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新闻资讯 >

桑兰索赔金额提至20亿美元 撤销1被告开庭仍需等待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4日 10:53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东方早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桑兰的代理律师海明

被告人刘国生、谢晓虹、薛伟森的代理律师莫虎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沉寂后,桑兰索赔案再次出现新进展。桑兰的代理律师海明昨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经过进一步的调查,他已经代表桑兰向法院申请撤销对时代华纳公司老板特德·特纳的起诉,法院随后同意了这一请求,而桑兰一案的被告方人数也随之由25名减至24名。

  此外,海明还透露,目前他们已经正式向24名被告逐一下发联邦法院签发的传票,而被告人莫虎已经第一个接收了法院传票。面对海明的咄咄逼人,在5月13日被追加为被告的莫虎(也是被告人刘国生、谢晓虹、薛伟森的代理律师)也采取了相应措施来回击海明。根据莫虎透露,他已经写好了“Rule 11”动议(“Rule 11”动议就是以恶意起诉为由,专门要求联邦法院惩罚律师、罚款律师的动议),希望法院惩罚海明吊销海明的律师执照。

  临时撤销一名被告

  “特纳只是华纳公司股东”

  “经过我们律师楼的进一步调查,发现友好运动会本身是一个注册公司(Good Will Game,Inc。),而注册人不是特纳本人,只是时代华纳公司,特纳只是时代华纳公司的股东。特纳个人从来不是友好运动会的发起者或者组织者。在此情况下,经过桑兰同意,我主动在法院把特纳从被告名单上删去。”海明在昨日的采访中解释了将特纳从被告人名单中剔除的原因。

  尽管已将特纳的名字剔除,但是在海明看来特纳的行为虽不构成违法,但其在道德上的一些行为仍然应该遭到诟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能说特纳缺德,但是没有犯法。特纳个人没有任何法律责任,只有道义上的责任。道义上,特纳自称为慈善家,对桑兰的受伤却不管不问,也未到医院探视,特纳的公司发起友好运动会,只为了在脸上贴金。”

  在将特纳的名字从被告名单中删去之后,目前桑兰索赔案中的被告人数为24名,诉讼请求也变为20项。最初,桑兰索赔案被告人为8名,诉讼请求则为18项,每项诉讼请求均要求赔偿1亿美元。随后,桑兰方面又向法院申请增加了17名被告以及3项诉讼请求,每项诉讼请求索偿金额也为1亿美元。由于在21项诉讼请求中只有1项是针对特纳本人的,因此,在将特纳从被告人名单中剔除后,被告人数从25名减至24名,诉讼请求从21项降至20项,索偿金额也随之从21亿美元变为20亿美元。

  正式开庭还需等待

  被告律师率先接收传票

  除了奔赴法院将特纳从被告人名单中剔除之外,海明已经开始向被告下发联邦法院签发的传票。海明近日在一份电子邮件中透露,目前,他已经正式向24名被告逐一下发联邦法院签发的传票,“我们已经向被告下发传票,传讯的所有被告需向法庭和原告递交答辩状,被告将有20天的时间应诉,如果不是本人亲自接收传票,可有30天的时间应诉。”

  在5月13日追加的17名被告中,被告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以及他们儿子薛伟森的代理律师莫虎也成为被告之一。根据海明的说法,莫虎是第一个收到法院传票的被告,“莫虎本人已经第一个亲自接收了法院传票,我今天派人亲自送到他的办公室。他的秘书把他叫出来,接受了法院的传票。”此外,在新追加的17名被告中有15名是曾在网上恶意中伤桑兰的网友,根据海明透露,15名被告网友均为美国网友,目前已经找到2名。

  传票的下发是否意味着案子即将开审?记者就此专门咨询了相关法律专家,得出的结论是:按照当地的法律来看,该案件尚未进入司法审判程序,“对被告而言,在收到原告提起诉讼后,可以根据一些理由要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起诉。如果法院没有接受这一申请,案件将进入预审程序。在正式审理前,法院召集双方当事人举行听证、进行证据交换,以及组织陪审团等相关程序,因此,现在无法预见此案将会在何时开庭。可以说,在法院开庭审理之前,还将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被告代理律师向联邦法院

  申请吊销桑兰律师的执照

  尽管此案还没有正式开庭,但是双方当事人的律师却已在法庭之外展开了唇枪舌剑,桑兰索赔案中的两名华裔律师海明和莫虎从索赔案被公之于众伊始便针锋相对。先是海明代表桑兰起诉莫虎,再是海明将24名被告中的第一张传票送达莫虎,海明的咄咄逼人让莫虎也按捺不住。莫虎在近日表态,他已经写好了“Rule 11”动议,要向法院申请吊销海明的律师执照。

  目前,莫虎有两个身份,一是桑兰当年在美国的监护人、被告人刘国生、谢晓虹、薛伟森的律师,二是桑兰索赔案的被告之一。此间,莫虎曾在网上发表“桑兰13年前摔了,今天又摔了,摔在法律上了”的言论,这也导致桑兰的代表律师认为此言论对桑兰造成恶性精神伤害,随后追加莫虎为本案的被告人。

  5月21日,海明律师派人把传票送到莫虎律师处。据海明透露,在正式派人送达传票之前,他和莫虎律师通了一个电话,想与莫虎进行沟通。但是,莫虎在电话另一端则表示已经写好了“Rule 11”动议,希望联邦法院调查海明律师的不当行为并吊销海明的律师执照。

  对此,海明律师立即进行了驳斥,“我们都是平等级别的律师,莫虎可以做‘Rule 11’的申请,我也同样可以做,来要求法庭惩戒莫虎恶意动议申请。”

  此外,海明律师还表示受理该案的联邦法院根本无权吊销他的执照,“美国纽约的律师执照是纽约州上诉法庭所发,也只有纽约州上诉法庭合议庭经过开庭审判,发现有足够理由后,才有权力对律师做出吊销执照的处分。而审理桑兰案的联邦法院作为联邦机构,没有权力介入纽约州的内部事务,这是美国宪法第10修正案留下来给各个州的独立的州权。” (早报记者 伍智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