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篮球 >

李春江除了霸气还有细腻 高层:他曾委屈落泪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6日 09:14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体坛周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上腿门”后的广东主帅

  两极化李春江

  霸气+匪气

  总决赛第一场,李春江的“上腿门”,再度将他推上了风口浪尖。之所以在这里用了再度这个词,是因为外界对他的评价,始终都是批评多于赞扬。他张狂的外表,豪爽的性格,相对这个讲究中庸之道的环境来说,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镜头重新回到总决赛的第一场,第三节,卫冕冠军广东队和坐镇主场的北京队分差被扩大到24分。场上不时的响起刺耳的哨声和球员相互间的指责谩骂声。李春江在叫了一个暂停之后,做出了极为大胆的决定:五上五下。全华班去挑战北京队,还大喊“上腿”,虽然之后也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上腿”到底是恶意还是正常技术的另一种称呼众说纷纭,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次换人之后,广东队收到了奇效,他们硬是将分差缩小到只剩3分。

  输了比赛,李春江也受到无数的指责和谩骂,“上腿门”成为媒体、球迷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而李春江再度被冠以霸气和匪气。甚至将他过去在赛场上,怒骂裁判,当年率领国青队罢赛等等一起被提及。

  这些年来,李春江的个性,让他吃了不少亏,也正是因为他的个性,才成就了如今的宏远王朝,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小看这样一个人,是他率领广东队掀翻了曾经威震江湖的八一王朝,重新建立自己的王朝,他是八年中获得过七个总冠军的教练,在CBA的众多教练中,他也是第一人。

  这些都非凭空得到。

  杜锋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李春江。1996年,杜锋在北体大训练,那年的全明星赛正好放在北京,杜锋带了一个篮球去找明星签名,刘玉栋、巩晓彬、孙军这些人的签名全都要到了,他记得李春江穿一双红色的耐克鞋,格外显眼。没想到,时隔一年之后,97年的全运会,杜锋就和李春江成了队友。也是那届全运会,让杜锋真的开了眼,见识了李春江的水平。

  “当时,他的投篮是很有代表性的,就是快攻当中的多打少,或者1打0的,当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他首先就是跳投三分,他的特点就是在三分线外起跳,然后一直往里面滑翔,滑翔到罚篮线的地方出手,然后球还能投进,这就说明他的滞空能力和对球的感觉,手腕的柔和性非常好,到现在为止,一般人都做不到。”杜锋说。

  几乎每一个来到广东队的外援,都要先过李春江这一关——中圈勾手投篮,当年的“死神”帕克,现在的布鲁克斯,都跟李春江比试过中圈勾手,全都败阵。这是李春江给外援的下马威。即便是现在与队内球员比赛投篮,李春江也能与朱芳雨、王仕鹏等持平。“我和朱、大鹏也算是顶尖投手,那么老李的投射能力在CBA里更没人能超越,更何况他不训练都那么多年了。”杜锋说。

  李春江也练,每次训练结束,他把手机调成音乐播放功能,开始沿着场地慢跑,手机里面下载的几乎都是些老歌,整整一个小时,李春江一直这么跑。锻炼的习惯已经延续了快两年了,主教练的位置不好坐,总冠军教练的位置更不好坐,如果没有个好身体,一切都是空谈。

  这是意志力。去年联赛结束之后,李春江跟随队记者张健强随口说了句,“我准备戒烟了。”张健强还在取笑他,也就是说说的吧。没想到,从那之后,李春江就真的把烟给戒了。“真是不得不佩服他的毅力,和说做就做的勇气。”

  细腻+羞涩

  几乎所有了解李春江的人,无不提到他的心思细腻。

  董瀚麟曾形容李春江像孙红雷,“就是那种大大咧咧的东北爷们儿”。从外表来看,李春江就是这样一个略显粗狂的人。但聚光灯没有照射到的地方,却完全是另一番模样。刘宏疆说,“老李是一个心思非常缜密的人,他外表表达出来的东西,实际上是对他内心的一些掩饰,但是这种掩饰不是那种不想让你猜透,多少带有一些男人的羞涩吧。”

  李春江是一个很注重生活品质的人,前几个赛季,球队到云南打球,每次回来,李春江都会买一束新鲜的鲜花回来。平时休假的时候,也会和家人一起去逛逛花卉市场,选择一些花草回家插出一个很漂亮的盆景来。李春江知道CBA所有客场附近的菜市场,就因为他是一个对生活有着极高追求的人。在宁波,他知道在球队下榻的云海宾馆,左拐弯不远处就有个菜场,有时候他会去那里挑一些新鲜的螃蟹和虾,拿回酒店让厨师帮忙加工,然后美滋滋地享受一顿海鲜大餐。到杭州、福建这些客场的时候,他都会去菜市场转转,或者去找个茶庄喝喝茶。

  在执教的这些年里,李春江对于每场比赛衬衣和领带的搭配,都有着独特的见解。每场比赛衬衣和领带颜色和款式的搭配,甚至到对手表的搭配,对皮鞋以及袜子颜色的搭配,他都会很上心。而且,他很少去看一些时尚类的杂志,不会根据当季的流行趋势而改变自己的看法,他有自己独特的审美观。

  不得不提到,李春江还是一个大孝子。刘宏疆提到这一点,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瞬间,“有一次在客场打比赛,我正跟他闲聊,他突然就冒出来一句,‘我都三天没给我妈打电话了。’他会提出这样的话来,我想到我们这个岁数,真没几个人能做得到。”

  这两年,李春江把父母亲接到身边来,只要有时间都会回家陪父母说说话。哪怕是去了客场,也会第一时间汇报自己的情况,所以,对于李春江来说,三天不给父母打电话,都已经是极限了。去山东打比赛,他会给妈妈买一捆大葱,一大包馒头带回去。

  半决赛打完,广东获得两天假期,他带着父母亲和爱人张红一起去深圳看儿子李京龙在国青队的比赛,本来他是坐在主席台上的,后来挪到了篮筐后面,看得手心全是汗。可他带队打比赛从不紧张。

  还记得儿子李京龙刚去伟伦体校那会儿,很不习惯。有一次,老婆张红哭着给他打电话,“孩子在那太苦了,衣服都洗不了。”李春江就训张红,“男孩子吃点苦有什么不好,去住校锻炼锻炼不挺好吗?衣服洗不了,就慢慢洗呗。”电话里训完老婆,挂了电话,回过头他就问刘宏疆,“你说,我要不要买个洗衣机给儿子送过去。”

  在刘宏疆的印象里,李春江在他面前可没少流过眼泪,“我觉得,十次至少有八次吧,他流泪不是激动,是委屈,非常大的委屈。但是我觉得,他真的挺爷们儿的,平时从来不说出来,这可能也是我们团队最值钱的地方,有困难,绝对不会互相埋怨,另外,自己有委屈的时候,从来都是服从于大局,这也是我们从开始相处到现在最可贵的地方。”刘宏疆说。

  李春江则说,“经历了那么多,年龄也放在这,都快五十了,不会再像年轻的时候去计较一些事情了。”

热词:

  • 李春江
  • 国青队
  • 朱芳雨
  • C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