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足球 >

沈祥福再回广州面临一道坎 徐亮最后一年让他失望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7日 11:46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足球-劲体育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足球-劲体育消息  让沈祥福没有想到的是,他回广州打比赛的时间推迟了一年——2009年11月末,沈祥福决意离开广州转投亚泰的消息公之于众后,讨厌沈祥福的广州球迷觉得终于可以和“阿婶(沈)”说拜拜,而喜欢沈祥福的广州球迷则说:“沈指导,明年我们在越秀山等着你。”

  但世事难料,广州和沈祥福之约推迟到了2011年,而且地点是在天河体育场,对于这个在广州足足干了三年,最后离去的“外地人”来说,广州是他的一段独特缘分。正如沈祥福所言,那是他第一次离开北京到外地执教,个中滋味,冷暖自知。

  亚泰在周中的足协杯失利,沈祥福帅位摇摇欲坠,如果联赛中再败于广州队脚下,此前联赛中已经七轮不胜的沈祥福有可能得在广州再次面对自己的新生活——从亚泰下课后,应该到哪里“再就业”。

  最难忘是2009

  广州,对于沈祥福来说,本身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因为沈祥福当运动员的时候,经常冬天一到广州就是两三个月的时间,有时候春节都是在广州过的;或者有时候出去比赛,第一站也是到的广州,但让沈祥福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能作为教练在广州有执教的经历。

  沈氏三年,由高到低。07年面临着冲超的任务,球队有这个实力,同时俱乐部也提供了非常好的环境,所以这很快也打消了沈祥福初来外地执教那种忐忑不安的心情。2008年,球队打到第七名,作为中超升班马来说,这个成绩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而在2009年,事端频发。在赛季初开始的时候,广药的领导就说了意味深长的一句话:“今年平稳过渡,别出什么事就行了。”后来证明这句话确是一语成谶。

  难的根源,在于没钱。赛季热身前球队去上海打比赛的时候,就有一些队员没有去,因为他们要讨论合同的问题。此前两年,队员们拿的是税后工资,从09年起,队员们的工资要上税。2008年的奖金是这样的,客场赢球70万,主场赢球60万,都是税后,而2009年主客场赢球的奖金都是45万,而且是税前。

  粗略估算一下,有些队员的收入可能少了差不多一半,所以沈祥福说:“俱乐部有困难,大家都理解,但下降的幅度有点大,也就造成了队员们情绪的不稳定。”在三水的时候,沈祥福两天都没有睡觉,和谢志光(广州足协主任)一起去做队员的思想工作,但让沈祥福始料不及的是,有些队员居然说,要不开幕式和河南队的比赛就不去了,这让沈祥福很震惊:“我感觉到有些队员我都不认识了,就算收入少了,难道比赛可以不参加吗?”沈祥福帮着俱乐部一起做队员的思想工作,到最后发了狠话:“你们谁敢闹事的话,谁给我滚蛋。”

  这一年广药的动荡也影响了队伍的战斗力——于是在倒数第二场迎战青岛之前,广药还有理论上降级的可能性。那段时间,沈祥福睡不踏实,于是,在那场比赛中,便发生了沈祥福和主裁黄俊杰对飙的情景:“徐亮被罚下。我和黄俊杰吵了起来,很多人都说我在为徐亮打抱不平,其实当时我是急啊!当时大概是82分钟,加上延长期,估计还有十分钟比赛才完场,如果这十分钟里,青岛要进球呢?那最后一轮我们真的要为保级而战了!后来十分钟里有两个球还真是挺危险的,比赛结束的时候,我才完全舒了一口气,如果因为这样广州队而降级,那我不是成了历史的罪人!”

  但后来证明了,那场比赛黄俊杰吹的是“官哨”,而更具讽刺意味的是,这场比赛的受害者,却是06年的施暴者。徐亮令他备受抨击在去长春的时候,有人猜测沈祥福会不会把徐亮带过去,但是徐亮在广州的最后一年,是颇让沈祥福失望的。

  譬如说在重庆的时候,徐亮爆出了俱乐部拖欠奖金的新闻。沈祥福是在打完比赛,在机场准备回广州的时候才知道的这件事情;徐亮和卢琳打架的时候,沈祥福当时转身已经准备往回走,结果听到后面有动静,转头发现两个人已经交锋了第一个回合,“但我感觉应该是徐亮先冲着卢琳去的,所以我很生气,当众就踢了他一脚,后来还罚了他三千块钱。”

  在打完陕西那场比赛,在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拿徐亮说的那句话 (徐亮让记者出门注意安全)来问沈祥福,沈祥福不知所措。后来回到基地,沈祥福质问徐亮:“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后来,徐亮当着全队检讨,沈祥福对徐亮说:“要再惹事的话,你就直接给我滚蛋。”

  对于“纵容”徐亮的问题,沈祥福说:“很多人都觉得徐亮后来的问题,我有很大的责任。这我都能理解,因为他是我带过来的队员,我只能说,在广州的最后一年,我对他的管教更加严厉,但我至今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出这样的问题。”

  不知道“天河”是啥样

  这周末回到广州,沈祥福只怕没有太多时间在广州走走,因为他对于广州也不熟。在广州三年,沈祥福有时候就是吃完饭以后,和唐鹏举、孙成耀一起在基地里面遛一圈,所以,沈祥福连天河区哪里都不知道,对于广州队现在的主场天河体育中心,老沈表示并不了解,“我在广州三年,毫不夸张地说,就是在基地住了三年。因为我提醒自己,作为一个外地教练在广州执教,我应该注意我的言行。这三年,除了容志行请我吃饭,我会出去以外,其余的私人聚会,我从来不去参加。譬如说有人请我吃饭,但他可能带了我不认识的人,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种场合我基本是不会去的。”

  沈祥福最熟悉的就是白云山基地,沈祥福刚去的时候,那块训练场地的旁边都是煤渣地,他给俱乐部建议,在煤渣地上种上草,下雨的时候球员就在场地周围的这些草坪上练习,现在这块场地,广州恒大还在使用。所以人们开玩笑说:“广药换成恒大,什么都换了,但是还有两个人没有换”——场地的两名维护工,老沈离开广州之时还曾特意提起他们:“他们真的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