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游泳 >

文婷姐妹花:为花游死也值得 一步步赢到伦敦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18日 09:27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网易体育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距离蒋文文、蒋婷婷姐妹在游泳世界杯上首次夺得花样游泳世界冠军不过两个多月,她们就在广州亚运会的赛场上,毫无悬念地夺得三枚金牌。

  •     当记者见到她们,与她们聊起下一步目标,即使是近在咫尺的伦敦奥运会,她们也不愿轻言预测,“下一步还是今年7月的上海游泳世锦赛,一点一点来吧。”

        蒋文文和蒋婷婷裹着宽大的运动棉衣、扭着运动员典型的八字脚出现在记者面前,脱下厚重的棉衣,是职业模特般瘦削肩膀和修长的腿。如果不做运动员,她们会有更多事业上的选择。

        姐妹俩随意扎着马尾,“我和妹妹的发质都很差。比赛时,为了不让碎头发出来,我们只能把果冻粉抹到头发上。每次卸头发,都要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单是用热水将粘在一起的头发泡开,就要半个小时,这样头发断得非常厉害。十场比赛,折腾十次,一半头发就掉没了。”

        在她们俩眼中,比赛的胜利让这些牺牲有了意义。

      “胜利已不像从前那样困难”

        在去年11月落幕的广州亚运会上,蒋文文、蒋婷婷以一套近乎完美的《雀之灵》夺得金牌,蝉联了亚运会花样游泳双人项目冠军,毫无悬念。

        相比于从前取得好成绩就相拥而泣,她们很淡然。比赛结束后,姐妹俩平静地瞄了一眼记分牌就下场了:第二名的日本组合落后6.500分,差距很大。就像赛前她们对记者说的一样,轻松取胜。这枚亚运金牌似乎并没有带给两人太多的兴奋,蒋婷婷说:“我们肯定很高兴啦。不过,与四年前多哈亚运会相比,我们已经不再是初涉国际大赛的新人,当然也就没有那样的一份惊喜和激动了。这几年来,日本队和我们的差距越来越大了,特别是战胜她们,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困难。”

        她们毫无争议地站上了亚洲之巅,将日本队踩到脚下。这也是蒋氏姐妹继四年前的多哈之后,再一次夺得亚运会花样游泳双人自选项目的金牌。

        日本选手小林千纱酸酸地说:“看看我们和中国选手的身材,就知道差距在哪里了。”刻意忽略姐妹俩动作的细心编排。实际上,相比于四年前第一次被蒋家姐妹击败的激烈反应,日本人似乎已经习惯了失败。在多哈,她们的统治地位第一次被蒋家姐妹打破,满肚子的委屈和牢骚,认为是裁判帮忙,还认为花游教母井村雅代“偷偷”加盟中国,中国获得了裁判们的特殊照顾。如今抱怨她们“身材好”,倒显得没那么不服气了。

        其实蒋文文、蒋婷婷并不是天生练花样游泳的料。她们身材太单薄,体能跟不上。花样游泳是一个高强度水下项目,最初的时候,姐妹俩总是短时间就头晕目眩。

        井村雅代加盟中国队之后,第一个魔鬼训练法就是让姐妹俩增重,每天塞下大量高热量的食物成了必修课,以至于她们见到吃的就想吐,然后偷偷倒掉。

        井村的方法很快就生效了。蒋文文给记者看她的腹部,不过巴掌宽的腹部硬生生地练出了四块腹肌。

        从2006年多哈亚运会集体、双人冠军,首次打破日本队长达20年的垄断,到2007年世界游泳锦标赛集体、双人第四名,再到2008年奥运会双人第四名。2009年罗马世锦赛上,她们帮中国队夺得1银4铜,去年又夺得世界杯自由自选双人冠军,正式迈入第一集团。

        姐妹俩一年一个台阶接近自己的梦想。“对于我们而言,赢就是一个个胜利的积累,是每天一个个小的进步成就了一个大的进步。每个胜利都不是终结,只是完成了一个目标吧。”蒋文文说。

      “为花游死也值得”

        其实,日本媒体的“退役”报道并非空穴来风,24岁的姐妹俩在花游界已算“老人”,她们有稳定的爱情,姐姐蒋文文的男友在某体育品牌工作,妹妹的男友是四川队的跳高运动员,屡屡传出婚讯。然而这些并不足以阻碍姐妹俩在泳池里更进一步,要命的是伤病差点提前终结了蒋婷婷的运动生涯。

        2009年,妹妹蒋婷婷因为肺大泡的问题必须手术,由于花样游泳对肺的压力非常大,基本上在水里都要靠肺。“手术以后恢复很辛苦,在水里憋气的时候憋不了气,真的有快死掉的感觉。”蒋婷婷说。

        对于蒋婷婷来说,受伤、手术并不可怕,怕的是手术后的恢复过程。“那时候真的挺难熬的,真的。也想放弃,毕竟历史上还没有人能在这样的手术后复出。特别这个项目要憋气,所以对肺的要求很高,恢复的过程中因为憋气我晕过去两次,120都来过。为了比赛,我还打过两针封闭针。但是姐姐和教练的支持和鼓励让我走了过来,我一直坚持没有放弃。”

        伤病恢复的这段日子里,她们经历了迄今为止最难的一场比赛——罗马世锦赛。“因为第一次比十套动作,而且我又恢复了不到半年,还是很担心自己比不下来。领导当时给我的任务就是做下来、不要错动作,但是我自己不是这样要求自己的。我必须要做好。这挺难的。”每一次奋力出水蹬腿都让她有窒息的感觉,然而她还是微笑地完成了比赛。最终1银4铜的成绩给了她们信心,毕竟这还不是她们的巅峰状态。

        蒋文文和蒋婷婷从来不后悔自己的做法。“如果重来一次的话,我想还会这样选择。因为我们的确喜欢这项运动,为它死也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