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排球 >

陈忠和直言不接手女排 知情人曝胡进或三进宫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4日 07:44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王宝泉正式下课了!从传言到被证实,时间仅仅用了24小时,王宝泉向总局提交的辞职报告日前获批,王宝泉仅仅在位5个月,就草草离任,成为女排历史上最“短命”的主帅。不到半年,这位充满雄心壮志的联赛冠军教头就带着挥之不去的心灵伤痛,黯然去职。此前有消息称,总局暗示陈忠和将出任女排主帅,不过记者刚刚获知的信息却是,陈忠和已经直言:“这个时候,我不想接。”

  头号热门陈忠和——这个时候,我不想接

  王宝泉因个人身体原因提出辞职之后,寻找他的继任者就成为排管中心所面临的一件颇为棘手的事情,毕竟女排在随后将面临亚洲杯、世锦赛和亚运会这三项赛事,其中四年一届的世锦赛含金量十足,世界众多强队届时都将亮相,新女排将面临巨大挑战,而亚洲杯和亚运会两项本土进行的赛事,女排的比赛任务也不轻,面临着“非拿冠军不可”的重任。

  谁将率领低谷中的中国女排?国家体育总局排管中心主任徐利表示:“我们会抓紧一切时间确认新的主帅,至于人选没有范围,一切皆有可能。”

  昨日,记者拨打陈忠和手机,已成空号。记者随后联系到福建当地媒体,据福建媒体透露,陈忠和已经换号,因为他非常清楚,王宝泉下课后,作为熟悉中国女排内情的他必将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换号是躲避舆论关注,明哲保身的权宜之计。

  那么,陈忠和是否愿意再度出山呢?已有相熟记者在第一时间当面征询了陈忠和的个人意见,陈忠和明确表示:“这个时候,我不想接!”但陈忠和所说的“这个时候”究竟指的是什么却耐人寻味,因为他并没有明确表示自己决不会接手。

  二号热门郎平——我坐上去,恐怕觉都睡不好

  既然陈忠和无意接手女排这“烫手的山芋”,那么,另一位呼声极高的名帅郎平内心又做何打算呢?“我可不想坐在那个位置 (女排主帅)上,如果我坐上去,恐怕觉都睡不好了。”近日,郎平以开玩笑的口吻向熟悉的记者袒露心扉。

  郎平虽然回国执教地方队,但与排管中心高层的关系一直很微妙,排管中心似乎也没有重用郎平的迫切意愿。此外,郎平在广东执教年薪500万,日子过得风调雨顺,即便外界呼声再高,她也未必会舍弃如此“厚禄”,去冒“身败名裂”的巨大风险。

  另外,鉴于女排目前在主攻和二传位置上出现的“人员真空”,人员方面的调整也成为必然。据悉,在8月30日晚上,八一女排的二传手沈静思就已经抵达北仑报到,并随队训练;而此前曾参加过漳州集训、也进入过大奖赛大名单的年轻主攻手杨婕近期将随国青队参加亚青赛,她是否归队将在国青队比赛任务结束之后、视国家队的需要决定。

  三号热门胡进——老帅“三进宫”也有可能

  军中不可一日无帅,在此艰危关头,谁能挑起女排主帅的重担呢?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胡进继任的可能性极大,当然中心可能会以其他方式来处理,比方‘代理’什么的。”

  胡进已在女排主帅的位置两度沉浮了,胡进是以败军之将离开中国女排的。2000年,中国女排兵败悉尼奥运会,胡进最终在第二次证明自己的机会中失利。2001年2月2日,胡进正式重握四川女排主教练的教鞭,前一天,他把中国女排的教鞭交给了一直与他合作的助手陈忠和,他只说了一句:“忠和,我们都等待着中国女排再度辉煌的那一天。”

  作为一个教练能够前后两次执教中国女排,这是一种荣誉。但作为一个教练两次带队出征奥运会得来的是这个队伍历史上两次最差的成绩,这却是一种耻辱。荣誉和耻辱,仅在一线之间。外界普遍认为,胡进不会再有第三次机会来证明自己了,但目前中国女排正处于多事之秋,又有什么意外不可能发生呢?况且胡进近年一直活跃在中国排坛的一线,他对目前世界排坛的形势也有一定的了解。

  其他热门俞觉敏、赖亚文——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

  胡进虽然离中国女排帅位最近,但在排管中心未正式敲定人选前,一切皆有可能。在此微妙背景下,俞觉敏与赖亚文两人也有染指女排帅位的可能。

  俞觉敏1975年进入浙江省男子排球队当运动员,1984年随中国男排在洛杉矶奥运会中取得第八名。1989年退役,同年起担任浙江省男子排球队助理教练,后升任主教练,2001年进入中国男排担任助理教练,2005年转任中国女排担任教练。

  俞觉敏的执教风格与他打球作风如出一辙,训练扎实,讲究技巧,提倡苦练,工作尽心尽力。他不仅带出了一支国内强队,而且使浙江男排多年保持高水平,培养出了一批技术精、作风硬的优秀运动员,王贺兵、郑亮、宓明、李杭等先后入选国家队,其中王贺兵、郑亮为中国男排获得了1997年和1999年亚洲锦标赛和1998年亚运会冠军。

  赖亚文在国家女排前后共待了16年,前十年是国家女排的主力副攻,后六年则是中国女排的助理教练。她经历了中国女排所有的苦难与低谷,在获得雅典奥运会冠军以后,她搂着队员喜极而泣的场景长久地留在国人的脑海之中。作为一线主帅,赖亚文尚缺霸气,但作为一名优秀的助理教练,却能人尽其才。张松

  ■探访

  王宝泉否认内讧说

  “实在坚持不了了,太累了”

  站在王宝泉所住单间的阳台上一眼望去,天津市核心地段的一个十字路口尽收眼底。入院这两天,只要一有空,王宝泉就独自一人站在阳台上,望着脚下的滚滚车流,默默的,一言不发。

  王宝泉的单间位于这所医院的8楼,安保措施并不像记者预想的那么密不透风,甚至当记者向护士台直接问及“王宝泉的房间号”时,护士们居然毫不犹豫就给出了答案。

  敲门,听见熟悉的一声“请进”后,记者推门而入,第一眼看见的是摆在床头的几束鲜花。王宝泉此时正独自一人坐在床上翻看着杂志,尽管已经换上了“病号服”,但他的精神和气色比在北仑总决赛期间还是明显好了一些。“上午测了心电图,下午照的胸片,这刚闲下来,”王宝泉半倚在床头,言语间总算又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前段时间总恶心,想吐,我真怕自己老病复发,实在坚持不了了,没办法,压力太大了,太累了。”

  问及有关辞职的问题,王宝泉一言不发地摆了摆手。当记者追问是否真如网上所传,国家队内部存在内讧时,王宝泉脱口而出,“没有,没有,哪有这种事。队员还是很努力的,就是伤病太严重了。”

留言评论