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综合 >

揭中国体育体罚潜规则 小将:好几次想杀教练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8日 11:47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上海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很多中国基层教练员深信“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教练体罚队员,或许是中国体育最根深蒂固的潜规则,“善意的教鞭”是东亚体育文化的一部分。其实,运动员一般都很能忍,因为他们不仅要应付来自教练的责骂、耳光和踢打,还要被迫适应以大欺小的运动队顽症。绝大多数运动员为何能常年忍受这种言语和肢体暴力?什么才是他们忍耐的底线?上周末,本报记者对话多名90后运动员,他们和男篮国青队的那批队员年纪相仿,经历相似……

 

  》一个运动员从小到底挨过多少打

  乒乓小将自述:我相信人人都被体罚过

  我相信,每个中国运动员都被体罚过,没人幸免。

  小学五年级那年,只要练得不好、练得不对,我就会被少体校的教练用鸡毛掸子抽,抽大臂,抽屁股,如果抽得狠,会红肿青紫好几天。什么叫练得不好、练得不对?教练都是用国家队的眼光来要求我们,所以怎么练都不好、不对。我当然不喜欢挨打,但那时的我,对挨打没什么想法,而且还总是自责:我的表现的确不好,教练怎么能满意?

  我爸我妈也够狠,他们和教练说:“您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我们就把儿子交给您了。”如果我不争气,输给了原来没输过的对手,我爸会揍我;如果我考试没考好,题不会做,我爸也会揍我。在家里,在队里,都要挨揍,你想想我有多郁闷?

  12岁进了体工队,挨打照旧。有一次我外出比赛输了球,一着急就砸球板、踹球台,这可不是小事,这属于作风问题、赛场违纪!教练火了,把我揪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猛扇了我十几个耳光,我的脸被扇肿了,几天都没消肿。更倒霉的是,第二天我还得参加比赛,脸肿得眼睛变成了一条缝,连球都看不见了……我想,那次挨耳光磨炼了我,到现在,无论我遇到什么困难都不会退却。我不恨那个教练,他打我是不对,但他对我很负责。

  进入省队,没有教练打我了,表现不好当然会挨骂,不过那些有培养前途的队员才会被骂得比较狠,我没什么上升空间,教练懒得骂我。其实,打我骂我都可以接受,最令我不能接受的,是教练说我“不行”,如果他说我“不行”,我一定要努力证明“我行”。

  教练体罚队员说明要求严格,技术可以抓得更细,但是体罚和成绩是不成正比的。范斌错就错在,他想用管理小孩的那一套管理国青队,他也不想想,国青队的队员都那么大了,身体成熟,思想也成熟,还连打带骂,队员们不把范斌揍一顿就不错了。面对18岁以上的队员,教练就变成了朋友,遇事好商量,以上压下行不通。

  游泳小将自述:好几次想杀了教练

  挨打,我无所谓,就像玩一样。15岁之前,我经常在中午和半夜偷偷从队里跑出去泡网吧,教练发现了,会扇我耳光,会拿脚踹我,我觉得都是闹着玩,伤也会有,但不会像别人肿得那么厉害,我想我是特殊体质,比较禁揍的那种。

  那时候我不服教练,也不愿意刻苦训练,即使教练说“绝对不许出去”,我也经常当作耳边风。教练说是为我好,其实人都是有私欲的,我知道他平时看我不顺眼,打我,也许只是为了出口气。有一次,我被教练抓到在网吧打游戏,他说:“我让你选,要么让我把你打一顿,要么我去给你爸打电话。”我选了让他打一顿。

  十六七岁的我特别逆反,好几次都想杀了那个40多岁的教练,因为他骂我家人,人是有灵魂的,骂脏话也是有语境的,每次他带着侮辱性的语气骂我和我家人,我就想杀了他。有一回,全队集合,教练很难听地骂了我,全队都笑了,我也冷笑了一声,然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紧接着脑海里就浮现出他倒在血泊中的样子。后来我劝自己,算了,先别这么干。

  再后来,我长大了,新换的教练不再打我,我懂事了,很少再把教练惹毛,不过,体罚仍然有。那年夏天,教练罚我和队友在规定时间里绕着操场跑8圈,我跑得很慢,跑完了,教练说,你再快点跑两圈,我还是跑得很慢,结果我从中午11点半一直跑到下午1点半,教练就在大太阳下面陪着,这就是我的反抗。

  教练还会罚我们钱,训练迟到、上课迟到、比赛作风不好,都会罚钱,50块、100块、200块不等,这些钱会作为队费存起来,有时候给大家购买生活用品,有时候给队内赛打了第一名的队友奖励,教练是不敢揣进自己腰包的。我们队里的女孩子,挨打相对少多了,也有,但真的很少,她们也会被体罚,罚长跑。

  范斌被男篮队员弹劾那件事,我听说了。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一两个队员看不惯你,很正常;如果所有队员都烦你,那你肯定有问题。

  》他们认为范斌错了

  》揭秘

  打人的其实不只是教练

  “以大欺小是我们运动队的传统,姚明和刘翔(微博官网博客)小时候也被欺负呢!”王坚轻描淡写地说,“我和我的队友们,为大队员刷球鞋、洗衣服、跑腿,偶尔也会挨揍,几乎没有反抗的。”刘钢是个例外,他敢和比自己大四五岁的师兄拼命,俗话说,横的怕不要命的,可是拼命的代价是很大的,13岁那年,刘钢曾经被18岁的师兄把耳鼓膜打成穿孔。

  刚进队就被揍一顿

  王坚14岁进入市队的时候,是有心理准备的。于是,当一个师兄把王坚叫过去,不容分说地揍了他一顿,王坚的心里居然在想:“没什么,终于挨完了这顿!”其实这一顿可挨得不轻,身上的伤痕过了好几天才慢慢退去。

  那之后,王坚开始为揍他的那位师兄跑腿、洗衣服、晾衣服、刷球鞋,他甚至没有动过反抗的念头:“我1米5,他1米85,我怎么反抗?”王坚和这位师兄相处了8个月之后,成为了朋友,下马威的仇怨也被慢慢化解,王坚说:“我不恨他,可是每当他让我做什么事情,我又不好意思拒绝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会很难受。”

  成出气筒也只能忍

  柿子拣软的捏,内向的周达一直被欺负。

  13岁进入体工队的时候,周达被那里的氛围吓坏了,队友之间都很对立,竞争残酷激烈,有点摩擦就会动起手来。有个15岁的师兄,开始让周达跑腿买东西,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拿周达当出气筒,整整一年,周达都默默忍受着,“挨个几脚几拳,身体上疼得不是很厉害,但心里疼,那一年在我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烙印。”

  多年之后,周达仍旧不能释怀:“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会那样忍?如果我能豁出去会怎么样?现在他出国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也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他,每次想起他,我都压不住火,我想揍他一顿,把以前的委屈打回来。”

  不听话用棍子劈头

  10岁的刘钢背井离乡,来到异地的俱乐部训练。宿舍里没有饮用水,每天早晨大家接了热水凉在那边,中午训练好了回来喝,刘钢每次回来,水都被十五六岁的师兄喝掉,刘钢的零食、被褥、衣服,只要是师兄们觉得好的,都会拿走,有时,也会没来由地打刘钢一顿。忍无可忍,刘钢开始反抗,“我和他们玩命,我把这当成了一场战争。”

  13岁那年,刘钢经历了两件让他难忘的事。一次是他和18岁的师兄发生了争执,不肯听话的刘钢遭到痛打,耳鼓膜被打穿。另一次是刘钢和朋友外出,刘钢早走了两分钟,他的朋友被几个十六七岁的师兄团团围住,他们用棍子打这个男孩,棍子都打断了,后来男孩的脑袋缝了4针。刘钢说:“现在想想真后怕,我站在台阶上,才和他们一样高。”(文中姓名为化名)

  》探访

  体罚太狠了就会有反抗

  在采访中,几名家长都表示可以理解教练的“适度”体罚,甚至有家长认为,如果一个教练肯打骂一个孩子,就说明教练在乎这个孩子。殊不知,正是这种默许和纵容让体罚在中国体育文化中牢牢扎根。只有当教练体罚队员酿成严重后果的时候,家长们才会为孩子出头,或者把教练的脑袋打破,或者把教练送上法庭。

  家长打破“魔鬼教头”的脑袋

  早在2005年6月,本报就曾报道过上海乒乓女队十几名队员集体离队出走的新闻,事发后,家长们前往东方绿舟训练基地向教练要人,双方发生冲突,结果女队主帅归震祺被打破了头,缝了好几针,当时家长们说,打教练是“有前提的”,因为有着“魔鬼教头”之称的归震祺对孩子们进行了“魔鬼训练”。

  原来,在某天的体能训练中,归震祺要求队员在淀山湖畔长跑,从傍晚6点一直跑到深夜10点,第二天早晨,归震祺又要求队员7点钟出操跑步,在跑步途中,十几个女孩子不辞而别。挨打后,归震祺气愤地说:“怎么会有队员家长打教练,居然发生这种事情!”

  体罚致死后,教练向家长下跪

  近年来,中国最极端的体罚案例,就是14岁的足球少年母诗灏被教练体罚致死。惨案发生在2009年7月,小球员母诗灏笑着问教练林林:“林教练,明天我们几点训练?”“母诗灏,你站过来!”随后林林毫无征兆地一脚踹向母诗灏的胸部,母诗灏躲闪不及,后脑勺着地,随后林林又补踹了两脚走开,母诗灏昏迷,再也没有醒过来。

  2009年8月,林林向母诗灏的家人下跪谢罪,无法得到宽恕。去年9月,重庆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宣判:林林犯过失伤人致死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这一判决结果让母诗灏的家人非常失望,他们认为林林对母诗灏是“故意伤害”。

  他们向媒体爆料、向协会投诉

  “爱心棍棒”和‘善意的教鞭’,在东亚体育界普遍是被容忍的,但家长也有忍无可忍的时候。2009年底,台湾新竹的棒球教练用球棒痛殴球员的屁股,一名球员暗中用手机拍下过程,当时孩子们趴在地上,教练陈世龙右手拿着断裂的球棒,从上挥下重重打在屁股上,发出砰砰的巨响,伴随着孩子们的哀号。有家长在看到视频后,愤而向媒体投诉,在这个案例中,孩子和家长都比较注重维护权益,值得借鉴。

  今年3月,本报曾报道韩国短道速滑奥运冠军金东圣退役后在美国执教,他在更衣室里体罚队员,“金教练用冰球棒、冰刀保护皮、锤子、秒表打我们的屁股、后背和手掌”,“他还用脚踹我们”,家长们知道后向《华盛顿邮报》爆料,还向美国速滑协会写了请愿书,最终美国速滑协会吊销了金东圣的执教资格,事后韩国媒体感叹道:“美国根本不存在‘体罚标准’这个概念。在美国,体罚是犯罪行为,我们有必要对韩国的体罚传统进行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