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新闻资讯 >

张斌《行至伦敦》:“白象”出没,注意!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4日 18:02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点击进入伦敦行动专题

>>>与央视记者微博互动   #伦敦我推荐##伦敦我来猜##伦敦想知道#

    思前想后,还是得解释一下“白象”。这个词过往总是模模糊糊的,依稀记得克鲁伊夫当年组织巴萨部分球迷反击新任俱乐部老板时,战斗檄文里用过这个词。只有在维基百科中郑重输入这个词之后,才算是领悟了基本含义。词源自英语White Elephant”,指一项很贵重,需要很高昂费用维持,但却难有巨大经济效益的资产。这名词的来源有不同说法,一般认为是1901,当时的纽约巨人棒球队(今旧金山巨人)经理John McGraw评论费城商人Benjamin Shibe收购当时的费城运动家棒球队(今奥克兰运动家)时说的。当时,运动员队经理Connie Mack选择了象作为球队的标志及吉祥物,球队有时被称为白象。白象词源的另一个说法,是从前泰国国王如果不喜欢某人,便会送一只大白给他。白象是稀有且珍贵的动物,受到保护,不可被屠杀,但饲养起来的耗费却十分庞大,因而往往导致受赠白象者苦不堪言。

    意思浅白,我们都可以找寻一下身边是否就有“白象”,兴许大家答案出人意料的一致。奥运大限将至,轮到英国人开始焦虑了,远远的地平线上好似已经有“白象”出没了,那份不安催促着《独立报》记者保罗·纽曼来到了北京,徜徉于奥林匹克中心区,随着人潮汇入到鸟巢和水立方中,因此也就有了前段时间刊发的采访成果——《北京的白象?》。

    北京与伦敦接力向前,同为奥运城市,互为参照,价值独特。首相来了,话题少不了奥运,你好我好,大而化之。伦敦副市长来了,可要殚精竭虑,老爷子是市长先生的幕僚,亲抓奥运琐事。记者来了,贴地而行,感知自然细微无比,甚至带着温度。纽曼一支健笔在英国小有名气,这一遭北京之行直接目的就是要看看身为奥运城市的北京是如何利用如此众多的奥运场馆。伦敦人小心翼翼地规划奥运,32个正式比赛场馆中仅有6个是新建的,其他无一例外都是务实就简的选择。尽管如此,奥运遗产委员会、组委会以及伦敦市政府都要充分考虑纳税人的观感和实际利益,焦虑由此而生。

    新华社的“大徐”奥运期间是所有记者的贵人,率领团队提供周到的服务。纽曼下车伊始,自然也找寻到昔日的贵人。从文中的对答看,“大徐”告知鸟巢和水立方早已变成了北京新地标建筑,成为北京旅游的崭新目的地,持续不衰。置身于鸟巢中心,纽曼错愕地发现,50元人民币的门票能让旅游者尽可能地找寻回当年的奥运盛况,大屏幕里播放的奥运影像,回荡耳边的《你和我》、《北京欢迎你》,当然还包括花10元钱与萨马兰奇先生的塑像合影。我相信,当纽曼知道去年平均每天鸟巢的游客量达到4万人的时候,一定更加惊骇于中国经济人口红利的现实。伦敦人有此心,恐怕奥运落幕半年之后,也就淡了,靠旅游门票难以形成有效的收益。

    纽曼不可能拿到北京时下运营素有奥运场馆遗产的收益数据,他只是知道北京市政府相关机构接盘管理着像鸟巢、水立方这样的遗产,希望不至于让“白象”现身北京奥林匹克中心区,努力足够,甚至小有所成,但是包括纽曼在内的很多人都在担心,游客稀少的一天迟早都会出现,到那时靠什么来阻挠“白象”。纽曼的文章挤去水分,内容并不丰盈,但他极其认真地在文章之外罗列了所有北京奥运场馆当下的功能以及明年有可能承载的活动内容,我想他是希望读者可以一一对应到伦敦的未来遗产吧。

    相信每日早晨《独立报》一定会是伦敦市长约翰逊办公桌上的读物,纽曼的絮絮叨叨他也一定收到了。北京有个鸟巢,伦敦有个大碗,搞不好捧着金碗没饭吃。此前的如意算盘是将遗产管理与经营转嫁给接盘者,西汉姆联队最是有望,被热刺出来搅局之后,算是僵在眼前了。纽曼在事关北京“白象”的议论中也曾提醒过西汉姆联队,即使心愿得偿捧起“伦敦碗”,一年的运营成本以及贷款利息至少要1200万英镑,何必负此重压。如今,西汉姆联队募集资金的不恰当可能导致资格丧失,伦敦市政府以及相关机构要做好准备让这个大碗先砸在自己手里一段时间,所有运营费用都要纳税人一道埋单。专业机构评估,奥运会之后,伦敦碗单是改造为一个相对专业的足球场就要再投入5000万英镑,如此大笔的投入令人咋舌。近日,绿党公开指责逊市长在处置伦敦碗未来命运方面欠妥,认为策略不该是出售,而是转换思路为租给俱乐部了事。无论是租是售,在约翰逊市长的考虑格局之中都非最佳选择,因为更大的时代背景并不支撑,严酷的经济形势让足球俱乐部正在经历紧缩的日子,资产扩张尚未到最佳时机。西汉姆联队这一层级的俱乐部一年租用场地的费用预算最多不过200万英镑,而体育场最低的运维成本就要300多万,明摆着是个亏本买卖。

    因为奥运,伦敦人收获若干“白象”,似乎已是定局,命运不易改变了。其实,伦敦人此前所作的所有努力和准备值得我们仔细品味的,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让场馆的头等任务只为满足奥运赛事需求,不做不切实际的长远打算。永久性建筑则要留出改变功能进行拓展的可能性,伦敦碗奥运结束之后要将5.5万个坐席拆减为2.5万个,游泳馆的1.7万个坐席也将减至2500个,且将化身为公共游泳场所,英国人酷爱的自行车运动因为北京奥运会成绩出色,因此更受垂青,在奥林匹克中心区建设了自行车赛馆,奥运会后那里将改建为自行车运动公园,手球馆日后改建为社区健身中心。凡此种种,还有很多例子,伦敦试图不让自己被奥运所累,从容最好,办了两届夏季奥运会之后,他们知道与奥运的距离怎样是最恰当的。如此努力,再有“白象”,也只有认了。

热词:

  • 5+评论
  • 张斌
  • 行至伦敦
  • 伦敦行动
  • 伦敦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