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足球 >

中国足球向假年龄宣战 家长:我们就像潜伏的特务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1日 16:03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上海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2月14日,中国足协在梧州市召开2011年全国青少年男子足球联赛工作会议。从今年起,每年的10月至次年的8月都将举行全国青少年男子足球联赛,以加快青少年足球发展。会议透露,2011年全国青少年男子足球联赛由省市联赛、南北大区训练营、全国训练营三部分赛事结合训练营组成,从省、市、区比赛向大区赛扩展。比赛改变了原有的球队成绩考核办法,由原来主要看球队的战绩,转变为通过比赛发现球队里的好苗子,向国家输送人才。而在人才选拔上,足协动了真格,向“假年龄”开刀。在此次参加选拔的球员中,已有110人骨龄测试不合格,他们只能到上一年龄段的队伍中去参加比赛。

  广西梧州,很多人对于这座南方小城并没有什么印象,如果说有,那恐怕也是因为龟苓膏;就在2011年2月份之后,恐怕将有一些人对这座城市铭记一生,因为测试骨龄的“年龄门”,一百多足球少年的命运将被改变。他们之中有些被认为是“咎由自取”,有些则始终坚持“自己清白”,无论目前的境遇是不是他们曾经所作所为得到的“因果关系”,至少我们需要给出的答案是——即使曾经弄虚作假,他们其实也是受害人,他们无非只是在维护一种公平——只是方式错了。

  记者通过前方同行,辗转找到一位足球少年李军(化名)的家长,来讲述他们“踏上这条船”的故事。在他们自己看来,这些故事就好像最近热播的碟战剧,只是他们说,“我们哪像潜伏的共产党员,分明就像特务一般……”这话,又涵盖了多少辛酸?

  “我想想都替孩子委屈”

  李军来自北方,家境并不算差,整个讲述的过程中没有提到过“砸锅卖铁”这个词语。

  “1997年第四季度出生的。”李军的父亲介绍道,随后他笑笑,“我都说习惯了,可能也就我老婆会永远记得是1996年,毕竟生娃的经历,女人是不可能忘掉的。你现在测骨龄,都说准或者不准,那还不如让那么多母亲都过一下测谎仪,说不定更准确。那种生孩子的经历都能扯谎,我就真的佩服了。”

  李军的父亲本来就是一个球迷,2001年中国队就在他所在的那个省份历史性地冲进了世界杯,他就在现场。“那个时候,孩子5岁,我是有意把他培养成球迷,没想到他挺喜欢的,那么我们夫妻俩就商量把他送到少体校去让教练看看。如果能踢下去,我们就支持,我们家里虽然不是很富,但是在孩子身上也愿意花点钱;如果踢不下去,就当从小锻炼身体吧。”

  让李军父亲喜出望外的是,在教练眼里,李军的球感和平衡性都很不错,但唯一的问题在于年龄。“我们和教练说,96年的,他说这不行,上面只注重97/98的,96这个年龄段很难踢出来。他问我们有没有认识派出所的人,我们说没有,他就说给我们想办法,但是需要一万块钱。”考虑再三,李家把钱和户口本都送到少体校,过了一个多月再拿回户口本,李军的出生年份就变成1997年了。“教练说,还好李军还没上学,一旦进了学籍,要改就更麻烦,还要花更多的钱,有的时候还要小孩儿转学来‘消化’这改没了的时间,少的半年,多的甚至两年。”

  从某个角度而言,这个孩子从五岁这个懵懂的年龄开始,就以新的出生日期潜伏在这个世界上,他是被动的,这个家庭也是被动的。就李军的家长介绍,他们这次在梧州听到,很多家庭索性就以放弃孩子的学业来改年龄。“他们让本来应该四年级的学生,转校继续去一二年级学乘法口诀,就这样委屈孩子还得送钱送礼……我也在替他们想,也替我们自己想,值得么?”

  “看上去不改年龄的代价更大”

  潜伏,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然而就是因为年龄改小了,李军上学也晚了一年。这个决定让李军的家长始终内心忐忑,毕竟一般家长是改大了年龄让孩子提前接受教育,而李军则是因为踢球把年龄改小了,比一般孩子迟了一年。“正在发育头里,这个时候怎么能相差一年呢?这段时间我们就自己教育孩子一些简单的算术和汉字,但我们毕竟不是老师,只能教这些,其他的怎么办,我们也没有办法。”让家长比较欣慰的就是,李军在同一年龄段的孩子中,的确显示出一定的踢球天赋。

  “这哪儿是一个年龄段啊!”李军父亲回忆起他曾经看过的一场教学比赛,“说是10岁的年龄段,高矮胖瘦的都有,李军算是比较匀称的,当中有几个小孩儿一看就原本就是97/98的,吃了大亏了。有一个球,一个大孩子一放铲,把那小孩儿都铲飞了,我老婆在边上看得都叫了起来。那小孩儿摔在地上,哭了,还不敢大声哭,看着真让人揪心呵……说起来,这些才是正经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说不定就因为发育晚被淘汰了。看上去,似乎不改的代价更大。”

  那场教学赛,至少让李军的家长意识到“不改就被淘汰”的危机意识,但毕竟是弄虚作假,他们也为此花了不少时间来接受这个“习惯”。“从改年龄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怕孩子说漏嘴,不要说孩子,还怕自己说漏嘴。还要和八大姑七大姨都打好招呼,尤其是爷爷奶奶姥爷姥姥那儿,年纪大了,又喜欢炫耀自己的孙子外孙,就怕他们说错话,出岔子。你说,这自己骗自己的事情多难啊!”

  然而,李家一家房产的拆迁和补偿还是惹到了这个“年龄门”。“在登记的时候,就在孩子的年龄问题上纠缠起来了。”李军的父亲并不愿意多谈,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最后通过关系“搞定”了,但是一家子人没有什么胜利的喜悦。“本来就是应得的,怎么说呢……心虚呗。”

  “希望足协别再骗我们”

  瞒天过海没有成功,这是第一次,这可能会是最后一次。

  “第一次说参加比赛要核对年龄的时候,我们其实真的很紧张。因为那个时候户口本还是手写的,后来才是打印的。后来教练说,队里又不是就你们一个,不用紧张。最后下来,过来全队都过了,还有那两个明显大块头的孩子。”李军父亲回忆第一次过关的场景,无非是上缴户口本、参赛证进行核对。“我后来想,要是这样都能被查出岔子来,还不如拿块豆腐撞死得了。”让这位家长哭笑不得的是,就那么简单的排查,那次市里面的比赛就有四五个队查出来年龄不符。

  后来的赛事,李军都很轻松过关,毕竟一岁差距带来的表象,是很难被揪出来的——即使是一般的校园体检。正当这一家子都感觉“潜伏”成功之后,广西梧州的这次集训成为了“唤醒”乃至“暴露”的节点。“在出发之前,就听说了有这么个骨龄测试,我们又开始紧张起来。不过教练说,以前也做过,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是可以通融的,而且说我们就改了一岁,应该是在可允许的误差范围内。”

  但是这次李家错了,足协规定的这次标准不允许那么大的误差,97年出生的孩子骨龄标准上限为14.2岁,哪怕超过0.1岁都不允许参加该年龄组比赛。租住在梧州农家的父母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是不是不能踢球了?”得到的答复是,“能踢,但是要调整级别,到95/96年龄段。”但是他们知道,这个年龄段并不是奥运会适龄段,自然也不是全运会的适龄段,因此成才率并不会很高。感觉下来,李军的家长比较理性,或许从一开始他们就预见到这个结局,他们没有去足协闹,但还是带着一些希望旁观着那些闹事者的结果,他们想从那些人身上来判断自己孩子的前程。“所以我不能说得太细了,还想着再申诉一次呗。”

  “你知道么?这儿号称梧州之最的,说有18岁了,而他身份证上的年龄是14岁!”李军的父亲苦笑着,“当然,咱也是五十步笑百步,如果这次中国足协来真格的,我们也认了,希望孩子在95/96年龄段不要被大孩子欺负。如果他是能踢出来的,那么在哪个年龄段都能出来……你说是吧。”

  对于孩子的投资,就像一个无底洞,这个老实的父亲没有像很多受访者一样抱怨自己投入和产出。“有什么好说的呢,我们认了……具体数字我不说了,这笔钱要是那个时候投资房地产,怎么也翻几个跟头了,让孩子出国读书都行,现在没辙了。既然孩子选择这条道路,我们也选择了,就这么走一步看一步吧,希望这次足协不要再骗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