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排球 >

王宝泉:惠若琪不伤或不辞职 女排首秀输球痛哭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29日 08:59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每日新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王宝泉的2010:平安是福 顺其自然

  11月底,王宝泉履新上任,紧接着在四省市邀请赛上公开露面。那段日子,他的新办公室几乎成了新闻发布厅,他说自己每天除了开会,就是在应付媒体。

  随后不久,王宝泉前往东京观摩世锦赛。在代代木体育馆与他相遇的那一刻,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那时,记者就跟他约好要找个时间好好聊聊,踏下心来好好聊聊。

  终于,12月16日,晚9点,山东莱芜馨百酒店,1612房间。

  借着随天津队采访客场的机会,我们坐到了一起。采访开始前,王宝泉沏了一杯红果片水。他说,从国家队离职后,他就再也不敢碰茶叶了,他被失眠吓坏了。

  记者:到底什么时候定下来要去国家队的?

  王宝泉:上赛季决赛前确定的。中心领导先是找我谈话,我当时也是50%意愿,想去,又怕。当时我也说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让我去,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而且确实对国际形势不太了解。等到决赛之前,最后确定了。

  记者:接下来拿到联赛冠军,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还是感觉更大的压力和未知在等待着自己?

  王宝泉:特别复杂。舍不得天津队,也知道到了国家队肩上担子更重了。说实话,赢了这个冠军,我没感觉特别高兴,因为国家队的压力马上要来了。

  记者:联赛夺冠后到去国家队之前,您是什么状态?

  王宝泉:睡不着觉,一宿一宿睡不着。决赛那段日子就一直睡不着,打完决赛就在想到北京的新闻发布会,怎么面对媒体。等到了国家队,面对十多个队员,三块场地,又开始考虑怎么安排训练,头三天又没睡着,一下就崩溃了,头发也都白了。

  记者:失眠的时候怎么度过呢?

  王宝泉:就是躺着,熬着,想第二天怎么练,躺到天亮。有时候急了真打自己,睡不着觉,难受啊。

  记者:随后伤病增多,压力更大了。

  王宝泉:先是王男伤了,然后是魏秋月。魏秋月很想练好,我看她练我都害怕,因为在天津队她从没这么玩命过,刹不住。我知道她有伤,不止一次提醒她,要是不行就注意点,她总说没事,但是到后边腿就不行了。伤病增多后,到漳州集训后期,马上减量,区别对待,所以到后期训练人员基本没全过,今儿她腿不行,明儿她腰不行。

  记者:这种状况肯定对您打击很大。

  王宝泉:那阵儿我犯过一次病,血压高,歇了几天。当时烦躁的原因是精英赛快开始了,魏秋月虽然伤情有好转,但能不能打还没把握。到了漯河,人算不如天算,她又得了阑尾炎。第一场对多米尼加就输了。

  记者:还记得那个晚上怎么过的吗?

  王宝泉:回到房间我哭了。总归也干了两三个月,想把亮相亮好,但主二传就打不了。

  记者:好在后边的几个比赛,队伍有了点起色。

  王宝泉:到了杭州第二站,魏秋月自己要求边输液边打,拿了第一,压力小了一点,后边到瑞士(精英赛)夺了冠。那个阶段我感觉队伍还是往上走的,包括俄罗斯总统杯拿亚军,一直到大奖赛前期也是不错的。

  记者:接下来 惠若琪受伤让您的压力一下子又大了。

  王宝泉:是啊,惠若琪受伤应该是我在国家队执教的分水岭,之前这么多人受伤都没有对我造成这么大打击。当时我又开始失眠,在大奖赛澳门站,第一次有了辞职的念头。当时找领导也谈了,但没确定。我真的感觉力不从心,再这样下去,对队伍也不利。在香港比赛时伙食相当好,但我吃不下去,就吃一点点,也不爱说话,无精打采,烦躁,这对队伍影响很不好。

  记者:如果没有惠若琪受伤,今天会是另一种局面吗?

  王宝泉:我有可能会带队到年底,然后有个缓冲期,再继续带。在天津队这些年,也没在比赛中出这么大伤病的。我总感觉自己在国家队运气不佳,压不住。

  记者:到北仑总决赛期间您正式提出辞职,当时有什么新的诱因吗?

  王宝泉:没有,就是澳门站时这个想法的延续。当时让人家打十几分,特别难看,我带队这么多年也没出现过这种状况,让人家打得屁滚尿流抬不头来。另外身体确实坚持不住。在北仑,每天晚上女儿陪我聊到12点,最后她也跟我急了,怎么劝我也不管用。她说我天天不吃不喝不睡觉,死了又能怎样。

  记者:在漯河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您跟我说,认真是好事,但太认真就不好了。您自己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怎么就走不出来呢?

  王宝泉:劝人的时候都明白,到自己身上就不行了。我现在劝刘晓明(天津女排新帅)也这么说,但当时自己就走不出来。真是当事者迷,就是天天害怕,害怕世锦赛打不好,亚运会打不好。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写辞职信的方式?

  王宝泉:我在上任时就跟队员说,我来不为钱,就为了事业,如果有一天队伍状况不好,我会第一个辞职。结果我不到一年时间辞职,必须给队员和领导一个交代。你不写辞职信,外边就会猜是不是领导给我拿下来的。

  记者:但您这信写了,外边的传闻一样很多。

  王宝泉:那就没办法了。领导真是考虑到我身体情况,怕我身体不行,也怕精神上出现问题。这种压力下时间长了,可能会得抑郁症啊。领导一看我的情况,知道我不是躲避责任,真是身体不行了。

  记者:辞职信是什么时候写的?

  王宝泉:最后一场打巴西的当天上午。在没写之前领导已经基本同意了。

  记者:真正提笔写的时候,心情肯定很复杂。

  王宝泉:肯定啊,但是没办法。这封信写了很长时间,要考虑措辞,心里七上八下的,我这辈子也没写过这种东西。走之前跟队员开会,我讲完话后谁也没理就回房间了,中午饭也没吃。

  记者:开完会后有队员到房间看您?

  王宝泉:个别的。第一个是惠若琪,她感谢我这半年对她的关心,因为她的进步是最大的,我对她下的心血也是最多的。第二个是 陈丽怡,她哭了,然后就是咱们天津其他几个队员,还有教练组的同事们。

  记者:现在想想,您要是继续带的话,世锦赛能取得什么成绩?

  王宝泉:有希望进前六吧,前四很难。

  记者:怎么评价自己担任国家队主帅这段日子?

  王宝泉:人不可能总是这么顺。在天津我很适应这种环境,到国家队我就需要时间去慢慢适应。另外到国家队我没有了冠军的光环,出现问题的时候压力很大。

  记者:回头想想,后悔去国家队吗?

  王宝泉:不后悔。不去的话永远体会不到这一切,等到退休了,你会遗憾没试试这个机会。去了之后,经历了,别管成功失败,排球人生也算完美了。我没达到顶峰,但我体会了,对我现在工作也有帮助,我现在总说,再大困难,也大不过我在国家队的困难吧,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记者:您觉得自己给国家队留下了什么?

  王宝泉:刻苦训练、顽强拼搏的精神吧,任何队伍缺了这种精神都不会取得成功。我不会哄着谁去练,我觉得我至少让国家队的精神面貌比过去好了些,另外防守水平提高了,包括王一梅在内。

  记者:您辞职后,有传闻把这件事说得很难听。

  王宝泉:我干这行这么多年,对这些看得很淡。你给我荣誉,我看得很淡,你不理解我,甚至说得多难听,我也一样。你爱说什么说什么,我该怎么走怎么走。光明磊落的做人做事。

  记者:从国家队回来后休息调养的时间里,自己想了什么?

  王宝泉:很多人去医院看我,我感觉心里酸溜溜的。人这一生不可能总是圆圆满满,总会有坎坷,要学会面对坎坷和辉煌。辉煌时要夹着尾巴做人,碰到坎坷,肯定难受,但也要面对。

  记者:简单几句话总结一下您的2010吧。

  王宝泉:平安是福,顺其自然。另外,无论干什么工作,都要敢于负责。

  记者:您从国家队辞职,也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

  王宝泉:对。我觉得我敢于提出辞职,对队伍和对我自己,都是负责任的表现。另外就是先要保证一切平平安安,后顾无忧了再去追求事业。顺其自然,但一定要努力。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努力了,最后结果,让老天定吧。本报记者 孟凡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