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足球 >

意大利球迷骚乱主犯被捕 策划者曾办同性恋聚会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14日 11:18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足球-劲体育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看起来,这就像是一场街区战争:燃烧的火炬,还有不断投掷的爆竹。2000名来自塞尔维亚的蒙面暴徒,将热那亚变成了战场。足球只是借口,真正的目标在800公里外的科索沃。意大利防暴警察在骚乱结束后3小时,才意外地从一辆塞尔维亚球迷大巴的行李舱内捉到主犯——伊万·博格达诺夫。28岁的彪形大汉就是这场骚乱的前线总指挥,而且,他也在一夜间成了仅次于“老虎”阿尔坎的前南地区足球流氓。而2000年遇刺身亡的前者,恰恰是“恐怖伊万”曾追随过的领袖。

  极端球迷是前南毒瘤

  搜捕博格达诺夫的过程非常戏剧化,2000多名用黑色帽子套头的塞尔维亚极端球迷根本无法识别,但太多的文身成了他的阿喀琉斯之踵,警察靠转播镜头抓拍到的他手臂文身进行辨认才抓到他的。13日凌晨,意大利警方将镜头画面打印复印传发,看押每一名塞尔维亚球迷上大巴前勒令他们脱掉外衣对照检查,然后才放行。凌晨2点30分只剩一辆大巴,警察的撒网眼看要落空时捕到大鱼,2点41分警方在大巴的行李舱内发现一个身材粗壮的大汉,对比手臂文身后将其按倒在地——意大利人集体鼓掌,塞尔维亚部分球迷则破口大骂。倒是被捕的伊万非常坦然,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好像16名伤员和塞尔维亚国家队可能被判负的严重后果,根本与他无关。

  博格达诺夫被捕后,各方媒体都在查找骚乱的参与者。很快,游击队极端球迷组织“南看台掘墓人”就公开声明,此事与他们无关。但是别忘记,去年9月游击队与法国图卢兹的欧联杯资格赛,正是主队球迷用棒球棒和木棍等将28岁的法国球迷塔顿殴打致死,又推倒了一堵10多米高的围墙。只不过,这次连红星俱乐部都承认,肇事者基本都是红星球迷。但是,他们当中并没有任何人在红星官方球迷会有注册。

  极端球迷的行为看似完全与足球有关,出身红星队的塞尔维亚门将斯托伊科维奇夏季才签约红星死敌游击队,“叛徒”成为头号攻击目标情有可原。被爆竹击中的斯托伊科维奇至今还留在热那亚的圣马尔蒂诺医院接受治疗,但暴徒们的真正目的是中断比赛,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能量。塞尔维亚足协主席卡拉季奇也认定,这些球迷的幕后主使来自贝尔格莱德:“事前我们已有所察觉,他们会聚众闹事。两天来,我觉得球队就像是在火药库,不仅训练被严重干扰,现在连比赛都无法进行。”

  主谋“黑暗政治圈”被曝光

  蒙面的伊万·博格达诺夫高举右手的纳粹礼图片,成了塞尔维亚的“新国家形象”。焚烧科索沃旗帜,点燃看台防护网,是为了展示标语“自由巴勒斯坦、科索沃属于塞尔维亚”,“科索沃是塞尔维亚的心脏”。这一切的背后,自然只有政治在作祟。正在黑山进行访问的塞尔维亚国会发言人丝拉薇卡·德亚诺维奇表示,这次有组织的骚乱与塞尔维亚国会无关,策划者与此前在贝尔格莱德的同性恋游行一样。德亚诺维奇声称塞尔维亚国内的“黑暗政治环境”制造了悲剧,但她并没有言明究竟是谁在导演两起引发国际关注的骚乱。乔杰维奇也同意德亚诺维奇的看法:“一部分政界反对派的所为,他们利用了球迷。上周的同性恋集会骚乱,我看也是极端分子被政客利用了。我对这群人不了解,他们成长于文化黑暗之中。”

  与此同时,塞尔维亚内务部长达西奇宣布将彻底调查这次骚乱。塞尔维亚宪法法院周三应国家检察官拉多瓦诺维奇的要求,召开了紧急会议,讨论立刻查封国内的14个极端球迷组织。14个极端组织中被立为首犯的是 “极端男孩”、“贝尔格莱德男孩”、“猎头人”和“鹈鹕”,大多直接参与了近年塞国的球迷骚乱。甚至连10天后的第139届贝尔格莱德德比都将受到影响。红星与游击队之间的火爆德比,极有可能被无限期推迟。

  此外,真正的“黑暗政治环境”也开始浮出水面:塞尔维亚媒体披露,极端右翼政治组织“1389塞尔维亚人民运动”和“民族阵线”参与了这次热那亚骚乱。1389年,塞尔维亚联军在科索沃的画眉坪被土耳其军队击败,尽管勇士奥比利奇成功刺杀了土耳其苏丹,但仍然无法阻挡奥斯曼铁骑征服这片土地。显然,这些极端组织的目标都是要夺回科索沃这块曾属于塞尔维亚的圣地。而来自塞尔维亚警方的爆料,他们对肇事者非常熟悉,并且有详细的备案记录。10月10日,贝尔格莱德举行大型同性恋维权游行庆祝活动,命名“GayPride(同性恋荣耀)”,几千人参加。极端分子恣意闹事和警察冲突破坏庆祝现场,导致157人受伤,其中多为警察。正在贝尔格莱德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显然是这次骚乱的目标——和热那亚一样,暴徒们要让全世界知道,塞尔维亚在他们手里。

  政府软弱培育暴徒

  东正教徒通常竖起3根手指庆祝胜利,以示受到圣父、圣子和圣灵三位一体的眷顾。斯坦科维奇安抚球迷时,就是如此,希望能得到球迷的谅解。但于事无补,意大利国防部长拉鲁萨就此批判:“他们再这样下去,会失去所有。这次3个手指,意思不就是我们3比0赢了吗?”

  斯坦科维奇在更衣室内与每位意大利球员握手致歉,但没有一位塞尔维亚政府高官向意大利人表达善意。内务部长达西奇一面谴责球迷,一面又批评意大利警方反应过慢,才导致局面不可收拾:“在场外逮捕了闹事球迷后,意大利警方本应立刻阻止其他塞尔维亚球迷入场,但他们没有。如果在贝尔格莱德,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发生。”来自塞尔维亚警局的声明也显示,意大利警方根本没有询问过塞尔维亚极端球迷的资料,也没有在他们提醒过的区域内增加兵力。

  事已至此,无人怀疑热那亚一幕是塞尔维亚人蓄谋已久的骚动,斯坦建议他们安静时有人喊,“算了,我们肯定不会让你们继续下去”。意教练普兰德利也说:“他们正为此而来,他们都口头承认了。”意足协执行董事瓦伦蒂尼表示:“这跟意大利警察办事有什么关系?我们都是按规章做的。铁了心来闹事,还能有什么办法?”

  20年前,身为红星极端球迷组织主席的“猛虎”阿尔坎在萨格勒布挑起球场骚乱,直接引发了随后的前南内战。他的志愿军组织不仅成为前南内战的急先锋,还因此谋得了政坛高位。2000年阿尔坎遇刺后,志愿军销声匿迹,但这些极端民族主义者却隐藏起来。博格达诺夫的黑色T恤背后,书写的正是“北部志愿军”,直接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塞尔维亚总统塔迪奇或政府官员无一对事件表态,与意大利国防部长出面袒护本国形成对比,面对足协主席“政府出面解决问题”的呼吁无动于衷,客观等于默许并纵容极端分子,达到政治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