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冰雪运动 >

坚守十年 追雪为乐--中国单板滑雪的洋教父Steve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2日 14:02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新浪体育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史蒂夫

  说起“红牛南山公开赛”,有一个人永远也绕不开,他就是这个赛事的创始人,被中国单板玩家誉为“中国单板滑雪教父”的奥地利人Steve(史蒂夫)。Steve是中国单板滑雪运动的引入、普及和推动者,是中国单板滑雪运动最重要的开创者和奠基人。

  3岁滑雪,12岁痴迷单板

  Steve全名Steve Zdarsky,出生在一个有着悠久双板历史的滑雪世家。他的祖父就是赫赫有名的现代双板固定器发明者Nathias Zdarsky,他的父亲则在奥地利创办了一个著名的双板教练学校。在这种氛围中,Steve三岁便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滑雪板和鞋,开始练习滑雪。

  家族的声望加上极高的天赋,父亲一心希望Steve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双板滑雪运动员。然而,Steve12岁时偶然接触到了单板,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种自由不羁的滑雪方式,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很快就完全抛弃了双板滑雪。

  在欧洲,单板自它出现之日起便充满了争议。单板精神所标榜的自由、张扬总让习惯双板的人们联想到过度夸张的服饰、放纵的狂欢,甚至酗酒、吸毒等糟糕的事情。拥有家族双板荣誉的父亲,自然对Steve的“背叛”非常恼怒,“整整两年,我和父亲即使在一个屋檐下,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和所有单板滑雪的爱好者一样,史蒂夫喜欢穿宽大的衣服,听HIPHOP音乐,接着在众人的艳羡声中从几十米高的雪台上踩着块小木板纵身飞下,落地后则摆出一副很酷的表情好像刚刚的一切对自己只是小菜一碟。“与双板滑雪相比,单板更为自由奔放。你可以在跳台、墙壁、U形槽等各种环境下,玩出翻转、跳跃、空中抓板等各种极限动作。谁也不知道你的下一个动作会是什么,而这正是单板的魅力所在。”

  15岁遭遇雪崩,18岁巅峰受伤

  Steve在15岁时如愿成为一名职业的花样单板运动员。在技术水平上已经出类拔萃的Steve,喜欢上了高山野雪。这是一项更加刺激过瘾的滑雪方式,从雪山之巅一跃而下的未知性和对滑雪技术及反应的挑战性,让无数疯狂的滑雪高手趋之若骛,但同时它也伴随着巨大的危险性。

  Steve遭遇了雪崩,所幸死里逃生。 “雪崩,在一瞬间把我埋了起来。如果我的朋友们再晚五分钟找到我,我就死了。”即使现在回忆起来,那种死一般的感觉仍然让史蒂夫感到窒息,“完全没法动弹,我被救出来的时候,大小便都失禁了。”。饶是如此,他仍然没有疏离滑野雪。“单板的魅力在于,玩家会不由自主地投入进来。不需要教练或者父母在一旁督促,而是由爱好者自己分享其中的乐趣。单板就是生活,我不可能放弃它活下去” 。

  如果说,野地的雪崩让Steve尝到了死亡的滋味,那么18岁那年膝盖粉碎性骨折外加韧带被拉断则让他学会了用另外一种方式来看待人生。“在我最‘牛’的时候,我受伤了。你知道滑单板40%是靠身体,60%是靠脑子。一年后当我再度拿起单板的时候,脑子告诉我两个字‘害怕’” 。面对曾经让他兴奋不已的白色高台,Steve选择了等待。“我告诉自己不能再去做纯粹的运动员,我需要寻找一个新的方向,学习、充实、发展。”

  20岁从奥地利到中国,放弃学业执着追雪

  在大学里主修国际经贸的Steve,开始寻找除了单板以外的其他方向。他的目光瞄向了学习中文,这源于他母亲爱吃中国菜,小时候总带他去中国菜馆的影响。学习中文的Steve遭到了同学们的嘲笑,因为大家觉得那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一次偶然,学校挑选派往中国的留学生,Steve抓住这个机会报了名。由于他学习中文的基础,很顺利的申请到了奖学金。

  2000年,20岁的Steve来到了中国,在山东济南大学学习中文。然而雪季一到,Steve便按奈不住躁动的心,于是他只身来到当时国内最好的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推销自己,表示可以做单板教练。亚布力的人却问他:“单板是什么东西?”。那时国内几乎没人玩单板,亚布力虽然有几块单板却从来没人借出来玩过。Steve不自觉地变成了单板运动在中国业余玩家群中的第一个推广者。

  “我本来是来中国学中文的,可是我觉得还是更喜欢滑雪,一泡在雪场就不想去上学了,功课于是很不好,后来索性就不念了”。他的确是更适合滑雪场的生活,虽然连自己的中文名字都讲不利索,但当有人在空中做出一个漂亮的旋转后,他就会大喊一声:“牛!”

  扎根南山,雪季末的“单板狂欢”

  从亚布力到北大湖,每个雪季,Steve都会出现在东北的几个滑雪场。起初,雪场让他给双板教练们教授单板滑雪,可由于玩的人太少,又耽误时间精力,教练们练习的积极性也就不高。那段日子,Steve虽然每天都能玩上单板,但几乎没有朋友,所以并不开心。

  2001年,Steve认识了刚刚开业的北京南山滑雪场的老板卢健。卢健对Steve说:“你来帮我们南山推广单板吧,我付你学费” 。Steve来了北京,这一来就是十年。位于北京密云的北京南山滑雪场,是当时北京地区条件最好也是离市区最近的滑雪场,因此吸引了很多在北京居住的老外们的光顾,Steve很快跟他们成了朋友。在这些老外们的带动下,南山雪场逐渐有了中国年轻人玩单板的身影。

  令Steve印象深刻的是,经常看到一个穿红色雪服个子矮些,一个穿蓝色雪服个子高些的两个年轻人拿着单板出没在南山雪场。一天,Steve兴奋的向他们打招呼,很快三个人就成了无话不聊的铁哥们。这两个人,一个叫樊磊,一个叫李雨,如今他们已是北京雪圈响当当的骨灰级玩家了。三个同样痴迷单板的玩家,边玩边切磋,天天混在一起,很快就有人给他们起了个绰号“南山三剑客”。在他们三个人的影响下,南山雪场陆续有些双板玩家开始转向玩单板了。

  2002-2003年的雪季,经常来南山玩单板的人已经有数十人之众了。过了春节,眼看天气越来越暖和,离雪场关闭的日子也就不远了。一天滑完雪,Steve突然蹦出个想法,与樊磊和李雨商议:“雪场马上要关了,我们搞个聚会吧,也算哥几个对明年雪季一起玩的约定”,两人当即表示赞同,而且提议“规模搞得大些,把东北的几个哥们也都叫过来”。Steve说,“那就搞个比赛吧!”。于是,三人开始分头邀约,一场雪季末的、全国范围的、第一次的单板圈聚会和比赛就这样诞生了。

  20单板玩家聚南山,一箱啤酒做奖品

  一传十,十传百,“中国单板玩家首次南山聚会”的消息很快传递出去。1月底,20多个单板滑雪爱好者聚首南山雪场。既然比赛,就要像个比赛的样子,就应该有个体现公平的比赛设施。于是,大家一起动手,用了两个多小时,把原来的一个小雪包修筑成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小跳台。跳台修好了,大家就鱼贯一样抢着滑了起来,纷纷亮出自己的绝活。

  没有裁判,没有积分,没有赛道,没有奖金,有的只是一群单板玩家的激情快乐和一箱奖励胜利者的啤酒。3个小时后,天色渐晚,大家玩的非常尽兴,虽然都累了但兴奋劲却丝毫未减。不知是谁应着大家的欢呼声打开了奖励给胜利者的啤酒,于是大家便一哄而上抢了啤酒。作为东道主的Steve见此情景,就从雪场又搬来几箱啤酒,于是一场单板聚会就这样演变成了一场昏天黑地的啤酒大战。酒战一直持续到深夜,当大家清醒后,所有人都记得一句话“明年再来!”。于是,每到雪季末就举办一次单板滑雪爱好者的比赛和聚会,成了南山的传统,也成了Steve乐此不疲的年度大事,这就是延续至今的“红牛南山公开赛”。

  “中国单板教父”,单板就是“简单的、纯粹的玩”

  在雪圈里Steve被大家誉为“中国单板滑雪教父”。他将欧洲著名单板滑雪赛事运营机构Mellow引入中国,创立了中国第一个世界级水准单板公园——南山麦罗单板公园;他拍摄了中国第一部单板滑雪教学片;他和王磊等朋友组织的“Bloody Sunday”是中国最早的单板滑雪俱乐部活动;他是中国唯一一支民间单板职业滑雪队的组织者;他创立了连续举办十届的南山公开赛。

  队员们开玩笑的叫Steve为“史老板”。“他们都很不容易,单板滑雪这项运动在国外已经开展了几十年,有很成熟的文化氛围,小孩子们很小就可以接触到这项运动;而在中国,这是一项刚刚起步的运动,我们的队员中不少人也就只是在最近几年才开始练。中国至今还没有单板选手跑到国外去比赛或者训练,无论从收入还是其他任何地方与国外选手根本没法比”,Steve说。

  “史老板”与队员们相遇,是在九年前的第二届南山公开赛上。看到中国虽然没有单板基础,却有着一群热爱单板的年轻人,触动了Steve组建中国第一支单板队的想法。队员指着Steve开玩笑地说:“他那时穿着鼓鼓囊囊的滑雪服,帽子与滑雪镜把他的脸都遮起来了,让人看不清雪镜后的面貌。从雪场出来去喝酒,才知道他是个老外!”随后大家一阵狂笑。事实上,所有玩单板的人都会这样装扮自己,按他们的话来说,他们更喜欢以自己独特的单板技术来提高辨识度。Steve 以标准的京腔普通话强调:“单板人就要要有自己的范儿”。

  如今,身为Mellow中国公司CEO、南山国际滑雪教练学校校长的Steve,已经为中国培育出了20多名单板教练,数十人单板职业滑手。父亲对他的“背叛”早已释怀,并以儿子为骄傲。令Steve最为自豪的,是他与享有盛誉的国际品牌“红牛”共同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单板滑雪自由式(SLOPESTYLE)国际赛事——“红牛南山公开赛”。

  Steve说:“最初我只想做一个中国人的单板比赛,那时候只有很少的人玩单板,红牛加入之后,这项比赛成为了TTR全球赛历中最重要的比赛之一。如果没有红牛南山公开赛,我们也许只能从奥运会、世锦赛的电视转播里看到单板滑雪的比赛,可能还只是U型池的比赛,我们做了这么多年,就是希望让中国人认识单板,真正了解和喜欢单板,为中国培养自己的单板英雄” 。

  “虽然单板滑雪在中国起步很晚,但通过红牛南山公开比赛我们看到,我们与外国选手之间的差距在迅速缩小。中国85后新生代们的单板滑手正在快速成长,他们很快就会有冲击世界最高单板水平的实力。我们的队员都很优秀,我每天都和他们泡在一起,为一个动作创新、为一个障碍的改进,忙得不亦乐乎。我觉得,单板就是快乐”。谈到单板运动的危险性,Steve颇有点不以为然,开玩笑的说“在北京,过马路也很危险”。“玩单板就是要摔的,再好的高手也不可能每次都完成动作”。

  声称一辈子要留在中国、一辈子玩单板的Steve,曾想过要找个中国女孩当女朋友,但“她们不太懂单板,总会相处一段时间后说我是一个小孩。小孩不适合当丈夫。”他现在的老婆曾经是加拿大国家队的单板运动员,也是受伤退役后来到中国学习的。“她非常懂单板,一直都很支持我”。Steve说,“单板就是——你微笑,跟好朋友们一起玩,只要简单的、纯粹的玩。单板就是我的生活” 。

热词:

  • Steve
  • 单板滑雪
  • 教父
  • 北大湖
  • 中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