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排球 >

蔡斌变“后爹”怒骂训队员 调侃绰号“蔡包子”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7日 08:31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蔡斌,这位在国家女排主教练岗位失意的主帅,在北京女排找回了部分尊严,一个赛季,他率队重归甲A。

  在队员眼中,他不是司汤达笔下的“红与黑”,而是京剧脸谱中的“红”与“黑”。训练和比赛时,严肃,不近人情;其他时间,会像父亲一样嘘寒问暖。

  爱玉,也爱骑车

  在上海的家中,蔡斌每天睡到自然醒,把排球、战术、改造等一切与工作有关的事情抛到一边。跟朋友聚聚会,陪陪家人,过不了几天,他就要回到北京,开始备战下一个赛季的全国女排甲A联赛。

  在北京的这10个月,蔡斌同以往一样,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公寓、球场、饭厅。从十几岁开始,蔡斌就喜欢研究玉器。不管去全国哪里,他都要去当地卖玉器的地方转转,来到北京之后,去看玉占据了他大部分的业余生活。

  “有时间的话就会去看看,不过还没在北京买过呢。我平时没什么太大的爱好,不喜欢玩儿,也不会喝酒。研究研究这个东西挺好,它是蕴藏着很多文化的。”蔡斌说。

  由于不经常出去,蔡斌只在来北京之初为自己购置了辆600块钱的座驾———自行车。“每天训练8个小时,每周休息一天,没什么机会去远的地方,用不着买车。现在更不用想买车了,没资格摇号。”蔡斌说,他已经习惯了北京的气候和食物,只是每半个月还是会约着朋友,去南方菜系的馆子吃一顿。

  生活节奏没有变化,依然是训练、睡觉,但他的境遇较之一年前发生了重大变化。

  变阵,也变风貌

  去年的这个时候,蔡斌从中国女排主帅的位置上“被下课”。而这一次,他带着联赛冠军回到了上海家中。对于在北京的这一年,他表示自己最开心的地方就是能按照自己的思路做事,工作环境稳定又和谐。

  蔡斌接手北汽女排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大家最喜欢谈的就是“改变”。无论是精气神,还是技战术,北汽女排如今都焕然一新。然而变革之初总会遇到各种阻力,比如队员们习惯了以往的打法,她们难免会对新战术、新打法产生质疑。

  “当有新打法推出时,有队员会问我为什么这么打。所以,我会让她们知道理由。如果暂时说服不了队员,我就要求队员必须执行。在她们执行新战术的过程中,会慢慢能够体会出其中的好处。”蔡斌说。

  蔡斌说,变革在女队更难实现,女孩子接受新鲜事物不像男孩子那么快,尤其对技战术的应用会更保守一点:“但我就是想打破这种保守,别人的‘好东西’我们要学,自己的‘好东西’要留下,这样才会更有竞争力。”

  任何事物都是双刃剑,蔡斌的改革也让球队吃过苦头:“刚开始副攻还是跟二传配不上,会打出很臭的球。薛明和韩旭在训练时候配得挺好,一到比赛就不行。我就逼着她们配,让韩旭必须在球到位的情况下传副攻,后半程配得越来越默契了。”

  训练很艰苦、丢了很多不该丢的分、比赛中会出现莫名其妙的失误……这些都是蔡斌变革的代价,让他欣慰的不仅是最后的冠军头衔,还有数据的改变———本赛季主动得分为521分,其中进攻得分中主攻和接应进攻为362分,副攻进攻得分为159分。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副攻基本没有主动进攻得分。

  开炮,也开玩笑

  很多运动队教练都有“分裂症”,在训练场上像个“后爹”一样对队员狂吼怒骂,私下则会像父亲一样嘘寒问暖,蔡斌将这一传统发扬光大。第一次看他训练北京队姑娘时,陆冬冬被他骂得直哆嗦:“他越骂我越紧张,越紧张越错。”到现在再提到挨骂时,这位90后小丫头嘿嘿一笑:“习惯了,反正是为了我好。”

  队员如何评价蔡斌?训练和比赛时他一张黑脸,平时换另外一张红脸。一到了球场,蔡斌就变身“后爸爸”,别管谁有问题,一律开炮。别管你是1992年的小朋友,还是薛明这样的国家队大牌,蔡斌骂起来都不含糊。

  有一次,蔡斌说北京打车太贵,骑自行车冬天又冷,队长韩旭说:“这还不简单,直接送您一公交卡,去哪儿才4毛钱。”让队员们评价蔡斌时,他会笑着走开:“我在时她们不方便讲我坏话,我还是走吧,别给她们压力。”姑娘们还会拉着蔡斌做各种怪异的全家福,让他站中间,队员们在旁边作出搞怪的造型,并且煽动蔡斌一起摆雷人的POSE,蔡斌照完会指着大家说:“可别传网上去。”

  由于蔡斌总是在训练中下达各种指标,达不到就不下课更别提吃饭,队员们把“蔡指导”这个称呼改成了“蔡指标”。蔡斌对于这个外号并不在意:“不是还有人叫我‘蔡包子’吗。”

  他不仅在场上有“指标”,场外还有“指标”,那就是为每个过生日的队员买蛋糕:“我一直延续着这个习惯,队员们不能回家,也不能跟朋友一起聚会,给她们买个蛋糕庆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