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台球 >

潘晓婷首次解说斯诺克 10分钟仅说两句话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31日 07:55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现代快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当解说员,潘晓婷还是菜鸟

  昨天,斯诺克中国公开赛继续进行,在晚上奥沙利文和瑞恩戴的比赛中,上海五星体育请来九球天后潘晓婷解说。说起斯诺克,潘晓婷可不陌生,但说到解说,潘晓婷可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据潘晓婷的经纪人卓佳说,这次九球天后是友情客串。 在解说首秀中,潘晓婷一开始有点沉默,不过熟悉了环境后,潘晓婷渐入佳境,开始侃侃而谈……

  有点紧张,天后很沉默

  在台球赛场上,潘晓婷给人的印象是冷静、沉着,不过解说台球,她还真没什么经验。

  昨天,奥沙利文和瑞恩戴的比赛是在晚上7点半开始。不到6点,潘晓婷就来到了上海电视台直播大厅候场,进行各种准备。这股认真劲,不亚于参加的任何一场世界大赛。“这是我第一次解说,有点小兴奋。”当记者问起她打球紧张还是解说紧张时,潘晓婷说:“两者不同,但解说对我来说更加紧张,毕竟以前没有经验。”

  比赛开始前,潘晓婷评价了自己将要解说的那场比赛的参赛选手奥沙利文,“他是一个独一无二的选手,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他就是一个奇才!”

  虽然赛前说得头头是道,但比赛开始后,潘晓婷却忘了自己的解说任务,在开始的10分钟里,潘晓婷只说了2句话。在现场主持人的暗示下,潘晓婷才不好意思地表示:“比赛太精彩,我看得太专注了。我以前也是这样,一看到这么激烈的比赛,我就会很自然地屏住呼吸,不说话了。”潘晓婷紧张,两位主持人只能不停地讲,结果有观众发来短信投诉:“请主持人少说一点,我们想听潘晓婷多说点。”

  其实,昨晚的解说首秀,潘晓婷还是下了功夫的。赛前,她还向当斯诺克教练的父亲复习了斯诺克,“我认真备课的!今天还和老爸讨教斯诺克的一些规则。”

  经历了开场的紧张后,潘晓婷慢慢找到了状态,她还谈起了自己对九球和斯诺克运动的认识:“斯诺克球员的稳定性和准度要求特别高,因为球台非常大,袋口却很小。而九球对母球的走位控制要求更高,因为每次击打的目标球只能有一个……所以,我建议青少年朋友从斯诺克开始练起。”

  状态来了,妙语真不少

  看到潘晓婷慢慢放开了,主持人长出了一口气。让他们喜出望外的是,潘晓婷不仅话越来越多,其中还不乏很有意思的“妙语”。

  在比赛第三局奥沙利文单杆破百后,潘晓婷对“火箭”的状态赞不绝口,认为奥沙利文的击球非常人所为,还故意叹气:“唉,我们都是正常人。”奥沙利文和瑞恩戴击球都很快,比赛的进程也非常快,局间休息时间就显得很频繁,其中还插播了潘晓婷亚运会夺冠的比赛录像。看到这段视频,潘晓婷颇为自嘲地说:“那场比赛是我最不愿意看的,打得太慢了,不按快进根本看不下去。”

  去年亚运会决赛,的确是潘晓婷最难以忘记的。昨晚,她透露了当时她不为人知的心理活动:“当时大比分领先,我开始不专注了,竟然在考虑赢球之后用什么样的庆祝动作,然后很快被对手赶上比分,我就在心里暗暗地骂了自己一顿,后来才调整好了情绪,赢下了比赛。”

  “你为什么从斯诺克改打九球?”主持人的问题彻底激发了潘晓婷的幽默细胞。“2002年是我斯诺克的巅峰期,那时我单杆最高能打到97分,可遗憾的是,那也成了我的单杆最高分,再也没能超越。”潘晓婷表示,一直没能单杆破百,是她的一个遗憾。

  潘晓婷还说,自己在练习九球时,最多能连续清12台。主持人立刻调侃,“我说过,和潘晓婷打九球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她一个人连下12盘,我只能在一边看12盘……”话音未落,潘晓婷立即接话:“谁说只能坐着没事干,你还可以帮我摆球嘛。”潘晓婷的幽默解说,得到主持人和观众的一致认可。

  声音

  九球天后只是客串

  昨天记者获悉,潘晓婷当解说员,实际上纯属巧合。潘晓婷的经纪人卓佳昨晚告诉记者,“在朋友的介绍下,潘晓婷认识了上海五星体育的一位编导,双方谈到了台球比赛的解说,便一拍即合,”卓佳介绍,潘晓婷是练斯诺克出身,对项目了解不在话下,而且她本人也很期待在新的舞台上展示她自己。“只是客串,以后还是会把精力放在比赛上。”当被问到今后是否会考虑转战解说员行列时,卓佳这样表示。

  其实,潘晓婷这次爽快答应去参加直播解说,有自己的一番考虑,“晓婷告诉我,类似的活动能拉近自己和球迷之间的距离,也有助于台球运动在中国的推广。”

  链接

  解说员杨影获好评

  曾经享有“邓亚萍克星”的杨影,目前是中央电视台的一名乒乓球专项解说员,曾经的乒乓球职业生涯让她在专业上没有任何障碍。2008年杨影入选“中国奥运报道主持人国家队”,担任乒乓球项目解说员至今。她是目前央视最好的女解说员之一。

  杨影曾经说过,乒乓球解说是她的第二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