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新闻资讯 >

[独家专访]戴晓微:丁俊晖——寂寞静赏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31日 19:01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作者:戴晓微)和姚明一起,登上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成为国家形象宣传片中代表现代中国的面孔之一,这无疑是中国体育人士最高的待遇了。

23岁的丁俊晖谈起来的时候,声音和语气依然淡定如水,就像在谈论昨天的晚餐一样,脸上是浅浅的微笑。对这样的微笑,即便是不那么热爱斯诺克的中国人,恐怕都已经很熟悉了。从2005年之后,这个来自江苏宜兴的男孩,就已经成为中国体育的一个符号,代表着中国人在一切职业化色彩浓烈的体育项目上向国际顶级水平突破的成功标志。

很多宣传斯诺克运动的词语,都喜欢用“绅士”这样的字眼,这多少凸显了我们对于这项由英国人发明的体育项目的距离感。实际上,“斯诺克”这个词,只是19世纪当时英国军队中对军校一年级新生的叫法,而斯诺克这项运动之所以能够从驻扎在印度的英国军队中起源,多少还是寂寞惹的祸。

2003年的时候,丁俊晖就像是一个寂寞的军校新生,来到斯诺克的故乡英国。

说起初来乍到的经历,小丁颇有点“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慨。对于Wellingborough这个长长的名字,他一概以那个小镇代替。16岁的他,第一次来到北安普顿郡的这个小镇子,和几个中国伙伴一起。除了用披萨饼填饱肚子之外,摆在小丁和他的中国伙伴面前更紧要的任务是,他们要靠手中的球杆,来在这个斯诺克的故乡生存下来。打好小的比赛,才有机会打排名赛,然后才有机会赢得对局费,至于奖金,当时还是个奢望。

小丁笑着回忆说,离开Wellingborough小镇到谢菲尔德的时候,他感觉终于进了城。后来到伦敦打比赛,才发现谢菲尔德原来也是农村。小丁说,那段日子其实就是“讨生活”,而这种讨生活的压力,很快就驱散了少年出门远游那种无拘无束的快感。打得好,挣到了钱,就有机会留下接着训练;而打不上比赛,资金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就只能背着球杆回家。像很多普通人的异乡奋斗故事一样,艰难守候,寂寞相望。

电视转播中的斯诺克,球手们拥有足够充足的特写镜头的空间,让人们记住他们的或喜或忧。但镜头里的丁俊晖,兴奋和失望从来都是一回首之间,即便是那些大喜或大痛的时刻。关于这个,最极端的例子之一是2007年的温布利大师赛,那是丁俊晖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打出单杆147分。对于这位来自中国最年轻的147创造者,《泰晤士报》赛后评论说: “首先是笑容慢慢在丁俊晖脸上蔓延,随后全场观众起立为丁俊晖鼓掌喝彩,但是仅仅在几秒钟之内,中国天才的脸就恢复到了通常那个冷漠的表情。

丁俊晖后来说,实际上他当时都要高兴死了,但比赛还在继续,他得回到比赛中去。

可怕的自控能力,和可怕的长台进攻精准度一样,既是丁俊晖在球桌上挑战冠军的利器,更是异乡生活挑战的必备技能。斯诺克高手们在掌控自我间,让人们领略斯诺克这种体育运动的静态之美。

20032010,丁俊晖谈起7年间那些被人们熟知的排名赛冠军,谈起同样被人们津津乐道的球场泪水和低迷时刻,总是呈现出超出年龄的云淡风轻。相反,当说起谢菲尔德中餐馆的英文菜单,说起太阳报那个粗鲁的记者,说起那些夸夸其谈的国际台联领导,小丁脸上的表情显得生动了很多。小丁说,最低迷的那两年,他每天都来球馆,但很多时候,一天训练下来,一个球都不打,仅仅是纠正动作。没有教练,就自己想,摆动作,直到想明白。生活中很多事,也是如此。

采访中,偌大的球房,只有远处角落中一个球台发出的台球撞击的声音。那个陪同丁俊晖练球的16岁泰国少年,一板一眼地击球,目光沉静,神情内敛。丁俊晖说,这个小孩打得不错,心很静,很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