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篮球 >

姚明千金启蒙语言学说上海话 一岁生日不搞派对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2日 08:44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东方早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女儿笑的时候,爸爸就出现,哭的时候,爸爸就跑了,妈妈就得出现。下个月,女儿就一岁生日了,我不搞什么生日派对,就是家人一起吃个饭,高兴高兴。”说完,姚爸爸笑得很幸福。

  在博鳌论坛,姚明是青年领袖的代表;在上海车展,姚明是宣传环保的大使。昨天上午,当姚明出现在梅陇训练基地,他的身份是上海玛吉斯男篮的老板。他看球队的训练,和助理教练王群讨论中锋的篮下技术,和年轻人季祥聊聊训练,拉拉家常。当然,在姚明的身上,他还有许多标签:NBA现役球员,中国男篮成员,一个11个月小女孩的父亲。所有的一切,他都愿意和大家交流,没有任何掩饰。

  下月女儿一岁了

  启蒙学习上海话

  这次回国,姚明要参加博鳌论坛,所以他没有带女儿一起回来。在上海呆两周之后,他会返回美国,参加一个公益活动,然后带着妻女一起回国,“月底就带她回来。”2010年5月22日,叶莉在美国顺利生产,姚明迎来家庭新成员。去年12月31日,火箭队主场迎战多伦多猛龙队,姚明的父母和妻子叶莉带着女儿在现场观看比赛,这也是姚明的女儿首次在公众面前露面。当时人们只知道她的英文名字“艾米”,昨天姚明主动告诉大家小“艾米”的中文名字:姚沁蕾,“一直没有公布,是怕大家这样去算那样去算,不要说代表什么含义,其实名字就是用来叫的。”

  在休斯敦,和女儿在一起是姚明最高兴的时候,尽管女儿还不会说话,他和妻子总是用上海话跟女儿交谈,算是对女儿上海话的启蒙教育。

  续约有太多未知数

  不能“说走就走”

  扔掉了拐杖,脱掉了保护靴,姚明已经可以行动自如,因为经历过太多次伤病,谈到康复,姚明说还是保守一点,“一切在预料中,按照计划康复。”现在,姚明的脚上有26个钉子,两块钢板,“去年这个数字就是最多的,今年又是最多的,纪录总是用来打破的,当然,我希望这个纪录不要我来打破。”

  目前,姚明依然在康复中,这次回来他只是保持简单的力所能及的康复训练,比如很简单的拉伸,一些很轻量的脚腕活动,“早中晚三次,时间量很短,保持一个基本状态。之前一直在一个圈子里转啊转的,有些疲劳,正好回来休息一下,换个环境,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努力康复,姚明想回到球场,他说对篮球自己还非常非常有兴趣。想继续打球,意味着合同是绕不过去的问题,“两个因素决定我这只股票的走向,一个是我自己的脚伤恢复情况,这是一切的基础,另一个看劳资协议的谈判,现在很多人说老将底薪,中产合同,谈完之后还是不是这些款项都不知道,很多的未知数,太多的假设就没有办法去预测。”

  不止一次,姚明表达了对休斯敦的留恋,那是他奋斗的地方,更是他的家,“自从去了美国,就呆在那里,呆了九年,而且在那里添了一口人,所以那里有很多值得留恋的地方,有很多感情,不是想走就走。如果别的城市和休斯敦开出一样的条件,那我就没什么想法了。”

  阿帅离开非常难过

  运气很好遇到三任教练

  当姚明回到家乡的时候,大洋的那一边,他的球队又一次发生了变化,阿德尔曼将不再是休斯敦火箭的主教练,得知消息后,姚明给老帅打了电话,没有打通,于是给他留了言。“一起呆了四年,看着身边人离开,我非常难过。他把这支球队的潜力发掘到极致,你看火箭多少年轻有天赋的球员,都是经过他的手培养出来的。他的离开对球队是损失,继任者不论是谁,都需要一段磨合期,这段磨合的时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情,这些事情我也和莫雷沟通过,这完全不是对阿德尔曼教练四年贡献的磨灭,完全是球队建设方向的改变,需要一把不同的钥匙。”

  在休斯敦9年,姚明经历了三任教练,从鲁迪·汤姆贾诺维奇到范甘迪再到阿德尔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姚明说自己的运气很好,“如果把前两个教练的顺序倒过来的话,我肯定就垮掉了。第一年刚去的时候,需要很长时间适应,心理比较脆弱,需要鲁迪那样的教练给你时间空间去成长发挥,适应环境。第二年又来了一个十分严厉的教练,他让你知道这是个多么残酷的环境,你不能生活在摇篮当中,需要自己努力去取得更大成就。如果两个人倒过来,我不会有今天。阿德尔曼是你到了一定程度,有了一定的想法之后,给你更多的空间,让你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对于主教练的继任者,姚明认为球队未来的方向会决定未来主教练的人选,“如果我没有搞清楚第一个问题,很难回答后一个问题。教练不是能不能适合我,而是要看他是不是能带领球队取得更多胜利,我只是球队的一小部分。”

  篮协没有强迫去亚锦赛

  CBA选秀就像推房产税

  9月,亚锦赛将在武汉举行,要想去伦敦,中国男篮必须夺冠。篮协公布的大名单上,姚明的名字赫然在列。“篮协在这个事情上的态度比较开放,没有给我施加压力,我相信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不像外界说的那样严刑拷打,确实没有,完全本着我身体健康的角度考虑。如果我身体康复得好,对球队有帮助,这点很重要,你不是说身体康复就可以了,你没有状态就上场,会拖累球队。”

  回到上海,姚明更多地是以上海男篮老板的身份出现,他会不定时来看看训练,他说跟年轻人在一起,感觉自己都年轻一些,“上海队确实和上个赛季有些落差,包括本人也有些失落,但我也看到很多积极的因素,赛季末很多年轻队员都打得不错。对这支球队的投入,我想让大家看到我们对球队的支持和对上海篮球发展的一些抱负。”

  在北京,姚明和邓华德见了面,他们的交谈不仅包括上海男篮、中国男篮,还有CBA总冠军归属,“很巧合,三场总决赛,我都只看了上半场,下半场有事情跑开了。现在说谁夺冠是妄下结论,不过从开始我就看好广东,我比较偏向有经验的球队。我跟邓华德打了个赌,他说七场,我说六场广东队获胜。”

  下个赛季,CBA或将恢复集中选援,在姚明看来,这有点像“房产税”,“这是一种调控,但是如果篮协真的去做,需要很多规章制度去完善。你如何保证每个位置上都有每支球队需要的外援,因为最有天赋的不一定是球队最急需的。这只是我们的想法,我们必须做两手准备以防万一,自由选秀也有目标,集中选秀现在不知道会有谁,要做更多功课去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