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足球 >

析保级五兄弟危机:金德取分鲁豫 重庆拼国安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20日 09:52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体坛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今年中超还剩4轮,却有5队深陷保级泥潭,面对这个“5选2”的命题,各队似乎都有一番自己的脱身之术。19日晚,本报记者分别采访5大保级俱乐部,大家一致认为未来3场直接对抗的“6分战”将直接决定这5条脆弱神经的崩盘可能,其中重庆和青岛的危机指数最高。

  长沙▲▲取分鲁豫

  “还剩四轮,五支球队咬得很紧,我们要能赢一场平两场,保级就没有问题了。”19日的训练间隙,长沙金德中方教练组组长郝伟计算着今年的保级前景。

  长沙金德还有两轮要与保级对手进行直接对话:10月27日客场对青岛、11月6日客场对南昌。“不管怎样,跟青岛和南昌的比赛绝对是不能输的。”郝伟认为,“剩下与河南建业和山东鲁能的比赛,如能拿下一场,那么保级就有可能了。”

  分析了对手的情况后,金德也有了一些信心。“我们这几年都在保级,虽说不是一件好事情,但今年既然要旧戏重唱,丰富的经验应该会有一定作用。”为此,金德制定了“不输保级对手,力争在鲁豫身上拿分”的保级原则。

  金德认为最高危的应该是重庆和青岛,青岛本赛季实力下降很快,如果本轮输给鲁能,降级的可能性很大。

  南昌▲▲已占据主动

  “我们上轮拿下青岛之后,应该说占据了一定的主动。”19日晚,谈到保级形势,南昌将士明显信心更足。

  剩余4轮,南昌的赛程并不十分险恶,大家也打起了小算盘:去年在中甲就客场击败了辽足;山东鲁能本周末很可能提前夺冠,届时会以什么心态、多少斗志前来做客是未知数;江苏同样也无欲无求。运气好的话,前3场打完之后,南昌便可能提前上岸,最后一轮对阵长沙,虽是一场硬仗,但坐拥主场之利,拿下3分希望不小。不过,主帅朱炯却认为:“足球比赛最大魅力之一就是不可预测性,随时都可能有惊人变化,要以平常心去对待每一个对手。不要因为对手名头如何大就自己吓到自己,从打辽宁开始,一场一场去拼,尽量争取多拿分。”

  今年五虎保级,南昌两胜青岛却又两负深圳,最后出现连环套的可能性不小,“如果硬要一个相对安全的分数,最后4轮,若能拿到5-6分应该有较大希望。”朱炯分析说,“就算万一今年降级了,我们也有信心卷土重来。”而俱乐部总经理秦蘋也多次表示,高层对朱炯十分信任,“8年合约今年才是第二年。”

  深圳▲▲不败上岸

  深圳的危机感最强,其自制的保级线高达34分,也就是最后4轮要2胜1平以上才能保级。

  现在主帅高歌奇根本没有心思去关心其他球队的比赛结果,他和赫莱布都认为,如果深足以主场输给杭州绿城这样的心态和状态,进行最后的保级大战无疑是死路一条。深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赢球,也就意味着必须比对方多进一个球。但是以现在防守漏洞百出、进攻打哪算哪的深圳队,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很多。当然,也许最后有球队因为涉假而降级,深足也许不用保级都可以留在中超了。

  对于降级预测,深圳方面认为重庆和青岛最危险。

  青岛▲▲寄望新人

  在南昌错失保级良机,青岛中能已经命悬一线,赛后,中能教练组和俱乐部高层分析,外援集体低迷,球队斗志放松是两大原因。因此,在保级的关键时刻,教练组决定放弃押宝外援的想法,“年轻球员如果能敢打敢拼,效果不会比外援和老队员差,现在这种时候,士气和求生的欲望是最重要的。”

  至于剩余四轮的形势分析,中能认为,除了接下来的济南之行不乐观外,两个主场分别对阵长沙和杭州,必须抓住。此外,倒数第二轮做客上海,虽然今年上海成绩不错,但中能的以往战绩并不差,“应该有拿分机会。”最后一轮对阵杭州,如果届时杭州已经失去亚冠名额,也并非没有机会,“当然,我们不希望把命运交给最后一场。”

  重庆▲▲死拼国安

  客场3球惨败江苏,一向不到最后不承认降级的力帆,也破例承认“其实已经提前掉队。”但他们依然把最后的希望放在接下来主场对国安、客场打深圳的比赛中,这是唯一的“奇迹”。

  16日客场打江苏前,南昌已经获胜,三支球队积27分的形势让力帆一下蒙了。“说实话,30分是肯定保不了级的,最稳当的是32分,但以我们的赛程,想要2胜1平,难度太大。”第二天深圳输球的消息还是让他们有了“死灰复燃”的希望,力帆感觉,如果能够在倒数第三轮压倒深圳,取得6分之战的胜利,那么保级还是有希望。但比起这场生死大战来,更重要的还是打国安。一旦主场不敌国安,积分差距被进一步拉大,也就无力回天了。“主场打国安我们很有心得,总之是死是活就拼一拼吧!”队长黄希扬如此表示。

  当然,力帆也感觉,南昌降级的可能性较大。比起青岛、深圳、长沙来说,南昌最没有经验,“不出意外,我们会和南昌一起降级,就看谁是倒数第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