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冰雪运动 >

张昊骨折后乐观待重生 瞄准2014年索契冬奥会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04日 15:05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中国体育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可能是想让我歇一歇吧!这十几年太累了!”张昊是笑着说出的这句话,但话语中却漾着些许无奈。经历了起起伏伏,他和搭档张丹在新赛季编排了两套全新动作,期待一展身手之际,他的手指却出现了意外骨折,大奖赛、总决赛能否参赛尚属未知数。

  意外!手指骨折

  事情发生在8月24日,张丹和张昊正在首都体育馆训练,在练习一个新的托举动作的落法时,张丹在落的过程中没能掌握住重心,摔倒在冰上。当时,两人已经是第六遍合乐了,身体都很疲劳,但还是想挺一下。没想到张丹的空中姿态变了,侧身翻的时候往下落,向下摔,张昊下意识地去保护张丹,没想到两人都摔倒了。倒地的过程当中,张昊的右手中指被压在了张丹的身体下面。

  众人都在关心张丹是否受伤时,张昊却发现自己的手指头“变形”了,他滑到总教练姚滨面前,“教练,我的手好像折了。”姚滨下意识地用手去捋了一下,给张昊差点疼懵了。

  到医院拍了片子,在等待结果的半个小时内,医生已经告知了张昊的伤势,“小伙子,你的手折了,而且是接近粉碎性,有一根手指头差一点就全断了……”听到医生的话,张昊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刚编排回来还不到20天,一直练得非常好。粉碎性骨折!这样的伤势也意味着,至少在两个月之内,张昊是无法进行托举、抛跳等难度动作。甚至连跳跃都无法完成,在冰面上只能进行简单的滑行,这对于他来说毫无意义。

  而国际滑联大奖赛在10月份就将展开,他和张丹几乎没有什么可能上场参赛,这也会导致他无法出现在北京大奖赛总决赛的赛场上,非常遗憾。“大奖赛是第一站,还是在北京。如果参加不了,第二站法国站参加也没意义了,而且第一站大奖赛不参加的话,也保证不了总决赛的资格。最为遗憾的是,大奖赛总决赛是头一次在北京举行,我们不能参加,太遗憾了!”

  残酷的现实面前,张昊反而沉了下来,“既然已经受伤了,那就调整心态,积极养伤吧。”

  冷静!张丹换鞋

  搭档张丹并没有过多表示,毕竟这次意外受伤,也算是她和张昊的共同失误造成的。

  张昊受伤后,两人的训练受到很大影响,张昊几乎无法上冰训练,张丹只能独自上冰,她默默地换了冰鞋,期待张昊早日养好伤病。

  为了保持身体机能,张昊开始了康复训练过程,每天上午,他都是在治疗中度过的,下午,他会在力量老师的指导下进行训练,“首先不能长胖了,其次还要保持身体机能的状态、力量。”张昊说。偶尔,他也会上冰活动一下,找找冰感,但什么难度动作都无法进行。

  9月16日,下午一点半,张昊和力量老师仝曦来到了首体楼下的力量房,这一天的体能训练,仝曦为张昊安排的训练内容以力量为主,“还好吧,我还没胖。”张昊依然笑嘻嘻地说,受伤的右手中指用黑色胶带固定着,“每次练完都会肿,所以要固定住,保护伤口。”张昊解释说。

  “伤筋动骨一百天,短期之内肯定不行了。什么时间能练,还得听医生的。”就这样,这对搭档拆开了,每天的上冰点,都只能看到张丹一个人孤独地在冰上滑行着。

  对于花样滑冰运动员而言,受伤也算是致命的影响,2005年备战都灵冬奥会前,赵宏博便遇到了跟腱断裂的伤病,凭借坚忍的意志,赵宏博只用了不到200天就站到了都灵冬奥会的赛场上。“跟腱可能更严重一点,但我的骨折也有点麻烦,不好长。我要考虑的是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我不会为了一个赛季的成绩,耽误了自己长远的目标。”张昊说。

  顺利!编排出彩

  自都灵冬奥会收获银牌之后,张丹/张昊一直在朝着更高的目标前进,但两人一直都不太顺利,温哥华冬奥会,两人排在了第五名。但张丹/张昊并没有气馁,两人下定决心,要在索契达到一个新高度。

  新赛季,张丹/张昊特请来为申雪/赵宏博编排了温哥华冠军节目的劳瑞操刀,劳瑞也为他们编排了相当适合的节目,短节目为《吸血鬼》,自由滑《斯巴达克斯》,节奏强烈,表现力强,两人都非常喜欢,训练也很踏实主动。

  “实际上,7月20多号我们就编排好了节目,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我们和劳瑞编排得非常顺利。”张昊说,劳瑞非常了解张丹/张昊的技术特点,为他们选择了适合他们的电影音乐,编排的动作都是针对两人的身体形态和特点量身打造的。

  “劳瑞为我们选择的动作都很适合我们,编排意想不到地顺利。”张昊说,他们的短节目只用了短短三天,就把大框架编出来了,这样的速度是不可想象的。自由滑也非常顺利,跟随劳瑞编排的一段时间,他们光是细节,就抠了两三遍之多。

  “动作抠得比较细,步法细节的连接,都非常顺。再加上我们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节目的理解也有提高,所以两套节目从技术到表演力上都有了提高,感觉这两套节目跟以前真的不一样了。”张昊说。

  希望!未来在前方

  世上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张丹/张昊注定要经历更多的磨炼,这次意外受伤,或许便是两人成长过程中必经的挫折吧。“没关系,世锦赛、亚冬会都可以用……”张昊说。

  自1998年和张丹“拉手”之后,两人可谓少年成名,搭伴几个月就拿到了世界青少年锦标赛金牌。转入成年后,张丹/张昊的道路走得也很顺利,都灵冬奥会前,两人练就杀手锏抛四,虽然在都灵冬奥会上出现失误,但两人带伤参赛的故事感动了亿万人。一枚银牌的成绩,也创造了中国花样滑冰项目在都灵冬奥会之前的最好纪录。

  “实际上,我们从1998年到2006年都很顺,2007-2008赛季,刚开始还不错,到了世锦赛上出现了一点问题,裁判打分有点偏低,当然我们也有了一点失误。”张昊说。

  随后几个赛季,张丹/张昊虽没有太大突破,但基本保持住了平稳的状态。直到2009-2010冬奥会赛季,两人的编排出现了一点问题,音乐、节目、服装一直没被裁判认可,中国、美国两站大奖赛,张丹/张昊竟然险些未进总决赛,“从转入成年赛的第一年开始,我们就顺利拿到了总决赛的资格,但到了温哥华冬奥会年,我们竟然勉勉强强才拿到了总决赛的资格。如果我是裁判,我也不会打高分。”张昊说。

  尽管后面更换了短节目,但张丹/张昊已经明白,他们的温哥华冬奥会不会有太好的结果了,“当时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完完整整完成两套节目下来,对于成绩并没有任何想法。”他说。

  第五名,两人在温哥华的表现不算差,但也绝对称不上出彩,张丹/张昊的感觉就如同一个武林高手,拥有一身本领,却无法施展。

  “别人没拿金牌的时候,我们已经拿到了银牌。别人拿到了金牌,我们却跌到了谷底。这就是比赛。从第五名到第四名、第三名、第二名,每一步走起来都很有难度,但从第二名到第一名,难度是最大的!我想我们俩就是欠了一点点运气,各方面都欠了那么一点点……”张昊说。从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至今,两人已征战了三届冬奥会,目前两人已瞄准了他们的第四届冬奥会,“就是这样子,你计划打三届就结束,但现实却让你去打第四届……”2014年索契冬奥会,张昊也将迈进而立之年,“或许非要等到30岁才能出成绩吧,呵呵。”他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