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亚残运会新闻 >

地滚球:比赛结果肉眼难分辨 要用纸来量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5日 09:48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广州日报12月15日报道(记者 张顺亭 黎旭阳)每一项比赛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时候都是差距很小:篮球比赛的一分之差,射击比赛的一环之差,百米大战的0.01秒之差,但是这些都似乎不足以和地滚球相比。这个项目关键时刻往往需要用一张白纸的厚度来测量距离,决定胜负。有人笑言,也许蚂蚁当裁判,都觉得犯难。

中国选手在比赛中。

比赛在激烈进行中。

选手在场上思考战术。

冉俊和弟子严治强。

  看似很简单 其实很考人

  中国队教练冉俊正在看台上观看弟子的比赛,这是一场BC2级的个人赛,对阵的双方是中国队世锦赛冠军严治强和卡塔尔选手穆赫德·萨利姆·马里的一场个人赛。冉俊看得神情投入,时而紧锁眉头,时而大声叫好,一场慢慢腾腾的比赛怎么会这么紧张?

  “这正是这项比赛的魅力!”冉俊赛后告诉记者说。他说,这项运动是针对脑瘫患者设置的运动,考验的是运动员对球的控制,同时对脑力的要求特别高。

  规则看上去很简单:就是比两个运动员谁能将球投掷到离目标球最近的距离。在个人赛上,每个运动员身边都有6个球,最终看距目标球的距离远近算分。冉俊说,要想获胜,“不仅需要技术,同时还需要战术,只有技战术都好才能获胜。”

  “比如你的球距离目标球最近,但是我可以用我的球把你的球撞开。”冉俊还解释说,目标球在一定情况下也可以被击打,以此破坏对手形成的领先态势。运动员要想取胜,不仅要投得准,还要投得巧。对于脑瘫患者来讲,控制动作已经相当不易,加上这么高的智力考验,堪称十足的挑战性运动。

  一位看得津津有味的观众对记者说,这种打法有点像冰壶。众所周知,冰壶号称冰上象棋,可是名副其实的智力运动。

  比赛胜负只在一纸之间

  冉俊从书包中掏出了3个球给记者解释说,地滚球是一种特制的球,由于目前国内尚没有厂家生产,所有比赛用球均来自国外,因此价格不菲。据悉,一套用球(12个)就要四五千人民币,相当于一个小球要四百多元。

  记者注意到,摸上去软软的地滚球比网球稍大。据介绍,球的内胆是一种特殊的塑胶颗粒,重量和尺寸都有统一规定,但是软硬程度根据运动员的自身条件而有所不同。

  由于这种用球弹性并不大,普通人很容易就能投掷到距离目标球很近的地方,但是对于肌肉控制有难度的脑瘫人士来说,要想把球投掷到位相当不易,完成一个动作需要很长时间,因此比赛看上去节奏较缓慢。

  但不要以为这种慢腾腾的比赛了然无趣,“比赛好紧张,好刺激!”香港队教练郭士荣告诉记者说,“尤其是BC4级别的比赛,你一球我一球,你得1分,我得1分,好似篮球比赛。”

  由于强强对话中双方势均力敌,双方的球距离目标球都很近,近到“用肉眼难以分辨的地步。”冉俊用三个完全靠在一起球向记者解释:“这种情况下,就需要用一张白纸来测量距离。”放得下一张白纸的就是距离目标球稍远,放不下的就是近的。

  更多的时候,是两球距目标球都有一定距离,但肉眼同样难以分别远近,这时候就需要用一种特殊的折叠尺来量了。

  严治强:被地滚球改变了人生

  6年前,严治强还是一位来自重庆的脑瘫患者,生活不能自理,肌肉日渐萎缩,最重要的是性格特别自卑。但6年之后的他已经夺得多个国内国际BC2级的冠军。今年的世界残疾人地滚球比赛上,严治强更是首次夺得世锦赛这个级别的冠军。

  与之朝夕相处的教练冉俊见证了这小小的地滚球如何改变了严治强的人生。

  “以前,他在街上碰到别人笑话他,他受不了,他会发脾气和人家对质;但是现在,他已能从容面对。 ”冉俊说,严治强有了自信,因为他有了收获,“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

  练习地滚球6年来,严治强的肌肉力量得到了很大提高,对肌肉的控制力有了很大改变,最重要的是肌肉萎缩的症状得以控制。因为参赛带来的快乐和满足,性格也变得开朗多了。现在他上网打游戏,下棋聊天,无一不通。“他是下棋的高手,我下不过他。”冉俊笑着说。

  冉俊说,这6年来,改变的不仅是严治强,还有自己。

  6年前,冉俊是一名豪情壮志的足球运动员,想在绿茵场上有一番作为,未曾想阴错阳差地和地滚球打上了交道。

  “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我有些不情愿和他在一起。”冉俊坦率地说,但是这些年下来,严治强的精神也感染了自己。“他很聪明,很坚强,我很佩服他。”冉俊记得,大赛前每天七八个小时的训练让严治强肌肉酸痛得拿不起勺子,吃饭需要别人喂;训练时汗水湿偷衣服,腿部磨出了血,但是这些都没有挡住他夺取世界冠军的“步伐”。

  “他是我的兄弟,他有什么事情都告诉我,我们无话不谈”冉俊说。

  严治强说话其实很困难,一般人难以听懂,但他很想表达自己,“我好开心!”冉俊替他翻译过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