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新闻资讯 >

[国际青年记者]他们的不夜城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2日 12:12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大运会注册大学生记者 包雨朦深圳报道)从下午开始,江苏警官学院的曹可心的手机就不断地在震动。好朋友们发来了各种短信:“你就在开幕式门口吗?”“能不能见到刘翔?”“小可,要为我们直播开幕式啊。”“真是羡慕嫉妒恨。”

    他们都知道她将参与大运会开幕式的安保工作。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事实上,她并不能看到开幕式的现场。

    当晚上演出开始的时候,曹可心正在“春茧”地下停车场的运动员入口执勤,隆隆的音响和时不时爆发的雷鸣般的掌声就在她的头顶上方回旋。闭上眼睛,她仿佛感觉自己就坐在观众席中,被热烈的气氛包围着、感染着、冲击着。但睁开眼睛,却什么也没有。

    她站在距离开幕式现场最近的地方,却需要偷偷地通过手机上网才能了解场内的情况。“要是有个电视屏幕也好。”曹可心也曾暗暗地这样想。当在楼上观众席附近执勤的同伴悄悄发来短息:“周笔畅在唱歌呢”“刘翔进场啦”,她也曾在心里狠狠地羡慕过。

    当督导不在的时候,要好的几个姑娘就赶紧凑在一起,讨论刚刚入场的运动员里,哪个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一瞥见督导的身影,又赶紧散开,暗自偷笑。

    “虽然自己看不到,但我在这里,我的朋友亲人都因为我特别地关注了开幕式,也算为大运会尽了力。”这个未来的“警花”笑得很豁达。

    十一点左右,开幕式结束。曹可心和队友们必须拉起人墙,引导贵宾们离开。他们七月中旬就抵达了深圳,为了确保开幕式的万无一失,这一动作已经反复演练了四五遍。此刻的“春茧”华灯齐上,离场的观众们纷纷在流光溢彩的夜色下合影留念。趁着路过外面的短短一会儿时间,曹可心抓紧看了几眼,马上又得去地下车库集合。

    要不是来深圳执行任务,大学的最后一个暑假,曹可心原打算和几个要好朋友出去走走,去看看别处的风景。在深圳40天的任务完成后,她的暑假就短得快抓不到尾巴了,“我想我还是会抓紧时间回家的吧,因为爸妈还在家里等我。”

    01:55 am

    郑林看了看表,已经是1点55分。此刻,大运新闻中心的文字记者工作间里还有七八个记者没有离开,值班的工作人员只剩他一个人。这时一名记者从格子间里探出身来,向他招了招手。他走过去,原来是网络出了问题。

    郑林是深圳大学06级的学生,毕业之后去了大运会执行局,参与大运会的筹备工作已有一年。

    帮记者连好网络的郑林,回到服务台前坐下。工作间里很安静,墙上的电视里正无声地播放着白天足球比赛的画面。晚上的时间,工作不多,刚好可以让他想一些白天来不及考虑的事情。他突然有点感慨:“参与大运会工作都一年啦,时间过得真快。”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还像是在校的学生。

    在这一年里,郑林参与了新闻中心的筹建工作,“这里每一样器材,每一个设备,甚至每一个零件的运送、安装都要经过我们的接洽和统筹。”从前期的联络到后期的装配安置,这一个项目,郑林和他的团队做了整整一年,而大运会的召开却只有短短的十天。一想起这个,郑林的心情就有些复杂,“关于结束后的事,我们聊天的时候都会回避。我怕惹那些姑娘们掉眼泪。”郑林哈哈笑起来。

    但是大运会终究是会结束的。月底郑林和他的同事就将从媒体中心撤离。再不久后,他就将离开大运局。“我也许会再去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郑林推了推眼镜,对于未来他还没有太多的想法,“也许,我会先去旅行。”这一年的经历太过宝贵,他想用一段旅程来好好回味。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工作间里的记者又走了一些。郑林注意到一名记者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着。郑林拿来一条毯子,轻轻走过去,披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关掉了几盏灯,灯火通明的大厅里瞬间黯淡了一些。而窗外,龙岗的夜色依旧深沉。

    3:20 am

    深夜3点20分,文字记者工作间的打扫任务并不重。张秀兰将零星几个白天落在桌上的空矿泉水瓶收进垃圾袋。就要走出工作间大门的时候,她踟蹰了一下,继而转过身走向服务台前的郑林。

    “你们的那个小风扇能不能给我一个?”她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脸上带着一丝羞赧。“绿色的,我白天看到他们志愿者发了。”她补充解释道,“有没有多的,我也想给我儿子拿一个。”

    张秀兰是新闻中心的清洁人员,来深圳已经快三年。

    前一天在场馆外的车辆调度区,她看到志愿者们正在分发手持的小电扇。她不太好意思上前索要,轮到值夜班的时候,她想试着碰碰运气。但她并不知道不是所有岗位的志愿者都能拿到那个风扇,她只是觉得青蛙造型小风扇,儿子一定会喜欢。

    郑林抱歉地和她说没有。张秀兰有点失望,走开了几步之后,又回头:“如果有了,能不能帮我留一个?”

    她眼中丈夫和孩子就是全部的世界,在她简单的心里装不下太多的事情。

    张秀兰有一双儿女,儿子4岁,女儿刚上初中。知道她要调去大运会做保洁工作,女儿特意给他准备了一只发卡,上面有银色的星星,一开始她不肯戴上:“这是你们女娃娃用的东西。”但女儿跟她说这种大型活动,记者们都爱报道基层服务者,“指不定就上电视啦”。张秀兰不懂这些,只是想到如果上了电视,兴许可以被四川老家的父母看到,她已经太久没有回去。说到这里她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

    第二天,她别着这只“太花哨”的发卡去上班。一起打扫的女人们都嘲笑了她,“清洁工还想给谁看?”,甚至打趣她“老不正经”。她只得悻悻地摘下,这枚发卡一直放在她的工作服的上衣口袋里。

    即便一起打扫的女人们都觉得清洁工人没什么了不起,但张秀兰不一样,她觉得自己很重要,“这是大运会,是个大活动”她说,“你看满大街都是广告画儿,全世界的人都来了。”

    张秀兰负责新闻中心的打扫,如果不值夜班,睡觉前她就会给儿女们讲白天在媒体中心的新奇见闻,关于外国人的,孩子们都爱听。

    当太阳升起,深圳开始苏醒,这座城市又将恢复活力与喧嚣。郑林和张秀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迎接他们的是一个简单却实在的梦。

    这座城市也许不会记得他们,但是他们却一定会记住2011年夏天这一个个属于他们的夜晚,在生命中某个不经意的时刻,把它想起。

责任编辑:龙志洲

热词:

  • 国际
  • 青年记者
  • 不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