给队员按摩,主管教练就会亲自上阵。其实有些教练并没有按摩推拿的资质,但是大家都是运动员出身,对手法有亲身感受,我也没学过按摩,但我也会按的。”在于菲的职业生涯里,从没听说过队医/教练为队员按摩出现性骚扰的事情,“这次女排的事件是极少数。”

  “按摩大夫都是男的”

  于菲所在的某省地方游泳一线队有六七十名运动员,“跟队的有一名女性看病大夫,负责治疗感冒、伤风、发烧、拉肚子等等,放松大夫也就是按摩大夫,有两三个,负责处理不严重的跌打损伤,并且为队员在每天的训练后放松按摩。”于菲向本报记者介绍了地方游泳队的队医设置。

  “看病大夫不少是女性,但按摩大夫都是男的,因为男大夫有力气,他们是很辛苦的!”游泳运动员每天都要进行大运动量的训练,所以按摩恢复特别关键,于菲告诉记者,“每天晚上6点半吃完晚饭,队里不到20名重点队员就来到按摩大夫那边,排队让他们按摩。最长的要按摩一个半小时,按摩大夫要一直工作到9点半队伍熄灯为止。非主力的小队员们一般会互相按摩,他们年轻,恢复得也比较快,不像老将更需要按摩来帮助恢复。”

  “主力配备专职医生”

  时光倒退到十年前,中国游泳队只有五六个按摩大夫,每日的辛劳训练后,队员们集中在一个房间里,五六个医生轮流为他们按摩。于菲告诉记者:“当时国家队只有罗雪娟带着一个专职医生,其他队员都没有专职医生,因为国家队没有那么多队医名额。”

  当中国泳军这两年在世界泳坛大放异彩,国家队对队医的要求也放宽了,“现在每个国家队的主力队员都配备一名专职医生,这些队员的健康和营养主要由各省市来保障。”

  尽管如此,到了重大比赛的时候,仍旧有不少队员轮不到医生来为他们放松按摩,在这种时刻,主管教练就会捋袖子上阵,为弟子按摩放松。许多游泳队教练都是男性,于菲告诉记者,尽管教练们按摩得并不一定专业,但并没有听说过女选手被“揩油”的事件。

  于菲还介绍说:“中国游泳队的队医分工很细致,有负责科研的,有负责营养的,有负责推拿的,也有负责看病的。队员们经常会出现腰伤和腿伤,队里一般会用推拿、针灸、拔火罐、照灯等方法来进行治疗,国家队的各种治疗仪器都很齐全。”

  边缘队员的辛酸:自己出钱、托关系治疗腰伤

  “队医主要负责保障主力的健康,我们这些边缘队员,没资格让队医去处理小伤小病,只能自求多福。”某地方二线队的重竞技运动员林华(化名)向记者讲述了他的亲身经历。

  18岁那年,常年重负荷训练的林华被腰椎间盘突出困扰,“难受得没办法,想练也练不了,一弯腰就很疼。”于是他踏上了为期半年的寻医问药之路。

  “我们的二线队里没有跟队队医,而基地医务室的医生对我的态度不好,总是爱答不理的。后来觉得我的伤势不好治疗,就要求我去医院治,这样他们就可以不承担风险了。”林华回忆说,“刚开始我去了一家著名医院做推拿,但是效果并不好。”

  后来,林华托关系找到了一位著名的骨科医生,才找到了对症下药的治疗办法,“我到医院里做了一段时间的短波、微波和牵引,也去基地医务室里做过一段时间器械治疗。”不过,腰椎间盘突出的伤势是无法彻底康复的,最终林华还是被迫退役了。

  治疗的那半年时间,林华住在队里,照常交训练费和生活费,到处想办法治伤,他一共花了七八千元的治疗费,“队里本来说帮我出钱,但是到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热词:

  • 业内人
  • 国内
  • 队医
  • 体系
  • 山寨
  • 导致
  • 寿命
  • 缩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