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足球 >

前国脚竟摆酒求记者留情 叹大染缸里谁绝对干净?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18日 16:37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天津网-每日新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作者:顾颖

  虽然公安机关还没给出官方的说法,但是从前天晚上开始,外界已经迫不及待地通过各种各样的“民间渠道”,证实了谢亚龙14天的刑事拘留“大限”已到并被批捕的消息。其实事已至此,既然根本没人相信昔日的“龙王”会平安无事离开公安机关恢复自由,那么关于他到底何时被批捕这一信息的新闻价值显然已经不大,反而是随着谢亚龙等人被抓而出现的一系列戏剧性变化,比如有传某地方足协领导因为害怕被调查企图自杀,不仅再一次吸引了外界的眼球,也再一次刺激了公众敏感的神经,引得大家一半是好奇一半是忧虑地遐想,反赌扫黑这场地震还将以怎样的震级和烈度考验中国足球?事态下一步还将向怎样的纵深发展?

  重庆市足协的头儿高健被警方带走了,广州市足协的头儿谢志光“失踪”好几天了,专案组还要陆续到一些地方补充取证……如果说前有南勇、后有谢亚龙,他们这些曾经的中国足球领军人物渐次落网,带给足坛的是一种广义的震撼效应,那么最近专案组的行动轨迹越来越向地方靠拢,反赌扫黑的大形势也越来越趋于细化,带给足坛的又是另一种人人自危的深度恐慌,因为“残酷”的现实摆在面前,专案组查的可不止是遥远的“渝沈之战”。

  从南方到北方毫无地域上的差别,和中国足球接触日久的记者们,近期几乎同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找人容易了。无论是各地足协的领导,还是那些有头有脸的现役或退役裁判、球员,哪怕是在比较不合时宜不礼貌的时间拨打他们的电话,手机一般也都处于忠实的开机状态,对方也往往接听很及时、态度很友好。是因为足球的名声臭了“点儿”低了,导致从业人员失去了往日的威风都夹起尾巴来做人吗?这只是极小一部分因素,最主要的是在通讯极度发达的信息社会里,让手机保持正常开机、自由接听的状态,确实是证明机主也正常和自由的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我才打过我们足协秘书长的电话,还真不是成心探他的风,20日中国足协不是要把地方足协、俱乐部的领导召集到北京开会,说世界杯、奥运会预选赛的事嘛,我就是想问问他19日坐哪班飞机,想跟他搭伴一起去采访一下,结果被他天南海北地扯了好一阵,连早饭喝了豆浆、中秋节要吃螃蟹都说到了,生怕我不知道他说话方便、生活秩序正常似的。”一位外地同行讲的这则趣事,放在眼下根本不是特例,另一位同行也有类似滑稽的见闻,只不过主角换成了某支中超球队有国脚身份的主力后卫:“这周末中超有比赛,我去队里就是赛前的常规采访,找他也是随便问一下伤好了没有,这一场能不能上,结果跟我好一通表白,说他当初进国家队反正没送过钱,有没有别的力量出于什么目的运作他不知道,别人送没送过钱他也不知道,这些话一口气说下来像是背台词,看来早就想好了。”

  最新的动态是连开机接电话都有点小儿科了,一位北方籍前国脚本周三晚上竟然没缘由地在一家很上档次的海鲜酒楼摆了一桌,约请包括当地记者在内的一些“好朋友”,席间讲了他从小时候学踢球到在足球圈站住脚的诸多不易,也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话。这顿饭表面的目的是畅叙友情,更深层的目的当然也不言自明,不过据当时在座的一位“饭团”成员说,这位球员在小酌之后说的那番话确实挺动情,也挺能代表当下足球圈的集体心态,大致意思是假如中国足球整体很肮脏已经成了共识,那么上到中国足协当官的,下到在地方俱乐部梯队学踢球的小孩,在这个大染缸里的人其实谁都不可能保持绝对的高标准干净,那么这种时候,谁被叫去协查甚至锒铛入狱都很正常,真做过什么事怕也没有用,只是不管最后到底有多少人承担了责任、受到了惩罚,这场噩梦还是快点结束的好,否则成天到晚人心惶惶,连想“痛改前非”翻到新一页的机会好像都没有,这样时间长了,对中国足球恢复元气又是另一种打击。

  终极时刻仍需漫长等待

  足球圈内人希望噩梦快些结束,圈外人想不透彻一切将怎样结束,关于反赌扫黑的下一步走势,仍被外界猜测和热议着,所谓 “收场”到底什么时候到来,又会是如何一个收法。从目前的走势看,最合理的可能是当足球圈里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都有人为曾经的丑恶付出代价接受法律制裁的时候,也是事情趋于平淡的转折点。

  扫黑不同于反赌,赌可能是个人行为,但黑绝对是个见不得人的利益链,一旦认定足坛存在巨大的黑金深洞,掌权派吸进的同时,必定会有为了谋取利益、达到目的的人源源不断地送金,于是在公安机关重拳出击扫黑的过程中,最终受到法律制裁的,就肯定不仅是南勇、谢亚龙们,还会有那些有过“进贡”行为,并且情节严重的人。

  脉络向下梳理,估计调查重庆市足协的高健等地方足协、俱乐部尚且只是中继,未来证据链进一步扎实,连坊间议论比较多的问题球员和问题裁判,他们中的“代表”也将难以逃脱。至于脉络向上梳理,在南勇、谢亚龙他们这些厅级干部之上,还会不会有更大的大鱼,换句话说,他们是不是并非利益链的最高级,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带有中继站性质,下结论则要取决于他们交代了什么、指认了谁,没有确实的证据,外界一切的猜想都靠不住。

  虽然我们不知道最终将有多少人栽在足球上被绳之以法,但是有一点基本可以认定,由于这次对中国足坛的整体荡涤牵扯范围广、人员多、事件复杂,而且随着调查的进程不断有新的情况出现,所以以定罪审判为标志的终极时刻,短时间内还很难到来,已经从去年跨到今年的8·25专案组,想必年内不大可能喝了庆功酒解散,最起码2011年还得忙一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