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体育新闻 >

解读斯诺克第一夫人:天赋被丈夫发现 50岁退休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6日 09:11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CNTV综合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生日:1967年12月11日

    出生地:英格兰巴斯,3岁移居苏格兰。

    最难的斯诺克规则:在犯规后置球,完全支持电视辅助系统!

    最坏的习惯:迟到,把事情拖到最后一分钟。

    最喜欢的电影:《肖申克救赎》。大儿子的名字就取自主演摩根·弗里曼。

    最爱的斯诺克场馆:亲切的克鲁斯堡和吵闹的柏林藤普杜音乐厅。

    米克拉·塔布

    美女也爱斯诺克

女裁判塔布

  从球手到裁判

  丈夫发现塔布天赋

    在成为职业裁判前,塔布曾是一位颇有成就的台球选手。23岁时她开始代表苏格兰女子八球队出赛,一打就是十年。1997和1998年,塔布作为队长两度带领球队夺得大满贯赛冠军。这两年中她还拿了英国女子单打冠军和欧洲女子黑八冠军赛的头名。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塔布和丈夫罗斯·麦恩尼斯创办了一项业余八球比赛,她开始尝试担任裁判,丈夫也发现了她在这方面的天赋,并鼓励她成为职业裁判。1997年,塔布在格拉斯哥的圣安德鲁斯杯中完成了自己作为职业裁判的首次亮相。

    至此为止塔布还从未与斯诺克运动扯上什么关系,但命运在2001年敲响了塔布的门——或者说拨通了她的电话。当时世界桌球与斯诺克协会希望改变斯诺克被男性主导的形象,时任主席麦克肯兹主动通过电话联系塔布,询问她是否愿意参加面试。塔布顺利入选,并在次年的威尔士公开赛上闪亮登场。2003年,塔布又成了首位登陆克鲁斯堡的女性裁判,在当赛季的世锦赛中执裁了马克·金和德鲁·亨利的比赛。

    此后塔布作为职业斯诺克裁判的生涯可谓顺风顺水,2007年2月,又是在威尔士公开赛上,她成为首个主裁排名赛决赛的女裁判。在积累了多次大赛决赛的裁判经验之后,塔布终于等到了每个斯诺克裁判都梦寐以求的机会——担任世锦赛决赛裁判。2009年,塔布同希金斯和墨菲一起亮相世锦赛决赛。回忆这次比赛,一切都还清晰可见:“在摆完球之后我就非常紧张,那距离比赛真正开始还有40分钟,那就是我生命中最长的40分钟。但在第一局结束之后我就恢复了平静,而且如此重要的比赛也让我发挥出了最好水平。”

    现在,一些塔布的粉丝会专程到场观赛,只为一睹第一女裁判的风采。塔布虽然身形娇小,可在比赛过程中表情严肃且不失强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这位苏格兰女性当成斯诺克的“第一夫人”。

  50岁时就退休

  希望在赛场上很漂亮

    虽然在场上严肃,但生活中塔布只是位普通的母亲。在脸书、推特等社交网站上,塔布很喜欢和自己的支持者互动,也会分享比赛中的感想和日常生活中的牢骚。现在塔布同丈夫罗斯、儿子摩根和普莱斯顿住在邓弗姆林,在不去球场的日子,这三个男人就是她的中心。

    塔布的丈夫罗斯同样是八球高手,获得过四届八球世锦赛冠军。但自从塔布成了斯诺克明星裁判。罗斯就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孩子和两人经营的赛事推广公司上。塔布说起家庭总是爱意十足:“罗斯是那种很自信又叛逆的人,一般人马上就会讨厌他,但我就是喜欢他这样。他很有天赋,也许别人是有点嫉妒吧。”

    为了支持妻子的事业,罗斯的确付出了许多。今年的5月3日是两人结婚十周年纪念日,但塔布无法同丈夫一起度过。两人计划6月前往伦敦放个小假,看一场塔布最喜欢的音乐剧《悲惨世界》,然后再去吉米·怀特的表演赛消磨一些时间。塔布就是不能忍受没有台球的日子!

    在证明了斯诺克不仅是男人的运动之后,塔布更加希望成为职业女性的代表人物:“我在一个非常困难的环境中成功了,而且有无数眼睛在盯着我。所以我认为要敢于尝试,有好的时候也会有坏的时候,我也在比赛中犯过很多错误。”

    塔布已经年满44岁,她计划在50岁之前退休:“我不想成为那个在球台边走来走去的老女人,有些男性裁判在50岁之后仍在坚持,但对于女性来说有些不同。我以前就知道自己是个漂亮姑娘,但随着年龄增长要保持这些太难了。”作为一名女性,塔布打心底里希望赛场上的自己能更美一些:“我很容易长胖,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好,几乎一直在节食。我喜欢匹萨和印度菜,但现在几乎不碰了。你知道一顿印度菜含多少卡路里吗?”

  跳过五年学徒期

  却只想做个普通裁判

    塔布每次在决赛出场前要花上30到60分钟精心打扮,发型、化妆、衣服和饰品都要做到最好,因为“作为女性应该关心这些,不能像男人们那样一走了之”。所以塔布并不介意人们用“性感”之类的字眼形容她,只要这不成为她唯一的标签就好。在与世界台联签约之初,为了尽快改变斯诺克的形象,塔布被特批跳过了五年的学徒期,以至于在业内遭到了不少非议。但塔布心中始终有一个目标:“我希望人们仅仅把我当做另外一个普通的裁判。”

    对于观看了本届世锦赛决赛的观众来说,一定会对塔布把粉球放回被红球包围圈内的过程印象深刻。塔布不得不用上自己准备的两个定位器,先取走一颗红球,再把粉球放回点位并保证不碰到其他的红球。通过摄像机镜头,可以看到塔布的手在颤抖。首先她的个子不高,因此要看清球型十分不易,第二她非常清楚那时所有观众的视线和摄像机的焦点都汇集在她的手上。即便如此,塔布还是完成了这个艰难的任务,证明了自己并不是靠性别与美貌走到这一步。

    经过十多年的打拼,塔布战胜了所有的质疑,终于证明了自己作为一名裁判的价值:“在场上我能够感到自信,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意识到我不是个绣花枕头。球员们会特意走过来,说我做得不错,这种感觉很棒。”

    而本届世锦赛也许还有一层更重要的意义,在4月24日晚间进行的首轮比赛中,塔布和来自中国的女裁判诸瑛分别担任两场比赛的主裁,这也是克鲁斯堡首次有两位女性裁判同时出场。当两人走出通道时,组委会播放的音乐是《姐妹们为自己而战》。

热词:

  • 斯诺克
  • 第一夫人
  • 塔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