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排球 >

天津女排再出父女兵 原助教女儿升级进一线(图)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0日 19:38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网易体育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从前不久的美国拉练开始,天津女排阵中又多了一张新面孔——年仅17岁的二传陈馨彤。这个名字对于多数球迷来说应该比较陌生,但提起她的父亲却绝对熟悉,他就是天津女排原助理教练,现任天津女排二线队主帅的陈友泉。

陈馨彤美国之行收获多

  因为魏秋月和米杨入选国家队,姚笛入选国青队,陈馨彤就成了目前天津女排二传位置的“缺宝”,她这才因此获得了随队出征美国和寿光邀请赛的机会。初到一线队,陈馨彤心里就敲起了小鼓,生怕因为自己影响了全队的成绩,“这是我第一次代表一线队打比赛,真特别紧张。在美国期间,我就感觉跟姐姐们配不上,完全是我传我的,大家不在一个节奏上。这次到寿光之前也就跟队配了两天,虽然只是一个邀请赛,但我的压力还是很大,真的很大。”

  说到自己在一线队的初体验,陈馨彤一直支支吾吾,显得很拘谨,但她说自己其实并不是个内向的姑娘,她爱动,也爱笑,只是初到一线队,真的太想一下子就跟上节奏,但实力和经验上的差距绝非几天就能弥补的,所以她有些着急。“我跟和我一样大的队友打球也许更能放开一些。其实我的脾气一点不绵,挺急的,在体校的时候我要是状态不好,一着急就摔球。现在大一些了,基本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我爸也总说我在场上太急躁,分配球不稳,打顺风球怎么都行,遇到困难就有点乱,其实我感觉从去年进入二线队开始已经进步了一些。”

  跟随一线队已经打了十多场比赛,陈馨彤觉得自己每打一场都有一点收获,“我觉得自己现在关键球处理上出手稳一点了,但调整球时还总是传不出去,主要力量不是很好。另外,跟八一、山东这些队伍交过手之后,对我的经验和阅历也是一个积累。”已经带了陈馨彤一段时间的天津队主帅刘晓明也认为,此次寿光邀请赛陈馨彤的技术和心态都比在美国拉练时要好一些,“陈馨彤还是很有潜力的队员,她在一队这段时间我一直要求她大胆的传,大胆组织,希望这三场邀请赛,包括美国拉练的八场球对她今后打青年比赛能有一些帮助和促进。”

  因为父亲的原因,陈馨彤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开始接触排球,从此便子承父业,走上了这条排球之路。“打排球就是我爸的主意,他让我试试,我一接触也挺有兴趣,所以就一直练到现在。”接受专业训练之后,陈馨彤的启蒙教练就决定让她担任二传位置,“当时我的教练一方面考虑到我的身高不是很高,另外就是左手,打二传在2号位比较顺,所以就这么定了,我不像很多队友很多位置都打过,我从接触排球开始就一直打二传到现在。”

  父亲的坚持让陈馨彤从事了排球事业,小姑娘也承认,她对老爸的话从小就言听计从,甚至从来没跟爸爸顶过一次嘴,“我爸经常说我球性还可以,但力量还欠缺,还说我要在队里比任何队员都要严格要求自己,我要是训练比赛发挥不好,他批评我也挺狠的,但我从没跟他矫情过一句。”

  虽然女儿很坚强,也很理解父亲,但陈友泉到了训练场上绝对是六亲不认。自从他执掌二线队帅位后,已经两次在训练中把女儿训哭。“第一次是在漳州全国青年队集训时,我和队友的技术发挥都不稳定,我爸就一直光说我,我就感觉挺委屈的,在场上就哭了。还有一次是在体工大队训练打对攻,我防守时一个动作没出来,结果那一局球他一直在说我,最后还罚我,我当时也哭了,哭完我爸还在说我。但这两次我都没说一句话,训练后我爸也没安慰我一句。”

  每次跟爸爸闹别扭之后,陈馨彤都会给妈妈打电话诉诉苦,妈妈每次都是在电话里先安慰女儿,然后回到家再给丈夫和女儿当“和事佬”,“跟我爸闹别扭之后,回家吃完饭,妈妈把我们爷俩儿聚到一起,就说当队员不容易,当教练压力也大,让我这个做队员的要理解教练,也让我爸要考虑队员的感受。”妈妈苦口婆心一番之后,陈馨彤如今已经理解了爸爸的不容易,“我爸压力真挺大的,队里这么多人,每个人都要用心去教,我作为女儿,又是二传这么关键的位置,责任很大,要替他分忧,不能让他再在自己身上着急了。”

  陈友泉今年初才在二线队走马上任,爸爸如今成了教练,身份的变化让陈馨彤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我爸第一天带我们训练时,我就觉得有点别扭,他在工作中感觉和在生活中完全不是一个人,变得特别严厉,也不爱笑了。”为了不搞特殊化,在体工大队时陈馨彤跟队友们一样也喊陈友泉叫“陈指”,“真特别不习惯,所以现在在队里见面能不喊就不喊,改成招手打招呼了,呵呵。”

  因为前所未有的“二传荒”,陈馨彤才得到了进入一队锻炼的机会,她很清楚目前自己在天津女排二传中的排位,“我要想正式在一线队站稳脚跟,还需要很长时间,付出很多努力。不过既然干了这行,我的目标就是为天津,为中国争光。我希望未来自己能成为月姐(魏秋月)那样的二传,前一段有队友说我传调整球时动作有点像月姐,我听了就高兴了好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