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网球 >

袁梦忆遭黑哨流泪打球 遗憾没尝过东道主滋味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19日 14:33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潇湘晨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真没想到,我们湘潭搞的省运会开幕式这么漂亮,都可以和世界级的运动会媲美了。”

  16日晚,网球名将袁梦接受了记者采访。去年底原计划去美国训练营冬训的袁梦,因妈妈生病而临时取消行程返回湘潭。这一次的省运会开幕式上,她也陪着妈妈一起悄然出现。

  让人没想到的是,原以为“根本就采访不到”的袁梦,跟记者聊了六个多小时,从她12岁第一次停止打球,说到重返赛场的计划……

  省运会前,袁梦曾客串一把教练,指导了一下湘潭队的小运动员们。现在,一位夺得本届省运会网球金牌的湘潭小运动员就说:“之前我也听别人说,袁梦姐姐好难接触的,但没想到,她就像邻家大姐姐一样……

  印象:说港台腔普通话,夹着英文单词

  袁梦比赛时的照片,不是圆睁怒目,就是牙关紧咬。坐在记者对面,她却文文静静,声音不高但很有力,说柔软的港台腔普通话,夹杂着一些英文单词,浅笑起来,感觉很阳光。

  自14岁离开湘潭跟着教练于凤鸣训练比赛,袁梦就很少有机会回湘潭家中。平时回国就住在香港,打比赛则是全世界跑,去年10月回湘潭到现在,袁梦还没有完全找回对湘潭的记忆,“我就对湘钢这一块还熟悉,现在新修了很多马路和高楼,变化太大了”。

  生活也有点不适应:“冬天太冷了,手都是冰凉的,嘴唇发青,也不能吃太辣的东西了,现在我教练都比我能吃辣……”

  在过去很多的报道中,12岁时因故离开省网球队的袁梦被描述为心理受到严重伤害的孩子,所以长大后她也不愿意面对镜头和话筒。袁梦坦承,自己的确不太喜欢接受采访,不喜欢镜头和录音笔,但也不会纠结于往事。她的口气颇有一笑了之的意味:“以前我也许给自己太大压力,现在我觉得有时应该让自己更放得开一些,所以我现在出来接受采访,大家聊聊也挺好的……”

  职网:赛程机票酒店签证,一个人做

  常年在国外训练比赛,袁梦一般只有教练于凤鸣陪着,“赛程、机票、酒店、签证所有的这些都要我自己一个人弄好。我本来不会说英语,教练为了逼我学,她自己不学,让我学并且自己去跟外国人交流。有次被逼着用英语跟一个老外问路,问完后我的脸像红苹果一样。”

  10多年的职业生涯,袁梦觉得最困难的不是输球或经济上的困窘,而是赛场上的不公正。对靠教练资助打比赛的袁梦来说,每一场比赛都很想赢,而不公正的判罚总让她无法接受。2007年,袁梦经历了刻骨铭心的一场比赛,对手是天津队的一名队员。“那是第一场资格赛,她实力跟我有较大差距。结果裁判第一盘就明显误判我两个……球迷都为我感到不公,教练跟我说要不就放弃,这种球没法打,我也不想打,背着球网流泪……”袁梦现在说起来,眼眶都有些湿润,“那场比赛打了4个小时,我双脚都起了泡,一个脚指甲还翻了起来,但最终还是我赢了。”尽管如此,那年还是成为她最后一次参加中网,“我当然也想参加国内的比赛,尝尝做东道主选手的滋味,但没有尝到……”

  前景:过段时间,可能边读书边打球

  去年底,得知妈妈一年做了四次手术,袁梦放弃了去美国训练营冬训的计划,决然地飞回湘潭家中照顾妈妈,“网球暂停一段时间还可以重新练,但跟家人在一起的那种感觉错过了就不会再有。”

  离开网球场差不多一年了,袁梦说:“在家这段时间,有时也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喜欢网球,于是就带着拍子去球场练练球,当我握着拍子站在场上,那种感觉又回到了我身上。所以我肯定想回去打网球。”袁梦是中国第一个完全自负盈亏的网球运动员。她信奉个人努力,也渴望得到帮助。谈起李娜、彭帅这些在国家资助下走出来的球员,袁梦承认一度有些羡慕她们,不过后来就释然了,“我只想把精力放在球场上,不要让心里不平衡,这样才能打好球”。

  随着妈妈身体的暂时好转,袁梦也开始考虑自己的一些事情。目前,国内一些省份和大学已向她发出邀请。袁梦说:“过段时间可能会去一个大学边读书边打球吧,我也不知道复出后能打成怎样,但我肯定会尽力的。别人能放弃,我不能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