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篮球 >

姚明:曾有过放弃NBA念头 动手术从不用麻醉剂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6日 08:37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东方早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24岁,现访谈节目“格拉汉姆本辛格的深度访谈”主持人。该节目为一档独立制作,跨媒体平台播出的脱口秀节目。主持人本辛格在美国媒体圈中享有很高声誉。ESPN头牌评论员比尔西蒙斯评价他是:“很有机会在未来统治世界(媒体界)的男人。”

  从宣布退役至今,姚明的退役生活并不长,这段日子里,姚明最大的变化是体重,他已经胖了二三十磅(约十多公斤)。

  尽管离开了球场,姚明的生活依然被各种事情塞得满满当当。他要管理上海大鲨鱼队,作为老板,他亲自参与挑选和敲定新任主教练;他需要打理姚基金;他花两倍于原来在球场上的时间,去参加各种会议,曾经有两天他在会议室中度过了十五六个小时;他还在为10月份的读书作准备,尽管专业下个月才能敲定,姚明已经开始憧憬早早起床,和同学课堂交流,回家做作业的校园生活。

  除此之外,接受采访,依然是姚明很重要的工作,作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篮球运动员,中美文化最重要的桥梁之一,最近他接到很多美国媒体的采访申请。格拉汉姆本辛格,美国体育新晋王牌记者和主播,日前带着“格拉汉姆本辛格的深度访谈”来到上海,和姚明一起面对面地交流了23分钟。

  在美国,大家在酒吧喝酒说干杯(cheers),总是抿一口然后就放下,和朋友聊两句再抿一口。在中国,我们每次说到干杯的时候,一杯酒就真的要把它喝干净。

  美国喝酒抿一口,中国要喝光

  9年的NBA职业生涯,姚明成为美国人了解中国的一面窗户,也是中美文化最重要的桥梁之一,在自传《我的世界我的梦》中,姚明专门用一个章节来描述中美文化的冲突,“丢行李、没有信用卡、错把酒当水、文身、交女友等等,NBA的第一年我经历了文化上的冲突和变故。说来给你听听……”

  正如姚明所说,上海是一座很开放的城市。人们时常可以看到来自欧洲、美国的男男女女。所以,刚到美国的时候,文化上他没有感到太多的差异,不过有些故事他还是记得很清楚,“你知道,‘那个’(中文发音与英文黑鬼nigger的发音相似),我倒没什么。麻烦的主要是诺瓦克。他是个白人,在更衣室里说‘那个’让我的那些队友听到后非常不爽。后来,我向队友解释过之后,大家才释怀。不过,因为在休斯敦有很多中国记者,刚开始我们在一起说话的时候,大家会说‘那个’,我就提醒他们,千万不要说‘那个’,尤其是在更衣室里。”

  有时候,两种文化的差异可以在很细小的环节上体现,比如中国的酒度数较高,而美国没有,喝酒的速度也比较慢。这方面,姚明感同深受,“中美的酒文化确实不同。在美国,大家在酒吧喝酒说干杯(cheers),总是抿一口然后就放下,和朋友聊两句再抿一口。在中国,我们每次说到干杯的时候,一杯酒就真的要把它喝干净。我们在饭桌、酒吧经常这样喝,所以,很快就会喝醉。”

  从上海虹桥机场出发时,很多朋友来送我,当时我一路往机舱里走着,一路就在一刻不停地想:算了吧,我还是回上海大鲨鱼打球得了……

  曾经有过放弃NBA的念头

  当年姚明离开CBA到NBA打球,并不是一帆风顺,他在自传里也写到,那个时候他觉得CBA在担心自己有可能不会回来了。姚明说之所以会那么想,是因为自己当时还在中国,对什么事情都有点担心,“放到现在,这些事情已经不算事儿了,门既然开了,就不会再关上。最终我知道了,CBA并不会阻拦我。”

  第一次登陆美国之前,因为国家队,姚明不仅错过了NBA的两周训练营时间,还缺席了夏季联赛、新秀课程。在那种状态下进入NBA,姚明承认自己有些害怕,“老实说,我得说,我被来美国这件事吓着了。来之前,我听说NBA的风格很凶悍,不管你长得多高人家都喜欢挑战你,打球更像是摔跤。我知道,中国球员并不适应那样的身体对抗。所以在从上海虹桥机场出发时,很多朋友来送我,当时我一路往机舱里走着,一路就在一刻不停地想:算了吧,我还是回上海大鲨鱼打球得了……我那时候并不强壮,但也只有走上这条路。”

  对姚明来说,刚开始和火箭队友的相处十分糟糕,“当时球队有一群大佬,弗朗西斯、莫布里、泰勒、卡托等。在训练场上和卡托对抗时,他那种劲头不止要打败我,而是要在身心两个层面都摧毁我……”对姚明来说,幸运的是,火箭队做了很多工作,他们从休斯敦大学请来了一个中国教授,特地来给美国球员们上课,教他们怎样和中国人相处,给他们讲授中国人的传统、习惯等等,“所以,花了不长的时间,我就成为了那些人中的一员。”

  我已经经历过很多手术,我从来没有用过麻醉剂。这不是说其他手术不痛苦,但我不想让吗啡之类的东西进到身体里。

  动手术从来不用麻醉剂

  事实是,姚明不仅成为那些人的一员,还成为最耀眼的那个人,这其中的变化,姚明说,其实每个球员都是满满一箱油,有时只需要一个火花就能熊熊燃烧起来,“具体到我自己,是一次训练让我身上的事情不一样了。在前去挑战湖人——我第一次拿下20分的比赛之前,我们在UCLA进行训练。当时我在队内对抗赛的最后投中了几个关键球,带领着替补阵容战胜了主力,这让我有了信心。”

  那之后,姚明取得的不仅仅是信心,还有成功的慢慢累积以及球迷的追捧,丰田中心,火箭赢球的时候,休斯敦的球迷经常会把脚跺得震天响,然后高唱《姚之歌》,科比也曾为姚明唱过,不过姚明说自己并不喜欢那首歌,“老实说我不喜欢那首歌,它就在那儿重复我的名字嘛……我得让自己保持低调,因为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保持低调,无法预知明天会发生什么,这些都是生活和十四年职业生涯给姚明的启示。“我做过太多次的手术,这其中,2009年的那一次印象太深刻。当时要进行足部重建手术,意思就是说要把我大脚趾敲碎重新做一个。让足弓变得低一些,分散体重带来的压力。做了差不多5个小时。那是很痛苦的事情,实际上,之前我已经经历过很多手术,我从来没有用过麻醉剂。这不是说其他手术不痛苦,但我不想让吗啡之类的东西进到身体里。”

  在中国,只要你长得足够高,就会有人邀请你来体校打球。现在我们也开始注重小个球员的培养了。我们意识到需要小个球员来控球、来助攻,一场比赛的胜负并不是由大个球员来主宰的。

  中国通过身高选择球员

  在中国,因为乔丹、科比、詹姆斯,还有姚明,越来越多的孩子喜欢打篮球,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希望有一天也可以在NBA的大舞台上表演,姚明说,中美两个国家的孩子,在打球机会这件事情上,如果只是业余运动还好,要成为职业球员,会有很大的区别,“体制根本不同。在中国,体教是完全分离的。我们总是把孩子放进体校,希望能有个好的教练、好的机会,通过更多的比赛让孩子们迅速成长为一名好球员。选择球员只是通过球员的身高,只要你长得足够高,就会有人邀请你来体校打球。”

  当本辛格问这样的选拔机制如何找到属于中国的艾弗森和罗斯时,姚明说,“现在我们也开始注重小个球员的培养了。我们意识到需要小个球员来控球、来助攻,一场比赛的胜负并不是由大个球员来主宰的。但是在此之前,我们需要证明很多东西,去挖掘更多的有天赋的球员,找到好的方式来训练出优秀的孩子。”在姚明看来,证明的方式是通过训练体系的变化,“让年轻的球员在对抗激烈的比赛中能控制住球,学会在对抗中投篮。

 

责任编辑:王琤

热词:

  • 姚明
  • 火箭
  • 上海大鲨鱼
  • 格拉汉姆
  • CBA
  • N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