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足球 >

中超媒体服务差在哪? 对比日韩澳体现差距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5日 09:51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新浪体育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新浪体育讯 11月中旬,当传出亚冠联赛中超有可能被削减名额的时候,这个话题似乎一直只是在中国媒体上被讨论得很热烈。直到目前为止,日本方面对于亚冠联赛的名额分配问题处于漠不关心的态度,韩国媒体直到最终决定出来后,才有了个简单的说明。毕竟对于在亚冠一直成绩不错的韩国球队来说,打不打附加赛并不像中超这样吵得沸反盈天。

  也许是因为对市场、观众等指标的自信,因此在名额问题上,中超一直是乐观面对的。毕竟比起日韩每场1万人不到的上座率来,中超对于亚冠人气的支持、赞助商的宣传效果都是毋庸置疑的。

  此外韩国赌球事件、韩国K联赛和澳大利亚A联赛由于市场狭隘,其遗留的二部升降级问题远比中超的国际规范性要差得多,所以在名额削减上,中超虽然成绩不佳,但是在一些指标上处于东亚前列,甚至是亚洲前列。

  可是最终得到的证实却是中超被削减了0.5个名额,而这被削减名额的原因并非是名冠亚冠的混乱赛场中球迷扔进来的水瓶、激光笔。却是和记者最为接近的媒体服务。这一原因令人感到有些尴尬,中超的媒体服务水平竟然还需要外来的标准来进行规范,中国俱乐部、拥有场馆运营权的政府部门自己的脸面竟然还需要外国的规定进行强制性的观念改变。

  中超的媒体服务水平究竟如何?日韩澳大利亚的媒体服务水平又是怎么样的呢?

  记者以2年内跟随国内2支中超球队长春亚泰和天津泰达参加亚冠的实例、以及对北京工体的了解,对比一下日韩澳的媒体服务水平,可以给各个国内俱乐部以及政府部门一个答案。

  一、糟糕的网络环境

  对于记者们来说,媒体服务最重要的是网络,首先要能发稿。因此网络第一已经成为共识。

  国内的赛场网络水平如何呢?

  在北京工体、长春亚泰经济开发区体育场、以及天津泰达体育场中,记者座席最清晰,网络环境最好的是工体。这得益于工体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的一系列改造。这里的网络是有线宽带,现场有宽带线,记者只要插入网线就可使用,保证了记者的工作。不过工体17看台上这个地方看球不是很清晰,这是一个弊病。

  其次是天津泰达球场。作为记者来说,泰达球场是国内设计最为漂亮的现代化足球场,也很舒适,就是现在很多设计都是国内领先的。泰达球场的媒体区也很明确。可是在比赛期间却是个麻烦,除了主席台右侧媒体区被关系票占据外,虽然有警察阻挡,但是左侧的媒体区内经常还会坐一些不相关的人士;而且球场禁烟已经成为国际常识,可是在天津泰达球场媒体区里吸烟的人比比皆是,这让已经公共场所禁烟的日韩记者感到很是惊讶。禁烟不利其实不止是国内赛场的通病,也是国民素质的无奈体现。至于记者席位不清晰的长春就更别提了,人员混杂和吸烟在这里成为了常态。

  至于网络,泰达球场使用的是公开的无线网络,没有密码。比赛前一天适应场地的时候,所有记者都能用现场网络发微博,发图片,速度很好。但是比赛日,这现场提供的网络立刻就成为了瘫痪的代名词。

  主场对阵大阪钢巴的时候,熟悉中国情况的共同社记者是自己带的3G无线,而日本《J GOAL‘s》的记者在现场网络直播的时候急得一脑门子汗。最后人家感慨地说了一句:“这是在中国啊。”,就无奈合上笔记本等回酒店去发稿了。

  至于长春亚泰经济开发区的球场现场网络更有趣,去年是在二楼楼梯上临时拉了一根线,吊在半空中的一个无线猫,而现场还没有媒体使用的桌子。

  那么日韩澳呢?韩国的网络速度水平在国际上都是有名的,无论是全北世界杯球场、水原世界杯球场还是西归浦球场,速度永远畅通无阻。笔者曾经试着在全北世界杯球场进行过测试,访问国内网站的速度高达每秒400K以上。

  大阪长居这个2002年世界杯时使用的球场也是如此。至于澳大利亚,记者们都是坐在舒适的墨尔本球场的媒体赛场包间里观看的比赛,虽然高度和工体17看台差不多,但是其舒适程度是整个亚冠最高水平。

  大阪钢巴的主场万博体育场是上个世纪70年代建的,2002年世界杯的时候作为训练场经过改建,相当的陈旧。从外表看,其水平甚至不如北京的丰体,残破和天津以前的民园有一拼。记者席的狭窄是日韩澳几个球场里最糟糕的。但是就是这种情况下,现场还有3个媒体信号可供选择,网速也是畅通无阻的。在这所有的外国现场,中国记者们都可以流畅地打开国内的网络电视看比赛视频回放,以便清楚地再确认刚才现场看不清楚的比赛事实。

  二、媒体室赶人!

  现场网络环境糟糕,媒体室里的环境呢?澳大利亚的媒体室环境依旧是第一水平,楼下的摄影记者和文字记者分割成了很多小间,虽然不宽敞,但是足够用。楼上的媒体包间观战席就更不用说了。其次是大阪长居,毕竟这里曾经办过世界杯的比赛,不过现场空间也不宽裕。摄影和文字记者间是分开的,都能坐30到40名记者。

  韩国的几个球场媒体室还算可以,值得注意的是,全北和水原的媒体室内是使用临时拉的有线网络,而不是原备无线。在日本大阪的万博和长居球场,现场专门有NTT(日本电话电报公司)的3名工作人员为记者们提供网络保障。今年现场采访大阪樱花主场对阵山东鲁能比赛的时候,记者的笔记本临时缺了一个文件,NTT的工作人员直接在自己的内部网络上下了一个补充文件,帮助我连接上了现场网络,利于我现场使用微博。

  稍有区别的是,日澳这2个国家的3个球场媒体工作间和新闻发布会房间是分开的,韩国则和中国的一样,媒体发布会现场就设在工作室里。

  中国的新闻发布会大厅都很大,不客气地说,墨尔本球场、大阪长居和万博以及韩国那三个球场6个新闻发布厅加起来也没气派的天津泰达球场一个新闻发布厅大。

  泰达球场里有4个记者工作间,每个工作间可以坐4个记者。比赛结束后,记者赶稿发图要互相让电门电源,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还需要帮助和球场的惯例方协调才能留下写稿发稿。就这样现场网络还若有若无。

  工体也是如此,比赛结束,记者们在工作室发个稿子,感觉都很不好意思耽误人家下班,收拾的收拾关灯的关灯。

  媒体工作室缺桌子,中超这阔气的发布厅有什么用呢?

  而在韩国的球场,无论记者写到多晚,绝对没有个人过来问你:“还有多久才走啊?”

  亚冠规定,赛后的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媒体工作室必须开放一小时,俱乐部们有几个做到了呢?

  三、服务和管理

  长期以来,国内有关部门对于媒体的态度是管理,而不是服务。

  各种赛事为记者提供饮料和果腹的小食品已经成为国际惯例和常识。

  2004年亚洲杯,北京赛区让300多记者饿肚子看比赛发稿,外面官员大帐篷里杯觥交错的场景令人感到羞愧。到了2007年女足中国世界杯后,媒体服务确实有了一定的改进。再经过2008年测试赛前的一系列批评后,赛事组织部门总算知道了一些记者的基本需求。

  中超赛场,亚冠赛场,哪个赛场向记者提供小食物和饮用水的?现代化的泰达球场内,新闻发布厅旁的一个洗手间都锁着,记者们上厕所的话,要绕半个赛场。大概是考虑到上洗手间不容易,所以不给水喝吧。

  日韩澳呢?

  澳大利亚的墨尔本赛场为记者提供咖啡、瓶装水、碳酸饮料和果汁饮料,甚至还有啤酒。虽然不多,但是足够每个记者在观看比赛时保证不饿肚子的三明治和热狗。

  大阪长居赛场为记者提供饮用水和碳酸饮料、牛奶,和不多、不过至少吃得到的香蕉和饼干。

  大阪万博球场为记者提供热茶和咖啡,以及一些香蕉和三明治。

  韩国的三个赛场中,全北和济州西归浦为记者提供了汉堡,工作人员直接将饮用水给你拿到座位上。在年初跟随天津去西归浦比赛的时候,由于现场寒冷,工作人员不仅拿来了普通的瓶装水,还有热的人参茶,而且比赛中一直提供。尤其让人吃惊的是,在看到记者们都有些冻得打哆嗦后,不知道组委会从哪里拿来的毛毯,记者现场一人发了一条,盖在腿上,缓解了现场写稿拿不出手的危机。

  其实在国内,媒体服务不是不做,也不是做不到。2006年多哈亚运会,中国记者们对于卡塔尔的媒体服务水平开了眼界看,而2009年的山东全运会也创造了一个媒体服务的标杆。不但不输于卡塔尔,甚至在很多地方还超过了卡塔尔。

  中超已经因为自己的媒体服务差距在亚冠被挂了黄牌,而通过这一事件,媒体服务已经成为了关系到俱乐部自身利益的事情。

热词:

  • 中超
  • 亚冠
  • 媒体服务
  • 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