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足球 >

李玮锋:年底回来摆酒 让女儿参加亲爸亲妈的婚礼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02日 09:23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网易体育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北京时间9月29日,韩国足协杯半决赛结束了争夺,水原三星最终通过点球大战5:2战胜济州联队晋级决赛,向着卫冕冠军又近了一大步,中国球员李玮锋打满全场,表现出色,赛后获得了韩国媒体的一致好评。

李玮锋一家在韩国相聚

  从2009年1月远赴韩国至今,李玮锋从深圳到韩国的水原,在那个相对狭小、简单的环境里,不但重写着自己足球生涯的轨迹,也开始了一段全新的生活。

  浓浓“父子”情

  中秋前的9月20日,对于李玮锋来讲是个“大日子”,因为当天中午,他妈妈第一次来韩国与他团聚,而晚上,将他引领到韩国的恩师车范根将会与他在一次私人宴会上见面。

  为了能尽早见到车范根,玮锋让朋友帮助接机迎母,自己则在训练完毕后家也没回便驱车奔赴80公里外的首尔探师。

  在首尔一家位于汉江北面的饭馆里,这对相识于12年前的深圳,又并肩在韩国奋斗了一年半的中韩足球“父子”拥抱在了一起。老车夸着玮锋新烫的韩国式发型,端详着他身上每一丝的变化。

  也许是出于尊重,至今,玮锋都不敢坐在车范根正对面吃饭。真应了那句俗话说的“一物降一物”,对于车范根,李玮锋始终都像一个孝子,玮锋说:“他对我恩重如山。”

  去年初刚来韩国的时候,水原三星俱乐部给了李玮锋一份看似丰厚、实则在所有外援中报酬最低的合同。今年初,由于上赛季表现出色,俱乐部委托车范根重新与玮锋商谈今明两年的合同,由于俱乐部预算比较紧,车范根曾用征询的口吻问玮锋:(年薪)加五万美元怎么样?“签!您说多少我都答应!”

  也许在玮锋看来,在韩国踢球,一是为自己,二是为恩人车范根。

  忍一忍海阔天空

  20个月,玮锋在韩国顺风顺水。

  “每天就是训练、比赛,然后回家陪老婆孩子。日子过得简单,但是特别实在,不像在国内,你得应付这个,应付那个……”

  舒心、惬意的日子里,也会有闹心的地方。玮锋说,在韩国这么长时间,两件事让他起急,“但是想想,咱在这儿不是踢球嘛,算了,能忍就忍吧。”

  上个月,玮锋两岁半的女儿常咳不止,那期间,他由于经常打客场比赛又不能随时陪伴在家里,终于,忙得不可开交的妻子耿小晖深夜将女儿送到住家附近的一家医院就诊,接下来就是住院、打点滴。但是几天后,女儿的病情不见任何好转,终于在玮锋休息的一天,他带着妻女来到了水原儿童医院。结果药到病除,女儿不单少受了很多罪,大人也轻松了不少。当儿童医院的医生委婉地告诉玮锋,上次的治疗没有对症下药时,早已在赛场上变得彬彬有礼的玮锋,似乎一下子怒从心头起,“本来想拉着翻译就回第一家医院找那个大夫,但是想想,还是忍住了。”

  另一件让玮锋发火的事发生在去年年中。从客场比赛回来后,像往常一样,玮锋来到球队驻地的停车场取俱乐部给自己的配车。但是车子不见了。“当时头都大了,因为咱刚来俱乐部不久,那辆车虽然不是新车,但毕竟是俱乐部配给我的,要是丢了,怎么跟俱乐部交代?”

  据翻译金清一回忆,玮锋当时气晕了,说如果找到偷车贼,非一顿臭揍不可。最终发现是内鬼“作案”。原来,球队的保安在球队外出比赛的这几天,私自拿了玮锋放在保安室的车钥匙,将玮锋的坐车私用了好几天。也许是开得顺手,居然忘记了球队回来的日子。深夜,当这个保安怯生生将钥匙交到玮锋手里的时候,哭着要给玮锋下跪,求他千万不要报告给俱乐部,否则他一定会被炒鱿鱼。

  “韩国经济不景气,很多人都找不到工作。像我们队的保安,都是大学毕业生。他这么一说,我心就软了,如果我告诉俱乐部,他肯定就失业了。想想,算了吧,不跟他计较了,也能让人家念我一个好。”

  “潮男”变身“素衣男”

  玮锋骨子里是个十足的“潮男”。以往在国内时,脱去球衣的玮锋,名牌服饰包裹其身,已经成了他习以为常的装束。但是在韩国,队友也许是出于友好甚至好奇的关注,身着名牌反倒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干脆平时“素衣”示人。

  在水原三星队里,玮锋有一名最要好的韩国队友叫崔成焕。两人虽然语言不通,但是对于时尚话题,还是能连说带比划聊得眉飞色舞。不过,如今名牌对玮锋,也仅仅是聊聊而已。

  “以前有韩国队友跟我说,他们2005年来深圳参加亚冠的时候,看到我开着一辆宝马X5非常羡慕,说即使在韩国,当年能开上这种车的球员也屈指可数。以前年轻的时候,多少有点爱显摆,但是在韩国,我是为了踢球来的,挣多挣少真不是我考虑太多的事情。队友们这么一议论,虽然没有任何恶意,但是我得当回事,能多低调就多低调,免得让人家觉得我很张扬。”

  今年5月,韩国著名球星朴智星的前任经纪人邀请李玮锋一同出席一个活动,考虑来考虑去,玮锋决定,还是身着一身运动便装出席,“毕竟,我不是主角,也不想当主角,当好一个普通人,淹在人群里,挺好的。”

  老妈、妻子、女儿,李玮锋总是把她们三个挂在嘴边。妈妈来到韩国后,为这个简单的一家三口增添了更为浓重的亲情和生活元素。初抵韩国那天深夜,玮锋妈妈似乎忘记了旅途的疲劳,一直在家里等着八个多月没见的儿子回到身边。

  知子莫如母,一家四口团聚之后的第一顿正餐,就是妈妈亲手包的韭菜饺子。虽然东奔西走,但是出生在长春的玮锋,依然保持着地道东北人的口味,“妈,您再弄几个韭菜盒子吧,馋,就想吃这个。”

  由于玮锋在球队表现出色,俱乐部今年初特意为他租了一套位于水原商业中心区的高档公寓,面积有200多平方米,而且在住所周围,遍布着商场、餐厅。玮锋妈妈在满意之余,还是对韩国的高物价惊叹和心疼不已。妈妈拿着玮锋这套房8月份的物业水电费清单一个劲摇头,“天哪,60万韩币,得人民币好几千吧?”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玮锋说,以往在国内的时候,没觉得维持一个家需要多大的精力和财力,但是来到韩国之后,处处都要学着生活,计算着过日子。玮锋的太太耿小晖是大连人,两人平时最喜欢吃的东西是各类海鲜,但是如果去餐厅吃,两人份的海鲜烧烤至少要十万韩币,但是如果从超市买回家自己摆弄,三万韩币已经可以大快朵颐了。离玮锋家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就有一家小的海鲜超市,平时结束训练,玮锋经常会从这里买一袋子带回家。不过自己这么力挺的这家小超市,前不久还是因为经营困难倒闭了。

女儿与父亲

  “每天看着女儿一天天变大,一天天变着花样在我面前撒娇,那种幸福,就是自己受再多伤、受再大委屈都值得。”

  “争取保持好身体、状态,为家里多挣几年钱,我们家的三个女人幸福了,我也知足了。”

  偶尔,玮锋也会流露出一丝伤感,“如果有机会,还是想把自己踢得动的最后几年留给国内的球队。”

  毕竟,中国是他的家,身在国外,再硬的汉子也有脆弱的时候,

  玮锋说,年底,他将在深圳摆酒,要让自己的女儿参加她亲爸亲妈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