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新闻资讯 >

[CNTV记者归来]杨健:刘翔比赛我不知道内幕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7日 09:30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收看中国网络电视台CNTV的《记者归来》,我是主持人汪昂。今天的节目依旧是我们的奥运系列,一提到奥运会的田径比赛项目,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一个名字“中国飞人”刘翔。可以说在2004年刘翔创造历史,那么在2008年的时候,他因为伤病的原因退出了比赛。这届的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也是因为伤病的原因摔倒在了跑道上,很多网友对于这样的一个表现提出了质疑,有人说他是英雄,有人说他是演员,到底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故事?今天我们就邀请到了中央电视台的著名体育评论员杨健先生来到演播间跟大家聊一聊。首先欢迎杨先生!
    【杨健】: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来到CNTV,每次来这儿做节目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奥运会之后跟大家在这儿沟通沟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有人“拍砖”是好事

    【主持人】:我们知道当时很多的电视观众包括田径迷都看到了您的解说,我们知道这一届的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刘翔摔倒了,之后您是含着泪解说的,有些网友提出了一些质疑,比如说您是在演戏,您对这种质疑怎么看?
    【杨健】:我觉得大家看待事情的角度不一样,每个人的心态不一样,每个人的思想状态不一样,可能反映出的这个结果是不一样的,我非常理解。但是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一直是非常崇尚体育解说当中真实性的体现,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转播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实际上后来我也回来思考了很久,我觉得实际上这是一件好事,我觉得这可能是大家对刘翔的重视,包括对刘翔这样一个个体的重视。我觉得任何事情这么多人关注总比没人问津更理想,所以这实际上是对中国田径这个项目来讲,我觉得是一个好的现象。大家在关注他,大家在思考他,然后有不同的声音、不同的评论,西方新闻学理论不经常说嘛,当一件新闻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每个人从不同的角度去评判它,去争论、不停地去争论,甚至是争吵,有可能有些人带来是一些阴谋论和负面的这种观点,但没有关系。越是这样激烈的争论,越会使事实更加鲜活,使真理更加鲜活,让大家通过这个事件之后,对这个东西有一个更加好的推动力,在这件事情上,我非常欣赏这个观点。

    比赛前我并不知道任何内幕

    【主持人】:我们回看这个比赛的视频会发现,您在当时的视频当中有这样一段词,“以我对刘翔的了解,他应该知道他今天是跑不到终点的。”这句话什么意思?是否您在解说之前就知道了一些内幕?
    【杨健】:是,我在解说之前知道他有伤,跟大家知道的情况差不多,只不过我的渠道不太一样,我的渠道比如说通过田径队里边,包括田协那边给我的消息,但是内容跟他比赛之前网上那些消息基本一致,就是我拿到这个消息的深入程度跟大家基本上是一致的。我对他的评判,只不过是通过我对他解说、他的比赛,关注他比赛11年,跟踪他的11年,所有解读他的比赛的这种积累和到伦敦之前的一系列比赛包括我在看他第一枪比赛之后到热身场地训练的一个细节,我综合的一个反应吧。我觉得这种反应不能说自夸,只能说是我有,但是我这种反应是最直接,距离最近的,所以我把我心中的反应给表现了出来。我觉得我这个角色是接近刘翔,然后去释放、升华他,去让大家感受这个项目的中介,我做出这样的反应,第一时间把我的这种反应传达给观众,也是让大家有一个心理预期和对这个比赛之后有一个预判,我是想达到这种效果,这也是我的职业操守。

    比赛前我预测有四种可能

    【主持人】:在稍候的8月22日央视的研讨会上,你们解说组组长沙桐也是表示,您在解说的时候实际上事先已经预备好了这四套方案,是有这样一回事吗?
    【杨健】:其实这不叫预案,我不知道是不是用词不当,还是大家对这件事情反应过度,其实不叫预案,我一直在业务研讨的时候,包括对很多重大比赛的准备之前,这叫四种预判或者四种可能。包括2004年雅典的时候,刘翔当时有机会赢,我对他的预判也是有要有很多预案的,因为他有可能要赢,有可能要实现历史的突破,当时作为最近距离接触他和要去解读这场比赛的我来讲,我必须要做出准备。我作为这种可能性的分析纯属从专业的角度出发,没有人看刘翔比赛比我看得多,没有人关注他的训练,包括他整个的状态,包括对田径跨栏的了解,我相对多一些。2004年我也会有这种准备,2007年大阪的第九道奇迹也是一样,包括在上海的时候,雨停了,风静了,刘翔回来了,他跑了13秒以内,以及在尤金的比赛,他跑了12秒88、12秒87的时候,我都是有准备的,这叫一种准备,这是一个解说员的职业模式。像你今天做这个采访,你也会有提纲、有预案,你不能上来信口开河,随便地问,是吧?
    【主持人】:所以说这不是一个预案,这是一种对运动员的判断。
    【杨健】:这是职业规矩。
    【主持人】:这四种判断分别是?
    【杨健】:第一个就是说他有可能伤得很重,他完成不了比赛,特别比赛当中会受到伤病的困扰,然后中途受伤。第二种可能性是他会很艰难的晋级。第三种可能性是在比赛过程当中,他相对顺利,但是也不是很完美。第四种比赛是刘翔顺利完成比赛。其实你赛后包括研讨之后分析的时候,要是从一个明眼人来看,你说你这种预判全是废话,因为就这四种可能性,也不可能分析说,刘翔跑的时候,飞出一个东西给他砸一跟头,那是天书奇谈。为什么我要把他捋出来呢?因为我要对他的比赛做一个判断和我主观上通过分析会有一个比重的倾斜,我这种预判来讲,在2004年雅典的时候,我给他的预判是第一刘翔很可能赢,很可能赢但是会赢得很艰险。第二,刘翔会赢,有可能非常漂亮地赢。第三,刘翔也表现非常完美,但没有赢,没拿过冠军。第四,刘翔因为第一次进入了决赛,出现了失误。你看我这四种预判结合雅典的比赛,你觉得杨健也是一个神经病,只有这四种可能。我这四种预判为什么跟刘翔在伦敦的这四个预判不一样呢?因为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他现在 29岁的刘翔,受了伤病困扰,包括在伦敦的时候我看他热身训练的时候,一系列综合的评判,他就有这四种可能性。第一种可能性非常非常大,我就针对这个情况分析给大家听,我不能下武断地定论,我毕竟不是刘翔,我也毕竟不是他身边,我也不是他的教练,我毕竟不是一个亲历者,只是一个媒体,只是一个相对比较了解他,然后比较关注他,相对距离观众较近的媒体,所以我是这样一个分析,这是任何一个解说员都要去做的功课。

    含泪解说发自内心不是演戏
 
    【主持人】:这一次如果用10分来打分的话,您给自己评价是打多少分?
    【杨健】:我没法打分吧。其实我对我最后的这种表象来讲,我觉得我也不是说非常满意,我哭了,我哽咽了,因为那个时间是发自内心、顺势而发的,我确实是控制了,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太符合电视规律或者新闻媒体记者需要达到的这种状态。
    【主持人】:确实是忍不住。
    【杨健】:我确实是忍不住,我也知道,我只能说是我能力有限,我其它方面的能力可能是比较强,包括对田径的理解,没有人比我理解得多,我在田径解说方面会比较简单地、清晰地把很复杂的理论传递给观众,大家会接受,他们会说杨健这方面不错,但是我可能其他方面比较弱,比如说我的情感控制方面、语言方面,我不认为我是一个能力非常强的,我可能是在其他方面相对突出,我适合坐在那个位置上,没有人比我更适合,但是我有我的弱点,我不是一个能力超强的人。
    【主持人】:毕竟是个感性的人。
    【杨健】:对,我不知道我最后的哭,包括情感的真实体现是对还是不对,我现在也没想明白,但是我已经做了,我就没有什么可考量和可去分析的。说你总结总结万一以后遇到这种情况,我觉得不会再遇到这种情况了。因为刘翔只有一个,等于他是2001年成名的时候,他是21岁,那个时候我是23岁,他2004年雅典一飞冲天的时候,他是24岁,我是26岁,他现在29了,我30多了,这种并肩成长的状态不会再有了。

    可能80年都不会再出一个“刘翔”

    【主持人】:这次的比赛有没有说一些客观上和主观上其他的因素上导致他不得不跑?
    【杨健】:我觉得那些都是咱们媒体去分析,因为那是刘翔很特殊,他是中国体育在某些方面的代表,为什么是这样?大家可以去探讨,这个项目太难了,我们的体育输出对于国际上对中国体育的认知,刘翔、姚明,包括李娜为什么这么受认可,包括姚明也没拿过世界冠军,刘翔的辉煌是2004年到2007年,为什么还是受到国际上的关注?包括李娜。这是对体育的一种普世价值的认定,不是说其它项目,比如说像那些金牌不璀璨,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说对体育的认定。我们这个项目太弱了,田径太弱了,在这个项目当中,你培养出像这样天才型的、综合能力这么强的运动员,30年,甚至50年,我认为80年可能都不会再有这样的运动员出来,因为他太特殊了,所以太多光环了,他拥有这些东西,大家可能觉得这些钱全让你用什么的,你有再多的物力、人力、精力,你没有这样一个人,你培养不出这样的。我们不是说后面有很多天才,刘翔压了很多人,只是刘翔获得这样一个机会,不是《中国好声音》,他唱得非常好,是因为给了他这个机会,后面有很多会唱歌的人,那是唱歌,这是田径,在我们这种身体素质、我们这种身体条件只有一个刘翔,50年、30年、80年之后只有这么一个人,没有了,真的没有了。他要想比得好,他必须保持高强度的训练,他必须保持开车的话,他必须保持一定频度当中要把车开到五挡,不停地去刺激自己的肌肉,然后去达到一个高峰,一般运动员包括像欧美运动员,他不用这么强的强度,明白吗?只有这样才能够跟他们抗衡,我们这儿的运动员,我们只有一个,像美国三剑客,梅里特不行了奥利弗,奥利弗不行了有阿莱约翰约,阿莱约翰约不行了还有理查德斯,理查德斯不行了还有德恩拜利,是这样的,有一个群体,我们虽然有刘翔、史文鹏、谢文俊这种的,但是差距非常大,不是在一个层次上的,我不能说那些运动员的天赋不好,但是确实差得比较多。从这个角度来讲,他是唯一的,他伤了就是伤了,他必须保持一个高的强度,谁都不能保证持续保持一个高的强度的时候,为一个奥运会去备战的时候他不出事,你说你们都是干嘛吃的,医疗团队干嘛吃的,花那么多钱。他是一个人,有的时候得了病,医学都没有办法,就是一个人,他就两条腿,两只脚,两个胳膊,他每天在这儿练,你说他不上强度吗?不上强度就不行,上了强度就可能会出现意外,怎么办?因为我们只有这一个。

    刘翔跳回赛场因为走错门

    【主持人】:我们在论坛上也发表了讨论,很多网友积极参与进来,发表了一些比较尖锐的问题,我们挑选一个。刘翔因为2004年辉煌了之后,他身上有很多其他的光环,比如说他是很多很多广告厂商的代言,比如:可口可乐、凯迪拉克、青岛啤酒,诸如此类很多,这之间是存在很多商业利益,有些网友大胆猜测说,这次刘翔是因为广告商的利益,所以说不得不来演这么一出戏,所以说很多网友指出细节,为什么?他的证据在于刘翔摔倒之后,是有人把他叫回去的,我们注意到画面上是有一个人喊他的,是不是因为赞助商说,你要完成比赛,我才能给你钱,据您了解,您怎么看?
    【杨健】:这个我不知道,可能我这人不是特别八卦,我只是一个体育解说员,我可能只是单从体育的角度去理解一些问题。其实在干这行的时候,我一直在秉承一个原则,我把它干得纯粹一点、简单一点,它就是体育,当他上跑道的时候,他就是一个运动员,我也知道现在体育商业化非常严重。一是我不了解,二是我也不太关心,我只是在那一瞬间解读的是一个运动员在体育赛场上体育的东西,我觉得从我的角度来讲,他那天的比赛是按照常规来讲,无论他受伤还是他不能完成比赛,他是不能从运动员入口进的,因为还有别的运动员出来,这是不符合常规的。
    【主持人】:所以说工作人员叫他是因为他从入口走了。
    【杨健】:对,因为他是从入口走了,而且他摔倒的以后在第一个栏和第二个栏之间,从他的潜意识来讲,刘翔可能觉得那个地方比较近,他的腿确实可能走不了,所以他才往那边蹦,被工作人员拦回来了,他可能才有反应。我相信他那会儿脑海当中也是比较混乱的,他往那边走,一瞬间、一系列,以我的感觉,我也不知道内幕。
    【主持人】:你那一瞬间在脑子里面想什么?
    【杨健】:以我的解读和我的心理反映来讲,我觉得都是顺势而发的东西,可能就是蹦过那几个栏之后,觉得奥运会就结束了,自己职业生涯当中最后一届奥运会了,表达一下也是很正常的。
 
     观众大多缺乏体育体验

    【主持人】:也有网友质疑,像诸如这么大的奥运会的比赛,全世界性质的,刘翔摔倒之后,为什么没有专业的医疗团队立刻上来,而是他单腿蹦到终点,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您认为?
    【杨健】:是因为他会有一个应急的处理吧,因为在运动员摔倒的时候,比赛还没有比完,比完的时候出成绩,刘翔躺在地上,他是慢慢地起来,这个时候我觉得按照常规来讲,医疗团队包括奥运会的现场是有预判的,说这个运动员是不是还能碰,还能动,如果还能动,他就会慢慢地走到场边,轮椅、医疗官员会及时地过来,这些都很正常。他能蹦到终点,我觉得是刘翔自己一个状态,他觉得自己还行,他觉得一条腿还没问题,心情也挺复杂的,如果他一直躺在那儿,肯定马上被抬走。这个东西网友质疑,我觉得还是那句话,可能大家看得少,你看得比赛少,你相对看到运动员摔倒的比赛更少了,你不知道这里边是什么东西。他们可能说,你老这么说,问题原因就在这儿,我不这么说能怎么说,你老说你比我们看得多,我是看得多,我说得你不明白,不明白你就去指责,你就去质疑,事实就是这样,你老是指着我鼻子说,你把后面的阴谋说出来,没有,你看得少,你不理解,我跟你说了之后,你只能稍微理解,你还是不能理解,你会用自己的意识和思维去判断。

    刘翔的悲壮让我动容

    【主持人】:当您看到刘翔亲吻最后一个栏架的时候。
    【杨健】:其实我没看见。那会儿我还没说话,他摔倒之后,我就已经是控制,不能继续了。
    【主持人】:我记得当时的画面是空白了很长一段时间。
    【杨健】:对,那会儿他摔倒我就觉得挺惊诧的,后来我就不知道什么感觉,我就看到他就在那儿躺着,捂着自己的脚,咬着牙,给了一个特写,我还没有动容。后来他捂着自己的腿,一咬牙,一转身,又没起来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有点儿惨。我说像这么一个天才型的运动员,亚洲的骄傲,最后一枪比赛,奥运会最后一战,比得这么惨烈,有点儿英雄迟暮的感觉。我不会觉得是不应该这样,但是当那一瞬间,我觉得有点儿惨,有点儿悲壮,我动容了。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他那个举动是什么意思呢?是告诉大家我就此不跑了,打住了,退役了。
    【杨健】:我不知道,因为我没看见,我没看见新闻,那一瞬间之后,他又跑了,后来他就蹦,蹦的时候,我就有点儿动容了,然后我这人其实也挺感性的,比如说我看一些感情比较丰富的影视作品,我还觉得挺受感染的,有些人说我的泪点比较低,我觉得那一瞬间我就想关话筒,因为确实泪流满面已经不能控制了,很长时间没说话。他在往回蹦的时候,我试图开了一次话筒,不能不说话吧,因为那是直播,我有我的职业角色,但是我说了两句,好像说了俩字,一顶到这儿又不行了,人在哭的时候是说不出话来的,真说不出话来,除非那真是演戏,后来我也去了解了解,真的演戏随时能哭,那还能说出台词。我真说不出话来,我又关上的,又关上了还是不能说,再一按,我就说刘翔挺惨的,以这样一个形式结束比赛,我说那一会儿幸亏是放慢镜头,我耳机里的导播是转播的总负责人张志,张大力老师说杨健你别看了,别再看画面了,我估计那会儿我们整个IBC导播的总部很多抽泣的声音了,鸦雀无声。就看着我那儿是哗哗哗流眼泪,放慢镜头的时候我开始说,我说确实太惨了,导播就说别看了,你别看回放了,看着场上说,我不可能不看回放,因为以我解说的经验,我是一直看显示器的,我从来很少看现场,我看现场看得角度跟大家看事情角度不一样,我觉得要跟大家看一样的东西,现场那只是丰富我看到的东西,所以一看画面就不停地回放,他捂着脚在原地翻来覆去的,确实有点儿惨。

    不再期待刘翔参加下一届奥运会

    【主持人】:这么多届奥运会了,还期待下一届田径110米栏的赛场上看到刘翔吗?
    【杨健】:我不期待了,我觉得这有一个争论,包括之后我们也在聊,我的很多朋友也说,世界上有很多像我们的老运动员坚持了五届、六届,甚至七届运动会,你想28年,比到28年都有,说像刘翔这样的运动员再坚持,使自己的职业生涯更长没有问题。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讲,我一是从个人情感上来讲,我觉得这么悲壮的一个结局,我觉得可以收了,太不容易了,我练过田径,我知道田径太难了,太辛苦了。
    【主持人】:可以退休了。
    【杨健】:另外一个还是说那句话,田径项目太特殊了,不好练,还是算了,30多岁的中国运动员,真的是没法练。我还是举一个例子,欧美运动员,黑人运动员来讲,是一个黑色橡胶的话,你弹在踏板上都可以蹦起来,我觉得我们的运动员的身体条件就是硬塑料,就是黄色的硬塑料,像刘翔这种很有天赋的运动员,也不能摆脱这种基础,所以我觉得因为岁数大了确实太难恢复,上了强度之后,你恢复不过来。咱们岁数大了,你熬一夜,可能一个星期都缓不过来,年轻的时候,17、 18岁的时候,熬一宿,大家喝酒什么的,第二天早晨还可以踢球,我觉得这是有差别的,健康最重要。

    很难再有第二个“刘翔”出现

    【主持人】:据我们了解,您以前也是练过110米栏的,那您觉得在这样的一种制度下,比如说刘翔退役了,您觉得还会出现下一个刘翔吗?
    【杨健】:我觉得太难了,30年、50年都很难。因为这个项目不适合咱们练,咱们是在迎难而上,不适合你练,你这个身体条件不适合干这个,有很多人就说,你又拿身体说事,就是这么一个真理,对不对?我觉得还不像其他的东西,团队项目、球类项目,可以用你的意识,其他方面去来影响,这个没有技巧,跑就是这样,你从小跑不过人家,你就是跑不过他。
    【主持人】:身体素质在那儿。
    【杨健】:你再怎么练你也跑不过他,这是一种天赋,跑跳投的东西是一种天赋,我觉得太难了。
    【主持人】:下一届奥运会您还解说吗?
    【杨健】:应该去。
    【主持人】:希望您能够再次给我们带来一些比较经典的比赛,同时给大家带来一些快乐。
    【杨健】:其实我觉得奥运会的体育比赛是世界上最经典的比赛,我一直认为奥运会和世界杯这两个大赛跟一般的我们对体育的理解不一样,在我的思维当中,奥运会、世界杯加上体育比赛是三个体育组成部分的,奥运会所有的项目,特别是我解说的项目像篮球和田径是伟大的比赛,我这么说可能大家不理解,我已经尽全力地去升华它,去让大家感悟这个东西好看,可能刚刚我也说中国运动员从事这个很难,很难让大家有真正的归属感和认同感、豪迈感,但是我还是要让大家觉得这个东西确实是太棒了,你不看太可惜了,所以下一届奥运会我们还会全力以赴的,全力以赴让大家感受奥运会体育比赛的魅力!
    【主持人】:好,再次感谢杨健先生今天参与我们现场的讨论,同时也感谢各位观众朋友收看,以上就是本期节目的全部内容了,下期再会。

热词:

  • 杨健
  • 刘翔
  • 奥运
  • 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