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亚残运会新闻 >

足球撬动精彩人生 亚残足球赛事受热捧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9日 10:25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广州日报12月19日报道(记者 李斌 张喆 王颂 廖艺 王维宣)2010年广州亚残运会的五人制足球(盲人足球)和七人制足球(脑瘫足球)是最受欢迎的两项比赛,无论是在奥体的曲棍球场,还是在大学城的华工体育场,每场足球比赛的上座率都非常可观。即使是前两天的阴雨天气,也无法阻拦这些可爱的足球爱好者。

裁判吕英(右)引领一名盲人球员下场。

中国七人制足球队队员在比赛中打门。

中国五人制足球队庆祝夺冠。

  本报记者在亚残运会期间全程跟踪采访五人制足球和七人制足球赛事,也被这些足球队员和教练所感动,足球作为世界第一运动,无论是健全人还是残疾人,都从中得到了无穷的快乐。

  有了足球

  他们的世界不再黑暗

  经历了残奥会的精彩演出后,中国盲人足球队逐渐受到球迷的关注。在亚残运会上,中国盲人足球队以5场全胜,打进16球仅失1球的战绩获得冠军。目前这支中国盲人足球队的大部分队员都是从2005年开始训练的,有6人参加了北京残奥会。对这些盲人队员来说,有了足球,他们的生命不再孤独,他们的世界不再黑暗。

  昨天,21岁的王周彬在决赛的第17分钟打进了唯一进球,帮助中国队最后获取冠军,王周彬在9岁那年因为燃放爆竹炸伤了眼睛,导致双眼失明。从此,失明的王周彬与昔日的玩伴渐行渐远,直到他鼓起勇气要进入盲校。在盲校的日子里,王周彬不仅学习成绩优异,更培养了对运动的浓厚兴趣。他在足球方面的天分很快便展现出来,终于在2007年一战成名,并顺利进入国家队。

  王周彬至今仍记得自己第一次尝试踢球的感觉:“不敢跑,也不敢出脚,因为害怕碰撞和摔倒。”不过,他很快热爱上了这项运动。和他一样,许多盲人足球队队员都是从克服心理障碍做起,一步步走到现在。“足球改变了我的人生态度,我以前真的没有什么爱好,没有什么生活乐趣,但现在不同了,我觉得生命可以很精彩,做任何事只要付出了应有的努力就会有收获,对任何人都是这样。”

  李孝强是中国五人制盲人足球队的队长,28岁的他是球队中年龄最大的球员。少年时期的李孝强也曾痴迷过甲A联赛,只是他“看球”的方式是听收音机。从12岁起,他便用一个塑料袋包起足球开始练习,沙沙作响的塑料袋是他最初用来判断方向的“发声器”。李孝强在老家昆明有一家按摩店,平均每个月的纯利润4000多元。而中国盲人足球队最初组建时,每个月的补助仅有300元。

  对于自己的选择,李孝强非常平静:“我觉得我的选择是值得的!钱没了可以再去挣,但是实现梦想的机会却是难得的,所以我关掉了按摩店来踢球。我的家人都很支持我,他们觉得我能够代表中国队参加国际比赛是全家的光荣。”

  引导员就是他们的眼睛

  “变、变、进、进、左侧挡板、逼上去、打……”中国盲人足球队引导员李建伟的声音回荡在亚残运的足球场上。他用自己的投入演绎了一名引导员如何成为“盲人球员的眼睛”。

  2006年,为了备战北京残奥会,李建伟被征调到国家盲人足球队担任引导员。与主教练邹宏谋相比,李建伟除了负责球员的日常技战术教授外,还要增加与球员的沟通,形成默契。“相互信任是最重要的,培养信任也是最难的。当眼睛看不到的时候,会本能地对外界有一种不信任,所以开始训练的时候很困难。”李建伟说。据他介绍,一次进攻从守门员发起后,自己就要负责指挥,“我会帮他们摆脱,这个时候我会喊‘变’或者‘进’就是让球员变向和突破。”因为引导员都站在对方球门的后面,所以这种喊声的另外一个功效是让球员能够辨清球门的方向,“最后可以射门的时候,我会大喊‘打’,球员一般就冲着我的声音射门了。”

  李建伟还有一个秘密武器,每当进攻队员发直接任意球和点球时,引导员就会拿出一根小小的铁棍,敲击门柱和横梁,发出的声音能够为罚球队员勾画出球门的范围,帮助完成射门。在小组赛对韩国队一战中,李建伟就是靠这招帮助队员打进了一记任意球的“世界波”。所有队员在接受采访时都对引导员李建伟表达了感激之情,“我们对引导员抱有绝对的信任。我们相信他,他也相信我们,在场上,他就是我们的眼睛。”

  有了足球

  他们的世界很精彩

  中国脑瘫足球队在昨日的决赛中以0比7不敌伊朗队,获得亚残运会银牌。伊朗队是世界第3名,曾在残奥会上大胜巴西队。中国队在亚残运会期间两次遇到伊朗队,结果都是大比分落败,但教练队员对此并不失望。“第一次是输了8个,第二次也算少输了。”主帅杨伟湘笑着说,“我们这次亚残运会就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的,从第二场比赛看,球员在组织配合中明显有较大的进步。输给伊朗队是意料当中的事情,重要的是我们努力去比赛,从中能够学习到很多东西。”

  这次参加亚残运会的中国脑瘫足球队主要以梅州球员为主,这些球员之前代表广东队获得了全国锦标赛的冠军。在这次亚残运会上脱颖而出的是梅州小伙子林聪昌,他在首日的比赛中就梅开二度,成为场上焦点。

  脑瘫足球的特点是偏重球员的康复治疗,来自宁夏彭阳的马彦荣是球队医学评级最重的球员,这个回族小伙子在通过训练后,虽然看上去还是比较瘦小,但其体格已经有了很明显的变化。“变得结实了。”马彦荣说,“以前看到电视上的运动员穿着绣着中国国旗的衣服,非常羡慕。没有想到参加足球队之后,我不仅穿上了中国队的衣服,还成为了亚残运会的火炬手。”

  裁判是球员的保姆

  在五人制盲人足球和七人制脑瘫足球中,场上的裁判与我们经常看到的“黑脸判官”形象不同。准确地说,他们更像是球员的保姆,除了判定犯规之外,裁判的主要职责就是保护球员。

  盲人比赛中的专用足球可以发出声音。发角球时,裁判会拿起足球不停晃动把队员引导到发球点。在发任意球时,裁判不仅要带着罚球队员到罚球点,还要帮助防守球员摆人墙。在健全人的比赛中,裁判主要靠手势发出指令,而在盲人足球中,裁判则要依靠喊声来做出判罚,当球被防守球员踢出底线时,裁判要大喊“角球”,以便让球员们知道下一步要干什么。

  七人制足球较少限制,观众能够尽情为场上球员呐喊助威。在七人制的比赛中,主裁判对球员的保护非常尽责,由于脑瘫足球队员的平衡性不够,在身体对抗中往往会人仰马翻。这时主裁判会第一时间上去,扶起球员并且观察和询问他是否受伤。许多在健全人比赛中得到允许的防守动作,在七人制比赛都属于犯规行为,即使防守中先行碰到球,但由于动作较大,很有可能给对方球员造成伤害,裁判一律将这些动作判罚为犯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