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体育新闻 >

新华社:赵常玲应受到关怀 相关政策规定待完善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26日 10:12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新华社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伦敦奥运会赵常玲代表哈萨克斯坦夺金

  新华社北京10月25日体育专电题:赵常玲出国回国类似“转会”——解析祖尔菲娅“变回”赵常玲疑问

  赵常玲出国回国类似“转会”

  哈萨克斯坦的奥运冠军祖尔菲娅又“变回”了中国的赵常玲。近日,有关赵常玲归国办理中国国籍、希望重新代表中国参赛的消息受到广泛关注。赵常玲5年前是如何远走他乡代表哈萨克斯坦参赛,又如何在伦敦奥运会之后“突然”回国,能否如愿继续运动员生涯,新华社记者就此采访相关人士,对5年内连续两次更改国籍的赵常玲所引发的疑问进行了探究。

  祖尔菲娅于本月初回到了家乡湖南,开始办理第二代身份证,证件上的名字当然也恢复了以前的“赵常玲”。这个来自湖南永州的19岁女孩,曾经是湖南省体育局向哈萨克斯坦输出的运动员,更改国籍后代表哈国参赛并且在伦敦奥运会上收获女子举重53公斤级冠军。

  如同当初祖尔菲娅原本是中国人的消息一样,如今她“变回”赵常玲的新闻同样引起了轰动。有人质疑中国为何当初将人才“流失”到国外,也有人质疑赵常玲连续更改国籍的合法性。中国举重协会副秘书长李浩表示,赵常玲被交流到国外是她所属的湖南省体育局和哈萨克斯坦举重协会签订的合同上所规定的,如今运动员回国也是因为合同到期按时回国。

  李浩25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根据相关规定,运动员转会到国外要由她所属的运动协会或者地方体育局与相关外国运动协会签约,然后由地方体育局将情况上报给单项运动协会。赵常玲出国前,湖南省体育局曾将这一情况上报给中国举协,我们也曾仔细研究过。她代表哈萨克斯坦队参赛以及如今回国都是完全符合规定的。”

  国际举重联合会对于运动员更改国籍参赛也有相关规定,其中包括运动员代表新的协会参赛必须得到原属协会的许可。

  新华社记者看到了2007年湖南省体育局举重运动管理中心(甲方)与哈萨克斯坦举重协会(乙方)就赵常玲和姚美丽(即伦敦奥运会女举63公斤级冠军马内扎)代表哈国参赛的合同。合同的起止时间为2007年9月20日至2012年9月15日。转会目的为:“代表哈萨克斯坦参加国际赛事。”

  合同中的另一关键部分则为两人的“转会费”,此前有人质疑为何赵常玲出国只是哈国单方面获益,其实并非如此。合同中明确规定了运动员转会费:“25000美金每人,共50000美金。如果运动员在2012年奥运会获取金牌,增加50000美金每人,银牌则4000美金每人;铜牌则30000美金每人,在奥运会结束后一个月内付清。”此外,合同中还规定了运动员在伦敦奥运会上代表哈萨克斯坦夺得奖牌的奖励数额,例如金牌运动员将得到25万美元、一套房子以及一辆车的奖励。这与赵常玲归国后透露的奥运金牌奖励也基本相符。

  李浩表示,按照国际奥委会规定,赵常玲代表哈萨克斯坦参赛必须拥有哈国国籍,因此她在办理哈萨克斯坦国籍的同时也就失去了中国国籍,如今合同期满回到中国,参加比赛的前提是恢复中国国籍。

  国家体育总局人力资源开发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该中心主要负责向国外派出教练员,至于运动员,则由他们所属的俱乐部与国外协会、俱乐部直接联系。“运动员交流在羽毛球、乒乓球项目十分常见,他们的相关政策、转会费规定也很完善。举重是冷门项目,运动员交流非常少,这个运动员又成为奥运冠军,所以必然引起轰动。”这位负责人说。

  中国举协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副主席表示,赵常玲当年在湖南训练时成绩平平,能够被哈萨克斯坦队培养为奥运冠军,其实值得中国举重人学习。他说:“中国举重‘霸主'地位不是一成不变,只有相互学习才能不断提高自身水平。”

  里约向赵常玲敞开大门

  在伦敦奥运会上,赵常玲不仅拿下女子举重53公斤级金牌,还打破了挺举世界纪录,足见这位19岁的小姑娘在该项目的绝对优势。赵常玲回国后曾表示自己的根在中国,“代表中国参赛夺金才是我的梦想”。

  如今回到中国,能否继续参加比赛也成为赵常玲最大的疑问,据悉,湖南省体育局也迫切希望她能够出现在明年的全运会上,增加湖南队在该项目上的胜算。中国举重协会副秘书长李浩表示,目前讨论赵常玲能否代表中国参赛、能否参加全运会,“还没有走到这一步”。获得中国国籍是解决赵常玲参赛资格的前提。

  如此看来,赵常玲能否如愿参加全运会以及今后的国内比赛还不明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19岁的她在未来4年内都无法参加国际举重比赛。根据国际举重联合会的规定,第二次更改国籍的举重运动员在4年内不能参加由国际举联主办的相关赛事,其中包括世锦赛、大奖赛、洲际比赛等。不过根据国际奥委会的规定,这一“禁赛”期限为3年,也就是说,4年后的里约奥运会的大门仍然向赵常玲敞开。

  李浩25日说:“赵常玲恢复比赛的前提是获得中国国籍,否则讨论一切都没有意义。有关赵常玲的合同是由湖南和哈萨克举协双方签订的,具体到申请中国国籍的环节,也是由湖南方面进行办理。中国举重协会已经就此事与湖南省体育局进行了沟通,目前正在等待他们确认赵常玲获得中国国籍。”

  而此前已经有消息称,赵常玲正在办理第二代身份证,而根据《居民身份证法》规定,“外国人、无国籍人在中国境内定居,并被批准加入或恢复中国国籍的,在办理常住户口登记时,应当依照《居民身份证法》的规定,申请领取居民身份证”。湖南体育局相关负责人透露,赵常玲将到北京的哈萨克斯坦驻中国大使馆办理手续退出哈萨克斯坦国籍。

  中国女举的奥运会参赛资格竞争非常激烈,缺乏国际比赛经验是否将成为赵常玲日后争取奥运会门票的“短板”?湖南队教练贺益成表示,赵常玲已经在伦敦奥运会以及之前的世锦赛以及亚运会上体验过国际比赛的感觉,相信这位身经百战的年轻运动员能够在未来四年保持良好的状态。“很多时候国内比赛要比国际比赛竞争还激烈。”贺益成说。

  湖南体育局不愿具名的负责人透露,目前赵常玲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参赛资格,而是哈萨克斯坦举重协会不太愿意“放人”。此外,他们之前承诺给赵常玲的奥运夺金奖励还未兑现。湖南省体育局已经于8月底和9月两次致函哈举协,希望尽快让赵常玲办理归国手续。

  而当年与赵常玲同时出国的姚美丽(伦敦奥运会63公斤级冠军“马内扎”)并未同时归国,目前仍然留在哈萨克斯坦。据知情人透露,姚美丽已经与哈队内的一名运动员相恋,而这名运动员是当年从俄罗斯更改国籍来哈的。“姚美丽已经快30岁了,她可能想组建家庭,回国参赛的愿望不如赵常玲强烈。”这位知情人说。

  政策有待完善 运动员应受到关怀

  作为中国举重首个代表外国运动队参赛且夺得奥运金牌的运动员,赵常玲已经创造了历史,此外,她还是中国首位夺金后归国打算重新代表中国参赛的运动员。而这次她的回归,吸引了很多目光。

  “她有点烦,人也不在长沙。”曾经担任赵常玲教练的周继红替弟子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可想而知,年仅19岁的赵常玲没有想到自己回到中国的消息受到广泛关注,甚至引发了有关省市奥运资格之争的“口水战”以及对中国举重协会领导的质疑。

  “现在赵常玲只想安静地把一些手续办理完,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而不愿意被媒体过多打扰。”周继红说,“以后她回来的话,谁来训练她,也要看领导的安排。”

  “这样的案例我们此前从未遇到过,因此对于中国举重协会来说也是新的问题。我们今后还要完善相关政策,希望能够再有类似问题出现时处理得更加顺畅。”中国举重协会官员李浩说。

  国家体育总局人力资源开发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运动员交流在羽毛球、乒乓球项目十分常见,他们的相关政策、转会费规定也很完善。举重项目运动员转会的案例很少,所以相关的政策规定也不是很成熟,今后还有改进的空间。”

  乒乓球、羽毛球等中国优势项目也有不少选手更换国籍代表他国出赛,也有选手在重大比赛中击败中国选手,一度还被称为“海外军团”,在国内引起了很大反响。但这次不同的是,第一,举重是个相对冷门项目;第二,赵常玲出国的时候年纪很小,而其他优势项目的选手出国基本都在职业生涯的中后期;第三,赵常玲又回来了。

  这些,都是转型期的中国体育必须面对的问题。赵常玲或许只是个开头,显然不会是最后一个。既然已经没有“未雨绸缪”,那么,中国体育不应该失去“亡羊补牢”的机会。

  上海体育学院人文学院院长肖焕禹教授认为,中国举重逐渐在世界范围内建立霸主地位,很多国家甚至开始放弃举重项目,中国将优秀的举重选手交流出国,通过选派优秀队员代表他国参赛,来带动该国举重运动项目的发展。从短期看,是为自己树立潜在对手,从长远看,这对推广这些在世界体坛上相对受冷落的体育项目有益。而按照中国举重协会与哈萨克斯坦举重协会签订的协议,中国输出的运动员如期回归中国,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肖焕禹还特别指出,关注此事的相关部门、官员以及民众应该给予赵常玲本人更多的尊重和理解。他说:“赵常玲到哈萨克斯坦时,年仅14岁,现在她也才19岁。她已经承受了太多舆论的压力与公众的质疑。其实,无论是‘出走'还是‘回归',都远非赵常玲个人能够决定的事情,希望给予她更多的尊重与理解。”

  与同龄人相比,14岁就远赴异国他乡的赵常玲具有更强的抗压力和适应力,在激烈的竞争中夺得奥运会冠军更是不易。武警总医院心理学专家史宇认为,对于过早离开监护人的青少年,如果缺乏与亲人、朋友之间的联系,很容易陷入焦虑情绪,长此以往则会导致安全感的严重缺失。比起同龄人,赵常玲更渴望爱护和关心。

  史宇说:“赵常玲奥运夺金却引发了质疑,这会让她产生‘不公平'的情绪,她会想,为什么别人获得奥运金牌,得到的都是鲜花和掌声,而自己付出了更多的艰辛,却要面对这么多的质疑?这对于一个不足20岁的年轻人,是不公平的。”

热词:

  • 赵常玲
  • 关怀
  • 政策
  • 规定
  • 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